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女上司 > 第30章 很高

第30章 很高

作者:海平面上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极品女上司最新章节!

    他不得不佩服吴书记真是有水平,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就把自己的所有退路封死了。

    华子建心里叹口气,只怕以后自己和哈县长就要有矛盾了,更可怕的是处在了两个派系的矛盾中,那是很残酷的。

    洋河县是很小,当天,基本上全县的干部都知道了他们开会的事,那个黄局长也是一下的焉了下来,纪检委已经和他很严肃的谈了一次话,他也就很是冤枉的把当时的情况给做了如实的汇报,说自己就压根不知道那个通知,自己是很无辜。

    这问题就有些复杂了,纪检委就把这情况给吴书记做了个汇报,希望他同意可以对华子建副县长也做个谈话,吴书记当然是同意的,这有什么不应该,他就说:“我们一贯的政策就是不冤枉一个好人,你们抽时间去和华子建同志谈一次话,我给他打个电话,我也相信他是一个有原则的同志”。

    纪检委几个同志一听他也支持,就决定过一两天去找华副县长把这个问题再好好落实下。

    吴书记看他们走了出去,就眯起了那很小的眼睛,笑笑的自言自语说:“我也相信华子建同志是不会随便改口的。”

    这黄局长焉是焉了下来,但心里却明白,现在的关键就是华副县长在收拾自己,除非是他自己可以改口,但看他样子是不会轻易的改变的,自己过去也是有点太张狂,这次他是要置自己于死地了。

    黄局长谈完话就一直的想这个问题,混到今天的位置多难啊,不行,要找哈县长想点办法。他就赶忙给哈县长打了个电话,想约哈县长出来坐会,天已经是很晚了,吃饭肯定是不行,他就说请县长一起唱个歌,跳个舞。

    哈县长见他请自己,也知道是什么事,自己也是想帮他一把,到底过去黄局长对自己也算忠心,但怎么帮,这就是个问题了,只要那华子建不改口,就算谁来也救不了他,因为现在的实情是,这件事情已经让吴书记搞的很严肃了。

    哈县长答应了他的邀请,就算是帮不上什么,安慰一下也行,两人就在县上最高档的黑牡丹舞厅见了面,这个舞厅从外观来看,是很普通的,它和一般舞厅没有什么不同,都是很简单,很一般的,可是一进去,情况就不一样了。

    里面是相当豪华,富丽堂皇,在二楼一个豪华的大包间里,黄局长是心神不宁的坐在里面,包间到是装修到位,设备齐全,什么点歌屏,液晶大屏幕,真牛皮沙发,还有卫生间,应有尽有,无所不有,可是黄局长那有什么心情来欣赏这些啊。

    哈县长看到黄局长那一脸的苦瓜像,就说了:“黄局长,你这事情我是相信你的,一定是那小子的给你下了个套,你也是多年的油子了,怎么……唉,算了,不说这问题,现在我还真的没什么好办法帮你。”

    那黄局长一听,心里就哇凉哇凉的了,连县长都这么悲观了,那自己只怕是真的混到头了,这心里一急,说话就不利索了:“哈,哈县长,你就..就在拉我一次吧,你要没办法了。我……我就真的完蛋了。”

    说着话,就从沙发上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一大包东西来,哈县长一眼就瞄见了,知道应该是钱,估摸着也该有个五六万的样子。

    这黄局长也不再说话了,就把这个包直接放进了哈县长的皮包里,哈县长也是看着,他没有阻拦,也没有说话,心里已经在思考这问题了,既然今天收了人家的钱,那怎么才可以很好的解决这个问题,他不由的陷入了沉思中。

    黄局长见他也没推辞,就多少也有了点希望,知道老大还是肯为自己帮忙,心情也就好了很多,他也是聪明人,就不再提这话头了,开门招招手,一会两个早就准备好的小姐款款的走了进来。

    哈县长见有小姐来了,也就暂时不去想那烦心的问题,打眼一看这两个小姐,晶莹如玉的肌肤,水润饱满的红唇,如天鹅绒般洁白的颈项,还有那双忽闪着长而密的睫毛黑眼睛,两人穿的也是很性感了,黑纱单薄的无袖上衣,让人浮想连篇。

    黄局长一看哈县长挺欣赏这小姐的,就让一个高点的小姐坐在了县长的旁边,自己就点了几首歌,搂着旁边的小姐唱了起来。其实唱歌那是个由头,谁一天有这样大的热情唱沙家浜啊,红灯记什么的,一般最多是跳下舞,严格意义上来说,这其实也算不上跳舞,就是抱团肉来回的蹭。

