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太古丹尊 > 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完整厄风

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完整厄风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太古丹尊最新章节!

    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完整厄风

    轰隆!

    天塌地陷一般,遭遇帝光阻挡,风暴震成虚无,无数道身躯从中散落开来,宛如一把抛撒在地的豆子。

    秦浩诸人接连摔落,头脑似炸碎掉,神魂震荡,这股冲击实在太强。

    此刻,众人惊魂未定的朝前看去,那前方,有一位女子悬浮半空,穿着天权殿绿色殿服,周身白金帝光炽盛无比,气势强得难以形容,整座云易峰都在她帝威下颤抖。

    “无暇之帝,是师姐。”秦浩克制不住呐喊出来。

    是她,妙璃。

    天权殿第三位弟子,本死在神宫上一代无数人的记忆当中。

    如今,她回来了。

    秦浩帝魂重生,以他前世丹帝的眼力,自然分辨得出妙璃的境界,帝道第三境,无暇之帝。毕竟他前世也修到了这一境,妙璃乃真正的无暇之帝。

    可此时妙璃的帝威实在太强,远远超越于天权诸人的威压。

    秦浩心里也很明白,那是因为天权诸位峰尊仅仅残剩一缕执念,纵然武道境界仍在涅槃,实际发挥不出涅槃的力量。

    妙璃完全不同,她是活人。

    她帝身、神魂俱在。

    如果说,天权诸位峰尊空有外形,表强内虚,是群纸老虎。那妙璃就是实质性的帝,她的帝威自然更为真切和充沛。

    妙璃没有理会秦浩,目光扫过残破的云易道峰,感受着一位位峰尊执念弥留下来的零碎气息,内心百感交集,难以言喻的痛开始从心底蔓延。

    晚了!

    她拼尽全力恢复真身,却依旧没有赶上,未能见上天权和各位师叔最后一面。

    即使她明明知道,各位师叔留下的仅为一缕执念,但她仍然想见故人最后一眼。

    下一瞬,她望向虚空某处,当眼光落去,身体为之轻震。

    在那个位置,有一个她最为熟悉的人,一张刻进灵魂中的面容。

    即使那人的身形变得非常模糊,已经无法再维持下去,但她还是认了出来,东天。

    东天同时看着妙璃,近乎消失的俊逸脸庞,浮现出来一抹世间最温柔的笑容,当四目对视这一刻,他没有开口讲话,因为想说的太多,千言万语,不知道该从那一句话开始,唯有用眼神向她告别。

    滴答!

    一双泪珠从空中坠落,晶莹干净,来至妙璃的脸庞。

    纵然是他一句话未曾说出口,而她,都懂,从东天的眼睛里,她读懂了一道声音,“活下去,照顾好师弟。”

    哗!

    执念耗尽,东天弥散在天地间,一代绝世英才,天资傲世无双,终究没有实现抱负的机会。

    但在他消亡之际,东天没有遗憾,最少在虚构的梦境里,他多了一位小师弟,秦浩与他一样,亦力压一代,天赋无双。

    而且,他所心心记挂的师妹,也并没有死,原来时牧一直没有骗过他。

    那么他,是该回去找时牧了。

    “啊……”肝肠寸断的呐喊响彻九霄,妙璃无暇帝威冲击天地,她体内肆虐的白金光辉,即使是苍天大道也为之颤栗,受层层阵法加固的云易峰有巨石崩裂,一颗颗疯狂的坠落。

    一声长啸过后,妙璃收拾心情,通红而冰冷的双眸,死死盯向邪气弥漫的圣华。

    “我一直都知道,有个人逃掉了。”圣华淡淡开口说道,面色平静,心无波澜,像是老朋友碰面。

    神宫被毁的那天,邪源冲破阵法,神宫天地被万计恶灵笼罩,血流成河,七位峰尊接连战死,无一人生存。

    圣华因承受不住恐惧,向邪源低头,奉献了灵魂,与之完全融合,沦为了邪体的一部分。

    然而,他隐藏神宫这么多年,目睹七位峰尊的执念一点点修复神宫,开始重新培养弟子,好像一切又回归了最初。

    不过圣华能够感觉得出,这些死去的执念当中,有一缕极为特异的气息存在,他不知道是谁躲过一劫,而且,始终都没有办法揪那个人。

    直到此刻,他终于知道了,原来是妙璃。

    “时牧成功为你挡下了帝劫。”圣华轻笑着说道,那个因内疚而陷入心魔考验的废物,竟然没有说谎,“但令我好奇的是,你使用了什么方法,能够屏蔽活人气息,连神魂之力也感应不到。”

    这是圣华最困惑的地方,宛如整个人沦为虚无,却又能够真实存在。

    “你想知道答案?”妙璃的语气冰冷至极,一字一顿的咬牙道:“你死了一切都明白了。”

    话声落下,无尽白金光辉吞没虚空,随着一声啼鸣响彻传开,一头传说中的神凤至妙璃背后脱飞而起,盘旋于九天之上。

    凤凰威压降临,如真实的神鸟,顷刻间,天地沦陷烈焰烧灼之中,万物被无穷火海吞噬。

    “身为天权殿弟子,一定有办法打破结界,逃。”妙璃的声音震荡在秦浩脑海,冲击着他每一根神经。

    秦浩看到,九天之上的神凤虚影与妙璃融合,纳魂入体的一刻,天地间的帝意更强,好像她已经化身成为活着的凤凰神鸟,无边巨大的双翼伸展,卷起大道烈焰之力朝着圣华焚杀而去。

    “话是这么说,可我怎么破啊。”秦浩内心叫苦,他明白师姐与圣华交手,此战必然凶险至极,根本无暇分心照顾他们。

    可那结界,毕竟是涅槃级阵力,他连普通小元帝都还不是,如何去破大帝之上的涅槃级阵力。

    “要不,我们再尝试一下组成黄道十二阵?”齐小瓜说道。

    “玄天师叔以执念填补器灵,方能够让战衣临时共鸣,沟通我们十二人的魂力和规则,那一箭射出去,也彻底耗尽了师叔的力量,我们拿什么再组成黄道十二阵?”叶水寒看着齐小瓜说道。

    先不提他们个个落下一身重创,力量大不如从前,而且组成十二阵,难道就能破坏涅槃级结界?

