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不是剑神 > 第二十章 希望的萌生(二合一)

第二十章 希望的萌生(二合一)

作者:余命维新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我不是剑神最新章节!

    午后的日光城,何邦维在布达拉宫广场。

    这会的太阳晒得人暖暖的,他眯着眼看往来的游人。

    他是昨晚到的这里,半夜没找到住宿的地方,在车里凑合了一夜。

    早晨开了宾馆,好好的吃了顿早饭,就随意的在这个美丽的地方了逛了起来。

    布达拉宫是日光城最著名的地方,实际上日光城古称“萨惹”,现在的名字藏语翻译的话是“是”的含义,意为做事只需敬顺佛圣旨意。

    这座城市是藏传佛教的圣地,尤以此处为甚。

    何邦维逛了一上午,已经感觉到这里的藏传气氛十分浓厚,不时能看到前来礼佛朝圣的信徒,据早晨那个卖酥油茶的商贩说,很多藏民信徒都是三步一磕走了上千里过来的。

    对于这样虔诚的信仰,何邦维有点不解,但待在广场上真正看到有藏民这样朝拜过来,这份不解化为了浓厚的兴趣,是什么样的宗教能让人这样。

    这个世界也有神?

    在布拉格广场上找了处地方,何邦维瞧着那些虔诚者,耳听时不时传来的藏语祈祷,心里想着韩晓威之前说道会有活佛法王的到来,心里下了决定,要在这里待上几天,亲眼看看是何等人物。

    有已经三步一磕千里迢迢来到这广场之上的,何邦维淡淡的看着他们红黄相间的服饰,倒也感到一丝肃穆。

    倚着石杆靠了一会,想起围脖还没更新,他掏出手机回身冲着布达拉宫拍了一张,又拍了拍藏民,发了上去。

    这两天他发现围脖这个东西挺好玩,有朋友可以评论,有不认识的陌生人可以围观,昨天居然还有人发私信给他,在连发数条“喜欢你”之后,何邦维终于点开那人资料却没瞧出什么名堂。

    之后王伟就打电话过来说了形意拳拜访的事,言语之间很是忧虑,虽然那个孙至青从始自终都很礼貌,但从前面那两个壮汉连门都不敲就直接进来,就看出没什么好意。

    何邦维看得比较开,只是“嗯”了一声表示知道,随后和王伟讨论了一番围脖私信的问题。

    临挂电话前,王伟提到公司已经注册好了,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叫做庐州邦维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有点意外,在得知难以回到自己世界后,他赚钱的欲望就大大降低,如今见王伟兴致勃勃也没说什么丧气话。

    在广场上又看了会,吸了会高原的新鲜空气,何邦维微微放松身体,眼神看到布达拉宫红色砖墙,看到上面偶遇经过的僧侣,脸上却突然有了丝惫懒神色,轻笑一声,似乎闻到牛肉酱的香味了。

    何邦维走到广场的餐馆,临近中午,来自不同地方的游客已经就位,普通话夹杂着各地方言让这里充满奇妙的气氛。

    往外一看就是高山蓝天白云,往里一坐就是轻松闲话细语,虽然何邦维是一个人坐,没人过来和他聊。

    要了一份甜茶与藏面,静静在餐馆的气氛中等着,突然,何邦维看到一个眼熟的身影。

    韩晓威拎着自己的包,一身衣服皱巴巴的走进餐馆,神色有点颓废,有点茫然的抬头正好看到稍微里面桌上旁的何邦维,眼睛一亮,快步走了过去。

    “何兄……”韩晓威坐到他旁边,有点无语凝噎。

    “嗯?”

    “我……我被骗了,不是真爱,不是!”韩晓威强调了一遍。

    甜茶与臧面端了上来,何邦维挪过来说道:“说说。”

    韩晓威却没继续说,眼睛盯着桌上的食物咽了咽口水:“何兄,给我点份,我钱包没了。”

    何邦维有点无语,又点了份一样的,问道:“怎么了这是?”

