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清纯总裁爱上我 > 894.第894章 背叛的滋味

894.第894章 背叛的滋味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清纯总裁爱上我最新章节!

    刘迁并没有急于离开这里,而是将车子开到了另外一处地方,将吴三桂身上搜出来的东西看了一下。

    凌风诀,这是吴三桂刚刚用过的步法,比风还快,迅捷无比,连刘迁都捕捉不到他,不是最终用了换命的方式,还抓不到那狗贼,怕不是死的人可能就是他。

    冥空掌,就是刚刚那类似于空气炮一样的武技,非常强悍,上面还标明了玄级高级,玄级是什么,刘迁根本就不懂,也不在意,他只清楚,这招武技若是运用到了他的连招之中,或许效果会更好,能打出更漂亮的必杀来!

    地狱三段斩,一种也被标明为玄级高级的刀法。

    神魂萃体丹,就是上次刘迁从火德真君那里得到的宝藏,当初就给了韩子欣,用以给她提升资质,现如今刘迁也没想到这吴三桂的身上也有一粒,而且那玉瓶上写的是留给陈圆圆的。

    这家伙倒是有心了,刘迁咬了咬牙,最后还是决定,这神魂萃体丹先给自己吃下,以后在弄到,然后才会分给其他人。

    阿银暂时不需要这个,毕竟阿银本身就有修武的资质,吞吃其他丹药后,实力也是大进。

    三本武技,一粒丹药,就是吴三桂身上的全部家当,至于陈圆圆的身上,刘迁也没有放过,只是可惜,她身上除了自己给她的那张银行卡之外,在无其他。

    不过绕是如此,刘迁也满足了。

    驱车找到了一片原始森林的外面后,刘迁这才钻了进去,找了个地方将那神魂萃体丹也炼化了。

    一连三天时间,刘迁都在炼化这神魂萃体丹,可以说将这药力,几乎全部都凝聚到了自己的筋骨皮之中,而且在和那吴三桂的对战之中,刘迁原本吞吃的钟乳以及那彼岸花的果实,现如今都得到了极大的炼化。

    全部都凝聚在了他的体内,强壮了他的体魄,要不然,刘迁也不可能有那么大的奈何,和那吴三桂争斗不休,甚至最终还战胜了他,这一切也有不少这些灵丹妙药被炼化的功效。

    不过即便是刘迁自己,炼化这神魂萃体丹都足足练了三天三夜,而且刘迁隐隐感觉,这吴三桂为陈圆圆准备的这一颗丹药,比之他曾经在火德真君那里找到的神魂萃体丹的药效还要霸道,还要好上几倍不止,应该属于极品丹药的范畴。

    只是即便如此,刘迁炼化了所有的丹药,体内的药效也炼化的差不多了,但他依旧没有突破到先天极境,这一点真的是让刘迁郁闷的要吐血。

    突破个先天有这么难吗?

    不过,既然没有突破,刘迁也不强求,毕竟先天五重的吴三桂都被他扼杀掉,不是先天却胜似先天,这有何不好呢。

    等到刘迁换上了一套休闲装驱车来到大理的时候,却是第一时间就被当初他曾经在这大理的一些手下找到,并且紧急催促着他离开大理。

    因为整个吴家都疯了!

    吴三桂死了,吴道凌也死了,吴家损失了两个超级高手,失去了庇佑,现如今整个吴家正在疯狂的寻找凶手。

    只是,即便是吴家手段不错,但刘迁当初和陈圆圆有过交流的所有资料视频,全部都被呆呆抹除掉了,丝毫都没有留下来,现如今哪怕是吴家有通天的本事,也找不到真正的凶手是谁,一时间也是无头苍蝇,正疯狂悬赏。

    “没事,不着急,这吴家的事情,你们来跟我说说!”

    刘迁对着一帮曾经是其手下的人笑着说。

    这些人点了点头,有人就准备开口,但刘迁还是捕捉到了其中一人,眼神有些躲闪,看都不敢看他。

    要知道,刘迁这人为人起来,平易近人,最是会笼络人心,哪怕是深知他的恐怖,和他交往了这多年的家伙,也都会在他的身边嘻嘻哈哈的,可现如今,这帮家伙却不同,有延伸躲闪,难不成是有什么事吗?

    又或许,自己被背叛了?

    想到这里的刘迁,表面上没有分毫的变化,认真的听那手下人去说道了。

    “大人,那吴家可不简单,传承了数百年,在整个云南这边也是有头有脸,而且和日本那边关系莫逆,不过,在整个云南附近,像是这吴家一般大小的半隐世的家族,却是有好几个,分别是那吴家、刘家以及张家,这三家都不简单,都很强,但独属那吴家最是强大,因为传承的最久,底蕴最深,而且——”

    “说啊,别墨迹。”

    “知道了,大人,那吴家有个天才子弟,换做吴英龙,据说这吴英龙现如今已经达到了先天六重的境地,比之那吴三桂还要凶悍,而且,他现在更是拜入到了那传说中的真正的隐世家族青家里去,算是青家外围子弟之中的佼佼者,因此,吴家即便是失去了吴三桂和吴道凌,但在这云南附近,依旧是无人敢惹!”

