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清纯总裁爱上我 > 1276.第1276章 西贝货

1276.第1276章 西贝货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清纯总裁爱上我最新章节!

    要说这李元霸,绝对不是历史上的那个憨人能媲美的。

    都说历史是骗人的,其实这话一点都不假。

    毕竟,历史是胜利者主宰,胜利者在书写,谁好谁坏,全在王者的一念之间。

    有些烂好人变成了下三滥,这样的事,谁又知道,也只有活在那个年代里的人才清楚的知晓。

    为什么要让李元霸举槌骂天,如此少年英豪,真的要死的冤枉不成?

    现如今真正的面对具有无敌当代风采的李元霸,刘迁也才算是明白,很多事,真的是只能眼见为实,道听途说的,多数都是虚的。

    “我,我——”

    此时,真的是有点哑口无言的李元霸,我了好一会,也没我出个所以然来。

    没办法,这事,真的是没地说理去,对方的理真的比他要大太多太多了。

    “我什么我,好好说话!”

    老十一拎着一把喷子,顶在李元霸的脑门上,一脸冷笑,道:“不会说话,就闭嘴!”

    尼玛啊——

    李元霸一双虎目瞪得溜圆溜圆,这,这也太嚣张了吧!

    就算是李世民在他面前,都要乖乖的听话,何况是其他人,他在怎么说,也是一手促成整个李氏皇朝的存在,在整个李氏皇朝,乃至是整个两个山里,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可现如今倒好,竟然被别人压着打,丝毫机会都不给,这简直就是欺人太甚。

    其他几个兄弟,还在收拾着那宁死不降的李元霸,老九却是悠哉悠哉的走到了刘迁的面前,含笑道:“这是个西贝货。”

    刘迁瞄了一眼一侧的老九,道:“知道,要不然,怎么可能会如此容易的就被我们降服,真正的李元霸,不管是历史上说的,还是我们道听途说来的,若是这么简单就被降服,那这传说以后也不可信了,太他喵的扯淡了。”

    “你懂就好。”

    老九点了点头,没有在多言,有些时候,有些话,真的不用过多的去说,既然刘迁知道,那他就放心了,没必要在这里过多的嚷嚷,这样只会让大家相互反感而已。

    “只是我很好奇,这个西贝货,到底能撑多久。”

    刘迁笑了,老九也笑了,道:“大家心里都清楚,现在之所以愿意陪他好好的玩玩,主要是想给某个藏起来的家伙,一个下马威而已。”

    “是啊,有些时候,人活的久了,就会怕死,因为死了,那就真的什么都没了,活着,还能把握一切,掌控一切,甚至是主宰所有,总之若是我,我可舍不得就这样无力的死去。”

    邪魅一笑的刘迁,点了支烟,跨上了骏马,这一幕他也懒得在继续看下去了,白骨等人,处理完了这边的事情,自然会回到他身边的。

    “喂,说实话,从你的身上,真的套不出一丁点我们想要的情报啊,何况,李元霸真的这么弱?”

    “就是,弱的跟小鸡仔一样,随意就能收拾了,着实是太过没趣了。”

    “李元霸啊李元霸,空有虚名,难道一点本事都没有,就这么可怜虫一样的被我们收拾,好凄凉哦。”

    “只是个分身而已,但这应该是最主要的一个了吧,说实话,和我们当众的任何一个,都有的一拼哦,但是奈何,你李元霸有十几个这样的分身么,不不不,你没有,那你为什么还要派他来送死,啧啧,难道是送礼来的?”

    “既然是送礼,那咱们还客气什么,白骨,这可是你的强项啊。”

    听闻这话的白骨,瞄了一眼那此时趴在地上,一双大眼睛滴溜溜转着的李元霸,见他似乎明白了什么,刚刚抬起头来的时候,白骨不屑一笑,二话不说一只手毫不犹豫的渗透进了这李元霸体内。

    只见这李元霸愕然的看着胸口上刺入的手臂,惊愕的张大了嘴巴,但他的嗓子里却像是堵了什么东西一样,说不出半个字来,啊啊啊了老半天,什么都说不出口。

    前后不过几秒钟时间,只见他犹如遇到了阳光的雪花一般,渐渐的消融,直到消散不见,弥漫在空气之中。

    “我们这样做,也不知道他的那个本尊,现在是个什么心情。”

    “管他呢,他就算在生气,关我鸟事?”

    “也对,关我鸟事,哈哈哈——”

    诸多兄弟,齐声大笑,却是那一侧的碎面也玩完了,将那死神系的伪真灵直接一匕首放倒后,这才缓缓的落在了诸多兄弟的面前,随手一刀,斩在了自己的手腕上,只见哗啦啦,鲜血四溅。

    但这鲜血虽然流淌出来,但很快又被伤口回收了去,回到了碎面的身体内,那流露出的伤口,也是应生合上了。

    “这就是我们和其他人最大的不同,要珍惜啊,哥几个。”

    碎面咧嘴一笑,唇角浮现出淡淡的笑容来,白骨等人对视一眼,均都是会心一笑。

    “走了,在不追,本尊可能就跑远了。”

    白骨一扬手,碎面等人应了一声,道:“好!”

