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女上司 > 第229章两男两女

第229章两男两女

作者:海平面上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极品女上司最新章节!

    大部分带来的东西都让蒋局长背着,华子建过意不去,也自己提了两个小包,一行四人就慢慢的顺着小路,登山了。

    小路越来越“小”,荆棘、灌木越来越密。

    后来到了半山腰的一座塔,好象是刚建好不久的样子,周围没有建筑,围拦都没修好,地也只是平整了一下,还没有铺水泥,几个人就兴冲冲的爬上塔顶,觉得视野开阔多了,往山上看是,山顶还在很远、很高的地方。

    稍微的休息了一会,他们又继续的前行,路是越来越窄,华子建一边前进,一边望山顶,路回山转,有时看不见山顶了,但一会儿又出现了,这就成了他们前进的动力。尽管心里还有几分害怕,还要不断排除荆棘、灌木的干扰,华子建依然只想着:我一定要到达山顶。

    眼前的这座山真的很美。因为受保护得非常好,一路上有许多年龄很久远的树,树皮上都刻着沧桑,大得一个人抱不过来,高得直冲云霄,抬头望去,令人目眩。山道两边是一些不知名的树木,嗅着是一种清新湿润。虽然是冬季,但这里的树木还是有郁郁葱葱之势。

    呵呵,这两对人,爬山苦的累的现在不是两个纤纤女子,而是两个男人,特别是蒋局长,人也胖,还要背上这许多的东西,结果可想而知了。

    可怜这肥胖的局长,才爬二十多分钟,就开始气喘吁吁,满头大汗了。

    华悦莲到是经常去健身锻炼的,走起山路来健步如飞。

    “我说华悦莲同志,你怎么那么能呀!气不喘,汗也不流!”蒋局长对华悦莲一面说,一边擦汗,一边大口大口地呼吸,还要讨好的手上几句话:“这山怎么那么高呀,望不见顶呢!”

    “我的局长大人,这也叫高山的话,就没有矮山了!”华悦莲笑着说,“看来,你的运动量是不够的。”

    “嗯,不得不承认了,我平常实在是活动的少了点。”蒋局长说。

    华子建就开玩笑说:“听说人家有的地方爬山都是有人背的,我们这怎么就没人做这个生意?”

    向梅也喘着气,嘻嘻哈哈的说:“华书记你早不说,早说的话我们今天就给你找几个大力士来背你。”

    “呵呵,”华子建笑着说:“那也得是女的背我,我才干!”

    “呸!想得美死你了!”华悦莲啐道:“堂堂男子汉大丈夫,居然还要女的背,你有脸的话,全世界人都不用愁没脸了。”

    几个人听了,忍俊不禁,呵呵地笑起来。

    到了山顶,太阳暖暖地照着,山下的湖泊里的水光山色格外诱人。原来,转个弯就有一座小岛,形状好像一弯月亮,岛上有亭台楼榭,倒映在水里,荡漾着色彩,美不胜收。

    山顶上修筑有平台和护栏,还有一个亭子供游人歇息,大伙儿坐下一边喝水吃东西,一边说笑。

    华子建扶着栏杆高声地喊了几句,夸自己如何如何伟大,对面的大山传来了模糊的回声。春风拂面,登高望远,华悦莲感到心旷神怡,拍了许多照片,把美景变成了永恒的记忆。

    他们在山上滞留了个把小时的时间,看够了,也歇够了,华子建就说:“今天真的很愉快,好久没有这样活动了,感觉身上所有的筋骨都活动开了。”

    华悦莲就说:“以后你要多出来跑跑,这样才能永葆年轻。”

    向梅也说:“以后华书记想活动就叫上我们,人多一点才有意思。”

    说了一会话,大家就开始下山了。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情况的确如此,看见蒋局长小心翼翼的,双腿颤悠悠的样子,向梅和华悦莲又笑话起他来。

    下山的时候,华子建走在后面,他在想,人的一生譬如爬山,从“呱呱”落地的那一刻起,大家就不得安生,就开始去爬那峰高入云的这山那山,你不能歇将,因为生活的鞭子总是象喀尔摩斯之剑悬在你的身后,尽管它换了个方向,可一旦你违背了上帝的旨愿,它照例是会伤人的。

    所以人们就得不停的前行,倒像极了大唐和尚玄奘,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目的,跋山涉水,飘洋过海,最终得成正果,懂得了这个爬山的道理,人便由此明白了许多事理,亦因为懂得,所以更加的寂寞。

    华子建过去时常对身边的人说:我是寂寞的。

    他们照例笑他道:你还寂寞么?你结交的漂亮女子很多,如果这亦叫寂寞,我们倒宁愿和你换作来过。

    大凡越是寂寞的人,便越想找个热闹的所在去冲淡这样的情绪,所以便即矛盾起来,总是喜欢清净的所在,就同林妹妹一样,成天的闷在房子里,别的姐妹来了起身敷衍一下,或者话不投机,刻薄酸凉亦未可知,因为心里只是在乎那么一个影子,尽管这是前世种的因,

    一会华悦莲走慢了一些,拉着华子建的手,很温馨的在山中穿行,华子建突然问了一句没有来由的话:“你很寂寞么?”

