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清纯总裁爱上我 > 993.第993章 死的真不冤

993.第993章 死的真不冤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清纯总裁爱上我最新章节!

    人本身就是一种很矛盾的生灵,又因为有感情的存在,这种矛盾更是被激发到了极致。

    其实,矛盾这种情感,在刘迁的身上更是被体现的淋漓尽致。

    起初,刘迁真的没有打算要干掉这厮的,只是想来教训一下他,毕竟刘迁本来也是抱着这个心思过来的,可是意外的发现小世界,意外的闯进来,意外的见识到了这家伙身上冰的力量后。

    刘迁内心里的贪欲,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就冲出来,想要将这些都据为己有,哪怕是他不能真正意义上的运用,就算是给自己身边的人也好啊。

    正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刘迁才会在起初,想要了他的命,可就在关键时刻,刘迁最终还是发了善心,就像是针对尹媚儿的时候一样,最终只不过是戳穿了他的双眸,让他失去了观看这世界的力量。

    可是谁曾想,已经打算绕过这家伙的刘迁,会得到这家伙的报复。

    是啊,眼睛被刺瞎,报复本就是情理之中,刘迁也没感觉有什么,但正因为他的报复,他展现出来的关于对冰上的应用,再一次刘迁体内的贪欲爆发出来,根本就是无休止的,想要剥夺,想要占有,想要将其彻底的沦为自己的东西。

    何况,已经是得罪了,本身就不喜欢留后患的刘迁,在看到了他那一副狰狞嘴脸后,就知道,两个人已经站到了不死不休的对立面。

    “伪善,真的不能留,该杀就杀,该抢就抢,倒是我多虑了,差点忘记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刘迁自嘲一笑,这些天许是自由自在的生活过惯了,以至于他都忘记了,自己和那四大家族之间还有着一段不解之缘呢,险些误了正事。

    “看样子,我的心境还是需要好好的稳固一下,固然实力在强,连自己的心境都控制不住,却是一种大忌啊,也是该去找个地方,好好的历练一番了。”

    想到这里的刘迁,呵呵一笑,收起了玩味,甚至从始至终刘迁都没有看一眼,那已经被蒸腾而起的火焰,瞬间烧成灰烬了的韩斌一眼。

    “这里,好像韩斌对这边很紧张啊,从我进来之后,他就在紧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不多时,刘迁已经来到了这皇城里,可是刚刚踏入后,一股扑面而来的死气,连刘迁都感觉到极其的不舒服。

    微微眯起了眼睛来的刘迁,原本体表处熄灭的火焰,此时再度蒸腾起来,将周围都照耀的犹如白昼一般,他就像是一颗行走的恒星,一步步的向着这片宫殿的深处走过去。

    宫殿的外表,金光灿灿,可是当刘迁真正的走到这片绵延十几里地的超级宫殿内后,却是感受到了一抹难言的阴冷气息,这股阴冷和外面的金光璀璨,简直形成了史上最强的反差。

    阴冷,潮湿,甚至其中夹杂着浓郁的死气。

    有人会问死气是什么,若是上过战场,真正的在火化场工作的人都应该知道,死人多的地方,天地间会呈现出一种奇特的气味,那种气味不是特别的难闻,但只要是正常人一闻到,就会感觉非常的不舒服。

    这种气味也只有在死人的身上才有,是一种活人很厌恶的气息。

    毕竟,活着的人,是不会想着死的,这也是为什么正常人为什么会那么的排斥死气。

    “很浓郁啊,这里到底死了多少人?”

    有些惊讶的刘迁,一步步走进去,却是在那宫殿内金光璀璨的龙椅一侧的偏殿内,看到了一道门,而浓郁死气,正是从那道门里传来的。

    许是因为韩斌刚刚出来迎战刘迁太过着急,这门并没有关闭。

    顺手推开了这道门,刘迁大步走进去,刚刚走进去,扑面而来的死气,几乎形成了实质,化作各种恐怖狰狞模样,张牙舞爪,若鬼魅一般,十分骇人。

    连刘迁都是微微一哆嗦,貌似刘迁这辈子什么都不怕,就怕这些东西,所以——他止步了,没有在前进。

    可是不前进的话,根本就不可能知道,前面有什么,一时间,刘迁的心里也是十分纠结。

    “去,不去怎么知道里面有什么!”

    深深的吸了口被面甲过滤过的新鲜空气后,刘迁这才将面前的一切,全部都用火焰逼开,而他更是大跨步的朝着下面走过去。

    这是一道通往地下的旋转阶梯,刘迁整个人如一团行走的火球一般,一步步向下推进。

    越走,死气越是弥漫,甚至形成了实质,各种鬼哭狼嚎的声音几乎就在耳畔,又好似远在天边,非常的不真实,让人有一种很是诡异的错觉。

    刘迁也不明白这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感觉,不过他还是在一步步的向下走去。

    而各种各样的恶鬼模样的死气形成的实质,不断在刘迁的身边聚拢,好似真的鬼神一般,张牙舞爪,一个个模样恐怖狰狞,各种恐怖造型,哪怕是鬼屋里的那些可怖厉鬼,甚至都不如眼前的千百分之一。

    很骇人。

    但此时的刘迁,却像是没有看到这帮家伙一样,一步步走下去,不多时,已是到了地下。

    当真正意义上来到地下后的刘迁,却是惊骇的一双眼睛都瞪得滚圆滚圆起来,以至于那贪狼面甲上的红宝石都闪闪发光,即便是漫天火光,都遮掩不住它的精芒!

