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黑二郎神 > 009、血!

009、血!

作者:二次方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暗黑二郎神最新章节!

    就这样过了不到片刻的功夫,突然轰隆一声,空气撕开,白色的雾气直接被撕开了一条巨大的口子,一道人影骤然闪现,落到了十米开外,却是一身黑衣的邬家家主邬若海。

    只见他此刻面色并不好看,衣服凌乱,那条纹着青色龙尾的手臂上鲜血淋漓,一道深达几厘米的刀口正在往外豁然流淌着鲜血,几乎染红了半边袖子。

    但是他却毫不在意,只是目光冷然,脸色有些难看的看着对面,显然刚才的争斗,并没有取得他所满意的战果,最起码以他实力大进,九重天大圆满之境,并没有取得像一开始他所想象中的那种碾压式的胜利。

    这样一开始就口出狂言的邬若海,此刻在众多旁观者的注视下,自然是觉得面上略微有些挂不住。

    而在对面,那白色浓雾散去,露出杨镇的身影,此刻他一手持刀,反而身上要干净整洁了许多,只是面色苍白,在胸口的左侧又有一道明显的伤口,鲜血染红了衣衫,显然刚才的战斗他也并没有表面上那么轻松。

    “邬兄,虽然你已然是九重天大圆满之境,实力确实略胜我半筹,但你手中的藏锋剑却未必有我的堪虚刀法更精妙,此刻我奈何不了你,但你也未必能奈何得了我,再打下去只能是两败俱伤的结局,对谁也没有好处,不如今日就此罢手如何?”杨镇看着他,略微平复了一下喘息,沉声的对邬若海说道。

    “呵呵,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了,你想这样就这么全身而退又岂是那么容易?奈何不得你?我承认你的堪虚刀法的确是精妙无比,甚至比10年前更进一步,但今日我既然来了,你再想要全身而退恐怕也没有机会了。”

    邬若海冷笑了一声,突然伸出来一只手,掌心微曲,一股浑厚古朴的真气骤然扩散出来,他开口沉声说道:“大巧若拙,大方无隅,大象无形,流明剑,来。”

    立刻一声清音响彻半空,邬若海身后梅山邬家持剑弟子手中的一柄檀木鞘古朴长剑骤然出鞘,颤动声中,发出宛若蛟龙一般的颤音,振动了空气,骤然间激射而来,瞬间,出现在了邬若海面前的空气上。

    所有人的目光立刻都聚集在那骤然出现的长剑剑身上,那是一柄3尺多长的古朴长剑,样式古朴,极为厚重,色泽暗青,此刻那剑身颤动,一柄剑上面竟然散发出比在场杨镇和邬若海两人身上还要强大的一股气势,就如同天地交融,浑厚的气势弥漫出来,在剑身上一点一点蔓延出无数黑色的细密纹路,逐渐的向着邬若海伸手握住的剑柄上延伸而去。

    虽然只是一柄剑,但却像是有灵性,更散发出恐怖的气势,那剑本身就像是一名强大的剑客,比杨镇和邬若海更强大的剑客。

    “玄器?”看着那剑身上逐渐蔓延出来的黑色纹路,杨镇脸色一变,望向邬若海。

    邬若海冷笑一声,面有得色,身上的气息逐渐的与掌中的古朴长剑融为一体,竟然一路拔高向上,道:“也多亏了杨兄10年前的赐教,我十年藏剑,磨练武学,竟因此机缘巧合得了些许机缘,不但因此进入了第九重天大圆满之境,还侥幸得此流明剑,希望杨兄赐教。”

    他话一说完,旁边观战的赵云摩和林晨都同时变了颜色,赵云摩更是当即一跃而出,爆喝道:“该死的,你耍心机?这不公平。”

    “住手。”林晨也随之而出。

    但此刻旁人再想要做什么已然来不及了,就见那邬若海冷笑一声,手中古朴长剑‘流明剑’随即一颤,发出清越的剑鸣之声,“归一剑阵,玄诀出列。”邬若海低沉的声音响起,立刻一股凛冽的剑气冲天。

    “嗡嗡嗡!”

