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不是剑神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双宿又双飞

第一百六十二章 双宿又双飞

作者:余命维新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我不是剑神最新章节!

    程安慢慢有变成何邦维脑残粉的趋势,在他眼里师父怎么做都是有自己的道理、气派的。`

    这一晚,何邦维与程安没有因为忘了带钱而有所困窘。

    他们痛痛快快的吃了一顿烧烤,然后等到结账的时候何邦维颇为熟络的与老板打了声招呼就大摇大摆的出了店门。

    程安有些呆,出门追了两步疑惑问道:“师父,你认识这里的老板?”

    “对啊。”何邦维理所当然,“我晚上经常来吃。”

    心里的形象有点幻灭,程安暗自忖道,这样更像是个熟客饕餮,不像那个气派不凡的宗师……

    不知不觉跟着师父走到他入住的酒店门口,程安见师父忽然转身也就停住脚步。

    “你还不回去?”何邦维有点奇怪,自己是住这里,可这个徒弟不住这里啊,他怎么这样一路跟着。

    程安这才恍然大悟,有点赧然:“好,我回去了,师父。”

    何邦维点头,看着他离开,心情忽然有些起伏。

    怎么这个二徒弟看起来有点傻傻呆呆的?

    没收入门前的时候看着挺机灵的啊,还会帮我查查情报什么的,难道现在这个样子才是他的本质么?

    无声的叹了一口气,何邦维摇着头回了房间。

    大徒弟李沫沫是个傲娇的女孩,平时看不出对自己这个师父的尊敬。

    二徒弟程安是将近三十的大汉,现在觉着有点傻呆、反应慢一拍。

    自己这十二个练功姿势大全派都收的什么人啊……

    ……

    第二天一早,何邦维照常起来活动开身体就先前往香榭丽舍大道——他和乔思约好了今天在这里逛街。

    两人已经决定好趁着九月份之前要骑摩托逛一遍欧洲,在走之前需要买些衣服、用品,同时,何邦维打算买些送给自己的妹妹。

    这两天晚上回酒店的时候他有用手机和妹妹何婉兮联系,她正在燕京与同学一起做实习工作,辛苦并充实着。

    何邦维听着妹妹关心的声音,听着对面那个清脆的声音提醒自己多多注意身体、多多浏览风光,他心头不禁有些歉疚。

    虽然一直觉得自己应该好好补偿妹妹何婉兮与父亲何志。但心里他还是下意识的有些回避。

    他不懂如何处理这种关系,一旦远离何爸与何妹,他就没怎么去想过与他们联系。

    昨天和妹妹通完电话后又与乔思约好今天来这个号称“世界上美丽的大街”的香榭丽舍大道,他就决定要给妹妹买些衣服、纪念品给她寄过去。`

    早晨八点钟。这个时间段香榭丽舍就有不少人在穿梭于不同的店里,其中有不少是黄皮肤的东方人。

    何邦维站在协和广场仰头看着昨天乔乔说的“晷针”埃及方针碑,对这个世界不同地方的风景有些赞叹。

    燕京那边还有个人民英雄纪念碑,好像比这个还要高,他想起前两次前去燕京时都没有看过那处风景。不禁有些遗憾——好像只顾着吃了。

    等了一会,还没见乔思过来却见到协和广场的白鸽们已经随着朝阳翩翩飞来。

    香榭丽舍大道东起协和广场,西至戴高乐广场,何邦维站的这个方向以自然风光为主,两侧是平坦的英氏草坪,恬静安宁。

    看了几分钟不断飞起落下的白鸽,何邦维终于等来了女朋友。

    乔思是乘坐的的士过来的,今天她化了一层淡妆,比平时看着更为明艳。

    女孩穿了一件浅蓝洁白搭配的连衣裙,格外收腰显身材。长披肩而下,脸上挂着笑容,楚楚动人走到羊羊身边。

    她见何邦维似乎有些愣,笑道:“怎么了?不好看吗?”

