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清纯总裁爱上我 > 787.第787章 你们两个在干嘛

787.第787章 你们两个在干嘛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清纯总裁爱上我最新章节!

    夜色清凉如水,韩子欣已是早早的睡去。

    刘迁却是没有半分的睡意,坐在堂屋里,刘迁看了一眼胸口处的伤疤,此时已经变成了一道鲜红的半圆形印记,估计要不了多久,连个疤痕都留不下来。

    “我的自愈能力,貌似提升了几倍有余啊。”

    刘迁轻轻的皱起了眉头,许是那九旭升阳丹在作怪,又或是别的什么原因,他也不是特别的清楚。

    “不过刚刚我也是,脑子一热,就把心挖开了,不过——”

    刘迁朝着楼上看了一眼,为了这女人,他做什么都可以,一次又一次的生死,一次又一次爱恋的见证,对她,刘迁真的可以做到放弃一切。

    只是,现在还有机会挽留,他自然会把握住这机会,其实,韩子欣也不是不能通融的女人,至少她很好说话。

    怕,就怕韩子欣真的会较真。

    轻轻的摇了摇头,刘迁又将金书翻了出来,只是一看到那地图后,刘迁又会不由自主的想到一戒大师。

    “这老秃驴也不简单,实力于我相比的话,逊色也不是多少,他的实力应该比当初那个变态的大少要强上一些,但这老僧到底是谁呢,为什么又会守在少室山,这倒是个问题。”

    刘迁不得不往这方面想,少室山曾经刘迁也去过,那里根本就没什么一戒大师。

    显然,这一戒大师是才过去没多久的,既然他是才过去的,那么他又是为了什么,难不成也是为了火德真君的宝藏!

    可是这都一夜时间快过去了,阿银那边依旧没有半点的消息传来,看样子火德真君的宝藏,若是没有藏宝图真的想挖掘出来,也不是特别容易。

    更何况,刘迁真的不相信,一个活了数百年的老妖怪会没有点恶趣味,指不定这老家伙会在自己埋藏的地方,放些什么诡异的东西,又或是一些锋锐的机关呢。

    反正如果他是火德真君的话,估计会做的比火德真君还绝,什么狗屁的有缘者得知,都是那些作家编出来忽悠人的,这年头谁又不自私呢,尤其是一些老怪物,更是自私的可怕。

    “这个一戒大师真的很值得怀疑啊。”

    刘迁咬了咬牙,正当他准备放下金书,去陪韩子欣休息的时候,忽然一阵吵闹的电话铃响了起来。

    谁?

    接过电话,刘迁默不作声,只听对面急切道:“迁哥,不好了,易可馨家里来了两个白衣女鬼,我尼玛太吓人了,您,您快去看看吧。”

    说话的是青凤堂的一个小弟,负责看守易可馨的家,刘迁听后,不由一怔,白衣女鬼!

    想到这里的刘迁,顿时想到了那两个天台上的白衣身影,他点了点头道:“嗯,我这就过去,你们别轻举妄动,知道了吗?”

    “是是,迁哥,我们会好好看着的。”

    那个小弟说完后,也是挂断了电话。

    因为很急,刘迁也没跟韩子欣说什么,而是大步朝着门外走了过去,驱动着一辆白色的玛莎拉蒂,飞速的奔出了别墅,朝着易可馨的家,疾驰而去。

    刘迁走后没多久,床上的易可馨也是睁开了睡眼惺忪的大眼睛,只个轻轻呢喃一句,道:“坏蛋,我这辈子只跟你一个,希望你也能说道做到,别在多了——”

    ……

    “不错,根骨资质都是上乘!”

    “何止是上乘,师妹,你看的还不算透彻,这明明就是极品根骨,这少女,即便是成为我们红莲教的圣女都不为过!”

    “圣女,她能成么?师姐,依我看,她的资质顶天也就能够进入内门,成为核心子弟而已,要说圣女,却还是不成吧。”

    “不成?呵呵,师妹,你还是需要多历练历练,毕竟和我比起来的话,你的资历还是浅了很多。”

    “这倒也是,毕竟我可比师姐您足足年轻了七十多岁呢。”

    “你——算了,我不于你计较,小屁孩!”

    “嘻嘻,师姐生气了啊,别气么,这丫头的资质不管是上乘还是极品,送回门内,于师姐您来说都是好事,到时候教主赏赐下丹药来,您不是又能多乐和几十年么。”

    “算你识趣。”

    “不过,那火德真君的宝藏,却是不好找,你我所有的藏宝图不过是整张图的几分之一,必须要有完整的图册,才能找到那宝藏,这一点,倒是有些难了。”

    “不管多难,火德真君的宝藏必须得到!”

