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女上司 > 第84章温馨与安宁

第84章温馨与安宁

作者:海平面上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极品女上司最新章节!

    华子建黯然神伤的说:“我也努力过,也不断的告诫我自己,但我还是无法跨越我这卑劣的观念,我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在你离开的每一个日子,我都在思念和会议,本以为不管发生了什么,我都会永远牵挂你……”

    安子若打断了华子建的述说:“我理解,也许,那就是一种精神领域的意恋,当一切展现在你的面前,当你唾手可得的时候,你才发现,你的理想和现实原来还是有差异的,是这样吗?

    华子建无言以对,他一直搞不懂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安子若的话为他揭示了这个谜底,自己何尝不是如此,他开始心痛起来,为自己,也为安子若。

    两人一起沉默了,他们互相的听着彼此的喘息声,一时无话可说,很多时候,当一些话说的过于分明,就会破坏掉那一点点残存的幻想,现在的华子建也是如此,仿佛受到了当头棒喝,他怕自己永远的失去安子若,又不忍她对自己遥遥无期,耽误她美丽年华的长久等待。

    后来还是安子若说:“不要有什么心里的负担,爱与不爱,谁又能控制的了,至少,当我们年华老去的时候,我们都有彼此那一段美丽的回忆。”

    此话象刀尖一样直刺他俩的心脏,听来温情暖语,但却令他们两人心底冷气嗖嗖,其寒入五脏六腑,其苦入奇经八脉。

    华子建也浑身散了架似的,凉悠悠的,心里涌起莫名的寒意,无比的苦楚。

    安子若无可奈何地说着,而心里的血正在稀释成心灵泪水,沿着每一根血管,不断地向每一根毛细血管渗透,逐渐扩散到皮肤的每一个汗孔。

    她是不再年轻,但却因为成熟而风情万钟,她这些年的经历,这些年的苦楚都让她学到了人生最宝贵的知识,炼就了其他女人所没有的,最锋利的武器--通透。

    她知道,勉强是得不得爱情的,就算自己死缠烂打的获得华子建一时的情意,那又能怎么样呢?他心里的纠结没有化解,等待他们两人的就将会是人生长久的折磨,那样的折磨自己已经饱尝过了,何必如此,一切顺其自然吧,自己种下的苦果,也只能自己慢慢的咀嚼了。

    华子建还想要说点什么,可是说什么呢?让安子若把这大好的年华花费在等待自己身上吗?

    假如自己一直跨越不过那道心头的沟壑呢?

    华子建犹豫着,而安子若却酸楚的说了声:“拜拜。”

    挂断了电话,她不能再等他说出什么了,不管华子建说什么,都会让自己要么为自己痛苦或者心里难安。人生有很多无奈,冥冥中自有苍天来决定,何必勉强自己,也勉强华子建。

    放下了电话,华子建异常落寞,他回忆起当初他们之间的感情是那样的真诚和纯洁,他喜欢这样的感情,但自己为什么就不能在去延续那飘逝的旧梦?他自己也说不清,他又自问自己,难道男人的嫉恨是那样深刻吗?答案他也是不知道。

    里间浴室的水声还在响着,现在他没有了任何的欲望,不管那里面绮丽风光有多么的诱惑,他还是完全把握住了自己,为发泄自己的郁闷,为满足自己的欲求,去寻找,甚至是伤害一个无辜的女孩,华子建做不出来。

    他轻轻的带上门,走到院子里,抬头远望只见那深蓝色的夜空中悬挂了一轮月亮。月亮被一层雾气围着,朦朦胧胧。他再走了一会儿,那月亮却穿过轻纱似的薄雾,渐渐地明亮起来,周围有一圈光环,白茫茫的。那月光照在院子里的地面上,象给地面镀了一层银色。

    这时,天空的颜色更深了,月儿也更明了,院子里法国梧桐树那掌大的叶片在晚风的吹拂下,瑟瑟的着响,他就想到了过去学过的那篇“河塘月色”来……..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这就是独处的妙处……他就这样一个人转了很久。

    华子建回办公室以后,房间已经没有人了,看来华悦莲洗完澡已经走了,但房间里还是飘散着那种处子特有的香味,华子建轻声吟到:美人在时花满堂,至今三载闻余香。

    他又有点矛盾起来,因为他又想到了一首诗:有花堪折只需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他有点后悔自己刚才为什么要出来,要是等她洗完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啊,也许会很温柔美丽。这样想想,心里的浪漫也就多了起来。