    只见林子之间的官道上,十几个身材笔挺高扬的男子,齐声一啸,跟在那白骨身后,朝着远方而去。

    ……

    “有家酒馆?”

    看到这熟悉的名字,策马奔腾的刘迁,也不由将马儿的速度放慢了些,停在了这酒馆的外面。

    只看到有三三两两过路的人,停在这里歇歇脚,喝点酒水吃点东西。

    下马后的刘迁,好奇的走进了这家酒馆里,往那空着的方桌上一座,朝着正忙活着的店小二一招呼,道:“一壶好酒,半斤牛肉。”

    “稍等。”

    小二朝着刘迁咧嘴一笑,就去忙活了。

    感觉额头上微微有些不适的刘迁,却是知道,自己的分身都回来了。

    “客观,这是您的。”

    这小二上菜的速度也蛮快的,刘迁刚刚坐下喊出声没多久,酒菜就都端上来,顺带着还给了叠花生米。

    刘迁笑了笑,接过来拿着酒壶倒酒,嗅着那清甜的酒香,刘迁不由深深的吸了口气,道:“倒是许久没这样喝过酒了。”

    周围也有客人听到刘迁的话,看过来一眼,点了点头,刘迁也笑了,一言不发,自斟自饮。

    但就在这时候,天地间忽然有轰隆隆巨响传来,却是有人愤怒大吼,声震整个大唐皇朝。

    “刘迁,你******给我等着,我李元霸不弄死你,我跟你姓刘!!!”

    这一声当真是震天动地,任何人都听到,不少人都惊愕抬起头来,有些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

    毕竟,很多人都能清晰的感受到,这声音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卷动着无边的怒火和滔天的恨意,就像是那刘迁撅了他李元霸家祖坟似的。

    “这刘迁到底是谁啊?”

    “我也不知道啊,没听说过这号人啊?”

    “我也不清楚。”

    酒馆附近的人,一个个轻轻的嘀咕着,却是都不知道那刘迁的大名。

    虽说刘迁的名头,在整个两界山内,也算是震天响了。

    但真正知道刘迁名头的人,都是有头有脸之人,更是有通天本领,可以很快知晓两界山各处大事的存在。

    倒像是这样的普通人,对刘迁的消息,知晓的甚少。

    正自斟自饮的刘迁,微微的顿了下,邪魅的笑道:“看样子白骨等人,倒是下手狠了点,根本就没给这李元霸留后路啊。”

    架架——

    不远处的官道上,有骏马奔驰,一个个黑甲战士呼啸而过,其中跟着几个身披素袍的祭师,模样庄重的路过。

    骏马飞扬,扬起一大片尘土,就这样从酒馆旁边穿过去。

    “呸——”

    “呸呸,尼玛,当兵的有什么了不起,草!”

    “小点声,别给那群人听到了,这帮家伙可都是黑面甲,不好惹。”

    “不好惹怎么了,难不成他们都走过去了,还会回头来****不——”

    一个成字没说出口,那人有些慌张的站了起来,惊愕的看着此时调转马头又回到了这有家酒馆附近的一群人,忍不住吞了口唾沫,惊愕道:“哎呦,我草——”

    只是似乎,这群人对他并没有多少的兴趣,而是那几个祭祀围绕着的一个浑身上下包裹着锦衣华袍的人,饿了,想吃点东西,才停在这里。

    她一步步走来,虽说浑身上下被华贵的锦衣包裹住,让人看不清她的容貌,但只是那身上流露出的气场,就足以让人震颤了。

    此时,她来到了刘迁的桌案上,不等她说话,就有人走过来,对刘迁询问道:“我家小——公子,可否坐在这里?”

    “随意。”

    刘迁头也没抬,脑海里却在想着李元霸的事。

    见刘迁没什么意见,那斗篷下的人儿这才坐在了刘迁的面前,也不等那小二过来,就有几个祭祀急忙送上了可口香甜的点心,和精致的奶酒在这桌案上,供这位存在享用。

    她伸出纤纤素手来,在诸多食客的注视下,拿起一小块糕点轻轻的放入斗篷下,没人看到她是怎么吃的,但不可否认的是,她吃的很慢,很细,很精心。

    啪嚓——

    刚刚喝了一杯酒的刘迁,抓起一把花生米就送进嘴里,嘎吱嘎吱的咬了起来,吃相一点都不文雅。

    他的举动,多少让跟在这位存在身后的不少人都大皱眉头,但见那位存在都没说话,一个个也都很利索的闭上了嘴巴,他们才不会在这个时候,说出什么话来,惹得某些人不高兴。

    “结账。”

    这阵势,确实能吓退不少人,一个人吃饭,却要几百口子看着,任谁都能看出来,那位存在绝对不简单啊。

    周围的食客纷纷付钱离开,那店小二和老板也都缩回了小店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