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黑二郎神 > 005、黑暗时代

005、黑暗时代

作者:二次方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暗黑二郎神最新章节!

    “这是什么?”杨戬缓缓地将其打开,立刻露出里面的文字,上面的字体很小,密密麻麻很像蚂蚁在爬着,杨戬很肯定这不是用通常意义上的毛笔书写,而是采取某种特殊的印制手段烙印在书册上面的,因为上字体实在是太小,最起码也要有十万字以上。

    以杨戬身为武者的目力,还是能够很清楚的看到上面写着什么,有图形结构,以及围绕着图形结构的文字,是很久以前流传下来的通用语,在旁边杨戬还发现了大量的注释,这注释应该是后来人添加上去的,因为都是毛笔小篆,写得密密麻麻,看样子曾经有人曾经很辛苦的翻译与长时间研究这本书。

    杨戬看了一会儿,发现这书其实分为两个部分,《豢兽三十六卷》与《周天太乙分光化形大法》,其中《豢兽三十六卷》讲的是如何培育伴生豢兽,种种各具神秘异力,奇异无比,堪称是闻所未闻,一共有36种,故名《豢兽三十六卷》,上面的各种图形和文字大部分是围绕着如何培育和升级这36种伴生豢兽的方法组成的,光是这种方面就占据了整本书内容的大约七八成之多。

    而剩下的一部分,则是一种名为《周天太乙分光化形大法》的法诀,按照这古书上所记述,这种法诀则是为了配合《豢兽三十六卷》中所培育出的36种伴生豢兽的方法,让修行者藉此千变万化,借以修行的法诀。

    “这是什么?是法术么?”杨戬突然觉得有些好笑,“还真他么以为我是二郎神呢?连三十六变都出来了。”杨戬暗自腹诽了几句,但是他却觉得心里面突然有些沉重。

    翻看上面的注释许多都密密麻麻,看墨迹褪色时间已经很久了,许多都被人用红朱砂印记标注,像是有人长时间研究本书,许多下面都描述着其研究的方法方式,偶尔还带着仿佛自说自话的日记体,常常是那种极为沮丧与失望的语气词,显然其做的大量实验全部都一一以失败而告终,而下面特意用红色毛笔书写的结果,也证明了这一点,每一个都画上了圈圈。

    杨戬特意查看了每一页的注释的褪色情况,都一一不同,显然这个过程持续了很久,有人研究这本书最起码超过10年,最终杨戬终于大量混杂信息中找到了留下这些注释的人的名字。

    “杨云昌。”

    杨戬一个字一个字的读了出来,他觉得这个人名很熟悉,想了半天突然豁然一惊。

    “杨云昌,这不就是100年前从崆峒派学成归来,回到青阳县灌江口创立杨家的那一位先祖吗?这本书竟然是他的?”杨戬感觉心头一惊,没想到这本书竟然是杨云昌藏在这里的。

    “这里面肯定有问题。”这是杨戬看到杨云昌这个名字后,心里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于是他就继续翻看下去,终于在书后面找到一段文字。

    “余自幼家庭富足,虽不算门阀巨富,但也算薄有资产,有尚武之心,后家道中落,散尽余财,费尽千辛万苦,历经艰难险阻,后终机缘巧合拜入当世顶尖大宗崆峒派门下,一步步由外门至内门,后自知资质愚钝,难以在山上更进一步,遂学成下山,与同伴闯荡江湖。曾深入‘浑天凶横道’十余里斩妖除魔,后因仇敌追杀暗算,一些人死伤惨重,各自逃命,被迫分离,余垂死之身并未殒命,意外身入一片奇地,从一异人骸骨旁得此物,视为生平最大之隐秘,保存至今,不敢告知任何人,以免遭外人窥探,飞来横祸。”

    “这东西是从‘浑天凶横道’中得到的?”杨戬看后心头一惊,他现在不是初来乍到,之前恶补知识,很清楚知道现今围困商、殷、周三大国以及元蒙区域等二十四条黑暗凶横道中,浑天凶横道也排在前列。

