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威武不能娶 > 第六百七十四章 齐心协力

第六百七十四章 齐心协力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在皇太后那儿只遇上了刘婕妤,”顾云锦把当日情景都与蒋慕渊说了一遍,“我也是后来才想到,大皇子妃身体不适,是不是和席娇儿有关,大皇子要接人进府,少不得早些与大皇子妃提,而大皇子妃许是不愿意……”

    蒋慕渊点头。

    前世,大皇子妃就不喜欢孙祈那一堆屋里人,只是年纪渐长,面子上端着,蒋慕渊听说过,最初的几年,大皇子妃是闹过的,后来烦了也倦了,就不闹了。

    皇太后想要把席娇儿生的姑娘抱到大皇子妃身边,这事儿在宫里很寻常,低位宫妃的孩子若能由高品级的宫妃抚养,对孩子好处不少,即便心里舍不得,也是欢欢喜喜送去。

    只是,席娇儿哭哭啼啼不应,大皇子妃也不愿,孙祈硬着头皮回了皇太后,皇太后见此也就不提了,她老人家原也就不爱管这些“破事”。

    也就是因着那一会,蒋慕渊才知道了些孙祈府里的事情。

    “那你是如何知道席家的?”蒋慕渊又问。

    顾云锦道:“这位江少卿曾在岭北做过数年寺丞,他当时的上峰明大人,在原隆青寺卿手下做过事儿,我打听着席家是江少卿世仆,就想看看能不能通过他,向江少卿打听些北境马政,没想到还未牵上线,人家已经脱籍了,隔了阵子,姑娘还进了大皇子府,这一桩自是不好提了。”

    苑马寺职司马政,听命于兵部,内里分支细,全朝八监三十二苑,北境的设在隆青城,因而称作隆青寺,京畿亦设,京中直接说苑马寺卿、少卿的,寻常就是指的京畿的这一苑。

    蒋慕渊听顾云锦数这些关系,摇头直笑:“你这一圈绕得够远的。”

    顾云锦应得含糊:“也是收集来的线索不足,便是什么法子都想试试……”

    说完,顾云锦撇了撇嘴。

    她是不想拿话糊弄蒋慕渊,洪少卿与原隆青寺卿的关系也不是胡诌的,可到底不是她的真实目的,这一套说辞能搪塞,却不得劲儿。

    说都说了,顾云锦也只好按压下去,不再细想。

    再念着蒋慕渊对她的好,心底里的愧疚又要往外头大片大片的冒了。

    蒋慕渊把她眼底的这些情绪都看在眼中,只当她是懊恼她自个儿进展慢,没有办法直直弄明白狄人奇袭的路线。

    他扣紧了顾云锦的手指,道:“齐心协力,你在努力,家里人也都在努力。”

    顾云锦一时还真没有领会,可她心虚着,自然没有追问。

    马车入了西林胡同,顾家人在二门上迎,知道蒋卢氏过了,少不得说声“节哀顺变”。

    吴氏挽着顾云锦,道:“没有想到你们今儿会过来,蒋家那儿老太太过世,想着你们大抵是走不开。”

    顾云锦道:“小公爷回京是复命,之后还要再回北地去,时间紧。”

    一行人进屋里坐下。

    顾云宴等人的家书,蒋慕渊先前就让人送来了。

    这会儿人坐下了,蒋慕渊还是把北地的状况说了一遍。

    单氏叹道:“知道老太太他们回了故土,我的心也是放下了,辛苦小公爷了。”

    蒋慕渊敛眉,道:“不敢说辛苦,都是我的长辈。”

    单氏关心着北地重建状况,只是牵扯了守军归属,有些话就不好开口了。

    虽说蒋慕渊留在北地,其中必然有为顾家争取的心思,可话又说回来,毕竟,蒋慕渊不止是顾家女婿,他也是圣上的外甥,是朝廷的将士。

    自家若吐露了强留将军印的念头,不止是蒋慕渊在中间不好办,顾云锦也一样要左右为难。

    出嫁了的女子,最怕的就是牵扯进婆家、娘家的利益之间,即便最终结果与丈夫没有任何干系,可心里也会冒出个刺,痛是不痛的,蹭到了就不舒服。

    而夫妻之间,这种不舒服多了,渐渐就变成隔阂。

    蒋慕渊越直白的表达对顾家的归属感,单氏就越不好意思开那个口。

    何况,外头不知道,自家人最清楚,北地就是丢在顾致泽手里的,蒋慕渊替顾家把那么大的事儿都瞒下来了,顾家又怎么好再腆着脸要求这个说道那个……

    别说是女婿了,对儿子也不能这般。

    这些时日,单氏私底下与徐氏没有少商量,就怕自家言语里不留心,给姑爷添麻烦,也给姑奶奶添堵。

    只是,单氏不说,蒋慕渊有很多事情要说。

    他坐直了身子,沉声道:“我今日来,也是因为有些状况在信里不方便说,山口关一战,三舅哥当居头功,只是因为一些不得已,当日请功的折子上,对他的贡献一笔带过,并未特特宣扬。”

    山口关一战是打退北狄的大胜,边关战报抵达,京城之中欢欣鼓舞,可百姓们不可能完全掌握战报上的内容,宫里传出来的消息也有限,顾家这儿打听下来,也不甚周全。

    先前只知道,顾致沅的遗体是顾云康抢回来的,突破防御的火袭,有顾云康的参与,多余的事儿,街上传得准不准都两说。

    同去过北境,朱氏与蒋慕渊相对熟些,她性格又直,道:“小公爷说的不得已,是因为他是二叔父的儿子吧……请功越多,越是张扬,既是要瞒过去,不起眼也是好的……”

    “不是因为那桩,”蒋慕渊却摇了摇头,道,“大战之后,三舅哥跟上了撤退的狄人,潜入北狄了,我们留在北地而不是回京,也是在等他的消息。”

    一屋子的人,面面相觑,皆是震惊。

    徐氏甚至险些打翻了手中的茶盏。

    “潜入北狄?”单氏愕然不已,“他这一去,能不能活着回来都说不准的……”

    蒋慕渊颔首:“的确异常凶险,我们都劝过他,他坚持前往,他想大破狄人,想弥补回来。”

    弥补的是什么,在座的心知肚明。

    终是化作一声长叹。

    顾云映抬起眸子来,道:“三哥想找到狄人奇袭的路线?姐姐不是在画地图吗?和韦老先生一起拜访了那么多人,也有进展,三哥怎么就不等一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