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限武尊 > 第九百一十三章 发现

第九百一十三章 发现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极限武尊最新章节!

    陆凡的手指猛然抖了一下。

    沉吟片刻,方才回道:“诅咒。沒可能吧。一块石碑能诅咒什么。就算真的有,难道天下如此多的高手,都是白痴吗。沒有人能看出來。”

    叶南天显然也无法回答这个问題。

    摇头道:“我说了,这也只是我的感觉而已。你的问題,我无法解释。”

    陆凡转头看向叶南天的眼睛道:“那你的感觉,可曾有过错误。

    叶南天嘴角升起笑容,淡然回道:“从未出错。”

    陆凡十指交叉,开始静静思索起來。

    叶南天与虞妹见陆凡不再说话了,两人也安静的坐在了一边。

    虞妹不断翻看着四周的东西,不时的发出惊叹声來。

    叶南天的目光也在陆凡身上打量,他实在看不出來陆凡到底是干什么的。

    他唯一能感觉到的,就是陆凡身上有股无比强烈的气息。

    忽的,叶南天感觉到四周的一切都化作黑气。无边的黑暗从四面八方涌出,迅速将他吞噬。

    唯有他面前的这个夜影,仿佛一盏明灯,长亮于黑夜。

    叶南天忽的全身又抖了一下。这一次,他就像是刚刚从水里捞起來一样,满身都被自己的冷汗浸透。

    喘着粗气,叶南天目光带上了几分惊恐。

    他第一次有如此感觉。清晰的就如同画卷在他的脑海中展开。

    陆凡看出了叶南天的不对劲,出声问道:“怎么了。”

    叶南天连连摇头,道:“沒什么,我们要走了。”

    说完,叶南天直接一把将虞妹拉起,毫不犹豫转身就走。

    陆凡皱眉道:”叶兄,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南天沒有回答,直接快步消失在陆凡的视线之中。

    陆凡眉头拧紧,喃喃道:“真是个怪人。”

    外面,叶南天直接拽着虞妹出了拍卖场。

    虞妹不解的道:“南天哥,你怎么了。我们不买东西了吗。”

    叶南天闭上眼睛,回想着刚刚看到的画面。

    咬着牙,叶南天道:“虞妹,我们千万不要再靠近这个夜影。”

    虞妹挑眉道:“不会是你又看到了什么吧。”

    叶南天点头道:“沒错。我看到了无尽的黑暗,还有光明。总之不能靠近他,这家伙绝对是个大麻烦。”

    虞妹看着他道:“你说你,装就装吧,还装个沒完了。就是不想给我买东西是不是。”

    叶南天大声道:“这怎么能是装呢。我们明天再來。”

    虞妹叹息一声,无奈的点了点头,快步往外走去。

    就在此时,门口处,一群人说说笑笑的走了进來。

    “大师兄,你钱带够了沒有啊。别等下一件东西都买不起,那才是丢人丢大发了。”

    “放心,你大师兄我这点积蓄还是有的。倒是你,韩枫师弟,你带钱了吗。你老爹出门的时候,给你零碎了吗。”

    “哦,别提我的伤心事好不好。该死的老爹,一点零碎都不给我啊,我真怀疑我是不是亲生的。楚行师兄,楚天师兄,灵瑶师妹 要不你们借我点吧。咋说我也要买点土特产回去啊,这要是空手來再空手回,还不得让水千柔她们笑死了。”

    “不借,”

    “沒有,”

    “韩枫师兄,你还是自己想办法吧,”

    一群人与叶南天擦肩而过。

    而此时,叶南天又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全身又是一抖。

    虞妹看到叶南天的动静,鄙夷的道:“又感觉到什么了。”

    叶南天转头看向韩枫等人,道:“怪事。真是邪门了,”

    话音刚落,又是一名男子从马车上下來,缓步在叶南天身边站定。

    “拍卖场,我喜欢,很有趣啊,”

    叶南天听到这声音,不由自主的又向这男子看了一眼。

    霎时间,叶南天连退几步,面色惨白,身躯颤抖不止。

    虞妹实在是看不下了,直接一巴掌拍在叶南天的脑门上道:“还有完沒完了。你抽风就直说,”

    叶南天哆嗦着嘴唇目送这男子走进拍卖场内。须臾,叶南天拽住虞妹道:“我懒得跟你说了,走,走,走,先吃饭去,”

    言毕,叶南天拽着虞妹离去。

    在他们离开之后,几名鬼鬼祟祟的炼气士跟着韩枫等人进入了拍卖场中。

    而在这些炼气士的后面,还有十几名样貌猥琐的男子鱼贯而入。

    。。。。。。

    于此同时,另外一边。

    黑莲大殿之中,素曼长老把玩着手中的堂主令,面容平静,眼带微光。

    忽的,一道道光幕在黑莲大殿中出现。

    赫然是其他几位长老的身影。

    素曼长老将手中令牌缓缓扔出道:“诸位长老,十五堂夜影,擅杀吕维。我已经解除了他的堂主之位。大家说说,这个人该怎么处理。”

    几位长老的目光投过光幕,看着那缓缓飘动的堂主令。

    虬须长老道:“如此不把长老的命令放在眼里,该罚,”

    半面长老道:“目中无人,狂妄自大,好惹事端,该逐,”

    蛇杖长老道:“关键时刻,不顾大局,行事偏激,该禁,”

    其他长老纷纷点头,素曼长老忽的笑道:“罚,逐,禁。嗯,这些用在他身上都不为过。但他还要完成任务啊。”

    虬须长老大声道:“那就让他先完成任务。”

    半面长老也大声道:“如果再有差池,便杀,”

    素曼长老道:“那就再容他一段时间。这堂主,让他继续暂代。”

    几位长老默然不语。

    须臾,一名紫衣长老道:“素曼长老。他是你推举的人,一切便由你做主吧。只是如果他坏了大事,也由你自己处理,”

    素曼长老微微点头,光幕便一个个消失无踪。

    素曼长老见他们全部默认,微微一笑,将令牌又招回手中。

    一阵轻笑,素曼长老喃喃道:“真不知保你这个小子,是不是件正确的决定。我有种预感,你要么毁了我的十年的努力,要么彻底帮我完成梦想。”

    素曼长老说着手指伸出,轻轻在堂主令上一弹。

    一阵轻吟声响起,回荡于整个大殿之中。

    此时,令牌之中,一道道光幕出现,赫然是陆凡怒杀张月涵的场面。

    沒有声音,素曼长老静静的看着。

    忽的,素曼张老看到张月涵的珠子掉落出來时,瞳孔放大,一脸的不敢置信。

    “这珠子是。。。。。。”

    素曼长老愣在了原地,她似乎是发现了某个不得了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