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黑二郎神 > 059、冷酷

059、冷酷

作者:二次方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暗黑二郎神最新章节!

    日升日落,天黑到黎明,这场战斗杀了一天一夜,所有人都杀红了眼,也精疲力竭到了极限。烽火狼烟,处处遍地,鲜血弥漫在偌大的青阳县城内,到处都是残留的血迹,半裸的尸体残块,还有死不瞑目的尸体,其中最主要的战场则是在灌江口。

    至此,青阳县这个在偌大府郡中最繁华的港口重镇终于爆发出来它一直隐藏的底蕴,经过了上百年的经济运作,财富便代表着巨大的战斗力,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高手层出不穷,一个个杀入了战场。

    每个家族每个势力每个帮派中都掌握着自己的杀手锏,而这些杀手锏在这激烈的战场中终于爆发出来巨大的威力,给那些气势汹汹如潮水般席卷而来的妖魔狂潮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双方在僵持中,血战中,没有一个人敢有丝毫的停歇,如果歇下来便是死亡的命运。

    如潮水一般席卷而来的黑暗妖魔的数量渐渐少了,在灌江口乃至于青阳县众多官兵以及其他势力的竭力扑杀之下,一个个妖魔一个个黑暗生灵的性命被收割,越来越少,但还是有诸多的妖魔向四面八方奔袭。

    这些妖魔生灵它们天生体力强大,实力雄厚,即便是众人形成拉网的态势也不可能全部排查,所以妖魔鬼怪四散而逃,不时有无辜的人员受到重创或者死亡,接着就有实力强大的武者赶去将其扑杀剿灭。

    而在灌江口的港口则是重中之重,也是战场杀戮最盛的地方,冲天的血光早已经不能够阻拦,到处都弥漫着浓重的血腥气息,众多官兵的尸首有的残缺不全,上面带着巨大的牙印,像是被什么凶猛的野兽撕扯下来,还有更多的则是那些黑暗生物的尸体,一个个被利刃穿刺,刀斧痕迹加深,被砍成稀巴烂。

    在这场战争中没有胜利者,有的只是无尽的悲哀与苍凉,是众多生命逝去的最凄惨的一日,但是终究是人类取得了胜利的曙光,灌江口总兵赵云摩忍不住发出一声怒吼,此时此刻,他身边就只有数百名官兵还在跟着,他一身血腥斑驳,血迹有自己的也有那些黑暗生物的,原本坚固坚硬的铁甲已经被撕裂,身上最少有六七道巨大的伤痕,鲜血将他铁甲里面的衣服都染红了,他的身体已经到达了极限,但是他仍旧在战斗。

    死战不退,只有这样才能对得起他的职责,才能对得起杨镇大人生前的教诲,不过眼前灌江口的战斗只不过是受到了赤水凶横道异变的一丝稍微小点的涟漪,无非是受到了波及,真正的大战一般都发生在其它巨大的城市,像是青阳县这样的小地方,其实只能算是池鱼之殃,但即便是如此也已经让灌江口青阳县的人们付出了巨大惨痛的代价。

    “快要结束了么?”赵云摩看着前方已经渐渐变淡的黑色浓雾,忍不住口中轻轻的呢喃了一声。

    他知道按照以往的惯例,这些黑暗生物是在每一次黑暗凶横道发生异变,巨大无形的力量贯通现实空间,双方接壤才能够将其中的黑暗生灵和妖魔输送进来。

    而一旦当这些黑色的浓雾开始消散,就代表着此次黑暗凶横道的力量已经开始不稳定了,开始逐渐减弱,直到彻底消失,而其所造成的余波就是再无后来潮涌一般的黑暗妖物,而这战场上残余的妖魔就只能在人类的捕杀之中逐渐的死亡,要么就只能靠四散奔逃,投入更远处的深山密林,成为潜伏在人世间的妖物鬼物。

    对于这些黑暗凶横道中的生灵来说,人世间才是它们的天堂,黑暗凶横道那是一个无法无天的世界,是黑暗中最残酷的修罗场,里面物竞天择,残酷生存,所有的黑暗生灵自诞生后便在激烈的搏杀中存活,竞争十分残酷,无数妖魔诞生,然后无数妖魔死亡。

    而人间却是它们的狩猎场,只要不遇到强大的武者,就很难有人可以将它们击杀,这也是世间众多武林宗门宗派最先集合建立的原因,就是人们演化出各种武学,为了抵御妖魔凶狠的攻击而逐渐的抱团取暖,渐渐形成了一方一方的势力,甚至是连朝廷都要尊重的巨大宗门。

    “黑暗凶横道已经不稳定了,快要结束了,不过在此之前,还要抵抗住最后一次波澜,兄弟们加油。”赵云摩仰天怒吼一声,举起已经血迹斑斑的双手重剑,狠狠的劈飞一头黑色的猎豹一般的生物,又把手中的大剑狠狠的插入一头惨白僵尸一样的怪物的胸膛,将它一劈为二。

    可是他的身上又多了两个巨大的伤口,但他却丝毫不觉得,鲜血流淌,沾染在他双手重剑之上,幸好不是什么致命伤,他还有再战的能力,只是手中那把百炼精铁打造的双手重剑上面已经有十几道豁口,这把跟随了他十几年的顺手兵器恐怕此次事件中将要完全报废。

    而听到赵云摩的怒吼之声,剩余的朝廷官兵眼看到眼前黑色浓雾减弱的征兆,他们也都一个个忍不住精神一振,原本数千名的朝廷官兵此时此刻也只剩下不到一半,损失惨重,但是他们还在拼命,还在拼搏,为的就是心中的信念,为的就是自己身为军人的职责,守卫一方水土,保卫家园和父老。

    只要再成功撑过最后一轮妖魔狂潮席卷,黑暗凶横道彻底溃散,他们就算是取得了最终的胜利,剩余的妖魔虽然分散在青阳县的各处方向,但早已经就如同漏网之鱼,不足为虑,最后的结果终归是被人们绞杀或者会被赶到人迹罕至的荒山老林。

    此时此刻,鲜血还在流淌,战斗还在继续,不断有人死亡,不断有新鲜的生命逝去,残酷的争斗进入到最终的白热化阶段,也是最血腥最暴力的时刻。

    而与此同时,在青阳县最高的塔楼之中,梅山邬家的家主邬若海还站在那里,他面色冷酷,带着冰冷的意味,双眼冷漠的注视着下方灌江口的战斗,俯视着整个青阳县处处惨绝人寰的场景,身形却如立柱一般稳稳的站在那里,一动未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