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清纯总裁爱上我 > 932.第932章 难缠的东方舒

932.第932章 难缠的东方舒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清纯总裁爱上我最新章节!

    依照刘迁的理解来看,青浩然对他说的这一次在江海市他将会面临的困难挑战,说的应该就是这个东方舒。

    因为东方舒是刘迁在江海市碰到的几个大家族里年轻一辈之中,最高修为的,先天六重。

    而且这家伙长得贼拉的妖孽,比当初的死神还漂亮,还娘,说话的时候,虽说没有拈花指,但也不次了,毕竟这厮声线很细,很百灵鸟似的,要不是他是个男儿身,刘迁都会以为他是个女人。

    比死神还娘的家伙!

    刘迁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一番,要和这样的妖男干架,说实话,刘迁的心里还是很不情愿的,毕竟这样的妖男,看着就让人恶心,何况是争斗了。

    其实,审美上的不同也造就了刘迁心里上的变化,若是给一个GAY看到东方舒这样的男人,那结果不言而喻,肯定是欣喜若狂啊,这可是典型的受中极品啊。

    “就这吧。”

    犹如百灵鸟一般的嗓音,在狼牙山附近传来,刘迁看了看这熟悉的地点,轻轻一笑,道:“好,就在这。”

    “我是说,在这里给你选个坟地比较好,哦对了,你相信风水说么?”

    东方舒微微一眯眼睛,对刘迁歪着头嘻嘻一笑。

    “信,不过我也会看风水。”

    刘迁呵呵一笑。

    “哦?你也会看!怎么看?”

    东方舒诧异的看着刘迁,这小子倒是多才多艺啊,有点意思。

    “就你身后那个小山坡,那可是一块风水宝地,唤作龙抬头,到时候把你埋在里面,说不定你来世投胎的时候,做男人起码能多点阳刚气呢。”

    刘迁呵呵一笑,一抖肩膀,道:“怎么样?”

    呼呼——

    只一句话,戳中了东方舒的痛点,这一幕简直把东方舒气炸了。

    周围站着的东方家的人,一个个面色难看,这小子,真的是极品啊,作死做到这里来了,哎呦我去,他不知道东方舒最恨别人说他不爷们吗,这厮还说的这么赤裸裸,好可怕,这花样作死的手段,简直让人捧腹。

    “你在说我没有阳刚气么?”

    东方舒冷着脸走过来,可即便如此,他给人的印象,就像是一个大姑娘家家的撒娇似的,声音隐隐的从百灵之中透着一抹嗲意。

    呕——

    一想到这厮胯下吊了根小黄瓜,刘迁就忍不住一哆嗦,愕然道:“咳咳——那什么,这个,好像真的是,你自己没照过镜子吗?”

    “照过!”

    脸色阴沉的几乎能滴出水来的东方舒咬牙切齿的看着面前的刘迁,一双眼睛都变得通红通红。

    “就当我没问过,不过你确定,你,要杀我?你,有这个资本?”

    刘迁微微一笑,道:“先天六重的人,我还没杀过呢,倒是有些期待啊!”

    一抖手,刘迁身上的休闲装顿时炸裂开来,与先前不同的是,这一次,刘迁浑身上下一抹黑,黑的亮眼,黑的闪耀,若那黑曜石一般,泛着金属般的质感和光泽,又犹如黑金一般,处处透亮。

    这套贪狼甲可不仅仅只是颜色上的变换,而是实打实的换新装了。

    用的是那几个先天高手的精血,用的是他们身上的武器材料全部都在那水晶宫的炼器室内,进行过淬炼,而进行淬炼的则是易可馨送给他的那盏青莲灯。

    天狼甲经过淬炼,整体上有了极大的提升,不管是防御还是其上利刃的进攻性,都得到了一种质的飞跃。

    相当于是游戏里的强化,整体上大概有近七成的增幅,不过,还是这黑色的贪狼甲刘迁比较喜欢一些,白色的太过圣洁了,他可不是什么圣母婊,对于白色一向没什么感觉。

    “大言不惭,真以为还个马甲我就不认识你了!”

    “呵呵,咱俩谁还的马甲还不知道呢。”

    刘迁笑了,马甲这个梗他真当刘迁这年轻一辈的人不晓得?

    当年的审判,也就是现在的青浩然可是经常跟他提起某山的一个小品里,换马甲的典故,说的不还是王八嘛。

    “当然是你咯,白色还黑色,黑白不分!”

    似是懒得在和刘迁废话,东方舒的唇角一颤,紧跟着像是念了什么咒语一般,刘迁微微皱起了眉头,天狼甲瞬间将其全部躯体都包裹住,唯有那赤红色的眼眸上映衬着两个红彤彤的宝石,镶嵌其中,却有着可以当做眼镜一样的作用,很是神异。

    扑扑——

    只看到这附近林子里的树叶轻飘飘落下,落在刘迁的身上,可莫要小看这落叶,一片片就像是刀一样,刮在了刘迁的身上,非常锋锐。

    若不是刘迁身上披着改装过后的贪狼甲,怕不是在这样的落叶攻势下,都有可能受伤。

    “防御性倒是不错,不过我很好奇,你把自己武装成了还马甲的,有意思么!”