    哈县长就和那高个子的小姐慢慢的晃悠起来了,包间的灯光很是朦脓,哈县长的心也是越来越温柔了,小姐也在他的怀里越来越贴近了。现在哈县长就在这样蹭着,至于合不合拍,踩不踩的上音乐的点,动作是不是优美,协调,这些都市不重要的,只要是肚子顶着肚子,两手摸着屁股来回晃就是了。

    蹭的没有几圈,两人已经是顶在了一起,那小姐的大山峰就挤在了哈县长的胸膛上,哈县长就尽量的摇晃幅度大一点,来好好的感受这压迫和摩擦的快乐。

    要不了多久,他就有了些反应了,但到底是个县长,有外人在,他还是要尽量的克制自己的欲望,不过他的头,到是越来越低的靠近了那香喷喷的,粉嫩嫩的脖子上。

    黄局长一看县长的火候到了,就带上那小姐跳了起来,三跳两跳的,就跳出了包间,说外面大厅宽敞,跳的开舞,包间里就剩下了哈县长和那小姐两个人。

    哈县长很强势地推开了小姐那一只手脆弱的防御,把大手探到了位置。哈县长不动声色地慢慢靠近小姐的耳朵,在那晶莹的耳坠小肉上吹了口热气,小姐浑身一个激灵,微微抬眼,春水抚波地瞟了哈县长一眼说:“不要这样骚扰我了,上吧。”

    哈县长不回话了,他也就不在耽误时间了,哈县长就又是摸,又是亲,又是掏的一阵的忙活,两个人都牛喘起来了……三分钟不到,OK,卸货了。

    哈县长小姐在那肥白的屁股上又拍了两下,说:“小妹妹,感觉挺爽吧。”

    那女娃很舒服的样子说:“爽死了。”

    其实心里想,“还没感觉到什么呢,你老哥真是个快枪手。”

    一会这黄局长也就走了进来,他和哈县长出来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早就知道哈县长是个快枪手的。

    进来以后,黄局长知道这个时候应该给发烟了,根据他一贯的经验,那是干完一根烟,胜似活神仙,掏出中华来,递了过去。哈县长就在沙发上抽了一根烟,没有了唱歌,跳舞的兴趣,站起身来,只是给黄局长示意了一下,自己就提着包先走了。

    到了第二天一早,哈县长在办公室考虑了很长时间,最后还是决定去和华子建好好谈谈,他装了一包烟,走到了华子建的办公室,应该说他是第一次来华子建办公室的,所以当华子建看到他进来的时候,是很有一些意外的。华子建就连忙站起来招呼道:“是哈县长啊,你打个电话我就过去了,还麻烦你跑一趟,真是不好意识,请坐请坐。”

    哈县长和蔼的笑了笑说:“我这也是随便的转转,见你在就来坐下,最近看你是很辛苦的,天天到乡下跑,身体也要注意点。”

    华子建一听,这哈县长今天的话很有些不同,一定是为黄主任的事情来,且看他如何的来说。华子建就笑着很感激的说:“谢谢哈县长的关心,我跑惯了的,要在办公室老坐,还真有点不习惯的。”

    哈县长就很羡慕的点点头说:“年轻就是好啊,人岁数一大,就难免出很多错了,你就说这黄局长吧,岁数不小了,干事没个准头,你是分管的县长,他还老是按过去那路子走,把你都冷落了,真是不应该。”这话一说,就很自然的转到了黄局长身上。

    华子建一听,果然是为这事来了,心思就飞快的转动起来:“呵呵,就说啊,不管什么问题,多少也给我通个气,他是完全的没把我放在眼里了,你说我能容忍吧?”这话意思也很明显,算是给哈县长摆明了,自己是要收拾他姓黄。

    哈县长也是明白人,这事明显就是华子建给黄局长下的套,但现在想说清这问题已经是不可能了,唯一的希望就是华子建可以放黄局长一马,自己也就可以心安理得的收了那六万元的好处费。

    哈县长就笑笑,表示赞同的说:“放谁身上也不能容忍的,不过这老黄人也可怜,干了这么多年了,现在他也知道是错了,华县长看能不能给他个机会,原谅他一次?”

    华子建沉默了,他到还没想好怎么应答这个问题,假如自己真的可以放一马,会是什么个结果,对自己有什么好处吗?他一时没有说话。

    哈县长见他不说话,以为他还在生气,就开导他说:“这事就算给他个教训了,我想以后他是不敢在小瞧你了,怎么样,得饶人处且饶人。”

    华子建就呵呵的笑了:“不是我不饶他,只是我也不知道怎么个饶法,反正我是害怕他了。”

    华子建这话也是想了一会才说出来的,你要不是官场中人是听不出这话的含义,但哈县长那是多年宦海路上的老人了,一下就听出了华子建的两个含义,第一句话意思就是饶了他,自己有什么好处,第二句话就是,自己是坚决不让他在畜牧局呆下去,哈县长也就陷入了沉思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