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女上司 > 第89章狭义的想法

第89章狭义的想法

作者:海平面上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极品女上司最新章节!

    华子建就在夜色中爽朗的笑了:“就算是有点过分,我也不会计较,男人总是要学会理解女人的。”

    华悦莲就说:“听你的话,好像你对女人很了解一样?”

    华子建摇摇头,有点感伤的说:“我其实一点都不了解女人,谁又能了解的了呢?女人是一本看不完的书,她每一章的内容都各不相同,有精彩,有闪光,有温馨。”(靠,这话就像是说我写的小说一样,我每一章也是那样,呵呵呵呵。)

    华悦莲眼中的雾气就更加浓郁,她好希望敞开自己的心胸,让华子建完全的了解自己,了解自己是多么喜欢他,喜欢他的热情,喜欢他的才华,喜欢他那淡淡的忧伤。

    这样的目光让华子建心里有了一阵的悸动,他能看的懂华悦莲那目光中代表的含义,他几乎就想放弃自己古板的固守,放任一下自己的感情那有怎样?放任一下自己的冲动又能如何?

    不得不说,在这几次的接触中,华子建也体会到华悦莲的高雅,文静,温柔和少有的美丽,更让华子建难以抗拒的还有华悦莲那一份纯真和快乐,和他在一起,华子建没有一点压力,他总是可以无所顾忌的享受轻松。

    如果不是心中那一段初恋的回忆还在,应该说华悦莲是很难得的一个女孩了。

    华悦莲看着沉默中的华子建说:“或者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不需要完全的了解她。”

    华子建点点头说:“也许是这样,了解的越透彻,人也就越理智。”

    华悦莲又说:”你会喜欢上一个你不了解的女人吗?”

    华子建很难回答这个问题,他不敢说自己对女人很了解,因为他多次的反省过自己,自己确实对女人是一知半解,他思考了一下说:“会的,在很多时候,感情会超越一切。好了,我们不要在说着太深奥的东西了,它会让人变得无所适从的。”

    他们两人都适可而止的结束了这次谈话,华子建他要离开这个地方,这个地方已经让他有点心动了,他怕自己真的会忘记那一段伴随自己好多年的初恋回忆。

    华子建一路漫步的往回走着,此时月光如纱,虫鸣如织,他看着每一条街道,都有一种特别的感觉,一直以来,华子建极力想融入这座小城,想与这座小城的其他生物一样自由的呼吸,但最终,他发现这个小城依然还是别人的。

    他的脑子里是这半年多走过的一些时光碎片。那些时光碎片的四周,跳跃着一团团血红色的火焰,炙烤着他的灵魂和记忆。

    自己是有一个光鲜的外表,这是一个多么炫耀的光环啊,这个耀眼的光环是很多人努力奋斗一辈子都求之不得的,但他的心里一点都没有为此欢愉,他总是提心吊胆,战战兢兢,如临深渊的一路走来,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走多远,而对自己的爱情,对于安子若或者是华悦莲,那就更让华子建难以取舍,他突然之间,就有了一种对理想,对前途,对爱情的莫名恐惧。

    毫无疑问,这个夜晚对华子建和华悦莲来说,都会是个难眠之夜,有许多问题他们会思考。

    那么,是不是在洋河县的这个夜晚,就他们两人难以入睡,只怕未必,至少还有一个人辗转反侧,难以入眠,这是一个同样魅力四射的女人,她就是--仲菲依。

    就在刚才,在华悦莲挽着华子建一起漫步回家的途中,仲菲依看到了他们,在那夜幕中,华子建挺拔的身影还是进入了仲菲依的眼帘,就算天再黑点,就算路灯再暗点,就算他们的距离再远一点,仲菲依依然可以在路人中准确的分辨出华子建。

    这个男人带给了仲菲依少有的快乐和急情,也曾今短暂的带给了仲菲依一点朦胧的幻想,虽然那个幻想很快就被仲菲依自己理智的否定,但毕竟幻想曾今有过。

    而现在她看到了华子建和华悦莲那亲密无间的样子,心中的嫉恨由然而生,难怪华子建最近总是找一些借口委婉的推辞自己的邀请,根本的原因并不是他忙,是他有了新欢,有了一个比自己更具有诱惑和魅力的女人。

    华悦莲来的时间不长,可是依然在不大的洋河县成为了一个亮点和一道绮丽的风景线,仲菲依早就对她有了关注,就算她没有自己的权利,地位和强大的后台,但华悦莲有年轻,有美丽,有清纯,这都是仲菲依不能忽视的。