    万人坑,到处都是死去的尸体,有很多甚至才刚刚开始腐烂,不,这里的尸体,绝对不止一万具!

    很多已经化成了皑皑白骨,但更多的还是正在腐朽之中,有男有女,有人有孩子,不过,其中最可怖的还是以还痛的尸骨为最。

    咦——

    最让刘迁感到怒火中烧的还是,他看到了自己脚下不远处的一个尸骸。

    那是一个小男孩的尸骸,不过七八岁模样,即便是才刚刚死掉没多久,但他身上的气质却依旧没有完全的退化掉,灵动非常,日后定然是个好苗子。

    可偏偏就是这样一个好苗子,却惨死在这里,茫然,无助,刘迁甚至能从他那一双眼睛里看到临死前的恐惧。

    这个男孩不是别人,正是起初那几个外国佬闹事的川菜馆老板娘的儿子,只是可惜,他现在死了,看他尸体的腐烂程度,起码已经死去一周时间了。

    深深的吸了口气,刘迁隐隐的感觉到,自己的眼角竟然有泪水弥漫,他像是哭了。

    “我哭了吗?”

    刘迁又看了一眼这一眼望不到头,一片用普通人堆积成的尸山,刘迁的心头也是发堵,心中有千百种情绪在缭绕着。

    “你死的还真不冤啊,韩斌,这就是你的杰作,这就是你怕被我看到的杰作,看看这里,在看看那里,都是人,普通人,呵呵,呵呵呵呵呵——”

    有些无助的笑声从刘迁的唇角发出来,他不是圣母婊,更不可能为会不相干的人的死活而感到悲戚。

    可是,若只是一两个真的不容易让人动容,但人数累积到了一定程度上后,那种对心灵的震撼,足以让任何一个铁石心肠的人,心都会跟着融化开来。

    至少此时的刘迁,他感觉自己的心融化了,被这恐怖的一面,震撼到化开来。

    “为何,如此残忍,为何,这到底是为何,你杀这些人,到底是为了什么,有什么目的,为何,为何——”

    最后一声,刘迁几乎是咆哮出来,以至于漫天的恐怖死气,瞬息之间在一股强大的冲击波中,被冲散,但这些被冲散的死气,又重新凝聚在刘迁的上方,转而又化作无尽厉鬼模样的可怖幻象,张牙舞爪,鬼泣连连。

    怀抱着那少年的尸身,刘迁怕自己的火焰毁了他,刘迁只好将身前的火焰全部都熄灭,看着这孩童前几日里还是一副为了母亲,需要被几个厨子拽住的小牛犊,但现在却是已化作一具其母亲看到后,不知道会不会崩溃的可悲尸身。

    “怪不得起初唯唯诺诺,怪不得起初遮遮掩掩,原来是有这样不可告人的事情呈现,呵呵——”

    一声低声轻笑,又像是神邸的低语,周围的鬼泣,在刘迁翅膀上燃烧着的火焰下,根本不敢靠近,似乎是对刘迁有畏惧一般,只能在远处眼睁睁的看着。

    “那是——”

    唏嘘了好一阵后,刘迁也不知道,是不是该把这小孩的尸体送还给他那已是寡妇的母亲,内心里万分的纠结。

    但也正是在这时候,刘迁注意到了,在这万人坑的中央区域,竟然有一株诡异的紫色花朵,正在呈现着。

    “那是什么?”

    刘迁惊讶的怀抱着少年的尸体,瞬间飞到了那花朵的面前。

    “好香,这香气好熟悉,等等,怪不得这里没有腐烂的气息,应该是被这香气覆盖了,可是这到底是什么花,竟然需要无数尸体的死气来养活?”

    只是一眼,刘迁就知道,这花很邪乎,非常的邪!

    刘迁认不得这花来,不过或许阿银可以认出来,想都不想,刘迁就将阿银从小世界里领了出来,阿银刚刚出现,直接在刘迁的怀抱里,只是看到这小孩的尸体后,阿银也是一怔,看着刘迁诧异道:“你认识他?”

    “嗯。”

    刘迁点了点头,虽说被面甲遮掩住了面容,但阿银不难听出,刘迁的声音里,隐隐有哽咽的味道呈现着。

    “老婆,你帮我看看这是什么花,竟然如此歹毒,需要万人坑来养!”

    刘迁指着那一株诡秘的花朵,对阿银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