    显然是不可能的,他们集合最强一击连圣华的邪躯都灭不了,力量衰弱成这样,还拿什么去破邪力结界。

    “那名女帝抱着必死的信念与圣华一战,看样子,应该也支撑不了多久。”首无缺看了一眼战局,战斗打得极为激烈,但他头一次见妙璃,无法适应对方的身份,怎么突然就成秦浩师姐了?

    “呵呵,看来我们都要葬身于此了。”宁天行悲哀说道,双目无神看着手里的混元金斗。

    金斗之中,烙印着宁家第三脉老祖的一缕帝意力量,但就算宁家老祖帝意降临,在圣华跟前也只配瑟瑟发抖。如今他们山穷水复,真的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周悟道耷拉着头,面如死灰,他唤醒大周皇族的开国大帝,又何尝不是被圣华一口吞了进去。以前在大周的时候,他认为老祖就是苍天,老祖在,世上没有任何人以及任何事,能够威胁到他们周家。

    可今日见识了圣华的力量,周悟道突然觉得,周文帝就像个幼儿。

    首无缺暗抓双掌,心情比周悟道好不到哪儿去,即使他的舅舅南域剑帝本尊降临,怕也撑不过圣华一招。

    但要说认命,此刻,谁又真的甘心认命去死?

    五百余人,在座哪一位,都堪称大陆顶级骄子,外界时,他们何其风光耀眼,一言可主宰万千人的生命,而眼下,却仿佛是一群吓破胆的公鸡,毫无斗志。

    秦浩深吸一口气,目光朝着道峰中央之地望去,那里巨石崩裂,有一处露天深渊,滔天邪气正从深渊之内冒出,望之令人胆颤。

    然而,就在秦浩陷入风暴,即将被扯进去的时候,他内心产生了一股强烈的欲望,心底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催促他下去。

    明明是孕育邪源的绝地,为何他会有这样奇怪的感觉?

    “嗡。”

    手指上的储物戒指闪烁出一抹光晕,秦浩脑海中,回荡起一缕幽幽的风声,仿佛向他诉说着什么,紧随着,秦浩身体猛烈一颤,指向邪窟说道:“我得下去一趟。”

    荒始九元素之一,灭世厄风的风形,就存在邪窟之内。

    不是幻觉,脑海里的风声,正是风元的呼唤,秦浩在幻宫赤炎界绝地意外发现风元,但风元却失去了风形,如今,风形存在孕育邪源的邪窟之内,如何不让秦浩为之惊喜。

    没被炼化成元魂的厄风,那威力可是难以估量,拥有灭杀无暇之帝的破坏力,秦浩前世深刻体验过。

    去邪窟,找到风形,与风元合二为一,融合成完整的厄风力量,也许靠它,可以轰破邪力结界。

    “你疯了?”雷蛟不可思议的看着秦浩,眼神里荡漾起惊恐之色,那里可是邪窟,神宫历代峰尊和天才弟子的恶灵集合地,最终数万恶灵孕育出了邪源。

    对众人而言,那就是个要命的地方,避之不及,秦浩居然想下去。

    雷蛟开始怀疑秦浩是不是受到圣华邪力感染,想舍弃自我信念,跳下去沦为邪源的一部分。

    一个圣华,已经是灾难。

    若再多出一个邪化的秦浩。

    雷蛟颤抖的越发厉害,根本不敢往下去想……

    “跳下去,能找到破坏结界的力量。”秦浩还不想暴露荒始九元素的秘密,那对他太重要。

    “秦浩哥哥,你……”萧晗很紧张,秦浩打断她,认真道:“我不会沦为邪源,相信我。”

    “我与你一同下去。”首无缺踏出一步,与秦浩并肩。

    从始至终,他一直认可秦浩为人,对方是个值得敬佩,又特别让人无奈的家伙,敬佩是因为他很强,无奈还是因为很强,舅舅说过,如果遇到比自己还出众的人,那便承认对方的优秀,与之位友,切莫与之为敌。

    但不管怎么说,长时间交往下来,秦浩绝对不是那种轻易舍弃信念的人,他有着比别人更骄傲的自尊,如果他的感应是真的,那么邪窟里面就一定存在破坏结界的东西。

    但邪窟太过危险,让秦浩一个人承担,未免显得众人太无情。

    “不,你们老实待着,若我一去不回,至少你们还有机会活着离开。”秦浩从一张张熟悉的面孔认真的看过,眼神里是舍身取义的大义,是舍我其谁的悲壮,用告别的语气轻声道:“最后,我秦浩庆幸与诸位相识相交,此生无悔,若有来世,再做兄弟。”

    说完,他身化熊熊烈焰,朝那邪窟坠落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