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女上司 > 第82章心里快乐着

第82章心里快乐着

作者:海平面上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极品女上司最新章节!

    那王老板一听,就掩饰不住兴奋的心情,他也就想了,千里做官,为了吃穿,这政府的领导,自己见的多了,不要看今天这华县长人模人样,正儿八经的,给他点好处,肯定会跟着自己跑,他就高兴的说:“华县长,我很想和你认识下,交个朋友,晚上一起吃个饭怎么样?”

    华子建想到了协议的事,也是要和他见面好好谈谈的,就没有拒绝,说:“那行,晚上我们好好聊聊”。“好好好,晚上我们在好好活动一下,我这有几个好妹妹很不错的。”

    华子建眉头一皱,什么世道啊,招待人现在都不是拿酒菜了,换人肉了。

    华子建就说:“嗯王老板,我们就是聊聊,你不要在费其他心思了。”

    王老板在那嘻嘻一笑说:“不费心,不费心。”

    华子建无法多说什么,摇摇头,放下了电话。

    到了快下班的时候,华子建又接了一个电话,电话是华悦莲来的,她说上次华子建请她吃了饭,今天想回请一次,问华子建能不能赏光。

    华子建说:“哎呀,晚上只怕不行,我已经答应一个客商了,改天吧?”

    华悦莲酒店怀疑这是华子建的借口推辞,但也不好明说,就含蓄的说:“真的啊,那就改天了。”

    华子建又想了想说:“这样吧,小华,那晚上你也一起去,没几个人。”

    华悦莲有点惊喜了,最近这一段时间里,她就觉得自己的日子又点像梦境,可是却又很闹心,整天想着华子建,又猜来猜去,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那天他没有任何过度的举动,他也一直没给自己再来电话,他自始至终也没有表白什么可以验证他心思的话语,或者,他只是把自己当作普通朋友。

    偶尔华悦莲在梦里居然可以梦见华子建,而在这以前她好像没梦见过别人似的,猛然也想起许多年前曾经做过一个梦,梦里的男子就像她曾经暗恋的学长,而他和他,看起来都差不多,也许多年暗恋他,就是为了今日遇见华子建打的伏笔,做的准备……。

    华悦莲没有一点做作和推辞,她很愉快的答应了,说晚上见。

    下班以后,华子建又看了一会文件,见天色已暗,这次伸了个懒腰走出了办公室,王老板选定的酒店也不很远,华子建散着步,一会就到了酒店,他没有先进去,在酒店外面他先给华悦莲去了个电话,说自己已经到了。

    华悦莲就说自己很快就到,让他先进去不用等自己。

    华子建装上电话,就进了酒店,找到了王老板说的包间,进去一看,这王老板带着个两个妖艳的妹妹已经等了很长时间,两个妹妹够新潮,也够热辣的,穿戴更是简单稀少,华子建暗自叹口气,自言自语道:露出半个屁股不代表你们性感只能说明你内裤买小了!

    王老板见华子建来了,赶忙发烟,招呼说:“华县长,今天能请到了你,真是三生荣幸。”一来就赶忙上菜。

    华子建也不客气的说:“等会上菜吧,我还约了个朋友。”

    王老板一听华子建还有朋友,就赶忙的说:“那我在叫个妹妹过来?”

    华子建哈哈一笑说:“你要开群英(阴)会啊,我这朋友也是个女的。”

    王老板一听,有点尴尬的说:“奥,奥,这样啊。”

    王老板就转头又对身边的两个妹妹说:“那今天晚上你们长点眼色,就不要骚扰华县长了,免得华县长过后受罪。”

    两个妹妹就一起笑了说:“看情况吧,要是万一来个老太婆呢?”

    华子建也就笑了,说:“不是老太婆,是个美女。”

    他今天带上华悦莲也是有意回避王老板的其他安排,他还不想和这人过于近乎。

    这两个小妹妹一听人家戴的也是美女,都吐吐舌头说:“那我们就是多余的了,要不王老板把小费一发,我们先撤。”

    王老板眼一瞪说:“想什么呢?不劳而获很可耻,好好坐着,一会给我们倒酒,说笑话。”他们几个这里正说着闲话,包间的门就开了,华悦莲风姿卓雅的走了进来。

    华子建就忙给他们做了一个简单的解说说:“这位是洋河县大名鼎鼎的王老板。”

    然后指着华悦莲对王老板说:“这是我一个朋友,姓华。”

    王老板也恭敬的说:“华小姐好,幸会幸会。”

