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神的近身护卫 > 第一千八百五十六章 顶天立地的男人!

第一千八百五十六章 顶天立地的男人!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女神的近身护卫最新章节!

    第一千八百五十六章顶天立地的男人!

    这一定是一场男人之间的争风吃醋。

    至少站在尉迟宫那边的公子哥是这样认为的。

    谁不知道,韩可人已经与尉迟宫订婚了?就连婚期都已经提上日程。

    成人之美?

    就算尉迟宫有这个心,韩可人敢出这个轨吗?

    况且,尉迟宫这么说,明摆着就是在羞辱胡建军,连带着也展露自己的男子气概。

    只是,他这份所谓的男子气概,实在太卑劣,太幼稚了。

    令人发笑的愚蠢。

    总有那么些自以为是的男人觉得在外人面前摆弄自己的女人是一件荣耀的事情,可以彰显自己的男子汉气概。

    其实,在一个稍微三观健全点的正常人看来。这都是让人讽刺的事儿。

    虽说现如今的社会上,有许多为男人专门设计的圈套。来自于女人的圈套。但有些东西,错就是错,和立场无关,和道德有关。

    尉迟宫正在做的这件事,就是件不道德的事儿。而令人耻笑的是,他身边的那群公子哥,竟还有人正在嘲讽的发出笑声。

    真是人以类聚啊。

    萧正在一旁轻声感慨,慢悠悠的端起红酒杯,抿了一口。

    “胡建军,你不是喜欢她吗?”尉迟宫眼神冰冷道。“你不是连她的生日都还记得吗?”

    “今天来这里,你也是打算撞大运,看能不能见到韩可人。不是吗?”尉迟宫嘲讽道。“现在她就在你的面前,你要还是个男人。就做点男人该做的事儿。”

    胡建军对于尉迟宫的这番话,似乎置若罔闻。他只是心疼的望向韩可人,眼神柔情似水。

    “你过的很不开心?”胡建军声线微微发颤。

    “他这般待你,你一定很不开心?”

    胡建军重复着话语,眼神却越发冰冷起来。

    可就在他往前走出两步时,韩可人忽然用力摇头,泪如雨下道:“建军,不许多事。听姐姐的话…”

    她知道。

    自己只是尉迟宫手里的一个玩物,一个工具。

    此刻,尉迟宫也仅仅是在利用自己,激怒胡建军。

    胡建军的背景太强大了。

    强大到令人发指!

    强大到同样家世惊人的尉迟宫,也忍不住将他视作最强大的政敌。

    十年后。

    二十年后。

    三十年后!

    谁敢保证逼近五十岁的胡建军不会在胡家恐怖的资源支持下,成为尉迟宫政坛上最大的敌人?

    最顶峰的位置,永远只有一个!

    可那一个,却要牢牢霸占十年之久!

    这是一场只能赢,不能输,并要为之奋斗一辈子的战争!

    输了,或许只是退居二线。

    也有可能家破人亡!

    历史告诉这群官家子弟,在争取人人向往的权力时,所面临的,也是高压的风险。

    商场上的较量,可以在对手发迹初期或者中期进行排挤、打压。但政坛上,永远要将敌人扼杀在摇篮中!

    越高位,越残酷!

    胡建军挣扎地望向韩可人,看着她柔软的眼神,看着她梨花带雨的面颊。胡建军仿佛连心都碎了。

    他终究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年。

    他并没有完全继承长辈对大局的掌控能力。他甚至不知道该如何运用胡家的权力。

    此刻的他,只是一个热血少年,为美好的爱情而冲动,而愤怒的少年郎。

    他知道有些事儿做了,就彻底没了回头路。

    他更加知道,有些事儿不做,也许会留下一辈子的心结。

    也许——会永远走不出阴影!

    “你还在等什么?”

    这句话,却并非来自尉迟宫的挑衅。

    而是来自胡建军身后的萧正。

    萧正手里端着红酒杯,手腕微动,轻轻摇晃着杯中液体。

    他倚着一把椅子,头也不抬的说道:“小胡,还记得我刚才说过的话吗?”

    “男人嘛。年少不轻狂,等到了我这把年纪,也就没那心力了。”萧正仰头,喝光了杯中红酒。

    萧正这番话仿佛给胡建军打了一公斤鸡血,他胸膛内热血澎湃。终于打消了所有顾虑与世俗的目光。

    他一个箭步窜上去,忽然双臂环住了韩可人的雪白脖颈。

    紧接着,他狠狠地咬住了韩可人那温润甘甜的红唇。疯狂而肆无忌惮地纠缠。

    韩可人嘤地一声,身子骨瞬间软化。俏脸登时通红一片。就连那卷长的眼睫毛,也微微发颤。

    她推搡着,想从胡建军怀中挣脱出来。可常年锻炼的胡建军双臂结实,又哪里是她可以拒绝的?

    这番热吻,了却了胡建军积郁多年的心事。却又何尝不是令韩可人打破了世俗的眼光?

    是的。

    她是尉迟宫的未婚妻。

    可那并非她情愿为之。是家族的压力,是政治上的交易,是——她无力抗衡的使命所推动。

    她手无缚鸡之力,又岂敢抗拒命运的安排?

    她不敢,连老天也不会怪她!

    可胡建军不能软弱!因为他是男人!一个可以顶天立地的男人!

    有些事错了,就该男人扛!

    有些错还能改,也应该男人去改!

    胡建军勇敢地踏出了这一步,也仿佛给韩可人吃了秤砣!

    她微微抬起双臂,竟是众目睽睽之下,勇敢地拥住了胡建军的身子。

    空气中弥漫着热烈的因子,也蓄满了一点就燃的火药味!

    尉迟宫怒了!也疯了!

    他的未婚妻!竟然当众和其他男人接吻!莫说他家世不凡,受人敬仰。哪怕他仅仅是一个窝囊废一样的男人,也绝难咽下这口气!

    “胡建军!今天我不打死你,我他妈尉迟宫就不是个男人!”

    唇分,不等胡建军表态,韩可人缓缓转过身,伸开双臂拦住身后的胡建军,目光坚毅的望向尉迟宫:“你要打就打死我。”

    尉迟宫闻言,却仿佛发疯一样大笑起来。笑的青筋暴露,笑的浑身发抖。

    他抓起一个酒瓶,猛地砸在地上,朝身边那群公子哥说道:“谁他妈废他一条腿,老子和他烧黄纸结拜!”

    杀人?

    那不理智,也不现实。

    但废掉胡建军,以目前的局面而言,是最好的选择。

    一条腿?够了。

    瘸腿的男人当不了兵,瘸腿的男人当不了官,起码当不了大官。

    瘸腿的男人,也永远成为不了上新闻联播的那个男人。

    一条腿。

    尉迟宫足以废掉胡建军的全部人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