    傻蛋,你想也是白想,还是洗洗睡觉吧,华子建关掉灯光一觉睡到了天亮。一个晴朗的清晨又来到了,华子建站在办公室的窗户面前,他一手叉腰,一手拉开棕色的窗帘,他那峻拔的身影就映在了宽大的玻璃窗上。

    今天的华子建样子有些落寂,他的脸色有点晦暗,面对朝气十足的朝阳,他显得有几分沮丧。房间里散发出一阵淡淡的温馨与安宁,透过有些水汽的玻璃,似乎屋外游弋着的空气在尽情的与屋内沉闷的空气倾述着隔离之苦。

    这样的祥和氛围,却依然不能减轻他的伤感,他回忆着昨晚安子若的电话,仰望着天空,清晨太阳的光辉刺得他的眼睛约有些生疼。时光破碎,随波逐流,清纯弥漫,但一眼洞穿的清澈不复存在,岁月沧桑,时光倒流,一汪溅落的静水流淌在这个世界,划勒出一道道忧伤的沟壑。

    世间的很多事情就是如此,正如一个哲人说过的那样:人生在世,就是要饱受折磨。

    在华子建抑郁寡欢的时候,柳林市政府却因为华子建的一纸报告,引起了很多重要人物的关注。

    一大早,秋紫云就召开了一个小范围的政府工作会议,参加会议的有好几位副市长,还有财政局,国资局等相关几个部局的领导。

    这个会议是昨天秋紫云临时通知的,会议的议题就是关于商讨“柳林市棚户区改造工程”议案。

    会议一开始,秋紫云先做了简要的说明:“各位领导、同志们:棚户区改造是党和政府改善民生的一项重大决策,前段时间,市委华书记专程看望慰问居住在棚户区的职工,群众,充分体现了党和政府对棚户区改造工作的高度重视……成为名副其实的民心工程、精品工程和廉洁工程,真正让职工住上优质、放心、满意的房子。”后来就是相关的副市长和几个局长的发言,他们也没说出什么新意来,都在喊着一些高调的口号,说着一些模棱两可,无懈可击的套话,秋紫云今天也是好有耐心,始终很认真的听着,还不时的在自己的笔记本上记上两笔,可谓是一丝不苟。

    过去几个有点模糊的问题,在今天这个会议上都有了明确敲定,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主持会议的副市长葛海浩就转过头来,小声的对秋紫云说:“秋市长,你还有什么需要强调和补充的吗?要没其他的事情,今天是不是就先开到这里?”

    秋紫云转过头,想了想说:“对了,还有个事情我简单的提一下。”

    葛海浩副市长就点头后,提高了一些声音说:“同志们,下面请秋市长就相关的一些问题做出指示和总结。”

    大家也都知道,秋市长一总结,这也就是会议要结束了,一个个都打起精神注视这秋紫云,就见秋紫云微微一笑说:“刚才同志们的发言很不错,在这里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和我们这工程相关的一个项目,马局长,你们国资局是不是收到一份洋河工业园招商出售的报告了,这个问题我想请大家也谈谈看法。”秋紫云这“洋河工业园”五个字一出口,别人到还没什么反应,那韦俊海副市长却是一愣,呼的就抬起了头,这个问题缠绕了他好几年了,听到这名字他就会头大。

    要是没有这个问题烂项目沾在身上,只怕自己也不会是今天这幅光景了,这个项目就恰如自己身上的死穴一样,一点就会疼,就会要人命。

    国资局的马局长略微的想了一下,他也是柳林市的老人了,对这个项目的根根稍稍是清楚的,这个项目一送到他手上,他就很快的嗅到了其中不大正常的一些味道,他犹豫再三,还是压住了这个报告,想以低调和拖延的方式埋掉这个报告。

    可是现在市长突然的提了出来,这就让他不得不做出回应,他也似乎明白了一点秋紫云的意思了,看来,这个报告的出现是大有名堂,马局长有点为难了,他很谨慎的说:“嗯,我收到了,报告是洋河县规划局和城建局提出的一个设想,我还没来得及细看。”

    秋紫云脸色平平的说:“我到是了解一点他们这报告的大意,现在的问题就是两个,一个他们按当初造价一半的价格出售合理性如何,在一个就是对他们全省招商出售的方式我们能不能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