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清纯总裁爱上我 > 1196.第1196章 觉醒!

1196.第1196章 觉醒!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清纯总裁爱上我最新章节!

    “怎么了?”

    刘迁站在李燕的身后,好奇道。

    “没,没什么,进来吧。”

    李燕有些心慌意乱的领着刘迁进了办公室,但刚刚一进来,刘迁顺手就带上了房门,只个一把就从李燕的身后环抱住了她的娇躯。

    不,千万不要——

    李燕有点懵,虽说她妩媚多姿,骄艳无双,但,她真的不想害人,可是,若是不这么做的话,不说她自己没了自由,就连她的家人都会受到连累。

    人毕竟是自私的,很多时候,往往想的都是自己的小家,真正愿意舍小家为大家的又有多少,除了我辈革命先人!

    唔——

    几乎不给她反抗的事件,刘迁的两只手已经自然而然的握住了那饱满莹润充斥着弹性的峰峦,轻轻的找准了某个点,捏了一把的刘迁,分外舒坦。

    而后,刘迁则是很自然的将这妹子抱在了怀里,看她低着头不想给他亲的样子,刘迁的倔劲也上来了,呀呵,哥想亲的女人,还真的是没有亲不到的呢!

    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刘迁几乎是二话不说就吻了过去,但这一吻,刘迁整个人在一瞬间就晕迷了过去,瘫软在了她的怀里。

    “原谅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求求你原谅我,原谅我——”

    虽说被刘迁侵占过了好几次,或许在最终都刹车了,但李燕真的没有怪他,可是现在,她的嘴角流出了浓郁的黑色的药汁,她的神色极其的难看,脸色也变得额外苍白起来。

    “很好,你做的很好,只是,忘记告诉你了,这药包其实对你也有很大的伤害哦,或许,你接下来就会下去陪他了呢,呵呵——”

    这时候,华服男人和那流浪汉的身影皆都是浮现在了这间办公室里。

    “哈哈,这就是那最完美的身子,我真的很难想象,你这一个身子,所价值的财富甚至比之一国来的都要多几倍啊,刘迁,你真的是好命啊!”

    老雷哪怕和刘迁有杀子之仇,但此时在看到刘迁真的中招后,他整个人都兴奋起来,因为这样证明,以后他绝对可以得到无与伦比的待遇,甚至还能得到许多他想不到的资源。

    就连那流浪汉,也是一脸的惊喜,看着刘迁的身体,就像是在看一座已经开启了的宝藏般,双眼冒金光。

    噗哧——

    一口乌黑乌黑的血吐出来,李燕神色难看的看着面前的华服男子,挣扎着道:“为什么,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

    “你不过就是个工具而已,现在你没作用了,还留你做什么,何况,我们也不动手,你这样自生自灭挺好。”

    华服男人傲然一笑,紧跟着对于李燕的苦涩呢喃充耳不闻,就连那流浪汉也一样,对于她的渴求,街都是像在听风一样,丝毫没往心里去。

    毕竟,在这两个人的心里,也只有刘迁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这世界上,还有什么能比他更吸引人的吗,不,没有,因为他是唯一啊!

    “这次,我们真的要发达了!”

    流浪汉惊喜的说着,但话还没说完,忽然间,一把锋锐的匕首,已经刺进了他的心窝。

    “不是我们,是我要发达了,你可以去死了,嘿嘿——”

    那华服男人,一脸兴奋的大笑着,在绝对的利益面前,莫说是他们这样的战友,就算是亲爷俩,也会反目成仇,相互搏杀都是小儿科。

    而看到了这一幕的李燕,却是嗤笑了一声,又吐了一口黑血来,呢喃着:“杀,杀的好——”

    “你当我没有防备你?”

    面色蜡黄的流浪汉猛地瞪大了眼睛,伴随着他的右手一颤,一道光闪过,那华服男人的心口同样浮现出了一个小洞,心脏都被洞穿。

    不——

    该死啊!

    两个人神色萎靡的趴在地上,脸色难看的对视着。

    刚刚,两个人几乎都是趁着对方不备,在对方的心口,狠狠的扎了一刀,这是想要命!

    毕竟,在绝对的利益面前,就没有朋友可言,这话,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是管用的。

    “呵,你,你厉害——”

    脸色极其难看的老雷,捂着心口,痛苦的看着那流浪汉。

    “你也一样,咳咳——”

    流浪汉也没想到,这一次他防备的时候,但依旧被老雷得手了,他的脸色更痛苦。

    “好啊,现在真好,没想到原来我要死了,只是牺牲品,可现在看来,笑到最后的人,似乎并非是你们啊——这——”

    就在李燕苦痛说着的时候,刘迁却莫名其妙的坐了起来,随手拽出了一枚淡金色的丹药来,直接送到了她的嘴里。

    “我知道你是被利用的,我不怪你,谢谢,正好,这样可以让我觉醒,真的,谢谢你,呵呵——”

    说着话的刘迁,缓缓地站了起来,看着身边的老雷和流浪汉,啧啧一笑,道:“两个窝囊废,这样就想要我的命,要我身子,倒是有趣的很,我刘迁是你们能动的?”