    似乎只熟知这个梗的东方舒,不由咯咯一笑,身体犹如灵蛇一般,朝着刘迁就席卷过来。

    来的好,正愁不好抓你呢!

    刘迁摆出了防守的姿态,任由这东方舒冲过来,可就在刘迁要抓住他手腕的时候,刘迁竟然感觉自己抓的根本就不是他的皮肤,而是黄鳝的表皮,滑不留手的感觉,让人根本就抓不住,难以捉摸。

    怎么回事!

    在看到刘迁那犹如软体面具上流露出的惊讶后,东方舒诡秘一笑,一巴掌就扇在了刘迁的后背上,力气之大,让人难以承受,若不是有贪狼甲抵消伤害,怕不是这一巴掌,能将刘迁活活的扇死!

    这不是开玩笑,他这一巴掌,打在山体上,都能打飞下一大块石头,而那石头落地,都会变成一地碎石,可怖非常。

    “好玩么?”

    看着一巴掌被自己扇飞出去,竟然还能平稳落地,双手伏地,一手一把黑色短刀的刘迁又站了起来,东方舒也有些惊讶的看着刘迁,诧异道:“倒是有意思,这都能挡住,可是刚刚我可没用武技哦,只是最普通的肢体接触,其实啊,这才是你我之间的差距呢,咯咯咯——”

    “笑的跟娘们似的!”

    刘迁冷笑一声,道:“有本事你他娘的干死我啊,草尼玛!”

    不等东方舒从那娘们的话语里回过神来,周围的一行东方家的人,当即是懵逼了!

    我草,迁啊,你说人家不像男人也就罢了,但你也不能直击人家的痛处,直接说人家是娘们吧,那得多惨啊!

    尤其是东方舒这娘——哦不,这爷们,最恨别人说他是娘们了,刘迁这下子要惨了,刚刚的对决,基本上已经为这一次的战斗,定了性。

    刘迁在东方舒的手上,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地,毕竟,他修炼的金蛇缠丝手,那可不是一般的难缠啊。

    滑不留手不说,你压根就捉摸不透他的动作,更是会被他的无情手段一次又一次的打压,而且更可怕的是东方舒天生神力,从小就表现非凡,在族内可是比那青家里的青浩然来的还要让人忌惮,更是家族长老眼中的宝贝疙瘩。

    “你说我笑的跟个娘们似的!?”

    听到这话的东方舒整个人都炸毛了,跟狮子狗似的,浑身上下的毛发好似爆炸头一样,乍起来。

    显然,刘迁真的是戳到了他的痛处了,这是他最不愿意被人提起的一件事,所以,他要刘迁死,死无葬身之地。

    此时的他,根本就不会去管什么水晶宫,什么秘宝之类的东西,反正得到了也和他无关,倒是刘迁的命,让他迫切想要得到,侮辱他的人,都该死!

    “难不成你觉得你像爷们,别逗我了,臭娘们!”

    刘迁这一次可不是说像了,直接就将东方舒定义成了娘们,那言语里甚至还透着一抹对骚狐狸般的挑逗,可把东方舒刺激坏了。

    “你给我去死——”

    被刺激的怒火冲天,东方舒再度朝着刘迁飞奔过去,转瞬间两个人就纠缠到了一起,只是这东方舒的身法太可怖,浑身上下就像是有一层粘液似的,可偏偏他没有,那应该是将真气转化出来的一种产物,就像是刘迁的真气可以化作火焰一般。

    “臭小子,我要撕碎你的嘴!”

    东方舒咬牙切齿,一双眼睛都通红,两只手朝着刘迁的面甲方向就抓过来。

    怎么办?

    要是这样下去的话,肯定不是这臭娘们的对手,怎么办!

    刘迁被他近身缠绕,抓也抓不住他,他就像是一条蛇一样,关键这蛇的速度还非常的快,快的不可思议。

    有了!

    他身上明明没有粘液,也就是说这粘液肯定是真气幻化出来的,他能幻化出粘液来,老子可是能幻化出火的!

    一想到这里,刘迁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快意恩仇的大笑,紧跟着刘迁催动体内真气,疯狂运转起来。

    刘迁的动作,也被东方舒察觉到,他也诧异,这小子能这么快悟出来?

    要知道,刘迁不过就是一个散修而已,他凭什么!

    更何况即便是给他悟出来又如何,等级上的差距,足以形成碾压了,若不是为了撕烂这小子的臭嘴,他早就下手了,该死的小混球,浑身上下黑色铁甲,根本就无法拆穿,太可恶了!

    “暴!”

    就在东方舒犹如一道游蛇般不停在刘迁的身上来回的盘旋时,陡然间刘迁猛地双腿踏地,若马步一般,地面都被踩出两个浅坑来,而之后,一股白色烟气顺着刘迁的体表蔓延开来,一股炙热气息,更是绵延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