    她震了一下,然后笑得花枝乱颤,道:“轻柔蜜爱我都不缺,我寂寞什么?幸福的人是不懂得什么叫寂寞的,这个词或许你再过个七年八年才能体会到。”

    华子建轻叹一声,“朱纤义拂遗音在,欲是当年寂寞心。你爬过山么?”

    华悦莲点头,华子建接着道:“人生就是爬山,不是在山底最最寂寞,而是在山颠最最寂寞,因为你征服,所以会厌倦。如果你还没站在山颠上,你就没资格说寂寞两字,也不能妄意去猜度别人的心思,明白吗?”

    华悦莲似懂非懂的点点偶,伸出欺雪赛霜的手,再一次握住了华子建的手说:“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你寂寞了,我都会陪在你的身边。”

    在这一刻,华子建觉得自己突然之间有了比以前更多的生机,他想真正爬山了,不管这山路多么崎岖坎坷,这路多么荆棘密布。

    可对华悦莲,华子建不是喜,亦不是爱,一种难以言表的情素在心底流动,起先只是一条丝,最后渐渐扩散成一团火,腾的一声,便点燃了自己。

    快到山下的地方,他们就看到了一个农家乐,很清静,也很幽雅,在这样的一个冬天,那院子旁边的竹林中依然活跃这许多不知名的小鸟,叽叽喳喳的叫着,但它们的叫声没有带来一点的喧嚣,反而让这里更加显得幽深静蔽了。

    四人就走进小院,一个很淳朴的农家夫妇就出来招呼着他们,蒋局长就说:“你们这里能吃饭吗?”

    那对夫妇笑着说:“这就是吃饭歇脚的地方,什么都有,鸡,鸭,鱼,肉。”

    蒋局长看看华子建,华子建点点头说:“那就在这休息一下,吃点东西。”

    农家夫妇赶忙招呼大家进去,靠窗的地方有一个小小的雅间,里面放的是一副麻将,店家就收拾了一下,腾出了桌子,给泡了一壶茶,又把一个大火盆端了进来,房间里很快就暖洋洋的了。

    向梅和华悦莲聊得非常投机,陪着华子建和蒋局长坐了一会儿,她们两人便站起来去转悠了。

    华子建感叹道:“这里的风景不错,要是能够开发出来的话,那就更好了,你们旅游局就没有考虑过这个项目吗。”

    蒋局长给华子建点上了一直烟,笑着说道:“我也这个想法。不过暂时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投资者,主要是景区的投资成本收回时间相对要长一些,因此这样的投资者不好找啊。”

    华子建笑了笑,道:“蒋局长,你要是能够把这个五指山开发出来的话,就可以成为洋河县,乃至柳林市的一块招牌啊。”

    蒋局长也知道这一点,据他的了解,这座山面积有好几万多亩,也不说完全开发出来,只要能够开发一部分,那也是十分了不起的一个亮点了。

    蒋局长想了想说道:“这个我也只能说尽力啊,在这之前,我觉得最好是能够先将道路修一下,有了路,其他的就好办一些。

    华子建点下头说:“修路可是一个很大的工程啊。”

    他心里明白,修路与其说是一个大工程,还不如说是一笔很大的投入,以洋河县的财政来说,根本就无法弄出这么多钱来修这样一条道路,毕竟从洋河县城到五指山,总路程有三十四里,真要修出一条不错的道路,巨大的投资肯定是洋河县拿不出来的。

    就是柳林市财政上也不可能拿出多少来。

    蒋局长道:“你真要搞的话,我可以给你介绍省交通厅的副厅长,我和他是大学的同学,而且我们两人也很投缘,关系一直不错,经常来往的。”

    华子建很是诧异,没想到这个蒋局长还有这一层的关系,他就心里一热,说道:“我当然想修好这条路,不过,如果单独提出修这条路的话。估计可能性也不大,我想的是,可以将五指山的开发和这条路的修建同时搞起来,这样在立项上面也要说得过去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