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黑二郎神 > 010、他日之后

010、他日之后

作者:二次方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暗黑二郎神最新章节!

    “你敢杀害朝廷命官?”这时候,林晨看着对面的邬若海,声音低沉,愤怒的说道。

    “朝廷有朝廷的法度,江湖有江湖的规矩。”

    邬若海冷笑了一声,缓缓收回掌中的‘流明剑’,开口道:“世家仇怨,本就通过武斗来解决,这是千百年来留下来的规矩,在这青阳县我梅山邬家与灌江口杨氏的争斗已达百年,各有损伤罢了,这一次只不过是他杨氏运气不好罢了,如果连江湖仇怨都要治我的罪,那才是天大的笑话!”

    “你……”林晨愤怒无比,却不知如何开口,显然这邬若海此次来势汹汹,必定是做好了准备,又岂能没有防备。

    “算了,不要再与他争执了,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我灌江口杨氏与梅山邬家百年恩怨,来来往往,纷繁复杂,又岂能片刻时间说得清楚,让他离开吧!”杨镇胸口的鲜血不断冒出,几乎将白色的胸襟染红,气喘吁吁,脸色苍白如纸,已然没有了气力。

    “既然如此,那就甚好,免得我再出手杀戮,那到时可就赖不到我了。”

    邬若海冷笑,并没有在意杨镇的伤势,反而是抬起头,看着高高在上的牌坊,更准确来说,是在看那牌坊上悬挂着的那面‘崆峒真传’的匾额,道:“看来从今日起,这面崆峒真传的匾额就要属于我梅山邬家了,而我们青阳县杨家与邬家的百年恩怨从此之后,也要画上一个句点了。”

    “来人,匾额给我摘下。”邬若海冷喝一声。

    “是!”就听到他身后梅山弟子的徒子徒孙齐齐发出暴喝,立刻行动起来,搬来梯子,一阵手忙脚乱的摘下匾额。

    而属于灌江口杨家的众人,一个个面露怒色,手掌青筋暴露,纷纷按上掌中兵器的手柄上,气氛一度紧张,眼看一场血战就要在所难免,便在这时候就听到一声虚弱的沉声道:“你们不是他们的对手,放他们走!”

    是杨镇发话了,此刻他正躺在赵云摩的怀里,脸色蜡黄如纸,豆大的汗珠遍布额头,气息虚弱,已然快要发不出话来。

    “还算你识趣,否则今日我定要大开杀戒了。”邬若海冷笑一声,身后那些弟子已经把青阳牌坊上的匾额摘下来了,故意抬着很高,让他们看见,脸上一个个露出冷笑。

    “十年前也是切磋,就在这青阳牌坊下,我夫君虽然胜你,但也从未想过要你性命,而且杨、邬两家恩怨百年,虽多有冲突,但从未取人性命,这是两家老祖宗留下的遗言铁律。”一个悲戚的声音响起,看到杨镇越来越虚弱的气息,满身是血的样子,杨氏一个妇道人家却站了起来,质问邬若海。

    “哈哈。”

    邬若海却冷笑了起来,“时也易也,时间不同了,所做的选择就自然不同,至于两家老祖宗的遗言,早已经过时,都是陈年旧闻,我为何要遵守?真是妇道人家,不足以为谋也。”

    他冷冷的看了过来,扫视了杨家众人一眼,道:“胜者为王,成王败寇,有什么道理好讲?今日我取走这‘崆峒真传’的匾额,日后若是你们有能力,自然大可找我报仇。”

    邬若海环顾了一圈四周,突然看到了杨戬,冷笑道:“何况,你们杨家不是还留有一个小子吗?就是不知道堪不堪造就,哈哈,如果想找我报仇的话,我在梅山邬家随时恭候。”说罢,他再次长笑一声,转身就要离开。

    “十五年,十五年内,他日我一定会去找你。”便在这时他的脚步一顿,身后传来一个清脆但却淡漠的声音,杨戬看着他的背影,冷漠的说道。

    “哈哈哈。”

    邬若海大声冷笑一声,头也没回就走了,“十五年,十五年就想要超越自己?看这小子年龄也不过五六岁,不要说是十五年后,就算是二十年后也不过才二十五六岁。自己和他爹这一身九重天的实力,哪一个不是从微末时候崛起,一步一个脚印,苦苦熬炼了几十年,才走到了如今这个地步,十五年就想要超过自己,这小子莫不是疯了吧?他以为他是谁?”