    只是一颤,连给老雷和流浪汉说话的机会都没,转瞬间,这两个在李燕眼里乃是庞然大物一样的存在,只个化作了两团血雾,就这样弥散在了天地间,再看不到任何的踪迹——

    呃——

    看到这一幕的李燕,整个人都傻眼了,好似看怪物一样的看着刘迁。

    “之前对你的侵犯,只是我的个人爱好而已,那什么,起来吧,你已经没事了。”

    唉?

    听闻刘迁这样一说,真的站起来了的李燕,惊讶的发现,她真的没事了,一如刘迁所说的一样。

    “谢谢,至少你让我觉醒了,回到了曾经,说实话,我本以为自我放逐要三个月呢,十几天就醒了,你被人利用了,何尝又没被我利用?”

    刘迁苦涩一笑,道:“你是个可怜人,这里,还是卖了回老家去吧,找个真正爱你的男人嫁了。”

    李燕又是一怔,看着刘迁的身影,不知道该怎么说,她的心里有很多疑问,也有很多困惑想说出来,但似乎刘迁根本就没打算给她这个机会,只个咧嘴一笑后,转身离开了。

    “记得我给的忠告哦,卖掉这里,该干嘛就去干嘛。”

    离开了这家娱乐会所的刘迁,出了门之后,找了一辆车,在车子的镜面上他伸出手来,扒拉了一下自己的前额,当看到有十几根头发的底色已经变成了纯金色,甚至还有一根,颜色是七彩色的,刘迁不由笑了。

    “我说你干嘛呢,喂,这可是我的车,又不是你家的镜子。”

    “哦?”

    刘迁白了这家伙一眼,那人怔了一下,当既就被这一眼冷漠的眼神,吓得大小便失禁了,骚气和臭气扑鼻而来,刘迁闷哼一声,这才大步离开。

    咕嘟——

    那司机一脸懵逼的看着刘迁远走,他低着头又看了看自己的座位,一脸苦逼,我尼玛,这,这怎么办啊——

    哼着小曲走在上京街头的刘迁,一边回味着放逐之后的记忆点,一边忍不住回想着自己的这一生,说实话,刘迁真的感觉,自己这一生,过的有点玄啊。

    其实,刘迁一直以来都很清楚,自己的宿命自己的身世,只是他不愿意去承认罢了。

    “现在去哪里呢?”

    刘迁望着周围的环境,神色淡然。

    说实话,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不过,刘迁还真没打算就这样离开,有些事情,终究还是要好好交代一下的。

    一如空微,一如那沈雯,还有那李燕和杨梓。

    “到底是多情的种子啊,迁哥我不管走到哪里,咋就这么招妹子稀罕呢。”

    刘迁邪魅的笑着,正准备离开,只是走着走着,刘迁的脸色不由一变,目光也落在了街面上的一家家电城里正播放着的电视上。

    “现在是实时播报,在上京西郊附近,发生枪战——”

    空微!

    看到这一幕的刘迁,几乎是想都不想,人影瞬息之间,消失在了一些路人的面前,不见踪迹。

    当他再度出现的时候,人已是到了刚刚电视画面里呈现的方向,枪声四起,地上有好几个负伤的警察在痛苦的捂着伤口,尽可能的不让伤势蔓延。

    路边停放着几辆相互撞击后的警车和轿车,有的已经开始起火漏油,场面可谓是危机四伏,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有车子爆炸。

    “你是干什么的,快走,这里很危险!”

    有警察站出来,要把刘迁拽走,但刘迁却是冲着他微微一笑,道:“请问,空微在哪里?”

    “队长?队长刚刚进去了,对方要一个医生,队长冒着生命危——”

    这警察怔了一下,是认识空微的,只是他话还没说完,刘迁已经消失不见了,他不由看了看自己的手心,貌似,刚刚他还抓着他来着。

    隐身后的刘迁,大步来到了这栋已经被犯罪分子占据了的民房,里面不时的会传来一阵阵的呵骂声,还有不少的求饶哀号,走进去一看,只见十几个人质被几个恶狠狠的匪徒驱赶到了一角,倒是那空微警花扮丑后,正在帮一个匪徒上药。

    “快点啊,臭婆娘,磨磨唧唧的——”

    那被上药的匪徒不由骂骂咧咧的说了一句,可话还没说完,他的脸上就结实的挨了一巴掌。

    “谁,谁打我!?”

    这匪徒大骂一声,道:“谁,滚出来。”

    “就在你身边呢,蠢货。”

    刘迁邪魅一笑,又是一巴掌,直接扇在这匪徒的脸上,一巴掌就将他扇飞出去,将门框都砸烂,整个人更是无力的跌倒在了外面的土地上,鲜血瞬间蔓延,却是被刘迁一巴掌直接拍死了。

    而做完这些的刘迁,笑眯眯的看着有些傻眼的空微,咧嘴一笑,道:“惊讶么,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