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女上司 > 第26章 真醉了

第26章 真醉了

作者:海平面上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极品女上司最新章节!

    在一次倒酒的时候,仲菲依就干脆就贴在了华子建的后背,华子建冷不订的一阵战抖,他已经有太久太久没有这样的感受,仲菲依那隔着单薄衣杉的体温,迅速传到华子建的后背,柔软的山峰在挤压着他,就象一阵阵的浪潮在拍打坚实的海岸,华子建真有点受不了,感觉到自己开始有了反应,他真想就这样享受下去。

    酒精在发挥助力作用,他的头也开始晕转,身体也有了疲惫,眼光也有了荡漾。

    桌上的菜动的不多,他们最后到底还是喝掉了那第二瓶酒,这个时候,两人都有点微微的醉意了,华子建希望赶快回去,好好睡一下,他抢先付了帐,走出了火锅店。

    出来以后,那凉爽的春风轻轻一吹,华子建就看到仲菲依有点摇晃了,这就把华子建给难住了,不送吧,天也黑了,万一出个什么事情也麻烦,送吧,好像也不大好,他还没想好这问题,那仲菲依就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说:“你还不想送我了吗?你把我灌醉的,不想负责任了。”

    苍天啊!华子建到那去讲理啊,明明是你自己要喝,劝都劝不住,现在到成了我把你灌醉了,也没办法,就只好打了个车把她送了回去。

    仲菲依在小区是有一套房子的,华子建也不知道这是仲菲依租的还是买的,房间里的装修和摆设谈不上典雅,但绝对算的上奢华,华子建微微的叹口气,感觉到了自己的穷困。

    华子建搀扶着仲菲依进了门,那仲菲依就一下子扑在了床上,华子建想想现在最好赶快溜,一会她再吐了,难的帮她收拾,刚要走,就听那仲菲依呜呜的哭了起来,华子建就纳闷了,刚才还是好好的,怎么说变天就变天了。华子建想想也是,女人的心,海底的针,她们的喜怒哀乐常人哪里能够把握的住,华子建现在是进退为难,后来他就准备还是好言相劝了一下,让她止住了哭,在走,哪想到刚到床前,就被仲菲依一把抱住了。

    两人一时都没有了语言,华子建就感觉像是怀里抱了一盆火一样,烤的自己也满身的过电,那两个山峰顶的他一阵阵的目眩,华子建想要推开她,他不希望自己这样的放任和轻浮,他的理智让他明白,或者自己现在只是仲菲依孤独寂寞中的一个替代品。

    华子建就喘息着说:“仲菲依,你放手,我帮你倒点水喝一口。”

    仲菲依嘴里喃喃的说着什么,但很模糊,华子建就只好用手轻轻的想把她推开。但推了一下,不知道是他没有用力,还是她抱的太紧,就感觉仲菲依反倒贴的更近,那骄傲的胸膛也挤压的更有力道,嘴也很快的贴了上来,没吸几下,华子建也就守不住阵地了,开始了不由自主的反击。

    那仅仅存留在华子建心中的一点点理智又算的了什么?一个将近三十的热血壮男,一个很久没有发射过的火枪,它是完全可以轻易的就把那一点残存的理智击溃。

    如此的夜色,如此的温情,如此的美女,有哪个正常的男人可以去抗拒,华子建也陶醉了,陶醉在这美丽的幻觉中。

    仲菲依带着醉意,怜惜的看着这个大男孩,看着他急切的忙绿,看着他双手不断轮换的进攻,看着他用嘴时而小心,时而粗鲁的对自己的吸吐,她真的醉了,醉的不是酒,醉的是心……。

    天亮了,华子建也醒了,抬眼看看这陌生的地方,他有几秒的迟钝,很快就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他赶忙坐起来,这才发现自己没穿衣服,身边也没有了仲菲依的踪迹。

    华子建摇摇头,洗漱后吃了早点,才担惊受怕的离开了家属楼,深怕再遇见一个熟人,其实,他在洋河县也没有什么熟人。到了政府,已经上班一会了,当了县长的好处是没人给你记迟到的,不过他还是告诫自己,以后一定要注意。又过了几天,华子建一早就在办公室里,秘书小张已经给泡好了茶水,还有几份报子,他就随便的翻翻,也没什么重大的消息,就问秘书小张:“今天是什么安排”。

    小张就说:“今天10点多,你要和农业局的马局长到下面乡镇去检查农业工作。具体在下面呆多长时间不好估计,所以今天就没有安排其他活动了。”

    华子建嗯了一声说:“那还有1.2葛小时,我就看看文件。”

    小张就又说了:“华县长,今天的文件里,有一个省财政厅下发的通知,你要重点看看。”