    这些凶道自古就有,来源不明,仿佛从地狱深处延伸出来,乃是最为黑暗污秽之所,不见光明,千百年来源源不断地滋生各种各样妖魔鬼怪,凶兽巨孽,不断的滋扰各国,常常从其中跑出,强横妖魔之物食人屠村,造成累累血案,乃是所有人族最大困扰与威胁,常年训练各种强悍士兵应对妖魔狂潮,而今周、殷、商三大国联盟以及托庇于元蒙的数十个小国家的形成俱都是因为如此。

    从古至今没有人知道这些凶道从哪里来,又延伸到哪里去?更无人能够了解其深处到底有什么,传闻其深处是无尽黑暗之所在,越往里走就越黑暗,凶孽阴气滋生,存活着某些不可思议的恐怖生物,有些对人类来说近乎于神灵,幸亏祂们从未从里面走出来过,人类才能够一直坚守住防线。

    千百年以来,人类世界即便是竭尽全力,因为能够探索到这些凶道内深入三万里以内,即便是先天真人也不敢贸然深入其中,150年前据说殷、商、周三国与元蒙联手,曾经推举出十余名先天真人联袂,深入到凶横道腹地,只走到大概2万里的地方就遭受到了黑暗中不知名的恐怖生物的袭击,十几名先天真人死伤大半,剩余联手逃出来的3名先天真人也在回归后不久,不到10年之内就尽数一一坐化,只留下来不可深入的遗言,人类至此才更加深刻的理解到这些自古以来长存的凶道内的恐怖。

    而杨家的先祖竟然曾经深入过其中数一数二的浑天凶横道中,而且还从其中带出来了东西,这就不得了,历史上能从黑暗凶横道中带出来的东西都必定不凡,肯定与古老的黑暗毁灭历史年代有关。

    传闻中在殷、商、周三国历史之前,还曾经存在过一个无比古老的黑暗年代,那时候天地黑暗,妖魔丛生,茹毛饮血,民不聊生,后来凶横道出现,黑暗时代遭受到了毁灭打击,留下了无数不可思议的现象以及谜团,很多研究历史的人相信24条凶横道的出现与那曾经毁灭的黑暗时代有关,只是到现在已经无解,陷入到了历史的尘埃当中,没有人能够说得清楚了。

    让杨戬更加觉得手中这部《豢兽三十六卷》的来历不详,黑暗时代有关,或者藏着某种秘密也说不定,杨家先祖杨云昌肯定看出了些什么,不然也不可能孜孜不倦的苦苦研究这本书一二十年,只是显然他的努力是失败的,这能够从他注释上不断留下来的沮丧和懊悔的语气中能够看出来。

    杨戬继续翻看,他才发现,就算是手中的这本《豢兽三十六卷》也是不完整的,很多地方缺失,就算是培养伴生豢兽的篇章,一共36卷,也不是部部完整,有很多地方缺失。

    而且越是复杂高级的篇章,缺损的程度就越高,甚至这36种豢兽培养之法真正能够使用的算上完整的与不完整的也没有几种,剩余的缺失了后面的还好说,那些从一开始最重要的培养关键篇章就失去了的根本没有利用价值,因为连怎么开始的都不知道!而唯一算得上比较完整的,反而是他手中的那篇《周天太乙分光化形大法》,这一点从杨家先祖杨云昌在注释中遗憾的语气中也可以看出。

    “难道这篇功法是废的,要不然为什么杨家先祖耗费了一二十年的苦功,最终还是一无所获呢!”杨戬又找到了其中一篇类似日记的注释。

    “余耗费8年心血,终于有所得,可惜时不待我,机不再来,吾早已娶妻生子,纯阳之身已失,先天元阳已泄,於此门法门一途竟已无缘,入其门而不可得,呜呼哀哉,实为今生之憾。”杨云昌留下来的这一段注释中带着深深的沮丧、失望与不甘心。