    华悦莲抿嘴一笑,心里想,怎么别人称呼自己个小姐听着这么别扭。

    华子建就让华悦莲坐在了自己身边,转头有多看了一眼华悦莲,就见她整个面庞细致清丽,如此脱俗,简直不带一丝一毫人间烟火味,她今天穿着件白底绡花的衫子,白色百褶裙,坐在那儿儿,端庄高贵,文静优雅,又是那么纯纯的,嫩嫩的,像一朵含苞的出水芙蓉,纤尘不染。

    华悦莲见华子建看着自己的眼光中满含了欣赏,她也心里快乐着,脸却红了起来,华子建很快也发现自己的眼光有点放肆,忙转过头去,让王老板招呼上菜,一会的功夫,热炒,凉拌,大碟子小碗的就摆了一桌,华子建也是有些饿了,就不再客气,招呼了一声华悦莲,自己就先吃上了。

    华悦莲还没见过这样大不咧咧,毫不顾及的领导,心里暗暗发笑,也招呼其他几个人,一起动了起来。

    等大家都吃喝了一会,王老板这才开口:“华县长,你这朋友,我们是初次见面,不会让人家感到我们的话题无聊吧。”

    华子建随口答道:“不影响的,有什么话你只管说就是了。”

    王老板看看华悦莲,听华子建如此一说,估计他们的关系很好,也就放下心来,很谦鄙的说:“我就一个粗人,今天得罪了你,请华县长原谅,在拆迁问题上还请县长帮帮忙,抬抬手,睁只眼闭只眼,我也是不得已,为这搬迁拖了很长时间了。”

    说着话,就把一个黑包放在了华子建身旁。

    华子建看都没看说:“协议我看过了,虽然是政府和你签的,但上面签字的是雷副县长。”

    王老板呵呵一笑,这华县长怎么也是个糊涂蛋,那个谁签字有什么关系。

    他也不再示弱,淡淡的说:“不管是谁签字,但大印是政府的,我想这才是关键吧?”

    华子建并不是他想象的那样一个糊涂蛋,华子建是知道协议看的不是签字,是看公章,麻烦也就在这里,但扯出雷副县长,自然是有扯出来的意思。

    华子建就笑着对他说:“大印是政府的不错,但如果两个签字的人都进去了,你说这协议还算数吗?”王老板就听不懂他什么意思,他痴痴的望着华子建,希望他让说的更清楚一点。

    华子建就慢慢的说:“你知道雷副县长是为什么下台的吗?你知道他给纪检委交代了一些什么吗?你认为受贿有罪,行贿的人就没事吗,要不要我明天找几个懂法律的给你讲讲。”

    他心里断定雷副县长和这王老板不会很清白。

    王老板的头上冒出了汗水,他有点慌乱的端起了门前的酒,一口喝掉,有强做镇定的说:“雷副县长说什么和我没关系,那是他自己的事情。”

    华子建冷哼了一声说:“你错了,如果不是考虑到雷副县长过去对洋河做过一些贡献,县上想先保一保他,只怕早就对你传唤了,不然我能知道你们那么多事情。”

    王老板就脸色有点泛青了,华子建的话不管真假,但王老板自己是知道自己做过什么,而且在雷副县长被审查的这段时间里,王老板也多次思考过这个问题,也一直有些担心这个问题,生怕雷副县长顶不住的时候,把自己也卖了。

    华子建看有了点效果就又说:“我看你今天请我还算懂点规矩,你要是好好配合我,地有你的,你和雷副县长那事我也可以帮你一把,你在仔细想下。”

    王老板有点发虚了,他用手抹掉鬓角上的汗水说:“怎么配合你?华县长请说”

    华子建就先不说这件事情了,他先把今天给哈县长和城建局,规划局两个局长说的那番话又不厌其烦的给王老板讲了一遍,把开发旅游的计划说的是山花烂漫,光明一片,华子建的声音总是这么富于节奏,时快时慢,张驰有度,他极富魅惑力的说辞,不要说王老板听的心驰神往,就连华悦莲也听的如痴如醉,要是洋河县真能达到华子建说的那个情况,那洋河的未来的确叫人充满了憧憬。

    华悦莲看华子建的眼光中都带着崇拜和欣赏,而王老板更是听的热血沸腾,两眼发光。

    最后华子建问他:“你说开发旅游搞好了,那个行业最赚钱?是不是酒店,你现在把钱砸在商场上,你傻啊,洋河是个什么消费行情,你不知道,街上买一双袜子,都有人可以看六七家店铺才掏钱,你要是愿意,我可以协助你,在城外给你搞块地,你建个宾馆,将来点钱点的你手抽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