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清纯总裁爱上我 > 991.第991章 杀和抢,到底干不干

991.第991章 杀和抢,到底干不干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清纯总裁爱上我最新章节!

    “真气化形出来的铠甲,并没有其他材质夹杂其中,你真的认为,就你这铠甲,能抵得过我的拳头?”

    刘迁疑惑的看着面前的韩斌,一脸的不解。

    “试试不就知道了。”

    韩斌轻蔑一笑,道:“小子,刚刚你对我的羞辱,待会,我会千百倍的收回来,哦对了,顺带一提的是,我这铠甲的体表温度,可是零下九十九度,我还怕你受不了呢,哈哈哈——”

    零下九十九度,距离绝对零度还有一倍多的距离。

    不过,要知道零下超过六十度之后,所能造成的破坏力绝对是震撼人心的。

    像是南北极万年不化的坚冰也才多少度,区区零下八十多度而已,比这家伙身上的铠甲还有低了十几度,怪不得他敢如此的自傲!

    南北极万年不化的坚冰到底有多坚硬,据一些所谓专家的理论来看,其质地差不多堪比钻石了!

    这家伙身上的冰质铠甲,岂不是要比钻石还要结实!

    一想到这里,刘迁也是微微的眯起了眼睛来,他不由朝着自己的拳头看过去,若是不出意外的话,他这一拳就能将成片的钻石粉碎,要粉碎面前韩斌身上的铠甲似乎也不是什么难事。

    唯一让刘迁有些忌惮的是那温度,刚刚只是抓了一下他的手,现在他的手心里还隐隐的有些冻伤,若不是他的自愈能力极强,怕不是现在他的手心里,已经被冻烂了。

    “偿还回来,呵呵——”

    说着话的刘迁,陡然一颤,只看到刘迁身上99%的面积几乎全部都被黑色的贪狼铠甲覆盖住,一如一尊黑色战神般,背后天翼呈现出来,微微颤动时,刘迁已是腾空而起,若一尊传说之中的炽天使般,浑身上下,顿时被真气化形出来的炙热火焰覆盖,外表极其绚丽。

    “有意思!”

    看到刘迁背后的翅膀,韩斌没有丝毫的惊慌,反倒是轻蔑一笑,而此时在他的后背上,嗖的一声,顿时冒出来一对坚冰一样的翅膀,轻轻拍打起来,他的身体也是冲天而起,只是随着翅膀的拍动,隐隐的会有冰渣落下。

    “哦?”

    看到他也飞了起来,起来现在明白,为什么这家伙敢这么自信的跟自己说话了。

    零下九十九度,他可以完全自主的对冰进行掌控,要做到这种地步真的不难,甚至于他还能做的更优秀一些,毕竟冰是有质的,而刘迁的火则是无形的,二者之间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有点意思,这就是你自信的根本吧。”

    刘迁呵呵一笑,对于冲天而起的韩斌,也是上了些许的小心,至少这家伙比刘迁想的要难对付一些。

    “不不不,我自信的根本不止这些,还有,我的这片小世界!知道,他叫什么吗?”

    韩斌嬉笑一声,不等刘迁问询,自顾自的笑着,道:“我这片小世界名为共工,走的是水意,水冻后为冰,你可知道,我这水意的小世界对我的加成有多大?”

    “关我鸟事。”

    刘迁一抖肩,无所谓一笑。

    “刘迁,你真是够了!”

    韩斌咬牙切齿的看着刘迁,愤怒道:“好像,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过节吧!”

    “是没什么过节,只是有过一面之缘而已,不过——”

    刘迁呵呵一笑,顿了一下。

    “不过什么!”

    韩斌也是一脸愤怒。

    “你一个正常的老爷们,为什么要挠老子的手心,我草你大爷的,你他喵的不嫌恶心,我还嫌呢,****的东西!”

    一提到这事,刘迁气就不打一处来,他这次来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这个梗,刘迁最恨别的男人和他有暧昧的行为,他是个纯爷们,怎么可能会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这是绝对不可原谅的亵渎!

    “只是因为这个?”

    韩斌也是一怔,有些傻眼,我尼玛,老子当初不过就是随心而为,谁考虑过这后果,我了个去,早知道不挠了。

    可是,这世界上似乎是没有后悔药可买的,一时之间韩斌的脸色也是微微一变,道:“得了,别废话了,你就是因为这个要来找我,想教训我?”

    “不错!”

    刘迁毫不避讳的承认,他本来就是为了这事来的,本身他和韩斌之间就没什么仇隙,本身他都懒得过来。

    即便是韩斌在拍卖会上拍到了不少宝贝又如何,那是他的运气,刘迁还没那么小气的要去剥夺人家的气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自己被一个男人挠过手心,刘迁就感觉这坎根本就过不去,必须要找回场子!

    “好好,很好,刘迁,你真的是我见过最有意思的人,同样你也是我见过的最小气的男人!”