    华子建问:“什么内容。”

    小张说:“是关于上半年资金检查的通知,涉及到你分管的就是畜牧局资金拨付问题,省厅的通知说,从今天起暂停一切资金下拨,等待检查和对账后再恢复正常。”

    华子建一面听着,一面看着小张把那份文件翻了出来,他就点点头对小张说:“好的,我先看看,你忙你的吧。”

    秘书小张轻手轻脚的带上门出去了。华子建从头至尾的看了一遍通知,省财政厅是极具权威的一个部门,各县市上每年的办公费,扶贫款,各项资金都出之那里,各个市县对他们是奉若神明,不敢有丝毫马虎,他们的通知,那是更不能违犯的。

    华子建看着看着通知,就嘿嘿的笑了起来,他拿起电话,对秘书小张说:“小张啊,你通知一下畜牧局的两个局长,说我有事情请他们过来一下,嗯,什么事你不用说,就说有事情。”

    放下电话,华子建点上一支烟,抽了起来。

    时间不大,畜牧局的黄局长和贾副局长的走了进来,这到有点出乎华子建的意料,他原来想的是这个黄局长很拽,未必过来,但人家倒是来了,也算是有点悔改的意思吧。

    华子建就客气的邀请两位局长坐下:“黄局长,今天不大忙吧,坐,坐。”

    黄局长就大咧咧的坐了下来,秘书小张帮他们倒上了两杯水,见华子建没有让他留下来的意思,也就回避了。

    黄局长喝了一口水,感觉有点烫,一面嘘了口气,说道:“华县长今天是有事情吧,本来我今天也很忙的,有两笔款子这几天要下拨的。”

    华子建一听这话就难受,怎么我一找你,你就忙,就说:“呵呵,款子最近不急拨付吧,我……”

    他才说了一半,那黄局长眉头就挑了一下说:“这很急的,是过去哈县长,冷县长都知道的事情,已经拖了很长时间了。”

    华子建一听就很是气闷,我是分管的县长,我说话你就一点不听,你也有点太目中无人了吧,还想拿哈县长和冷县长来压自己,那自己是不是也该让他知道下自己的威力,华子建就沉下了脸,冷冷的说:“什么款子,先缓几天吧。”

    黄局长今天也是不怕的,这个给养殖户的拨款是前段时间冷副县长分管的时候定下来的事,今天就是来走个程序,给你姓任的打个招呼,也让你华县长知道下,我是谁的人,不要以为你荒山上的一根草,还真把自己当蒜苗了。

    于是黄局长就一点也没在乎华子建的脸色,很平淡的说:“都准备好了,再缓会影响到人家养殖户的。”

    华子建就不能和他继续的纠缠此事了,转过头问贾副局长:“老贾最近忙什么,以后没事多过来坐坐。”

    贾副局长赶忙欠身,抬了抬屁股说:“我不忙,我不忙,就怕来会影响到县长你的工作。”

    华子建就呵呵的笑了说:“我也不忙,今天请你和黄局长来,就是想和你们多聊聊,我下基层的时间段,很多东西还不熟悉啊。”

    贾副局长就和华子建聊了几句,也都没说什么正题,都是东拉西扯的闲话,黄局长就有点坐不住了,他感觉这个华县长真是无聊,大清早的,大家都忙忙碌碌的,事情一大堆,还真的以为是有什么重要的精神要传达,搞了半天,就是叫我们来陪你聊天的,你也太水了吧。

    黄局长就耐心的又听了一会,等华子建把上次自己在一个乡上和人家乡长,书记喝酒,自己灌翻了那个乡长的故事讲完,黄局长实在是忍无可忍了,他就对华子建说:“华县长,你看要是没有其他事情,你和贾局长先聊,我到政府办公室去取个文件。”

    华子建聊的眉飞色舞的,正上劲,那里顾得和他招呼,也就没做挽留,一面和贾副局长说他在酒桌子上的故事,一面就挥挥手,让黄局长离开了。

    黄局长出了华子建的办公室,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摇下头,嘴里骂了句:“真是闲的卵蛋疼,什么水平。”

    下楼就坐上车,离开了政府。

    华子建见黄局长离开了,也从那嬉皮笑脸中恢复了过来,他冷冷的看了一眼门外,很蔑视的哼了一声说:“老贾啊,我感觉你这人不错,比老黄有耐心。”

    贾副局长一听华子建夸奖,就满面含春的说:“谢谢华县长表扬,我和人家黄局长不能比的,人家是日理万机,我是帮闲忙的。”

    贾副局长其实在刚才和华子建的聊天中,也看出了华子建和黄局长的不大和谐来,都是混官场的,哪有笨蛋,所以也就大着胆子,讽刺了黄局长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