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鬼舔头 > 第三百三十八章 大腾师

第三百三十八章 大腾师

作者:梦的赞美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鬼舔头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在民国时期,关于倒斗界有这样一句话,说的是“北有寻龙弓,长贯九溟幽。南有绕梁音,力分五帝岳。”

    这里面其实说的是两大摸金世家和他们的绝活。其中前面两句中的寻龙弓指的就是东北的张家。张家以寻龙秘术立足摸金世家第一位,甚至可以直达九幽之地。

    而后面两句种的绕梁音,其实这个音字分解开来就是立和日,立又通力,日代表吕,说的就是卸岭吕家的二太爷,吕绕梁。

    有传言说吕家二太爷找到过五帝之墓,并且成功分了山甲,沿神树一直下到九幽深处,跪拜后未取一物而还的传说。

    这样的传言不知道是怎么流传出来的,现在来说事情已经变成了传说,但是在当时,竟然没有任何一个摸金世家站出来质疑。

    这种不取一物而世人尽信之人,其强大的实力和崇高的江湖信誉无论在当时或是现在,都是不可能被复制的。

    吕二太爷这四个字,也成了所有摸金人心中的神话。

    我小的时候,也听说过关于吕二太爷的事情,都是从我爷爷那里听来的。我的爷爷可以说是极其自负的一个人,有着属于老一辈人自己独有的骄傲,但是就像我爷爷这样的人,提起一个同龄人,居然还能产生敬畏,那这个人一定很了不起。

    “你们可不要小瞧这座君侯墓,虽然古滇国在历史上只存在了五百多年,但是这位君侯在其国史上的分量可不轻。”

    “虽然只是一位君侯,但是据历史上记载这位君侯的名字叫做貅黎是一位少有的女性君侯。而且,她活着的时候,一共侍奉过五位滇王,其岁数应该超过了两百多岁。”吕糯糯看着我们两个说道。

    听完这位君侯的身份,我和田小七都咋舌不已,我忍不住问道:“这么厉害?那不就是神仙吗?”

    吕糯糯点点头:“就是神仙,据说这位叫做貅黎的大腾师,无论走到哪里,身上都会有一道五色云霞散布在周身三米之内,凡是未经貅黎大腾师的允许擅自接近者,都会被护体神光所伤。”

    “什么五色云霞,不就是瘴母吗?不过这个女人真有两下子,居然能够侍奉五代滇王国君,你们说她到底怎么侍奉?”田小七说着,露出了一个暧昧的表情。

    “就是你想的那样!据说这位大腾师驻颜有术,样貌极其美丽,并且掌管了整个滇国的神权,她精通长生之术,代替女神侍奉滇国皇帝,连续为五代皇帝修建能够复活的神墓,因此大量消耗了滇国实力,最后导致灭国。”

    我和田小七听得一愣一愣的,简直目瞪口呆。这女的竟然这么厉害,跟她一比,什么妲己褒姒简直连提鞋都不配。

    “据我爷爷说,古滇国的那处遗址,藏在大山深处的瘴气之中。那里的瘴气十分霸道厉害,并且在谷中还有极为罕见的瘴母。这种瘴母十分少见,若是近距离遇到,几乎十死无生。”

    “我爷爷遇到的瘴母就是这一种,初起的时候,这种瘴气多藏在灌木之中,能够发出灿烂的金光,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就会从半空中掉出来,从弹丸大小的一下爆裂开来,非虹非霞,五色遍野,十分壮丽。”

    “她那处安葬她的山谷,瘴气常年凝而不散,似乎拱卫着她的大墓不让人打扰她的安眠一样。”

    我听的玄乎其玄,感觉吕糯糯的言辞之间有艺术加工的成分,就问吕糯糯“这是不是太夸张了,瘴气还能这么厉害?”

    田小七插话道:“嘿,九爷!二小姐说的可没有半点虚言,她说的这种瘴气我也知道,在西双版纳的傣族自治区里,这种瘴气有时能在山中眺望相见,据说这种瘴母只有两种气味,要么香气逼人,要么就是恶臭扑鼻,人只要吸入一点,立刻就病。”

    “当地人知道这种东西的厉害,夏天上山采药,就算汗如雨下也是不敢解开衣裳,当风取凉的。原因就是害怕这种瘴气。”

    吕糯糯继续说道:“当时条件简陋,根本没有氧气瓶防毒面罩之类的东西,这个地方对于当地人更是谈之色变的地方。”

    我听了不禁暗自咋舌,整个山谷都是瘴气,放在几十年前没有防毒面具的时代,确实十分棘手,在这样的地方建造墓地,这位滇国君侯确实了得。

    田小七一直在这些地方活动,所以比我更加了解瘴气的厉害,赞叹的说道:“要不然怎么说二太爷是二太爷呢!瘴气的厉害不在于不能吸入,有些瘴气,根本就是连碰都不能碰!”

    我有点疑惑,就问田小七:“这瘴气就这么厉害?难不成还能销魂蚀骨不成!”

    田小七听了我这话,居然理所当然的点点头:“可不就这么厉害吗?什么是瘴气?所谓的瘴气可未必是气,有的瘴气,实际是大量的微小生物颗粒聚集在一起的产物。这些东西非常不挑食,不管是什么,只要它们能接触到的,那就都是食物,你说厉害不厉害?”

    “在西双版纳,有一种瘴气现在已经基本绝了,这种瘴气一旦吸入一丁点,就能从你体内往外烂,死了的人通常内脏全无,外表没什么大碍,但是肝肺全都没了,抛开一看,整个人就剩一个空壳子了,里头都被掏空了。”

    我听田小七说的邪性,鸡皮疙瘩起了一片一片的。“既然这些瘴气这么厉害,那二太爷又是怎么进到这滇国君侯的古墓里面的呢?”

    吕糯糯看我对瘴气了解的差不多了,这才开始继续讲:“当时我爷爷在彻底了解了整个山谷的结构以后,找准了一个地方,两个人日夜轮着挖,用了整整一百四十多天时间,将地道直接打进了君侯的墓中!”

    我和田小七听了吕糯糯的话,无不感觉敬佩不已,什么叫做分金定穴,这位吕家老爷能从十几里外单凭山谷回环变化,就能判断出来墓在哪里,就凭这一手,吕家二太爷之耐力以及倒斗的决心就远非我等之辈可以比拟的。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