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女上司 > 第587章满房春

第587章满房春

作者:海平面上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极品女上司最新章节!

    江可蕊说:“老公,你好久没有到省城去了。”

    “可蕊,这段时间,工作有些忙,所以回家少了,家里的事情,都辛苦你了。”

    江可蕊看见华子建脸色严肃,她知道,华子建不肯轻易服输的人,工作起来总是那样忘我的卖命,江可蕊有些心疼,结婚这么长时间了,江可蕊对华子建的爱,已经转化为默默的支持,她也尽量的克制自己,不在华子建的面前唠叨。

    “老公,喝酒没好好吃什么吧,我给你准备一点。”

    “可蕊,怎么,你开始做饭了啊。”

    “没有,有时候做做,就是技术不好,我做的饭菜,老爸和老妈都不爱吃。”

    华子建是可以想象的,他笑着说:“呵呵,你每天工作忙,注意休息啊,有阿姨做饭,不要太辛苦了。”

    江可蕊紧紧抱着华子建说:“老公,你每天工作这么辛苦,我不能给你解忧,心里不好受,实在坚持不住了,就回省城来吧,随便到哪个单位,只要我们在一起,开开心心的,比什么都好。”

    华子建有点动情的说:“可蕊,我知道的,但我们再坚持一段时间吧,我也经常想到了我们长期两地分居,你跟着我,付出的太多了。”

    “老公,我无所谓的,只要你的心情愉快,我就高兴,老公,马上就过春节了,这次放假,你能不能抽出点时间,我们出去旅游吧,很久没一起旅游了。”

    华子建点头说:“好啊,关键是你有没有时间,有的话我们就到北京去看看。”

    “嗯,那就说定了。”

    江可蕊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显然已经不是想着旅游的事情了,华子建也是憋了好久,两人在床上就开始了大战。一时间,满屋春色。

    两人亲热一会,江可蕊说:“老公,一个人在那边的时候,你不会沾花惹草吧。如果你不能调到省城,我就跟着你算了。”

    华子建笑了说:“可蕊,不要说小孩子话了,我对你忠贞不二。”

    说着话,华子建的舌头就很温柔的轻吮着她软软的红唇,不想再让江可蕊说话了,他的舌尖在唇间打着转找着空隙,好不容易钻进去的时候,她牙齿还咬了华子建一下。

    华子建轻轻的把手伸进羊毛衫中,冰凉的大手抚着她玲珑的躯体,在华子建的抚下,她的身体渐渐的放松,华子建的舌头在她紧闭的洁白皓齿上轻点,卷曲成钩用力勾吸,江可蕊紧闭双眸,美丽的睫毛微微颤抖,露出小巧的舌,鼻中的“唔唔”声越来越低,身子在华子建的怀中渐渐无力,矜持的身体深处在羞涩中渐渐崩溃.......

    这一夜对华子建来说太过短暂了,感觉天还没亮,一个电话就把华子建惊醒,华子建看看时间,还不到早上7点,在看下号码,是负责联系城市建设的彭秘书长突然打来一个紧急电话,华子建就估计是有什么事情了,不然彭秘书长不会这个时候给自己来电话的。

    他就连忙接上。

    在电话中,彭秘书长告诉华子建:昨天下午,利民安居工程的拆迁工地上一伙不明身份的青年打伤了几个拆迁户,其中五个伤势严重,现正在住院治疗,拆迁居民情绪激愤,砸坏了承建人和安居工程的大鹏房地产开发公司三辆工程车,现场围观群众数千人,造成交通堵塞,事态很有可能继续发展,酿成其他突发事件。

    分管重点工程和城市建设的刘副市长,已组织相关部门去了现场。

    彭秘书长请示华子建是不是需要去现场看下?

    华子建一听,赶忙起来,让彭秘书长安排车过来接自己,他告诉彭秘书长,自己和他一起到案发现场,尔后再去医院看望被打伤的居民。

    彭秘书长问要不要通知刘副市长、市建委和大鹏房地产公司?

