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清纯总裁爱上我 > 1008.第1008章 撒有那拉!

1008.第1008章 撒有那拉!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清纯总裁爱上我最新章节!

    “这就是你我之间的差距!”

    手冢低吼着,一刀就将那雨夜战神的胳膊劈开来,而他更是在瞬间和刘迁错开了一个身位,不过在错开的同时,他手中的两把太刀也是飞速舞动,朝着刘迁疯狂的斩杀过去。

    “说你白痴你还真的不信,雨水有被斩断过么?”

    刘迁微微一侧身,伸出手来,朝着那太刀就抓过去,用的正是刚刚被劈开的大手,因为那大手被劈开后,所有雨水又重新凝聚在一起,浑然无事。

    这就像是一个人拿着棍子在水中搅动,但无论你将水搅动成什么模样,哪怕是大风大浪也好,最终,水依旧会风平浪静,最多会有一丝丝的涟漪荡起而已。

    冰真的是最强的吗,不,在刘迁看来,冰不过就是水的一种演化而已,是蜕变于水,但却不能说明其可以青出于蓝!

    “呵呵,并不是最强的吗,但在我看来,它至少比水强!”

    说到这里的手冢却是猛然一跃,在半空中凌空而立,只看到,那战甲的周围,浮现出了无尽的冰锥来,每一个都有米许大小,看起来极其的狰狞凶悍,泛着冰冷冷的光。

    “现在,就让你小子来见识下,冰到底有多强!”

    一声狞笑的手冢忽然低声一笑,在他看来,刘迁站在那雨水中凝聚出的战神的里面,纯粹就是给他当靶子的。

    虽说他也看不透彻那有些浑浊的水里,刘迁到底藏在哪里,但将整个雨水战神完全戳穿不就行了吗,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他真还就不信了,现如今被自己偷袭成功后的刘迁,还能抗多久!

    “去死吧——”

    咆哮声在雨夜里混合着雷电传来,那漫天一米长短的冰锥,犹如暴雨一般,朝着此时刘迁凝聚成的雨夜下的战神呼啸扑来。

    “白痴就是白痴。”

    刘迁低声一笑,人却是瞬间消失在了雨水凝聚的战神体内,转而整个人瞬间凝聚在了这雨夜里,凭借着控水决的指引,刘迁几乎在融入到雨水中的那一刻,就已经散掉了那雨水凝聚成的战神,刘迁可不想自己的真气白白的浪费掉。

    什么——

    噗噗噗——

    无尽的冰锥顷刻间落下,将地面凿穿,一个又一个坑洞浮现出来,到处都是破碎的冰晶,犹如冬春交替时的湖面一般。

    整个地面,白茫茫一片,在手冢疯狂催动着自己的感官寻找刘迁的时候,刘迁已经悄无声息的站在了他的身后,一只手已经抓住了他的肩膀。

    “找我呢吗?借助外力,不管怎么说都是外力,始终不如自身,这一点你都先天八重了,难道还看不明白吗?”

    刘迁一把抓住了手冢的肩膀,微微一侧身,躲开了手冢反应过来后的一记后刀斩,紧跟着刘迁轻蔑一笑,道:“你还真的是冥顽不灵,既如此,你也没必要在这世界上留存了,哦对了,你们日本的再见怎么说来着,我记得是撒有那拉吧,既如此,那咱们就——撒有那拉!”

    自从学会了真气化形后,刘迁已经鲜少动用自己最强的格斗技巧了。

    虽说身体上还有暗伤,被这老不死的卑鄙偷袭所至,好在有贪狼甲帮着卸掉力道,若要不然,即便是刘迁也扛不住这家伙偷袭加上含怒出手的一击,很可能在刚刚就已经陨落掉。

    刘迁说的一点都不夸张,对方在怎么说,按照正常的道理来讲,有着碾压他的资本,不管是力量还是自身的速度防御,都要比刘迁强大许多。

    刘迁仗着的正是贪狼甲的防御,以及贪狼甲对自身的加持!

    只是唯一可惜的是,若是上次刘迁在那京城的时候,将尹媚儿的心血也吸收的话,或许他可以更强,实力更进一步。

    虽说这大半年来,刘迁相当于别人修炼了两年时间,但他的实力也只是提升了一重天而已,达到了先天五重,和那些所谓的真正的超级天才相比,还是太弱,弱小的可怜。

    但也正是因为自身很弱,所以,刘迁绝对不会在将自己的弱点暴露出来,现如今这老不死的不仅偷袭他,甚至还知道了他在洞庭湖底的秘密,所以,刘迁更不能留手!

    杀戮,在此时已经成了一种本能,格斗的热血,在此时也是飞速的成长,飞速的迸射,眼看着就要爆体而出!

    “撒你妹——”

    被刘迁一把抓住了肩膀的手冢几乎是低吼一声,两把刀朝着刘迁的脖子上就砍过去,即便那里有刘迁的贪狼甲防护,但他相信,一刀不行那就十刀百刀,他还真就不信了,斩不开贪狼甲的防御!