    空气振动,这时候旁边观战的众人才突然发现这个时候在他们掌中剑鞘中的长剑突然变得不听使唤了,像是受到什么东西的影响,也同时激烈地颤动了起来,像是在下一刻就会冲天而起,激射而出,几乎所有人脸色一变,赶紧入手狠狠的压制住掌中长剑的剑柄,使之不至于飞振而出。

    便在此刻,有六柄长剑从邬若海身后的梅山弟子手中的剑鞘中骤然飞射而出,落入到邬若海的身前,形成了一道六面夹击的剑阵,仅只是一瞬间,邬若海面色一寒,中指食指并指如剑,向着对面的杨镇伸手一点,口中厉喝道:“归一剑诀。”

    这一切都发生瞬息之间,快的外人反应都不及时,等到赵云摩与林晨两人冲出来之际,六柄长剑归一剑诀已经到了杨镇的面前。

    杨镇脸色一变,六柄长剑锋锐无匹,吞吐着撕裂空气的剑芒,瞬间就到了他的眼前,几乎可以洞穿金铁,他知道这不是那六柄普通长剑的功劳,而是邬若海掌中的那柄玄器‘流明剑’借助着邬若海的手催发出来的无上剑气,可以洞金裂铁,无坚不摧。

    在这一刻,他的双眼瞳孔骤然放大,精神力已然高度集中,到了从未有过的层面,一股难以形容的巨大致命的生死危机感涌遍全身,杨镇长吁了一口气,喷薄出一口白气,原本在掌中的横刀围绕在掌中心‘飕飕’的转动,就如同一轮不断旋转的弯月,瞬间刀柄被他双手紧紧握住,青筋暴露,刀气袭人。

    “堪虚之道,堪虚之刀。”杨镇口中爆喝,瞬息之间,刀锋已然与对面而来的长剑撞击在了一起。

    “锵锵锵”。

    就听到数声刺耳的金铁交鸣碰撞之声响起,回荡在旁观众人的耳朵中,众人都感觉到过耳膜一震,脑海嗡鸣,然后刺眼的火花便爆射四散开来。

    杨镇掌中的横刀瞬间与激射而来的三柄长剑的剑尖碰撞在一起,横刀刀刃分毫不差的点在剑尖之上,绽放出金属火花,强烈的撞击使得他的身体忍不住向后趔趄了一下,但那三柄长剑同时应声而断,跌落下去,剑尖上都各自有一个芝麻大的豁口。

    但同时也血光一闪,剩下的三柄长剑再也阻拦不到,激射如同白光,从杨镇上半身胸膛的三个不同的部位洞穿而过,带起大红刺眼的血雾,他闷哼了一声,从口中溢出一丝乌黑的血迹,而这时候那邬若海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一掌向他的胸膛按了过来。

    “老小子,你找死。”赵云摩的暴喝暴怒之声响起,几乎红了眼睛,在这一刻狂暴如同熊一般的身体疯狂向他激射而来。

    “敢尔。”紧跟在他身后,林晨的身影也飞掠而来。

    但是远水解不了近渴,邬若海眼神冷厉的看了他们一眼,但随即那一掌还是狠狠的按了下去,他的手掌变得粗大,变得赤红,掌心掌纹清晰,好像是燃烧起高温,狠狠的一掌印在了杨镇的胸前。

    “噗!”

    杨镇口中猛喷出一口鲜血,鲜血还在半空中就瞬间被高温气化了,连那鲜血都好像带着致命的高温,散发出滚滚热气,如同熔岩一般,杨镇的身体狠狠地向后方抛去,抛出去了十来米左右才被疾奔而来如同狗熊一般的赵云摩一下接住。

    而这时候林晨身体也掠到了他们身前,看到此情此景,脸色也变了。

    “混账王八蛋,老子活撕了你。”赵云摩双目赤红,目眦欲裂,已然彻底红了眼,冲着对面的邬若海暴喝了一声,站起来就要冲过去,却被躺在他怀里的杨镇一伸手拉住了手臂。

    “不,不要去,你不是他的对手。”杨镇声音低垂,气喘吁吁,双眼暗淡,嘴里还在冒着血泡,那血泡带着滚滚热气,刚溢出嘴角,就好像水分蒸发了,在嘴边留下污黑的血渍。

    “焚魂掌,中者必死,好狠毒的一击。”此时看到杨镇好像血液里都蕴含着高温的景象,林晨忍不住一字一句地开口说道,看向对面邬若海的目光中也带着十足的愤怒。

    “不。”这时候杨氏悲鸣的声音响起,如同杜鹃啼血,其鸣亦哀,令闻者伤心,听者动容,她顾不得自身的身体,跌跌撞撞的向着自己的夫君这边跑来,两行清泪也随之流淌脸颊。

    “怎怎么可能?!”站在人群内的杨戬此刻像是呆住了,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幕,瞳孔骤然增大,一时竟然没有了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