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宝 > 第221章 逼宫夺权,步步惊心!

第221章 逼宫夺权,步步惊心!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仙宝最新章节!

    ps:十票,只有十票之差,就能够登上分类前十,还请大家支持一下,求月票啊,拜托了。

    “不用解释了……”

    二狼打断了罗守善,冷笑道:“我看呀,你分明是纯粹欺骗大家,一心保住你大排头的位置,根本不顾大家的死活。”

    “你血口喷人。”罗守善怒了,如果他真的只顾自己,何必冒那大的风险,去金陵搅动满城风雨,差点把自己也栽进去。

    “被我说中了心事,恼羞成怒了吧。”

    二狼哼声道:“罗老大,你这个人,我早看清楚了,天生自私自利,当年为了大排头的位置,连视你为手足的义兄弟,都能够出卖。现在出卖大家的利益,又算得了什么事。”

    “二狼,我知道你还在为你爹当年之死,一直记恨于我,觉得是我害死了他。”

    罗守善沉声道:“不过我还是要再说一遍,你爹的死绝对是意外,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我可以发誓……”

    “够了。”二狼一吼,眼睛赤红如血,厉声道:“当年,大排头的位置,本来是我爹的。但是才公选确定下来,他就死得不明不白。而且头七没过,你就坐上了大排头的位置,要说其中没有猫腻,谁信?”

    “我说过了,你爹他是……”罗守善才想解释。

    就在这时,一个老人打断道:“好了,这个话题,到此为止,不要岔开话题了,我们言归正传。阿罗,你说要去金陵,请人回来解决麻烦。我们相信你了,让你去请人。”

    “可是现在,人呢?”老人问道:“陈家的公子呢?去哪里了?”

    “这个……”罗守善迟疑:“他…他…他晚些会到,就快来了。”

    一个老人眼中精光一闪,直接逮住了罗守善的话柄。指着祁象道:“也就是说,他真的不是陈家二少啰?”

    罗守善懵了下,却也只得无声默认。毕竟他安排了那么多人手去机场接送。人多嘴杂的,他也不敢保证,一个个人都是他的心腹,不会泄密。

    刚才人多。他可以不认账。可是对于这些老人,或是敬重,或是顾虑,他也不好撒谎。

    “阿罗,这样就是你的错了。”

    又有老人走了出来,指责道:“就算你请不回陈家二少。也不应该骗人啊。要知道许多人都在等陈二少救急。视陈二少为救命的稻草。”

    “你给了他们希望,如果让他们知道,陈二少是假的,恐怕会恨你入骨。”

    那个老人叹声道:“希望落空,就会化为绝望,很可怕的。”

    “阿叔,陈少不是不来,他只是晚点到。”

    罗守善解释道:“你出去问下其他人就知道了,陈少和这位兄弟。一起过来的,只不过途中……遇到了一些意外。陈少就暂时离开,晚上或明天,肯定过来。”

    “罗守善,你不要狡辩了。”

    二狼哼哧道:“谁能够证明,你请回来的那个人,就一定是陈家公子。或许也是个冒牌货,所以才中途溜走,不敢过来。”

    “我说的是实话。”罗守善有些红脸,粗声粗气。

    “你说是就是呀。”二狼冷笑道:“你当自己是皇帝。金口玉言,出口成宪?不管说了什么话,都不允许别人反驳?”

    “我没有这样想过……”罗守善沉声道:“况且,陈少的身份,也很容易确定。等他人到了,真相自然大白……”

    “阿罗,你的话,我们本来应该信的……”

    一个老人轻叹道:“只不过,最近……帮里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几个长老,莫名其妙的染病卧床,还有一些兄弟,更是意外身亡,你又不愿意解释清楚其中的原因,含糊其辞的,搞得大家人心惶惶……”

    “阿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罗守善有所察觉,脸色慢慢的阴沉了下来。

    “也没别的意思,只不过我们排帮传承了千年,从来不搞一堂言。不管有什么话,大家都是敞亮的说,商量着办。”

    那个老头摸了摸秃了半边的头顶,一脸无奈的表情:“可是你这个大排头,事事隐瞒着大家,这样不好,所以大伙觉得……”

    “觉得怎么样?”罗守善表情阴冷,看似很平静,其实犹如快要爆发的火山,一点就炸。

    “觉得你应该退位让贤了。”

    二狼不客气道:“你这个大排头,不得人心,又不能服众,还好意思尸位素餐?如果你识趣的话,就主动一些,免得自己难堪。”

    “原来……你们是逼宫来了。”罗守善道,拳头一捏,指节咔嚓作响。

    “阿罗,话不能这样说。”

    一个老人摇头,苦口婆心道:“其实你这个大排头,做的也挺好,大家看在眼中,也记在了心里,不会忘记你的功绩。”