    韩斌冷笑,在他看来,不就是挠了次手心吗,根本就不难理解。

    要知道,这年头,可是单身狗多如牛毛,若是每个男人都对身边的同性来这么一下,一般人或许不觉得有什么,但若是真的有人误会了,那么这事就真的有的玩了,到最后直的被掰弯了,也算正常,根本不值得大惊小怪。

    可关键刘迁有家室,作为一个有家室的男人,他也不会容许自己变弯,这家伙就是赤裸裸的在挑衅调戏他,真的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小气吗,也就你这样平日里总是自诩自己是GAY的男人,才受得了你这种恶心的行径,不要拿你的世界观和别人的相提并论!”

    似乎是随着两个人口水战的升级,天地间越发的寒冷起来,以至于被火焰包裹住的刘迁,也是稍稍的感受到了一抹淡淡的冷意。

    微微的眯起了眼睛来的刘迁,朝着面前的韩斌看过去,倒是有趣,这家伙对于寒冰的掌控却是达到了一种罕见的层次啊。

    不过,若是哥们我能将他的寒冰能力拿过来,也不知道对自己又会有多少的提升。

    冰火两重天?

    可是,为什么感觉这么污呢!

    “去你喵的——”

    韩斌低吼一声,就要动手,不过,他却在忽然之间,感受到即便是被他掌控的小世界里的时间都停止了。

    怎么回事——

    韩斌怔了一下,只看到刘迁正微笑着到了他的身边,和他拥抱在了一起。

    到底是怎么回事!

    哪怕是此时穿着寒冰铠甲的韩斌也不明白,为什么他感觉到了一种危机感,最可怕的是这种危机感十分的急迫,刻不容缓!

    但偏偏,他却动不了,像是被某种力量压制了身体,动弹不得。

    而刘迁更是在和他拥抱后,在他的耳畔轻轻一笑,道:“超——殇——别——离!”

    什么伤别离?

    什么东西!

    韩斌根本就不明白,刘迁为什么会说出这番话来,不过,他已经确定,这时间的停止是刘迁所为,几乎是驶出了浑身解数,要挣脱这恐怖的束缚,韩斌只感觉自己的五官都扭曲在一起。

    挣扎,他要挣脱这束缚,挣脱,一定要挣脱。

    尤其是感觉又一个刘迁的身影,默默的出现在他的背后时,他的心几乎凉到了谷底。

    这样的招式,他也有,只是他不明白,刘迁是什么时候将这一招运用出来的,而且没有任何的先决性条件,直接就这么使出来了,超出了他的预料。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绝不能坐以待毙!

    当真正的刘迁,浮现在了韩斌背后的时候,两把锋锐的刀锋,同时出现在了韩斌的面前,在韩斌惊叫的同时,朝着他的眼睛狠狠的刺了过去。

    咦?

    刘迁惊讶的看着空空如也的前方,韩斌的身影不见了,在这本就超快的空间里,他竟然还能逃走,这倒是说明了问题,连刘迁都惊讶不已。

    不过,当刘迁看到两把短刀上的血痕后,刘迁又笑了。

    “我的眼睛,不不不,我的眼睛,我的眼睛啊——”

    地面上,浑身上下被寒冰包裹着,化作了一尊铠甲的韩斌,凄厉的半跪在地上,两只手更是在自己的脸前虚空处不停的抓着什么,但却什么都抓不到,而他的脸上更是吓人。

    只看到他的两个眼眶上有两道深深的刺痕,而在那刺痕之中,苍白中透着黑色的眼珠,在此时看起来倒是有些狰狞,有些恐怖。

    啊——

    一声不甘的低吼咆哮,从韩斌的嘴角传来,他愤怒的想要寻找刘迁,以至于天地间的温度都在瞬间,快速的降低下来,连地面墙面上都开始有冰渣子出现,甚至于天空中,都有皑皑白雪浮现出来。

    看到这一幕的刘迁,对于这家伙所运用的寒冰真气,真的是越发感兴趣了。

    若是火真的可以和冰共存的话,那么到时候他的实力又能提升一大截。

    何况,这韩斌本身也不是什么好货,刘迁就算是平白无故的宰了他也不会有任何的负担,全当是为了那些曾经被韩斌扼杀了的人报仇了。

    邪魅一笑的刘迁,微微的眯起眼睛来,看着那此时有着强劲感官能力,又将他的身形锁定住的韩斌,刘迁微微一摇头,道:“超殇别离!”

    “刘迁,我要宰了你!”

    做出了迎战姿态的韩斌,虽然双眼在不停向下流血,可他的脸色却是一如既往的坚定,朝着前面看去,等待着刘迁到来。

    吧嗒——

    可这时候,天地间除了一声火机燃烧的声音传来,似乎在无其他,甚至于他还嗅到了一抹淡淡的烟味。

    被耍了!

    几乎是在的一瞬间,韩斌就已经确定,他被刘迁耍了。

    冷汗,更是不住的从他的额头上落下来,眼睛是看不到了,可他还有听力有嗅觉,不过依旧难逃被刘迁戏耍的命运,就像是起初他挠刘迁的手心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