笔趣阁 > 极品女上司 > 第605章很怕

第605章很怕

作者:海平面上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极品女上司最新章节!

    而且就算华子建在柳林可以让很多人不关注,但一定不会让萧博翰不关注,他们的生意,他们的利益都和这些可以主宰柳林市的领导具有不可分割的关系。

    于是这个任说话了:“你是华市长。”

    “是的,你是萧博翰。”

    “是的。我听唐可可说过你,她说你是个好官。”

    “我也听唐可可说过你,她没说你是坏人。”华子建想要幽默一下,改变这压抑的氛围。

    年轻人却并没有笑,他低下头想了想说:“其实好与坏,黑与白往往都在一线间,谁又能保证自己从来不逾越过一次那道分界线呢?”

    华子建点下头说:“是的,就像我今天来找你,似乎也是跨越了本来不该跨越的这道线。”

    年轻人没有表现出谦鄙或者讨好,他毫不犹豫的就又问了一句:“找我有事?”

    华子建面对这样一个人,他知道自己是不需要拐弯抹角的,因为他们是同一类人,都很明智和聪慧,也都冷静和沉着:“有一个机会,但首先你要敢于面对大鹏公司。”

    这个叫萧博翰的就淡漠的说:“步行一条街。”

    华子建有点惊诧起来,他无法判断这个年轻人怎么会有如此敏捷的思维,难道是彭秘书长和他有什么牵连,但很快,华子建就否定了自己这个想法,谁都不可能猜出自己的想法,包括是彭秘书长,他不得不再一次仔细的看看坐在身边的这个年轻人了,但华子建是看不出来什么的,这个年轻人的表情依然是淡如死水。

    华子建点下头说:“不错,步行一条街。”

    这年轻人在这个时候才真的有点动容了,他低下头,想了一会,而后,又抬起头看着远处的山色,过了很久,他才说:“为什么选上我。”

    “因为我听说在柳林市,你不惧怕任何人。”华子建拿出水平来,若无其事的送他了一顶高帽子。

    但这个年轻人并不领情,淡然的说:“错了,我惧怕很多人,工商,税务,政府和警察,我都惧怕,只是我尽力的不去触惹他们。”

    “但也许你有时候不得不触犯,所以我说这是一次机会,它可以让你获得利益和身份,让你离开那些冒险和危险。”华子建突然有一个希望,希望坐在自己旁边的这个人不是黑道人物,那么,也许自己是可以和他做为朋友的。

    “我们有行规,市政工程我过去从不插手。”年轻人还是轻声的说着。

    华子建就笑了,他的笑声有点大,在这静怡的河边就像是轰然响起的雷鸣:“哈哈哈,看来你们的规矩不少,不过我到想问一下萧先生,假如都是那样讲规矩,你能够在短短的几年时间,就崛起于柳林市吗?”

    萧博翰没有因为华子建的笑声改变一如既往的淡然,他再一次的低下了头,这一次他比上一次想的时间还长,或许,萧博翰是要好好的想一想,华子建给他的这到底是机会,还是风险,自己是不是也该动一动了,也该从吕剑强那里分得一点蛋糕出来了。

    华子建没有打扰他的思考,他要留给他足够的时间做出决定,这样的决定对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沉重的。

    很长时间以后,萧博翰没有抬头,依然轻声的说:“大鹏公司报价多少?”

    华子建的嘴角露出了笑容:“五千四百万。”

    萧博翰点下头说:“下午我们公司会报上一个四千万的标书。”

    华子建真的有点吃惊了,这个年轻人连算都没有算,他就敢于报出如此低的价位,华子建不得不说:“四千万?我不希望你亏损,你可以在仔细的算一下。”

    这时候,萧博翰就抬起了头,他脸上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忧虑和漠然,仿佛就是这样一瞬间,已经变换了一个人,他的笑容也出来了,很灿烂,很爽朗,他很大气,也很豪爽的说:“不用算,如果赚一点,那就算这次我的收获,如果亏一点,就算我给华市长的一个见面礼吧。”

    华子建看着这个年轻人,真的被他的气势折服,假如自己不是市长,假如这人不在黑道.....可惜啊,自己和他注定只能是天敌。

    在华子建离开月亮湾的时候,萧博翰没有相送,他继续垂钓着,但华子建却透过了车窗,看了几眼这个萧博翰,华子建默默的,要把这个名字记在心里....萧博翰,不错,好名字。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步行一条街的招标就出现了一个出人意料的情况,恒道旗下的建筑公司,竟然一头扎了进来,他们的价格和配套条件,让所有评标的领导乱了手脚,4千万,才4千万,比起大鹏公司的价格少了将近百分之40,比起其他两家更是少了一半,葛副市长和市建委主任郭一锦都手足无措,他们实在是没有办法来按照自己预定的计划把标书发给大鹏公司了,因为这价位太过悬殊,悬殊到了让他们心慌的地步,说实话,对整个盘子他们也都自己测算过,没有4千2,3百万,根本是拿不下这个项目的,但恒道集团的价位毫无疑问是要亏损的,他们为什么这样做?