    “按照这个道理来说,如果杨云昌的注释属实,看来要修炼这门功法想要入门竟然还需要元阳之身。”杨戬心中想道。

    不知不觉他翻到了最后,才发现在书册的最后,还留下了一段杨云昌的留言,“练此书者,需得元阳不失,先天精魄强大者方可,余苦苦研究十数年,竟至镜中花,水中月,一无所成,遂培养麾下二子,以偿心中所愿,光大杨氏门楣,却没想到二子横死,余心痛万分之际,自觉罪孽深重,深感此书具有魔性,欲毁之却又心有不甘,遂下定决心将此书封印于柴房内墙空腔之中,至死不在透露,以待有缘。”这段话戛然而止,后面留下一段空白。

    “杨家竟然曾经有人修行过这本书?”杨戬心中暗暗吃惊,根据杨家遗留下来的家谱来看,杨家先祖杨云昌一共育有三子,除长子顺利结婚产子之外,其中老二老三都幼年早夭,一十岁一年方十五,没想到竟然是因为修炼这本《豢兽三十六卷》引起的。

    而杨家代代单传,一直延续至今,所传下来的正好是杨云昌长子的血脉,看来因为长子早早与人定亲,失去了元阳之身,反而因此得以保全了性命,杨云昌要让亲子弥补自己遗憾,却没想到反而造成亲子殒命早夭,心灰意冷之下,又不舍得这十几年来的心血,于是就将这书以铁盒藏之,封印在不起眼的柴房墙壁夹层之中,再也不曾对任何人言,直到自己今日无意中打破墙腔,才使得其重见天日。

    杨戬心中想着,按照道理来说杨家先祖杨云昌的研究并没有出错,以及他最后的注释来看,那么问题就说明普通人的精魄强度根本不足以完成这《豢兽三十六卷》和《周天太乙分光化形大法》的入门,此法必须小童才能修炼,因为只有此时才能纯阳未失,否则就算是一直保持童子之身,等过了那个年纪,十四五岁以后,也已不复纯阳了,充其量只剩元阳。

    这就和胎儿刚出世之时还保留一口先天之气,但很快就会被后天浊气所污染,只剩后天之气,纯阳状态也是如此,并不是说你一直保存童子之身就一身纯阳,这股生命精气也会随着成长不断的流逝的!

    而幼童虽然纯阳不失,但却精神还未长成,先天精魄本就不强大,修行此法反而在不断的损耗,这就造成了一个悖论,纯阳的时候精魄弱小,精魄强大之时,纯阳已失,除非是那种先天禀赋的天才,不过杨云昌也不可能生一个儿子就是这种天才,他也不甘心将自己苦苦十几年的研究成果拱手让给外人。

    加之自己疯魔研究此法,导致两位亲子早夭身亡,自身精神状态也出现了问题,心灰意冷之际,便将此法以铁盒藏于柴房墙壁夹层之中,听天由命,让老天抉择,而3年之后他便郁郁而终,这个秘密也就一直隐秘下来。

    杨戬大概梳理了整个事件的流程,不自觉也觉得暗暗心惊,为这一段历史感觉到真有种世事变幻之感,他将书册重新放置于铁盒之中收好,便在这个时候,柴房外传来了小丫头汝儿的声音:“少爷少爷,夫人叫你不要再罚站了,赶快去大厅吃饭,外祖父老爷来了。”

    杨戬一听是自己的外祖父来了,赶紧抱着铁盒从柴房内走出来,旁边的小丫头汝儿见到少爷怀里抱着一个黑不溜秋的破烂盒子,奇怪的问道:“少爷你没事抱着个破烂的干什么?”

    杨戬嘿嘿一笑,也不理她,被她问烦了,才开口敷衍道:“小孩子家家的不要乱问问题,做个安安静静的女孩子。”

    小丫头汝儿不干了,叫道:“人家本来就是安安静静的女孩子。”

    “那你就不要问。”

    “好,汝儿不问了。”

    两人的声音逐渐远去,向着那边走去,杨戬还需要回自己的住处洗漱一番,换一身干净的衣服,才去见外祖父大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