    “这些你们倒是清楚。”

    “那是,我们在这里混迹了这么些年,一些隐秘的事情自然是知道一些,不过大人,您还是快走吧!”

    “为什么这么着急让我走,我可是连吴三桂都做掉了呢!”

    刘迁邪魅一笑,望着面前的这帮曾经的手下人,却是摇了摇头,道:“没想到你们愿意为了利益,背叛我,唉——这些事情,本来你们根本就不知道,不是吴家找上你们,告诉你们该如何告知我,你们会这么乖乖的说出来?”

    “不是,大人,您怎么能这么说呢,我们怎么可能会背叛您呢!”

    “是啊大人,我们可是最好的战友,这说背叛,有点过了吧,您要是不信任我们,又何必来找我们呢?”

    “就是大人,您完全可以杀了吴三桂之后,直接远走高飞,谁又能找到您,是不!”

    这帮人说的有理有据的,刘迁听在耳畔,却是不屑一笑,看着这帮人,却越发觉得他们可怜起来。

    自己当初将他们从那生死危机中救出来,又留给他们一大笔钱,恩将仇报也不带这样吧,就因为自己得罪了他们认为得罪不起的人?

    “呵——”

    刘迁自嘲一笑,道:“好吧,算是我认错了你们这帮家伙,不过,话说曾经毕竟共事一场,现如今我给你们个机会,把实情告诉我,而非是这些让人听了之后,根本就无法相信的事!”

    “我说——”

    那原本延伸躲闪的家伙,也正是上次帮着刘迁锻造了长刀的倔脾气,姓张。

    “大人,是吴家的人找上了我们,还给了我们很多的好处,只让我们把你哄回去,好把你的大本营供出来,到时候在将你全家全部都扼杀,不过大人,那好处,我一份没要,我发誓,我真的一分都没拿!”

    听到这里,刘迁的心已经冷了。

    当年的救命之恩,在利益的面前,却是如此的可笑,真的是让人不免唏嘘啊。

    “老张你血口喷人,干掉他!”

    就在这时,见事情败露后,原本还在刘迁面前表现乖巧的几个家伙,此时顿时恼怒起来,一个个凶狠的扑向那老张。

    刘迁冷眼旁观的看着,并没有去帮忙,任由那老张在这几个老家伙的手中,几秒钟之后就化作一具死尸。

    “好玩么?”

    “我刘迁就这么好耍吗,在你们眼里,我的智商是不是负数呢?”

    “连我裁决,血狼都不知道的事,你们却知道的一清二楚,连恶魔死神都不知道的事,你们却比我们都清楚,连七煞天等人都不敢相信的事,你们却比谁都清楚,这话说出去,你们认为,鬼会信吗,鬼都不信,何况是我!”

    “当年的情谊,现如今都已经断掉,我还想着将那车子里留存的一部分蛟的肉分给你们,现在看来,是我刘迁太想当然了,不过,说实话,这被背叛的滋味,真的不好受啊。”

    刘迁苦笑着,而这屋子里的人,哪个不是人精,能当杀手的人,又有几个是傻瓜的。

    一个个急忙从刘迁的身边让开,朝着外面不顾一切跑去,不跑,在留下来只有死。

    只是,刘迁怎么可能在让这帮家伙去通风报信。

    这吴家看样子是留不得了,原本刘迁还想看着那吴三桂起码贡献出了不少宝贝的份上,给吴家留点后的,但是现在看来,一切都是他的想当然,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啊。

    “杀——”

    一声低吼,只见刘迁猛然间转过头来,一双手微微抬起,只听两声猛烈的炸响瞬间呈现,那跑的即便是飞快的几个人,在此时更是被炸成了血肉模糊的尸体,趴在了地上,在无了生息,死的极惨。

    “背叛,我曾经以为你离我很远,看样子,彼此间的关系疏远了十几年,现如今却成了累赘,什么恩情什么感激,都是可笑可悲的产物。”

    刘迁有些颓然,被背叛的滋味真的不好受,尤其还是这帮家伙,真的是让刘迁有一种痛彻心扉的感觉。

    当年的愉快回忆,也在此时,变成了可笑的影像呈现在脑海。,

    “果然是一群废物,我当他们起码能将你哄骗回去呢,看样子,没成功啊。”

    这时候,在这间位于郊区的一家充斥着古风色彩的驿站外,忽然来了几个年轻人,都在二十七八的年岁,其中有好几个,都和那吴三桂有着几分相像,看样子应该是那吴家的人无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