    “唉,别提了。”韩晓威长叹一口气,一脸的欲言又止。

    尝了一口藏面,很香,听说是用牦牛骨熬出的汤又配上藏式辣椒,果然很好吃,何邦维也不继续问他,只是吃自己的东西。

    韩晓威又叹了一口气,有点自言自语:“所以还是得找活佛来求求姻缘。”

    翻了个白眼,何邦维说道:“有机会你到庐州,介绍你认识个朋友,应该会有共同语言。”

    苦笑一声,韩晓威接过送上来的面,开始大口吃饭,他可是饿坏了。

    可能是饿的不轻,后端上的一碗面居然被他先吃完,韩晓威有点不过瘾,端起上的甜茶喝了两口。

    “这个倒有点像奶茶。”他点评道。

    何邦维也吃完了,喝了一口,不置可否。

    付了钱出了餐馆,韩晓威一见高旷的风景顿时心里一清,在广场上走了几步,张开双手拥抱日光城,对何邦维说道:“何兄,借我点钱,你给我个帐号,我让我朋友打给你……我电话也丢了……”

    他又接着说道:“我要在日光城住几天,等见到活佛。这段路我搭车过来的,听人说,过两天活佛就到了。”

    何邦维目光闪了闪,终于问出一个疑惑:“……你要跟活佛求姻缘?佛教?”

    “那怎么了,我就在心里求。况且这次来的活佛,他们教派又不禁婚嫁。”韩晓威不以为然。

    “嗯?”何邦维有点惊讶。

    “就是不禁婚嫁啊,不过好像生子后就不能再接近女人了。”韩晓威又补充了一句,“萨迦派的。”

    原来这样,何邦维心里的兴趣更大了,问道:“过几天活佛就到了?”

    “对啊,听到的消息是这样的。”韩晓威突然高呼一声,似是宣泄心中郁闷,引来众多目光。

    见他一声高呼后表情开朗许多,何邦维转身看广场之上的经幡随风飘动。

    布拉格广场平坦开阔,高原之上风力比较大,经常能听到顺风传来歌曲的声音,那是边上店铺为了吸引游客所放,偶尔还有梵语经文,属于那些特色小店。

    韩晓威四处逛了一会,心情渐渐放开,他本就是不爱记挂的人,这会回到何邦维身边,指着对面的布达拉宫问道:“你进去浏览了吗?”

    “还没。”何邦维回答,他其实也想等等活佛,到时一起看。

    韩晓威嘿嘿直笑,不知想到什么,让注意到他表情的何邦维远离了两步。

    挥一挥衣袖,韩晓威站在广场上,指着宫殿的金顶,瞧着红色的花岗石外墙,低声深情。

    那一日

    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

    蓦然听见你诵经的真言

    那一月

    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

    何邦维见他有点发疯,退后几步,掏出手机咔嚓一声拍了一张,这次却是把他整个人拍了下来,发到围脖上,想了想,他认真的配上文字:文艺青年,被骗的。

    立刻,就有人在围脖下评论。

    咖啡馆霸气女店主:就他?还文艺青年?

    何邦维看这昵称就知道这是乔思,笑着回了一句:是的,被骗的。

    这会他又看到私信了,还是上次一连发了数条“我喜欢你”过来的那人,这次何邦维终于回了句:我不喜欢你。

    他也没问是谁,反正不管是谁,我也不喜欢啊。

    韩晓威一个人把情怀抒发够了,拉着何邦维跑到和平解放碑那,非让他给拍照留念,对于他来说,到一个旅游景点不拍照简直就是煎熬。

    拍了几张他的照片,何邦维又举起手机想拍一拍朝拜而来的藏民,被韩晓威制止。

    “不要随便拍他们啊,得征得同意,这里好像有什么忌讳。”他解释道。

    看了看离的很近的一个女人,她缓慢匍匐,叩首上前,额头已经大大的青了一块,但毫不在意。

    静静看了会,何邦维真的有些奇怪了,按他的感应来看,这个世界的规则真如沉重的锁链一般把所有超凡力量尽皆锁住,为何这里能出现为数不少的虔信之人。

    “你相信有神么?”对着韩晓威问了一句。

    “哈哈,不信。”他斩钉截铁的回答,“我可是红旗下长大的祖国花朵。”

    何邦维盯着已经叩拜往前的藏族女人,看着她红黄衣服的背影,毫不掩饰自己的疑惑:“那他们?”

