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清纯总裁爱上我 > 1381.第1381章 这疗伤简直没谁了

1381.第1381章 这疗伤简直没谁了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清纯总裁爱上我最新章节!

    噗哧——

    一声轻响传来,变成了小狐狸的白霓裳,真的是眼泪都流下来了,此时又不得不变回人形。

    她真的好担心,面前的这个好不讲道理的刘迁,会真的将她给烧烤了,到时候她又找谁说理去啊。

    “这才乖么,来,跳个舞给爷看看。”

    刘迁笑眯眯的席地而坐,冲着面前的白霓裳咧着嘴,憨厚的笑着。

    当然,这个憨厚是刘迁自以为的,其实他的这个笑容,在白霓裳的眼里看来,怎么看,怎是一个贱字了得啊!

    甜美俊俏的白霓裳哭丧着脸,说不出话来,甚至连站起来都做不到,怎么答应面前的这个粗人去跳舞啊,白霓裳表示,大爷,臣妾做不到啊。

    “咋的,你是不是看不起我,感觉我不敢把你怎么样么,嗯?”

    刘迁见这白霓裳毫不动作,自然知晓这妹子必然是伤重不治,若要不然的话,怎么会这么乖巧的任由自己摆布,在怎么说也是个九尾狐里不是。

    只不过,这该吓唬还是要吓唬的,反正现在刘迁也没什么乐趣可言,也只能苦了这白霓裳了。

    白霓裳急忙摇头,现在的她甚至连个普通人都伤不了,何况是刘迁这样看起来就不怎么简单的货色。

    此时她只个有些后悔,刚刚早知道不叫那一声了,若要不然,也引不来这天不怕地不怕的刘迁啊。

    “那你怎么不说话,瞧不起我!”

    刘迁脸色一板,戏谑之意不言而喻,尤其是那一双极具侵占性的目光,更是看的白霓裳心慌慌的,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的感觉。

    一听这话的白霓裳,眼泪吧嗒吧嗒的落下来,那小摸样,看的刘迁都有点心疼了。

    “得了吧,不跟你闹着玩了,看你的样子,啧啧,现在就算我杀了你,你也只能干瞪眼。”

    刘迁一脸的无趣,本身他就怕女孩子哭,尤其是漂亮的女孩子,面前的这位何止是漂亮那么简单,简直美的出奇,美的让人心惊。

    试问这样的妹子,刘迁怎么好意思在调戏呢,索性也是善心发作,道:“哪里受的伤,伤的咋样,要不我帮你疗伤?”

    哪怕是刘迁的态度忽然转变了,但是面前的小狐狸却是一脸懵逼的神色,愕然的看着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反正在看刘迁的时候,依旧是警惕的模样。

    “咋了,不至于这么看我吧,我要想真的吃你,又或是把你怎么样,你认为我会懒得在这里跟你废话么!”

    刘迁不屑一笑,道:“你身上有针吗,本大爷帮你疗伤。”

    白霓裳此时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面前的这个粗人刘迁,但是不管怎么说,这刘迁说的倒是有几分道理,她此时也不知道该咋办,非常的纠结。

    思衬了一番后,见刘迁隐隐的有些不耐烦了,白霓裳这才可怜巴巴的点了点头,用眼神指了指自己腰间的一个香囊来。

    “空间装备?”

    刘迁随手摘下了这女孩子轻易不示人的香囊,跟个没事人一样,却不知道此时的白霓裳一张脸已经红的好似熟透了的大苹果咯。

    “我看看里面都有啥!”

    瞪眼一看,刘迁朝着这香囊里看过去,好似能够穿过时空的界限一般。

    毕竟,在怎么说刘迁也是玄级巅峰的存在,若是暴走的话,发挥出地级巅峰的实力也是丝毫不在话下。

    并且,刘迁距离突破地级,也不过是咫尺之遥而已,随意就能跨过那道坎,只不过在刘迁的眼里看来,这片低武世界里,想让他跨过那道坎,似乎并不是那么的容易啊。

    这一看就连刘迁的眼神都怪怪的,这女人还真不是一般的爱美啊,各种女士的长裙起码数十套,各种亵衣亵裤也是不少,尤其是一个又一个美到让刘迁都直眼的肚兜,啧啧,真的不是一般的魅惑啊。

    似是感觉现在的自己好像能被刘迁剥光了衣服看着的白霓裳,脸色越来越红,也不知道究竟在想什么,只个傻乎乎的低着头,不敢和刘迁对视。

    “行啊,妹子,倒是对衣品挺讲究的。”

    刘迁嘀咕了一句,也不搭理这白霓裳怎么想,继续看下去,只是看来看去,除了一些丹药之外,似乎除了几件法器,就没别的了。

    “呃——不是吧,一根针都没有?”

    刘迁惊讶的看着面前的白霓裳,一脸的古怪之色,道:“我说,你们女孩子不是都喜欢针头线脑的么,你这一根针都没有是个什么鬼,还有,这肚兜都破了,你不丢了,也不缝起来啊?”