    在整个晚上,仲菲依都把自己和华悦莲反复的做着比较,有时候她和自信,有时候有很沮丧灰心,最后,她只能把一切的怨恨归咎到华子建身上,这个人始乱终弃,移情别恋,他抛弃了自己,让自己成为了一个怨妇。

    这样想着,仲菲依就有了怒火,她喃喃自语:我也想做一个优雅,温柔,善解人意的淑女,可是生活却把老娘逼成了悍妇,华子建,你会为你今天的行动付出代价。

    她这样狭义的想法,已经偏失了正常的理智,她没有认真的想想,自己其实一直也没打算和华子建有什么最终的结果,本来两人就是露珠和青草的关系,只需一点阳光照射,定然会消失分离。

    她更不可能知道华子建为什么会疏远她,因为道不同,不相为谋,她的贪婪和市侩和华子建的道德底线,和华子建的世界观是绝不相同的,这就注定了他们不可能在继续的延续下去,但能怪她吗?不能,从另一个层面来说,仲菲依也不是完全的错误,在这个问题上,华子建也是有些失误的,如果他在最早的时候能够克制住自己的欲望和寂寞,也就不会发生今天让仲菲依误解的局面了。

    更为重要的是,一个女人,一个漂亮的女人,一个脱离了平均美貌指数的女人,她在很多时候思考问题会有她的片面性和以自我为中心,就如有人说的那样:女人的胸和大脑绝对不会成正比。

    对这个话我是有所保留的基本赞同。

    (不过呢,看我书的女人就不在这个范畴之内了,可以想下,我这么深奥难懂的书她们都能看进来,充分说明,她们是有知识,有智商的,而且一定可以保证,看我书的女士未必都全是太平公主,嘿嘿嘿嘿!)

    仲菲依怎么想,华子建是一点也不知道,晨光照亮的办公桌上,荧光台灯还在不惹人注意地幽幽亮着,华子建就在办公桌上写着什么了,门窗敞开着,地已经洒水扫过,秘书还没来,上班时间还没到,这都是他自己打扫的。

    过了一会,看见小张进来,华子建抬起头,俊朗清癯的脸上露出笑容,他对小张说:“还没到上班时间,你怎么不多睡一会?”。

    小张看看整洁的办公室,有点愧疚的说:“华县长,你怎么又自己打扫房间,以后你不要管这些琐碎的事情。”

    华子建就呵呵呵的笑着,戏谑的说:“是不是我抢你地盘了,呵呵,没关系的,我今天起得早一点,就当是锻炼身体,你以后也不要来太早,年轻人瞌睡多,多睡会。”

    小张对华子建这种平易近人的亲切很是感动,他忙看看华子建的茶杯,给他从烧水器中添加了开水,又把自己带来的几件帮华子建清洗的衬衣拿到里间,挂进了衣柜。

    华子建喝了一口茶,又埋头修改起一篇稿子了。

    下午县政府有一个县长碰头会,华子建刚坐下一会,兜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华子建一看,是柳林市里自己中学的一个哥们来的电话,这哥们叫赵远大,算的上华子建一个把小,两人在上学的时候,没少一起干坏事。

    现在这赵远大开了家电脑公司,俨然成了一个小老板,每天开个2手面包车,穿个仿制名牌服,提个山寨电脑,到处招摇,还喜欢别人叫他老总,就那3,4个员工的公司,又肿的到那去。

    这还罢了,他还有三个爱好:美酒,佳人,打牌。

    朋友们在总结后朋友们送他了三句话“见了酒不想走,见了美女腿发抖,挖起坑来敢下手。”因为他打挖坑那是手艺相当的臭,胆子相当的大,有牌没牌都敢叫。话筒里就传来他那沙哑的声音:“兄弟,怎么好久没回市里了,我还想找你报仇呢。”“奥,好,我回去了给你个机会。”华子建小声的说了一句。

    赵远大有说了几句,听到华子建支支捂捂的语气,声音也很小,他就问:“是不是和你们老板在一起,怎么说个话都不畅快。”华子建小声回答:“开会呢,回头给你打过去。”就见哈县长转过头来看了华子建一眼,华子建也不等那面在说什么,赶忙就把电话挂断了

    会议也没什么大事情,就是例行的一个会议,大家都说说最近的工作情况,有什么困难,有那些想法,务虚的成分居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