    彭秘书长和刘副市长在议标中只是冷冷的看着葛副市长他们几个,对于彭秘书长来说,他心里清楚恒道集团为什么会突然的杀出,看来华子建已经走了那步棋,那么接下来就看葛副市长他们怎么走了,就算他们心黑,只怕也不敢把这样大的一个工程,在如此差价下,直接送给大鹏公司。

    大鹏公司的吕剑强也快气疯了,他马上就招来了自己手下的几个重要人物,有张远和薛伟,还有一个人,这里面这个薛伟是专门负责公司对外行动的,他管辖一个保安队,实际就是对外攻击的一群打手,当然了,这都是一伙固定的打手。

    但这次,连薛伟也不敢乱说话了,因为他们的对手是恒道集团,是萧博翰,这是一个近几年让柳林黑道闻风丧胆的人物,他具有抗击任何暴力的实力,但他往往又不去轻易的使用这些,他总是用一些巧夺天工的方式,让你不得不退让,不得不胆寒。

    更何况,自己的很多手下都因为上次和拆迁户的冲突,出去躲避风头了,现在留在柳林市的人马,根本都不是萧博翰的对手。

    吕剑强也很清楚这次事情的复杂性,看来,恒道集团准备打破规矩发起攻击了,更重要的不是恒道集团一家,在柳林市很多人都看不惯自己对市政工程的独吞,如果自己和恒道集团做一次厮杀,自己只怕未必能打垮萧博翰,而其他几家在自己和萧博翰两败俱伤的情况下,会不会直接出手,抢夺自己其他的地盘和利益呢?看来是很有这个可能性的?

    但自己就这样放手让萧博翰进来,以后只怕其他几家也会慢慢学样,最后这利润最大的一块蛋糕,就不再是自己独享的了。

    吕剑强就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地步,大鹏公司的几个人都默不作声,连思维最敏捷的张远也很长时间没有说话,直到吕剑强第二次问到了他们:“怎么了,都哑了啊,难道我们就没一点办法了吗?”。

    张远不得不说话了:“吕总,这件事情确实很棘手啊,打,只怕打不得,让,也有后遗症,实在不行,我们就降价,和他们拼一下价格。”

    吕剑强叹口气:“问题是让多少啊,萧博翰他娘的把价格都压到那个地步了,我们怎么降的过他,看来他这次就是贴上本在做。”

    张远也摇摇头,他真是想不通,萧博翰一向还算守规矩,这次看来是准备大动一下了,问题是他挑了大鹏公司,挑了一个最让道上人嫉妒的大鹏公司,大鹏只怕想要和其他几家联手都难啊,只怪这两年大鹏吃的太多,吃的太好。

    张远就咬了下牙说:“不行这次我们也压下来,让到4千万。”

    吕剑强摇摇头,很无奈的说:“他萧博翰的4千万和我们不一样啊,我们这里面还有好多人的油水,这要是算下来,我们这工程就亏大了。”

    薛伟却突然的说了一句:“吕总,我看这样,不如我们给永鼎公司的苏老大送上一笔钱,让他来主持个公道,他萧博翰再狂,苏老大的话他总要听,就算他真的不听,那我们也就可以和苏老大联手了,只怕苏老大自己都会动手灭了他。”

    吕剑强的眼中就有了光亮,是啊,这真是不错的一个主意,他萧博翰只要敢于不理会苏老大,那他在柳林市也算是混到头了。

    说动就动。吕剑强很快的就带上了一笔厚礼,赶到了永鼎公司。

    永鼎公司是一家涉足于多项经营的集团,从建筑,到娱乐,从工厂,到地下钱庄,它的地盘也是柳林所有道口里最大的一家,而苏老大更是一个莫测高深的老江湖,他的远见卓识和城府深蔽,他的手段残忍和势力雄厚,让所有的柳林黑道闻风丧胆,用他来制衡萧博翰,再好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