    此时的刘迁,手里抓着一个火红色极尽诱惑,只不过衣角稍稍的有些破损的肚兜,在白霓裳的面前大摇大摆的摇晃着,那模样,简直浪荡的不行。

    呀——

    没脸了!

    白霓裳抬头一看,还以为刘迁说的什么,这一看是自己的贴身衣服,她哪里受得了,若是法力还在的话,她现在怕不是早就钻进地缝里去了,呜呜,丢人啊,不想活了呢。

    “算了,看你也说不出话来,还是社会你迁哥我自己想办法吧,啧啧——”

    刘迁砸吧下嘴,一脸调笑的看着恨不能找个地缝钻机去的大美人,这才随手从她的香囊里拽出了一件不知名的法器来,右手之上忽然之间,有火焰蒸腾。

    看到这一幕的白霓裳怔了一下!

    炼器师,还是极其高端的炼器师,只不过,他是怎么破开了自己香囊封印的,并且从中把自己的宝贝取出来的!?

    骤然想到这一点的白霓裳,整个人都有点僵硬,他到底是什么人,看起来不像是别的族群的,应该是人族的啊!

    人族,何时出了这么个妖孽了?

    不管她此时心里想的多古怪,刘迁可不管她,就这么当着人家姑娘的面,把人家心爱的法器给炼化了,顺带着炼化了九根极其细长的银针来。

    唉!?

    还真的是高级炼器师啊,他才多大,很年轻吧,他是怎么做到的?

    就在白霓裳还在为刘迁的手段感到惊异的时候,刘迁忽然拍了拍她的脸蛋,道:“哥们要帮你疗伤了啊!”

    疗伤?

    他不是炼器师么,难不成还是个高等医师?

    白霓裳有点懵,刘迁给他带来的惊喜不少了,尤其是刚刚那一手炼器的技巧,更是粗中有细,细思极恐。

    可此时他还要干嘛,给自己疗伤吧,真的可以吗?

    正在她迷茫的时候,她的衣裙已经被刘迁无情的撕破了!

    唉!?

    不对,这登徒浪子,他,他要——

    就在白霓裳胡思乱想的时候,刘迁望着那光滑的脊背,一时间也是心情舒畅的很呢,毕竟,美女总是为男人喜悦的。

    一只大手,轻轻的在白霓裳的脊背上摩梭着,好似丝绸般柔顺光滑细腻,刘迁也是忍不住多摸了几把,那舒坦的程度,简直美的不行。

    以至于这一摸的爽了,刘迁甚至都忘了自己是来干嘛的了。

    他这边爽的不行了,那趴在地上被他如此亵渎的青丘之主白霓裳的脸色却是红的都能滴出血了。

    完了,姐们被一个男人亵渎了,呜呜,这事要是传出去,以后我还有何威严掌控那群喜欢作乱的小狐狸,这坏蛋,呜呜,还不住手,等等,那手往哪里摸呢,呀——

    触手一片柔软,刘迁不由怔了一下,好像摸错地方了。

    忍不住老脸一红的刘迁,见这妹子似乎死活着都要挣扎着站起来,一副不愿受他摆布的样子,刘迁不由呵呵一笑,道:“那什么,摸错地方了,来来来,现在帮你疗伤,咳咳——”

    摸,摸错了,呜呜呜——

    白霓裳真的是哭了,真的是醉了,哪里有这么好的理由,哪里有这么厚颜无耻的男人啊。

    尤其是她能清晰的感受到,她的长裙几乎快要被退到腿跟了,这坏蛋还要干嘛,屁屁都暴露在空气里了,呜呜,真的不想活了啊——

    若不是想着自己不能死,自己死了青丘山很可能会被火焰山威胁,怕不是这一会的白霓裳真的就咬舌自尽了。

    但是转念又一想,万一自己要是死了,这坏蛋连尸体都不放过的话——

    呀——

    这么厚颜无耻的男人,他一定会那么做的,呜呜,好倒霉的说,为什么会这么倒霉呢。

    一时间,白霓裳真的要哭了,这真的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呀。

    “其实,你不要有别的心里作用,你就当我是个医生就好,医者父母心,知道么?”

    刘迁理所当然的说着,只不过一只手却是不自觉的朝着那小屁屁上拍了一把过去,哎呦我去,好弹!

    医者父母心,呀,我的屁屁!

    白霓裳哭了,眼泪吧嗒吧嗒的,为什么往昔都是她欺负别人,就算是人族圣院又或是王朝里的人,都不敢在她面前叫嚣得瑟,都被她欺负的挺惨的。

    这难道是现世报来的快么,这才多久,她就被一个人族的男人如此的欺凌,甚至是羞辱,这,这,简直不能忍啊。

    “那什么,别哭啊,我帮你医治不就好了么,我是真的会帮你疗伤的,真的,你要相信我,呀,你怎么咬人啊,咦,你恢复了?”

    刘迁惊讶的看着此时不顾一切,也不管胸口的春光是不是绽放出来了,反正这妹子此时扑到了刘迁的面前,咬着刘迁的一只手,却浑然没注意到,迁哥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她的领口下方,好大好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