    “嗯,尊重宗教信仰。”韩晓威在这方面倒是很正。

    没有说话,心里却慢慢发热起来,如果这里的人能使用超凡力量,这里的活佛有不可思议的能力,那我有回家的可能吗?何邦维有点兴奋起来。

    虽然可能性不大,但万一呢。自己都能来到在这里,万一活佛这边有奇异能量呢!

    韩晓威敏感的察觉身边的何兄状态不太对,不像这些天自己接触到那个一直云淡风轻的人。

    “怎么了?”他问了一句。

    何邦维摆摆手,声音有点低:“想看看活佛了。”

    原来是这样,是被眼前的朝拜者震动到了?韩晓威的疑惑得到脑补解释,随即又放到一边,欢快的说道:“晚上广场上有喷泉诶,听说很漂亮。那啥,何兄,何哥,你先带我去开好个房间吧,嘿。”他想起来自己还没有住的地方。

    收回眼神,定下一定要见活佛的心思,何邦维往宾馆走去,先给这货开个房间吧。

    ……

    高原上,好山好景好空气的度过两天欢快时光,何邦维觉得很满意。

    本以为韩晓威是个拖油瓶,没想到经过一次受骗后,他似乎低沉没多久就迅速抛开。

    晚上在广场上的拉着自己体验各种游客活动,白天他溜达他的,自己闲适自己的,都留给对方空间。

    对于这里安静随心——即使晚上活动不少但也挺有趣的生活,何邦维觉得自己都有点着迷了,直到这天下午一群人的出现。

    “嘿,那就是活佛诶?”韩晓威靠在越野车上,对一旁的何邦维说道。

    一群头戴红色、莲花状僧冠,身穿红色袈裟的人从布达拉宫前的车上下来,走进宫内。

    何邦维与韩晓威恰巧从越野车上拿东西,看到了这一幕。

    活佛或者说藏民口中的仁波切终于来了么,何邦维心里升腾起一丝激动,不为信仰,只为可能存在的希望。

    “嘿,走了吃午饭去。人都进去了,还看。”韩晓威招呼了一声。

    一行十数人,心里默默数了数,何邦维在衡量应该怎么接近或者知道自己想知道的东西。

    回到餐馆,点了凉粉与牦牛肉干,何邦维沉吟道:“你不是想求姻缘么?要怎么求?”

    凉粉很快端上来,韩晓威尝了一口先点评:“不错,这种藏式辣椒就是不一样,清新的辣!”他知道何邦维对吃尤其感兴趣,但这会说了之后竟不见何邦维品尝,有点纳闷。

    “到时候活佛会接见朝拜的人啊,我们就能见到了。也许我们也能上去献个哈达?”韩晓威猜测了下。

    这样啊,那就好,放下心来的何邦维也尝了尝凉粉:“味道确实不同。凉粉、辣椒、葱花、盐,吃起来却很清爽。”

    韩晓威笑了笑,这是熟悉的那个何兄,不过这会有点怪怪的。

    很快吃完了午饭,眼看何邦维又叫打包了一份牦牛肉干,韩晓威走到外面让他自己拍张照发围脖上——发何邦维的围脖上,他发现“弹吉他的剑客”这围脖居然要好多粉丝,激发了他表现的欲望,这两天一直在要求更新自己的照片。

    让他往后站了站,以布达拉宫作背景,何邦维举起手机,眼睛微弯,拍下一张照片更新,配上文字:活佛的布达拉宫。

    收回微妙的目光,把手机给韩晓威看了看,何邦维举步离开,心里却有一点涟漪渐渐荡开。

    事情会如我所愿么?这里如此虔诚的信仰,会是因为有不可思议的能力么?

    不知道答案,何邦维准备耐心的等待。

    ……

    布达拉宫内,萨迦法王步履很慢,看着这里的一砖一瓦,似是在回忆什么。

    良久,在走进宫殿前,他声音圆润柔和的说道:“明空无所执,除去一切见。”

    旁边的人皆是虔诚聆听,法王却不再释义,只是说道:“明日下午,见见信众。”

    众人止步,低声应下。

    萨迦法王抬步走进宫殿,大门缓缓合上。

    ps:多谢这怎么起名啊、二等公民、仗剑高歌1、叢天草的打赏。

    谢谢主心骨、人人牧羊、月夜花、一号坐家、乱乱六、无可替代的你等朋友的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