    邬若海毫不在意,大步流星,心中冷笑,如果不是今日已经借机铲除了杨镇,自己岂会轻易收手?可惜了还留着后患,虽然自己并不在乎,但苍蝇多了也很烦人。

    不过,杨镇毕竟是灌江口总兵,是朝廷命官,而且还是至关重要的地方边防防御妖魔肆虐的军队中人,而且杨家是百年世家,在青阳县经营已久,势力盘根错杂,拥趸和交情极多,如果今日真出手大开杀戒,恐怕会犯了众怒。

    自己趁机杀了杨镇还可以以杨、邬两家百年恩怨争斗之事说事,就算是闹到朝廷那边,谅他们也奈何不得自己,但如果下手太大,再斩草除根,反而会麻烦太多,毕竟商国朝廷的法度威严还是要遵守的,不是说笑着玩的。

    “不过就算是给他们机会,这杨镇一死,杨家衰落已成定局,小小孤儿寡母又在乎什么?”邬若海冷笑,看来之后这灌江口的河运利益需要好好谋划谋划了,他心中想着,世过多百年,杨、邬两家说是两家老祖宗的意气之争的延续,倒不如说是这青阳县瓜分的利益之争,你进我退,容不得半点纰漏。

    他大步流星走去,身后跟着一众梅山弟子,还有那一面刚刚从青阳牌坊上摘下来的匾额。

    “戬儿,你过来,我有话要对你说。”这时候身后传来杨镇虚弱的声音。

    杨戬转过身来,半跪到杨镇的面前,此刻他已经面容如金箔,气若游戏,身上衣衫上浸染的血污都已经干涸,变成了一块块的,但他还是很努力的看着他,右手用力的抓住杨戬的胳膊,努力的开口道:“不要向邬家报仇,邬若海身负玄器,而且分明已然炼化,除非是宗师,否则你绝不是他的对手。但是宗师,实在是太难了……”话音说到这里,他叹息了一声,声音中都带着深深的寂寥。

    他苍白的面容转向一边正温柔看着他的杨氏,看着那张跟随了自己二十多年的端庄秀丽脸颊,岁月没有在她脸上留下太多伤痕,杨镇努力的伸出手,想要抓紧她,试图触碰到她的脸颊,但是终于在接触到的一瞬间戛然而止,无力的垂下。

    “好想,好想再和你……”杨镇嘴里发出最后一声叹息,最终还是无奈的闭上了满是血污的眼睛,身边传来了一阵阵压抑低沉的啜泣声。

    杨戬的眼睛睁大,正在这时候身边传来了小侍女汝儿和其他侍女凄厉的声音:“夫人,夫人,夫人你怎么了?”

    杨戬猛然回头,正好看到杨氏手握住不知从哪里得来的一把匕首,扎入了自己的心脏中,她看着杨戬的目光中满是慈爱、不舍和担忧,无声的张开嘴巴:“为娘不能保护你了,照顾好你妹妹。”

    她努力的爬到了自己夫君满是血污的身上,垂下臻首,再也没醒来。

    “夫人,夫人……“耳边传来众人悲痛的呼唤。

    “啊!”杨戬瞳孔陡然睁大,在这一刻只觉得脑海中结成的那136枚印契突然混成一团,精神力惊涛骇浪一般震动起来,一股剧痛从大脑深处传来,眼前一黑,就再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了,临睡去之前,他只记得耳边依稀传出来无数声叫自己名字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