    华子建想了下,就说:“也不要通知了,我们自己过去……”

    等华子建穿戴整齐,洗簌完毕,江可蕊也被吵醒了,她睁开眉目,看着华子建忙乱,说:“子建,怎么了,是不是政府又什么急事。”

    华子建点点头,对她说:“出了一点乱子,我要赶过去了,你今天不走吧,等我回来。”

    江可蕊温情的点点头说:“我明天走,你忙你的,我起来在街上转转。”

    政府办公室已经派来了小车,司机是来过华子建家里的,就直接把车开到了华子建家的院子旁边,也不敢熄火,等待华子建出来。

    华子建听到了汽车的喇叭声,就在江可蕊的额头吻了一下,赶忙走了出来,上车很快的到了工地,当华子建走下车来的时候,彭秘书长和秘书小纪已经到工地一会了。

    “华市长,那就是昨天被拆迁户砸坏的工程车。”彭秘书长指着三台推土机说。

    华子建走近一看,推土机驾驶室的玻璃已被砖头砸碎,驾驶室外的机壳也被砸得稀里哗啦,坐垫被撬甩在地上。看着这混乱的状况,华子建邹下眉头问:“打人现场在哪里?”。

    彭秘书长伸手指向尚未拆完的旧楼房说:“在那边。”

    彭秘书长领着华子建和小纪秘书来到楼前,指着旧楼的一角说:“华市长,就在这里。”

    华子建放眼一看,感觉这是一幢被强行拆除的旧楼房,因为有的房间从外面都可以看到房间里还没有搬完的家具,华子建一对浓眉紧锁。

    沉默了一会,华子建就问道:“彭秘书长,你详细的说说事件经过。”

    彭秘书长就详细介绍了情况:补偿标准低的问题没有解决,还有不少居民不愿意搬出来。大鹏公司带着几十个民工赶到工地,动手强行拆除旧楼,楼内的居民跑出来,与民工发生抓扯。随后又冲进五个年轻人,他们扭住居民就打,当场有五人被打成重伤,其中一个身上还被捅了三刀。

    华子建低头看了看,地上还依稀残留着干涸了的血迹,华子建眼中又了愤怒,就冷冷的继续问:“凶手抓到没有?”

    彭秘书长就说:“还没有抓到。这些凶手很嚣张的,他们手持大棒追打居民,后来居民也还击了,那些凶手就一轰而散,居民们返回来就砸坏了那几台推土机。大鹏公司报了案,公安来人勘察了案发现场,当场抓走了几个居民。”

    华子建愣了一下说:“抓走了居民?简直不分青红皂白”。

    彭秘书长点点头说:“据初步调查,昨天晚上打伤拆迁户的人,很有可能是流氓团伙,但人到现在还没有抓住,这一点很遗憾了。”

    华子建就带着疑问说:“彭秘书长啊,那他们为什么突然流窜到了这个工地上,难道这仅仅是一种巧合?我看应该不会吧,这里面一定有某种关联吧?”

    彭秘书长沉默了片刻,语气突然变得含糊起来,“至于、这个问题……目前、还说不清楚。但这种巧合的可能性,我自己也感觉不太大,但要说清楚这个问题,只怕一时半会也很不容易的。”

    华子建从彭秘书长吱吱唔唔的语气中感到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问题了,他就继续追问:“彭秘书长,那你感觉柳林市的公安为什么要抓居民?他们的依据是什么?”

    彭秘书长就说:“他们的依据很简单,那就是大鹏公司强烈要求惩罚砸坏工程车的肇事者,赔偿公司的损失。公安只好抓了几个砸车的人,不过听说昨天夜里,居民闹的很厉害,最后公安局把这些抓了的人都已经放了。”

    华子建还是没有搞清其中的一些问题,所以就继续的追问:“大鹏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老板是谁?你认识和了解这个人吗?”

    彭秘书长说:“老板叫吕剑强。这个人猖狂得很。”

    彭秘书长提到吕剑强的时候,华子建是可以看出他脸上明显地表现出一种强烈的不满。

    华子建就沉静了,一阵长久的沉静后,华子建突然抬起头来,“彭秘书长,你知不知道这个吕剑强以前是干什么的?”

    其实华子建已经看出来彭秘书长是一定认识这个吕剑强的。

    “吕剑强在搞房地产开发前是个工程建筑承包头,曾在修建我市高速公路时承包过几段工程,高速公路通车后,他就办起了这个大鹏房地产开发公司。这个人的活动能力很强,和里领导,建委都很熟,关键的还有一点......。”彭秘书长欲言又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