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清纯总裁爱上我 > 1023.第1023章 可恨之人的可怜之处

1023.第1023章 可恨之人的可怜之处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清纯总裁爱上我最新章节!

    那二八芳华的妹子,愕然的看着这一幕,尤其是看着刘迁脸上的邪魅,她的心就忍不住嘭嘭嘭的狂跳起来。

    这并不是说迁哥有多MAN,而是,此时的迁哥在她的眼里,已经俨然化身成了一尊从地狱里走来的大阿修罗,心底里只有杀戮,甚至连一些人们长有的七情六欲都没,似乎只有杀戮,才能让他开心一样。

    她忍不住想跑,可又怕这样会引起刘迁的注意,一时间她也是又惊又怕,娇躯都颤颤巍巍,神色难看。

    啊——

    犹如鬼泣一般的狼嚎声从李莲英的嘴里传出来,他的五官都挤在了一起,看起来给人一种扭曲阴森的感觉。

    点了一支烟的刘迁,缓缓的吐出一个苍白的烟圈后,看着再一次承受住那阉割之痛的李莲英,微微的摇摇头,望着他那满头大汗,一脸骇然恐惧的样子,这才道:“说吧,想怎么死。”

    “不不不,刘迁,你不能杀我,你不能杀我,我是李家的人,我是李家的人——”

    李莲英整个人都跳了起来,但旋即又被一股大力瞬间按在了地上,伴随着咚的一声脆响,李莲英更是忍不住哀号起来:“啊——我,我的膝盖,我的膝盖啊——”

    “只是断了膝盖,以后最多不能走就是,值得这般大呼小叫,你可知道,那一个个因你而死的人,他们又承受过多少,连个葬身的地方都没有,甚至连个最可怜的乱葬岗都没有,你这点痛又算什么呢?”

    神色冰冷的刘迁一把抓住了李莲英的脖子,不屑一笑,道:“李家,李家又如何,你认为像是你这个小小的太监,在李家的眼里又算什么,人家李家好歹也是盛唐之后,你又算什么东西,一个狗杂种而已,即便你姓李又如何,你不过就是李家的一条狗而已,你认为李家会承认你这样的狗东西,给他们李家门庭丢人现眼?”

    李家?

    一侧的慈禧惊讶的看着这一幕,她也不知道现在的场面到底该怎么控制,只个傻乎乎的看着,总感觉自己似乎听到了许多曾经不可能听到的事。

    “不不不,刘迁,你,你听我说完,听我说完好不好——”

    李莲英扯着嗓子嚎了起来,跟个公鸭一样。

    “哦,你还有什么话说,我倒是很好奇,你还能说出什么花来!”

    刘迁微微的眯起了眼睛来啊,这件事情的主谋,哪里是什么所谓的慈禧,慈禧整日里被软禁着,一切事务来由都交给李莲英去办,或许有可能会是慈禧主控的,但在和林枫的一番交流之中,刘迁也算明白,这事不可能那么简单。

    “我,我真的是李家的人,可不是您说的那两界山的李家,而是世俗之中的李家,您,您知道闯王李自成吧!”

    李莲英有些期待的看着刘迁,他真的希望,刘迁能和闯王有点交情,毕竟当年的闯王即便是现在,也是名头依旧啊,人的名树的影,刘迁就算在怎么高傲,也该给闯王个面子,放过自己吧。

    “闯王李自成?”

    刘迁怔了一下,诧异道:“这往生果是给他准备的?”

    “正是正是。”

    李莲英连忙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我的个小祖宗唉,您终于开窍了啊。

    “哦,那么他现在还在老家待着?”

    刘迁微微一仰头,似是在追忆什么,那李莲英一看刘迁的表情变化心想着有门,有门啊,看样子姐、呃,是哥们,哥们算是有救了。

    “是是,闯王一直都在老家的小世界里待着,前段时间因为去了小世界,擒杀了一个天赋堪称逆天的小子,这才需要往生果,其实往生果几年前就开始准备,一切都在为今天做准备。”

    李莲英似乎根本就不知道,那万人坑已然消失不见,而这一切,皆都是刘迁所做,他更不知道,其实刘迁询问闯王的消息,也不过是想找到罪魁祸首而已,真不知道他瞎高兴什么。

    “明白了,能把闯王的地址告诉我吗,我手中恰好有一枚往生果,想和他换点东西。”

    刘迁抖了抖肩膀,松开了掌控着李莲英的真气,让他可以自由活动。

    而陡然一自由的李莲英整个人都欣喜起来,只是想站起来的时候,却是骇然发现,自己的膝盖已经粉碎了,全部都是败刘迁所赐,这混蛋,下手也忒狠了吧!

    但李莲英到底是个人精,这刘迁是怎么知道往生果的,又是直接来找自己,显然是知道那万人坑是自己的杰作,他到底来干嘛,还说他手中有往生果——

    “嗯?”

    刘迁轻哼一声,看着这李莲英,神色隐隐有些冰冷。

    我的个乖乖,这不是个善茬啊!

