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威武不能娶 > 第八百七十一章 温暖

第八百七十一章 温暖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长公主耐不住,寻人去请蒋仕煜。

    国公爷回来时,屋里正摆桌,长公主催着采文去拿酒,她要不醉不归。

    “怎的这般有兴致?”蒋仕煜出声问她,待见到顾云锦、寿安那微红的眼眶,他不由一怔。

    得亏屋里气氛轻松,要不然,他都要以为蒋慕渊没有存住话,把前世故事都说给长公主与寿安听了,寿安难受落泪,长公主要借酒消愁。

    长公主得意地抬了抬下巴:“我是一个有孙儿的人了。”

    蒋仕煜愣住了,直到廖嬷嬷等人齐齐与他道贺,他才醒过神来。

    安阳有孙儿了,就是他要当祖父了。

    蒋仕煜难掩激动之情,上前重重拍了拍蒋慕渊的肩膀,又冲顾云锦点了点头。

    长公主不叫顾云锦吃酒,自个儿一盏接了一盏,她心情好,吃酒也不醉,反倒埋怨蒋仕煜绷着。

    蒋仕煜只是没有把喜悦摆在脸上。

    当然,他亦有担忧。

    蒋慕渊与他说过的那些话,一直压在他心上。

    当爹爹是多么叫人手舞足蹈的事儿呀,从孩子牙牙学语到陪他习武、念书,又是多么叫人期盼。

    他想,前路未定,他一定要替蒋慕渊排除万难,让他的儿子能够心无旁骛地去养育下一代。

    那么美好的事情,他品味过,自然希望蒋慕渊也能品味到。

    安阳长公主倒也习惯了蒋仕煜在晚辈跟前扮严肃,刚好廖嬷嬷安排去顾家报喜的人回来了,她赶紧叫来问了问。

    “亲家府上欢喜得不得了。”那嬷嬷道。

    顾家那儿,上下高兴得坐不住了。

    在单氏看来,顾云锦在小时候是吃了些“苦头”的。

    亲娘走得早,小孩儿不知事,与继母没有处好,后来父亲也走了,随着不亲近的继母进了京城。

    这事论不上对错,亲生母女俩还有撕破脸当仇人的,继母、继女两个,不存在谁苛待谁,只是没有磨合好,造成大人苦、孩子心里也苦。

    后来在徐家生活,吃穿用度上是不委屈,但孩子的成长,从不是给口饭吃就养活了,真心没有换到真心,搁谁都受伤。

    好不容易与娘家相处好了,又嫁了那么出色的丈夫,三朝回门时,顾家灭顶之灾。

    这一年,顾云锦随兄嫂去过北境,回京后为破局努力,姑爷南征北讨、策马扬鞭,人家新婚夫妻两个是黏糊糊得分不开,自家云锦与姑爷的桌案上摆着地图、兵书、战报……

    现如今,当是苦尽甘来了吧。

    有了孩子,做了母亲,人生往前迈一大步。

    单氏盼着那些不好的都随之而去,等着顾云锦的都是美满幸福。

    这厢单氏喜得要去给先人们上香求福,那厢徐氏想哭又不敢哭,只握着吴氏的手,努力平复激动的心情。

    记得顾云思怀孕、傅家使人来报喜时,徐氏好生羡慕单氏,这回轮到她了,这滋味呀。

    她反反复复与吴氏说:“我头一回见着她时,她就这般高,就只有这么高,这才多久啊,都要当娘了,日子可真快,我们云锦是真的长大了呀。”

    吴氏平复着徐氏的心情,背过身去,自己也感叹万千。

    几个嫂嫂原打算着这几天登门探望顾云锦,待听了国公府的打算后,自是配合,说等日子差不多了,再来探望。

    既定下了待胎坐稳后再知会各处,此番报喜也颇为低调,外头人看来,就是宁国公府送乌太医回西林胡同、又使人往亲家送了些礼物,姻亲间寻常往来,一点儿不打眼。

    嬷嬷仔细说了状况,听得顾云锦心里暖暖的。

    待撤了桌,安阳长公主还是意犹未尽,催着顾云锦他们早些回去休息,自个儿又让人取酒。

    蒋仕煜拦不住她,也不想扫她的兴,等孩子们都走了,拿了个酒盏,陪长公主吃酒。

    长公主是个很爱说话的,尤其是饮了酒,絮絮的说了许多怀蒋慕渊时的陈年旧事,一面说,一面打趣彼时手足无措的新晋爹爹蒋仕煜。

    蒋仕煜不打断她,含着笑听着。

    两人你与我添酒,我与你满杯,一壶酒见了底。

    见长公主还要唤采文去取,蒋仕煜此时终拦了她,道:“新晋的祖母大人,醉了酒还怎么抱孙儿呀?”

    长公主大笑,心说“我还没醉、我知道还要小一年才能抱到孩子、是驸马你醉糊涂了”,却也没有再坚持。

    ——-

    顾云锦和蒋慕渊牵着手往回走。

    夜风吹来,稍有些凉意,倒不觉得冷。

    看到自个儿院子里的光亮,顾云锦把身子半靠在蒋慕渊身上,道:“还真挺神奇的,我们刚出去时还在忐忑,这会儿回来,我就已经被认定为孕妇了。”

    蒋慕渊闻言笑了。

    钟嬷嬷心里有底,等小夫妻两个进了屋子,她道:“夫人这下踏实了。”

    抚冬和念夏亦是笑盈盈的,说了好些贺喜的话,这才随着钟嬷嬷出去——小公爷定是有好多话要和夫人说,她们才不凑在跟前呢。

    事实上,蒋慕渊握着顾云锦的手,许久都没有说话。

    他自问口才不差,朝堂上据理力争,对着圣上等人夸赞顾云锦时更是滔滔不绝,在吹捧自家媳妇儿的路上,他可谓勇攀高峰,且句句真情实意,绝不是虚的。

    就是当着顾云锦的面,与她述说爱慕之心,他也从未词穷。

    可眼下,他是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一腔喜悦与满足,明明该是洋洋洒洒、一字一句向顾云锦表达的,他却不知道从何说起了。

    蒋慕渊并非毫无准备,夫妻一道和美生活,有孩子是情理之中的。

    他虽期盼,却不强求,顺其自然才好。

    没想到,这孩子这么迫不及待就出现了,而等蒋慕渊注意到的时候,他才知道,其实他内心里比这孩子还急呢。

    他心心念念那么多年的姑娘,与他结秦晋之好,与他生儿育女,这份感动,他无法化作言语。

    蒋慕渊把顾云锦抱进了怀里。

    顾云锦抬起手,回抱住蒋慕渊。

    哪怕他一个字都没有说,但他的心意,通过这温暖的怀抱,完完整整地传达到了她的心中。

    亦如她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