    何邦维一手牵过女孩的右手,说道:“很好看。这里的人说,情人眼里出西施,果然不错。”

    “笨,你用错句子了。除了你,我往这里一站,谁看我都是西施!”乔思调笑。又道,“什么叫这里的人,你是哪里的啊。”

    何邦维牵着她往西边商业区走了几步,有些懒懒的答道:“我是外星人。”

    “嗯。我知道。”乔思瞬间严肃。

    “嗯?”何邦维瞥了她一样。

    “你是羊星人。”女孩严肃说道。

    何邦维哈哈一笑,不继续诉说自己的来历。

    外星人、异域人、非地球人,有时候不可思议的真相从口中说出来总是轻易而荒谬的。

    香榭丽舍大道西段是长约12oo米的高级商业区集中了各种各样的世界名牌、一流的服装店、香水店,何邦维与乔思打算从协和广场入口这里一直步行到对面的凯旋门。

    自从来到巴黎或者说来到这个世界,何邦维就没认真逛过几次街、购过几次物。

    他有限的经历是在庐州步行街陪着妹妹何婉兮逛了逛,其他地点就没有去过商业街。

    此刻置身于繁华街道。看着两道八线行车的大街配上其间起伏凹凸的地势,何邦维有种自内心的疑惑,这种购物购出的气度非凡是什么鬼。`

    东看有贵妇丽人出入名品,西瞧有香奈兰蔻嗅在鼻尖。

    左随乔思排队于路易威登、长长一队,右跟导游搭讪在艾菲免税、华人成群。

    只是沿着这条全球闻名的商业街走了一半,何邦维就感觉有些疲倦了。

    他不是身体上疲倦,而是心里有种奇异的劳累。

    望着不远处仍旧乐此不疲的乔思,何邦维一边与身边的导游搭着话一边稍微调整下情绪——他是没想到乔思居然这么能逛。

    这个从国内领着旅游团过来的导游看着何邦维手里提着的几个袋子,有些羡慕的说道:“不错啊,哥们。”

    他顿了顿,打量了下眼前这哥们的穿着,带了丝疑惑:“哥们的女朋友也很不错啊,有钱啊。”

    何邦维察觉到他目光有些怪异,低头看了自己一眼。

    白衬衫、牛仔裤、休闲鞋,很干净自然啊,你这种奇怪的眼神是几个意思?

    来自国内的导游嘿嘿一笑,问道:“哥们。你这女朋友谈多久了?”

    “嗯,一个多月。”自己来巴黎没几天就算是拿下乔思了吧,这样想着,心里还有点小得意呢。

    许是看出了何邦维心里的这丝得意。导游眼神更古怪了:“哥们好命。”

    他竖起大拇指伸了伸,然后就继续带着游客进去购物了。

    何邦维不是很理解这人的意思,等到乔思又买了一件外衣时,他转述了刚才的一番对话。

    没想到乔思刚听完就笑个不停:“哈哈,你是不是傻啊。他意思是你傍大款呢。”

    “傍大款,吃软饭,听不出来啊。”

    何邦维眨眨眼睛,看着眼前笑的乐不可支的乔乔,说道:“这个导游一定是眼睛不太好使。”

    “我这么厉害,他居然看不出来。”

    乔思笑了一阵,拉着有点愤愤不平的何邦维,说道:“走,我去给你换身打扮,先把给你妹妹买的东西寄回去。前面有专门提供这些服务的。”

    听着又要继续逛街。何邦维看了看手里的大包小包,有点憷。

    “买的差不多了吧。”

    “对啊,再给你搭配一套就差不多了。你昨天不是吹牛说以后有电影映会邀请你参加呢啊,我给你选一套合身的。”

    昨天何邦维与乔思煲电话粥的时候说了好莱坞的霍华德·肖让自己参加《一次别离》的映式,乔思是当他吹牛来听的——不过此刻却是用来诳他逛街的理由。

    对于女人逛街时说的话信以为真,何邦维拎着大包小包跟着乔乔后面,随她进了一个又一个男装店。

    时至下午两点,乔思带着模样大变的何邦维出现在香榭丽舍大道的尽头——凯旋门附近。

    “怎么这么没精神啊?”乔思有些不满,“挺胸抬头,对。对,就这样。现在看着多帅气,多有气场。”

    何邦维在女友的魔爪下进了数个男装店,被她略带哀求的表情打动。不断试穿男装。

    他实在不理解为什么自己试了这么多套衣服,最后仅仅买了身上的一套。

    “乔乔,不知为什么,我突然有点明白‘方’这个字的意思。”何邦维想起在围脖上看到的一个字。

    乔思笑而不语,给羊羊整了整衣领,柔声道:“不逛了不逛了。”