    李莲英正在心头算计的时候,一看到刘迁那神情,哪里还有胆在算计,只个急忙交代着,道:“我说我说!闯王的小世界就在闯王的墓地里,那里是最危险的地方,但也是最安全的地方,因为没人会想着将自己的小世界放在自己的墓穴里——”

    “哦。”

    刘迁听到这里,打断了那李莲英的话,道:“骗我好玩吗?”

    唉!?

    他,他这识人的手段也是太准了吧,李莲英自认为自己的演技很不错了,可即便是如此,依旧是被刘迁瞬间戳破了他的谎言。

    “我,我没——”

    李莲英还想狡辩,刘迁不由咧嘴一笑,道:“你是想见了棺材再流泪?”

    “不不,刘迁,刘迁我说我说,闯王的小世界确实是在他的墓穴里,不过,却是在墓穴下方的一个地下室内,在那里,有一座金莲,那金莲就是闯王的小世界。”

    一口气将真话都说出来,李莲英的脸色连续变换,红了又白,白了又青,似是受到了很大的惊吓一样。

    毕竟,闯王在他的心目中,可是杀伐果断,极其恐怖的存在,有时候一个眼神,都能吓得他屁滚尿流,可比这刘迁的威慑力不知道大了多少。

    他也是知道,这刘迁若是真的找闯王去换东西,或许他可以飞黄腾达,得到闯王赏赐,但这只是如果而已,而在李莲英的心里的算计来看,刘迁应该是想找闯王好好的斗上一斗的,毕竟,刘迁眼神里的愤怒犹如实质一般的火焰,让他颤抖害怕畏惧。

    但旋即,不知道为什么,他又有些期待刘迁去找闯王,闯王当年偌大名号,哪里是现在的刘迁能够媲美的,即便是刘迁在强又如何,在闯王面前,也就是个菜而已。

    他现在巴不得刘迁过去,和闯王斗一斗,指不定到时候刘迁的遭遇,会比现在的自己还要不堪呢!

    说不到刘迁到时候是那生不如死的结局呢,一想到这里,李莲英的那一张脸上的褶子都挤到了一起,估计有苍蝇飞过去,都难逃一死。

    “金莲,你还大郎呢!”

    刘迁皱起眉头,总感觉这厮说的不是真话,不过即便是在问,似乎也问不出什么来,像他这种老狐狸,连膝盖断掉,也只是哀号几声,之后在没有因为膝盖上的澈骨之痛而表现出一丝丝受过伤的样子,即便是刘迁给他动用点手段,估计也套不出什么实话来。

    都说人老成精,像是李莲英这样的老东西,才是真的猴精猴精的。

    唉?

    不过,就在李莲英一愣神的那一刻,他只个讪讪的看着刘迁将目光锁定在了慈禧身上。

    但就在他想对刘迁说一番,其实这慈禧老娘们还是个处子的事呢,要知道,皇家多春秋,她虽是真的慈禧,可却没有慈禧老佛爷的命数,多数都是那冒牌货对外,她呢,只个一个人默默的待在深宫里,不受外界打搅,甚至于连那帝王,都没有宠幸过她,一辈子连个真正的男人都没见过几次。

    毕竟,四大家族之争,那当年的晚清王朝,不过就是一盘被博弈的棋子而已。

    李莲英忽然发现,好像脖子上有点不太对劲,他伸出手来摸了一把,当时他就懵了,为什么他能摸到自己的喉管!

    黏黏的,那,那是血吗?

    直到他的脑袋掉在了地上,翻滚了几圈之后,他的视野里才看到,另外一个和刘迁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站在他的身后,手中捏着一把冰冷匕首,脸色冷淡。

    致死他都不明白,这就杀了他了?一点都不留余地!

    “你就是那慈禧?”

    刘迁看着那此时有些傻眼的看着这一幕,似乎是被吓懵逼的慈禧,不由邪魅一笑,道:“果然,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你倒是真可怜,一辈子都将被软禁起来,没了自由,比那大奸大恶之人也是不如。”

    说到这里的刘迁,也不在停留,既然这事和她没关系,刘迁自然没必要在这里过多纠缠。

    待到他离去多时之后,那林枫才火急火燎的闯了进来,只是当他嗅到了那血腥味之后,林枫整个人都躁动紧张起来,脚步化作流光,不过眨眼时间就来到了这奢华的房间之中,只是当他的视线落在还有点傻眼看着大堂内,呢喃自语着:“自由自由——”的慈禧时,他的心也是忍不住一颤。

    而那血腥的缘头,正是那地上的李莲英传来,只是,一如起初的刘迁没有去看慈禧一般,这林枫也是看都没看一眼那李莲英,而是大步的走到了那慈禧的面前,看着面色难看的慈禧,他不由苦笑一声道:“帝王家的孩子,哪个不羡慕向往普通人的生活,现在的你终究还是明白了,既然你要自由,我就给你自由!”

    说着话的林枫一把手,就将这慈禧收到了自己的小世界里,转身就要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