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不是剑神 > 第六十七章 风雨化心晴

第六十七章 风雨化心晴

作者:余命维新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我不是剑神最新章节!

    上午提问教授时得到“有概率”这个答案,何邦维此时唱起故乡的歌,更能体会词句之间的感情。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后,他整个人变得比之前有些多愁善感,这大抵是一个人身处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最本能的反应。

    乔思听的入神,单就发音语言来说,这首歌就和听过的完全不同,彻彻底底的异域风味,令人痴迷。

    何邦维唱完,女孩还在眼睛亮亮的看着他。

    何邦维把吉他放下,对她说道:“怎么样?好听吗?”

    乔思这才回神说道:“好听啊。你再唱一遍吧,我用手机录下来,这样你走之后我也能自己学了。”

    听到她称赞自己故乡的歌,何邦维露出一丝笑意,为故乡的歌得到认可而感到喜悦。

    等乔思拿好手机按好录音键,何邦维又弹起吉他给她唱了一遍。

    这遍刚刚唱完,突然咖啡馆的门被推开,一个湿了半身衣服的青年进来。

    青年刚进咖啡馆,看到吧台没人,扭头看了下,室内只有两人坐在窗边的卡座上,一个身穿棕色上衣的男人挎着吉他,面前一个空的咖啡杯,店主乔思坐他对面,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撑着下巴。

    见到两人都回头看进门的自己,青年“呃”了一声,突然觉得此情此景不忍打扰,一缩头又冲进了雨里。

    不忍打扰,君子有成人之美,淋雨也快哉。

    何邦维不明情况,伸手指了指青年离开的方向,问道:“这是怎么了?”

    乔思有点疑惑的说道:“好像是个文青老顾客,不知道怎么又出去了,可能是看没什么人吧……”说着起身走到咖啡馆门口。

    推开门,咖啡馆外确实没有人影,雨水借着风势刮来,她赶忙把门关上,顺手关了门外的灯,表示今天不再营业。

    透过玻璃门,看到天色已经完全昏沉暗淡,这会风也跟着刮大了。

    乔思紧了紧上身衣服,她今天穿了件火红色的毛衣,红彤彤的颜色在这个天气里似乎能平添更多的温暖,女人味十足。

    回到座位上,乔思把手机录的歌放出来,两人静静的听完何邦维自己的歌声。

    沉默了一会,何邦维说道:“我教你一遍吧。”

    乔思点头。

    何邦维便一句一句的解析起歌词,他用的语言是异域大陆通用语,体系与中文完全不同,倒是有点类似拉丁语。

    把每一句歌词都解释了一遍,让乔思知道这到底说的什么内容,表达的什么意思,何邦维这会很是耐心,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决定教了就认真的教下去。

    来回解释了两遍,乔思把这些都录在了手机里。

    这种录音教学让何邦维心里又暗自感慨了下科技的便捷。

    乔思认真记忆思索了一会,对何邦维说道:“你给我伴奏,我唱前面的几句试试。”

    轻弹吉他,音乐在小小的卡座间回荡。

    故乡月兮难相见,君远眺兮长相叹。

    故乡月兮长相忆,君掩涕兮泪目眠。

    月有盈兮心有缺,君离故乡自周全。

    ……

    乔思的嗓音声线是微微有点沙哑,与何邦维唱的味道有点相似,似乎是代入了离乡的情感,人们所说音乐是世界共同的语言,果然如此。

    何邦维自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从别人口中听到家乡的语言,心里一呆,手上停下弹奏。

    “怎么了?”乔思从歌曲的情感中出来,不解的问道。

    何邦维没有说话,只是脸上的表情复杂。

    乔思看着他的眼神,似喜非喜,似悲非悲,心下大奇,第一次见到他这么富有感情的眼神,这首歌是有什么故事么。

    在和自己故乡不知相隔多远的世界里,突然听到熟悉的口音,何邦维的这种心情注定不能为别人所了解。

    他呆在那里,乔思也不再说话,就看着他的眼神表情变幻。

    待到回过神来,何邦维看到乔思手托下巴眼睛亮亮的盯着自己,突有一种被窥破内心的尴尬,不禁恶声恶气道:“看什么看?!”

    乔思没被吓到,笑眯眯的说道:“没有没有,什么也没看。”

    何邦维听着她滑不溜手的语气,翻了个白眼,不知为什么,他在这个女孩面前的表情总是会多些。

    他故作不耐烦的说道:“你还学不学了?”

    乔思还是笑眯眯的,歪歪脑袋,眨了下眼睛说道:“学啊学。”

    何邦维有点无奈,突然心生一计,说道:“你看你唱的第一句是这样的,其实这个语言中还有一句类似,跟我学。”随即他说了一句短音节的通用语,意思是“我是猪。”

    乔思却没立即跟着学,扭头左看看右看看,怀疑道:“真的?”

    何邦维收敛情绪,认真的说道:“真的。”

    乔思说道:“好吧,那你再说一遍,刚才没听清。”

    何邦维认真的重复了一遍。

    乔思点点头,说道:“我们接着学这首歌吧。”

    何邦维:“……”

    好吧,赶紧教完回去,何邦维心里是这样的想法。

    两人隔着桌子,又一教一学起来,时不时的何邦维会拨动琴弦帮她找找音调,毕竟是第一次接触一门语言,有些音调难以找准。间断时间,乔思问何邦维这到底是哪种语言,何邦维只是笑而不答,她也就不再追问了,歌好听就可以。

    咿咿呀呀的这样学了很久,乔思让何邦维伴奏,决定试着完整的唱一遍。

    拨动吉他,何邦维半靠在座位上,微微闭眼,聆听难得的故乡之音。

    一曲完毕,强忍心中触动,何邦维说道:“不错,就是还有点生涩。”

    乔思学这绕口的通用语有点累了,但这会心中正有兴致,乐滋滋道:“今天就学到这吧,我回头自己再琢磨琢磨。现在听姐姐给你唱首《飘摇》。”

    何邦维一愣,那天夜里北上之时她嘶吼的歌么。

    没等何邦维回答,乔思已经开口唱出。

    风停了云知道,爱走了心自然明了

    他来时躲不掉

    ……

    这次乔思没有嘶吼,只是平静绰约,直到最后一句“若不计较,就一次痛快燃烧。”

    此时,外面风雨如晦,乌云像一片巨大的剪影映照在地面上。

    咖啡馆内却是无风无雨心正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