    “只是……最近帮里事多,你太劳累了。以前还有几个长老帮你,现在几个长老生了病,卧床不起,我们多少也要帮你分担一下,不能让你累坏了。”

    那人义正辞严道:“你是大排头,帮里还要你来主持大局呢。你平时只需要把握大方向,拿大主意即可,剩下的些许琐碎小事,就交给我们处理就行。”

    所谓人老成精,就是这样了。

    能够把争权夺利说得这样冠冕堂皇,也算是一种本事。

    罗守善怒极反笑:“哈哈,哈哈,这样说来,我还要谢谢你们啦。”

    “这倒不用,都是一家人,说什么谢。”那人和颜悦色道,仿佛真心在为罗守善考虑。

    “厚颜无耻。”罗守善逐字骂道。

    “你怎么骂人……”

    几个老人脸色变了,很不高兴的样子。

    “阿叔,和他废话干嘛。”

    与此同时,二狼兴奋的舔了舔嘴角,摩拳擦掌道:“舍得一身剐,能把皇帝拉下马。他做了二十多年的大排头,也享受够了,该换别人上位了。”

    说话之间,二狼箭步上前,伸手逼迫道:“把橹杖交出来。”

    橹,一种古代发明的仿生鱼尾,安装在船尾,左右摆动可使舟船像鱼儿摆尾那样前进。橹杖,在排帮相当于大排头的信物,权利的象征。

    二狼索要橹杖,与古代楚王问鼎一样,野心昭然若揭。

    “轰!”

    倏地,罗守善猛然一捶,身边的坚硬木案,顿时四分五裂,化成一块块碎片。他一米九的身材,十分的魁梧,一挺直腰板,就好像一尊铁塔。

    此时此刻,罗守善卸下了面对陈别雪、祁象时候的低三下四、委曲求全,整个人就好像出了鞘的兵器,锋芒毕露。

    他身体一动,上身的衣服,忽然被撑裂了,露出了棱角分明,十分雄壮的肌肉。

    “橹杖就在这里,你们有本事,就自己来拿。”

    罗守善指着胸口,他的脖颈上悬挂了一根项链,链底就是一件十分精致,散发出金黄色光亮的微型小橹。

    毫无疑问,这东西就是排帮至高无上的橹杖,代表权势的信物。一时之间,一帮老人的眼中,不时浮闪贪婪之色,但是却没人敢轻举妄动。

    因为他们心里很清楚,罗守善能够坐上大排头的位置,不仅是他有几个长老的支持,更是由于他本身的实力。

    二十多年前,罗守善就是帮里有数的高手之一,能打敢拼,立下不少汗马功劳,所以才得到了几个长老的青睐,坐稳了大排头的位置。

    现在二十多年过去,不知道罗守善的实力,到底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

    几个老人以眼神交流,目光不断的闪烁。

    相比之下,二狼就直接多了,残忍兴奋的一笑,直接伸手一抓,也把上身的衣服撕开,露出了不逊色于罗守善的肌腱。

    两个人的体型相似,而且身上都遍布了横七竖八,十分狰狞的伤疤。只不过,罗守善身上的疤痕比较淡,二狼身上的疤痕却很新。

    两人站在一起,仿佛新老狼王之争,气势汹汹,风云际会。

    “你知不知道,为了今天,我等了多久?”二狼拧动脖子,全身的筋骨,在咔咔响动,一股森然的气势,慢慢地在他身上酝酿,迸发。

    如果说,二狼身上的气息,那是勇猛精进,势如风火,充满了侵略性。

    那么罗守善,则是占一个稳字,稳如磐石,八风不动。不管风有多高,浪有多湍急,他就稳稳站着不动,仿佛一尊铁塔,永固山河。

    “……真不走运啊。”

    见此情形,祁象干脆站了起来,走到了客厅一角,免得一会儿打起来,遭受池鱼之殃。他也挺无奈的,从抵达湘西到现在,这事儿真是一波接着一波,先是伏击,再到逼宫内乱,幕后黑手的算计,一环扣着一环,步步惊心,都没得消停,麻烦。

    “眼看就要打起来了,那几个暗中随行的,是不是该现身了?”

    祁象左顾右盼,却没有发现葛抱等人的踪影。

    “二狼……”

    此时,罗守善冷声道:“我也知道,你忍了很久。不过,过了今天,你不用再忍了,我会亲手结束你的痛苦。”

    “杀!”

    罗守善暴喝一声,魁梧的身躯竟然比鸽子还要灵巧,一个闪身就来到了二狼身前,粗壮的胳膊一挥,直接搅动了空中的气息旋转,形成了一股可怕的漩涡气浪。

    二狼不惊反喜,脸上涌现激动的红潮,口中发出像狼一样的呜啸声,随之扑了出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