    “是啊,须知道多少年以前,有人得到过火德真君的一些遗留,现如今已然成长到了一个非常可怖的地步啊。”

    “找到火德真君的宝藏,再带她回去,于她这样的资质根骨来说,年龄根本就不是问题。”

    “嗯。”

    这一对白衣女子正自顾自的说着,却是忽然听到:“哎呦我去,年长了七十多岁,你们两个哪里是少女,亏本大爷起初对你们还多少有些兴趣,现在看来,咦,恶心啊,原来是俩老太婆!”

    而说出这话的源头,不是别人,正是那刘迁。

    只看到刘迁此时破窗而入,既然是俩老太婆,那就没什么好商量的,对方要将易可馨抓去当什么圣女,刘迁可不干。

    据传闻,不,不是传闻,即便是金老先生描绘的小说里也多有熬述,所谓的圣女,就是必须一辈子保持贞洁,什么清心寡欲一类,到最后自然而然的就变成了灭绝师太类的人物,这是刘迁坚决不许的。

    丫的,那可是哥的小妞,也没问问哥答不答应!

    虽说刘迁答应过韩子欣,不在多了,但内定的这几个,却是绝对不允许任何外人染指,哪怕对方是女人都不行!

    “小子,你说什么!”

    “找死,欠抽!”

    显然,年龄,往往是对于一些活的比较久的女人来说,绝对是一个不能体的禁忌。

    刘迁此时不仅打破了这禁忌,甚至还在这禁忌面前,撒了点辣椒水胡椒面,那滋味,好一个酸爽聊得。

    这白衣女子两姐妹,此时可谓是被刘迁气的一佛出窍二佛升天,怕不是刘迁在说几句,这两个白衣女子的头上都能冒出火来。

    “就凭你们两个,说我欠抽,我看欠抽的是你们!”

    不等两个女人呼啸着卷动鞭刀袭来,刘迁已是快速而动,梦幻夺命脚瞬间发动,朝着其中一女,飞踹过去。

    二女飞速避开刘迁攻势,从一侧掠过,本想反手给刘迁一鞭子的,但是其目光陡然捕捉到了此时还在酣睡中的易可馨,秀眉顿时一挑!

    “小子,有本事跟我们姐妹出去打,在这里,难道你就不怕殃及池鱼了?”

    “怕?怎么可能会怕!话说,这池鱼,你们似乎不想伤吧。”

    刘迁邪魅一笑,面色更是有些吊儿郎当,嬉笑怒骂。

    “小子,别不识好歹!”

    “臭小子,上次早知道一鞭子抽死你!”

    二女真可谓是被刘迁气的哇哇怪叫,这小子根本就是油盐不进,而且,很能把握现有的机缘,轻易的拿捏住二女的脉门,知道她们不敢在这狭小的房间里,轻举妄动。

    “不识好歹,我看不识好歹的是应该是你们才对吧,我这小妹乃是我家人,你们说掳走就掳走,也不打声招呼,大半夜一身白裙出现,难道就不怕吓坏了路人?”

    刘迁冷笑一声,点了一根烟后,道:“有本事过来,就在这打,我倒是要看看你们这两个娘们有什么手段!”

    “看样子你对你这小妹的死活压根就不关心啊!”

    “小子,算我们看错你了!”

    这两个女人,你一言我一语,毕竟是活的久了,这说出来的话,也是极其的噎人。

    不是有句话说的好吗,即便是个傻子,活的久了,到老,也成狐狸了。

    “咱们又不相亲,看不看错,有什么关系吗?”

    刘迁轻笑一声,道:“不过,若你们要出去一战,那好,我就陪你们出去!”

    说着话的刘迁,又是一记飞踹,伴随着梯云纵,朝着二女甩腿就横扫过去。

    “小子,有点心机,可惜,在绝对的——嗯!?”

    其中一女,正要说刘迁怎样呢,谁知道刘迁的手中赫然彪摄出一把匕首来,不是这女人躲得快,怕不是下一秒她的心口,就有可能多出一个窟窿来。

    “小子,你找死!”

    此时,三个人已是化作了三刀流光,从那易可馨的家冲冲了出来,到了街边巷尾。

    白衣女子,想其那心有余悸的一刀,也是背脊发凉,这小子好狠的手啊!

    “兵不厌诈,难道你没学过么?老妖怪!”

    虽说这两个女人看起来极其的年轻漂亮,甚至趋向于完美,但在刘迁看来,这两个明明就是披着羊皮的狼,年老色衰,虽说年华永驻,等等,年华永驻!

    这两个女人体生异香,又活了这么大的年纪,看样子,这是个极其可行性的路啊。

    以后,说不定子欣也可以!

    “老妖怪!?”

    女子的嘴角古怪的扬起了一个很诡异的角度,以至于她的一张漂亮的脸蛋都有些狰狞起来,可见此时她到底有多生气!

    年龄,外貌一直都是女人非常珍重的,亘古不变的话题,现在刘迁拿人家软肋开玩笑,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宰了你!”

    此时和刘迁对立的很明显是那位师妹,她都受不了老妖怪一词,那比她大了七十来岁的师姐更是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