    何邦维低声吐槽:“都逛完了。当然不逛了。”

    瞥了羊羊一眼,女孩明眸动人,展颜笑道:“我们可以回去再逛一遍,刚才还有好些衣服没试过呢。”

    何邦维拎着袋子默默的不说话了。

    有时候,这只羊真是挺可爱的,乔思心里闪着得意。

    从商业街里出来焕然一新的两人站在凯旋门下,这是两人第一次来这里。

    凯旋门是现今世界上最大的一座圆拱门,正好位于香榭丽舍大街的西端,它的一周修建了呈放射状的一个圆形广场及12条道路,就像明星出的灿烂光芒,因此这个广场也叫明星广场,凯旋门别名“星门。”

    听着女友在自己耳边娓娓道来了这里的典故历史,何邦维嘴里喃喃自语:“星门?星门。”

    “对啊,怎么了?”

    “我曾经也见过一个星门,不过和这个不太一样。”

    “在哪里见的?我没听过还有哪个景点也叫这名啊。”

    何邦维心里叹息,脸上微笑:“在梦里。”那个叫做星域的世界,真的是越来越像梦一样了。

    “来,自拍一张,我围脖上。”何邦维收敛了情绪,转身对乔乔说道。

    他原本不喜欢自拍,最开始的围脖照片大都是风景、食物的,现在刷围脖刷的多了,他渐渐觉得自拍也挺好。

    于是,现在他的新-浪围脖上有了女友的照片,有了牵手的照片。

    对准身后的凯旋门,两人相互偎依,何邦维打开前置摄像头咔嚓拍了一张合照,配上文字:星门。

    很快就有新的评论被他刷了出来。

    “又开始了,又开始了,最近虐狗有些频繁啊。”

    “星门?欺负我读书少,背景不是凯旋门么?”

    “楼上的真是读书少,凯旋门真的有个名字就是叫星门。”

    “佩服佩服,见识1。”

    “1oo86。”

    何邦维与乔思看的有趣,尤嫌不够,又更新了一条动态:过两天我要去阿尔卑斯山滑雪,带着女朋友,到时候给你们直播本剑客的真实实力。他的围脖昵称是“弹吉他的剑客,”有时他会在这里自称剑客。

    去阿尔卑斯山滑雪是两人商量好的第一站,那边是欧洲的滑雪胜地,有多种玩法,很是吸引了制定计划的两人。

    新增的动态下评论激增,有的是要看妹子,有的是要看剑客,有的是要看两人秀恩爱,有的则是要“烧烧烧。”

    把手机放进口袋,何邦维与乔思打了一辆车回到a-诱ng-bsp;进了门,乔思从前台里掏出一张最新的欧洲地图,上面已经勾勾画画了不少地方——都是她想要去的地方。

    “我们先去阿尔卑斯山滑雪,然后去西班牙厄姆普利亚布拉瓦跳伞,再然后去意大利的水上城市威尼斯。”乔思趴在地图上,一边在铅笔在上面标注一边抬头对着羊羊说道。

    何邦维看着女孩闪闪光的眼睛,笑道:“行,我都行。”

    乔思嘟囔了一句,又继续低头研究欧洲的地图。

    何邦维看了一会,走到一边掏出手机给二徒弟程安了一条短信:东边有动静吗?

    他这是在问美国亚特兰大贩毒集团的动静,在上次的美国之行后,他就让程安在情报渠道上挂起了对亚特兰大那边的悬赏。

    等了一会,没见程安的回复,何邦维回身走了两步与女友一起研究了下旅途景点。

    他在瑞士交换生的入学时间是九月中旬,现在有将近两个月的时间可供他们享受,这两个月在外的旅途同时是为了防止那些贩毒集团的人进行打击报复。

    十分钟后,程安的回复到了:没有,依旧忙于边界问题。

    何邦维那一趟的后果是激起了墨西哥与美国交界处毒品交易的动荡,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摆平。

    有些奇怪毒贩集团对自己这边毫无反应,何邦维暂且放下心来,事情也许没有那么复杂。

    “羊羊,羊羊,你看这里,居然标注了沙漠诶,欧洲也有沙漠啊。”

    听到女友的呼唤,何邦维把手机收了起来,不管那边怎么样,我都会尽力保护好乔乔的。(未完待续。)

    ps:  多谢艰辛苦乐、年岁丶的打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