    “是撒有那拉,超,伤别离!”

    时间,宛如静止了一般,连天空中滴落的雨水都停滞了,那一道雷电闪烁所夹带的光芒,更是成了永恒,在这雨夜里绽放着。

    刘迁,一把就将手冢抱在了怀中,顺带着用手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背后,这才转身离去。

    而真正意义上的刘迁,则从手冢的手冢,强取了一把太刀,放在了手冢的脖子上,紧跟着刘迁更是将脑袋贴在了手冢的耳畔,低声一笑,道:“伤别离,伤是要见血的,所以,再见了!”

    唉?

    这一刻,几乎是被刘迁完全掌控住身体的手冢,想动都动弹不得,但就在刘迁的刀子忽然要落在他脖子上的时候,手冢的嘴角忽然浮现出了一抹冷笑来,那一双目光更是阴冷的可怕。

    “去死!”

    当刘迁的刀子落在了手冢脖子上的时候,连刘迁也是一惊,真气化形后的幻影!

    他是怎么做到的,速度这么快,连刘迁都没察觉到,但旋即,刘迁也是再度受到了这手冢老不死的背后一击,一击之下就被打飞出去,更是在那靠近湖畔的地面上连续翻滚了好远好远,将周围的树木都撞的破碎,漫天烟尘刚刚扬起,就被那忽然落下的雨水,瞬间浇灭。

    “你还是太嫩了,小子,你真当老头子我这些年一路走来,都是玩的虚的?”

    手冢狞笑一声,拎着两把刀一步步的朝着此时还未从地上站起来的刘迁走了过来,他每走一步,地面都震颤一下,犹如地震一般,震得刘迁的心血都跟着连续的颤动,甚至他都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呵——”

    缓缓的从地上站起来的刘迁,背后的翅膀猛地扬起,雨水纷纷落下,顺着他那贪狼甲缓缓的滑落下来,落在了地面上。

    “笑什么?这时候你还有资本笑吗?”

    手冢冷笑着,不屑的看着刘迁,道:“虽说现在的你已经先天五重可是那又如何,你一样不是我的对手,毕竟,你又不是真的那群人,在我看来,你就是个西贝货,是个骗子!”

    “我在笑你蠢,虽说刚刚你一直都在算计我,即便是那站在冰雕上的你,也是分身,一开始除了你的本尊偷袭了我一拳之外,在之后出现的全部都是你的分身,你就这样算计着我,你真的以为自己很聪明?”

    刘迁缓缓的收起了面甲,俊朗的面色此时微微的有些苍白,但不管怎么说,还是很红润的。

    “难道不是吗?”

    手冢呵呵一笑,手冢的两把太刀被他玩的飞起,一个又一个刀花,将下落的雨水轻易搅碎,一如他此时的步伐般,充斥着一抹霸道的韵味。

    “其实你完全可以继续用分身陪我玩,因为我也在陪你玩,只是可惜,这时候你就有些迫不及待的将自己的真身放了出来。”

    刘迁微微一叹,忽然间,从天而降,一张大网几乎是以雷霆之势瞬间落下。

    什么——

    当这手冢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一张大网已经落了下来,将他罩住,并且开始快速的收紧起来。

    “这,这是什么——”

    手冢惊讶的低吼着,他竟然感觉,自己的真气几乎全部都被锁住,现在的他,就像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一样,没有半点反抗的余地,即便是它的挣扎,也只会遭受着网的夹击而已,毕竟,他越挣扎,网就会越来越紧。

    “连这个都不知道,那你知道黑白双煞么?”

    刘迁呵呵一笑,缓缓的眯起了眼睛来。

    “什——黑,黑白双煞——”

    原本还想说什么的呢,可是在听到黑白双煞的名字后,连手冢都忍不住一抖,好似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一样。

    “这网,好像是黑白双煞他们老大的宝贝,现在被我得到,用它来对付你,我很想问,我是现在有资格跟你说撒有那拉了吗?”

    随手一招,地面上的一把太刀瞬间落在了刘迁的手上,看着此时被这黑色的网死死捆住的手冢,刘迁一步步走到了他的身边,呵呵一笑,道:“就你会算计人,在你眼里看来,别人都是傻子,只能被你算计,是吧!”

    “刘迁,你,你想干什么!”

    老人低吼着,不相信现在的场面,竟然是真的,这和他起初的构想简直有这天差地别,他甚至都算计到了刘迁的暴走,可是现在的情况完成的反转,简直让他有些回不过神来。

    “我想干什么?”

    刘迁微微的沉吟了一番后,道:“当然是用你自己的刀,将你宰了,你说,我有什么理由放了你!”

    噗哧——

    伴随着刀子入肉的声音传来,刘迁手冢的太刀狠狠的绞尽了手冢的心口,那鲜血更是不断的从刀刃上向下流淌过来,而刘迁则是缓缓的伸出被护甲遮住的手,接住了那血水,任由其顺着铠甲朝着铠甲的心口处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