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清纯总裁爱上我 > 783.第783章 异香的来源

783.第783章 异香的来源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清纯总裁爱上我最新章节!

    孙茜和林珊跟着胖煞等人走了,虽说二女还是有些舍不得离开刘迁,但毕竟刘迁不能挨个将她们都送回去,最后也只能作罢。

    此时的刘迁,看着副驾上坐着的易可馨,面色绯红的低着头捏着衣角,刘迁也是一脸的头痛。

    这丫头现在可是个麻烦的聚焦点,不说那两位异香的白衣女子,就是刚刚的场面,也让刘迁心惊肉跳的。

    “迁哥哥,到家了,你,你还下来坐坐不。”

    易可馨望着坐在驾驶位上的刘迁,羞涩一笑。

    那笑容里多少有些尴尬,有些知错的味道,刘迁看了也是于心不忍,这要是不下车的话,指不定这丫头会胡思乱想。

    “嗯,坐坐。”

    刘迁笑着从车子里走下来,易可馨的心头悬着的大石头也是悄然落下,他没生气。

    在易可馨看来,刚刚从少室山后山的悬崖上跌落,完全是她玩心正起,一时失误造成的,要说错的话,肯定都在她身上。

    此时的她也是心里有些难受,不是她犯错的话,或许今天还可以玩的更开心一点,搞的现在有些不欢而散的味道,让她的心里也是有些愧疚,有些难受。

    不过看刘迁此时的样子,真的没有生气,她的心里才稍稍的放松下来,要是惹得迁哥哥生气,以后不搭理她了,那可就糟糕了。

    要说什么是真正的撩妹高手,古今往来,还是要看咱迁哥的手段。

    即便是他现在心里非常着急的想要去那少室山在看一眼,顺带着从家里取来金书,好好的印证一下自己的想法,看看那景色之中的描绘,到底和金书上有多少区别,还是说那里就是金书上刻画的准确位置。

    但此时在面对美女的时候,尤其是一个心里有可能很不痛快的美女,刘迁依旧是谈笑风生,幽默风趣,各种稍稍带点色彩的小笑话一讲出来,只个逗得面前的少女咯咯直乐。

    刚刚的不快,也是烟消云散了过去。

    “丫头,记住咯,以后如果我不在身边,不管做什么,都要小心一点知道么,讲真的,就刚刚的事,我也是吓了一跳,这万一要是出了点什么事,你不后悔吗?反正我会后悔!”

    “迁哥哥,我,我知道错了。”

    “那以后——”

    “我保证,没有以后了!”

    “唉?”

    “不是,就是说以后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那就好,傻丫头,对了,下午你还想去哪玩,迁哥哥带你去呗?”

    “不去了,下午我要好好温习一下功课,又快月考了,到时候我要考个全市第一给你看。”

    “全市第一,真的假的啊?”

    “又不是没考过。”

    “哎呦,还挺自信。”

    “哼哼,那当然!”

    看到易可馨骄傲的挺起了小琼鼻,腰板也是直挺挺的,那一对饱满****此时也是挺拔起来,刘迁的小兄弟也是忍不住跟着挺了一下,某人讪讪一笑,道:“那好,我就拭目以待了哦!”

    “瞧好吧你,对了迁哥哥,你刚刚说你还有事忙,这光陪着我了,不耽误吧。”

    “现在走的话,刚刚好。”

    刘迁笑嘻嘻的说了一声,易可馨不由鼓了鼓嘴,道:“那,那我就不留你了。”

    “好好在家温习功课,记得咱们之间的约定哦,一定要考个第一回来,知道么!”

    “那要是考不上呢!”

    “尽力而为总行吧。”

    “逗你呢,一定会是第一的,不信我们拉钩!”

    “拉钩!”

    虽说拉钩于刘迁这个年龄段上,多少有些幼稚,但撩妹么,有时候越是幼稚的举动,往往越凑效。

    不过,这个点也算不错,刘迁刚刚走,易正信就回来了,虽说擦肩而过,不过也算是在路上招呼了一下,而看到易正信,刘迁的心里也算是安静了下来。

    毕竟经过了今天的这一次惊魂事件,想必这小妮子的心里也不好受,刘迁之所以愿意短暂的放弃掉自己心中的急切,也是为了照顾一下她的心理,让她至少刻意好受一些。

    “谁让哥总是这么多愁善感呢,唉,好男人,不好做啊。”

    唏嘘一声的刘迁,飞速的驱动着悍马回到了别墅后,却是火急火燎的将金书从沙发底下摸了出来,紧跟着将那地图拽出来,只是在拽地图的时候,刘迁有些古怪,手感不太对啊。

    咳咳,这可不是摸妹子,而是摸纸张。

    手感于刘迁来说,确实不太对,刘迁有些好奇,将金书翻开了来,仔细查看一番后,刘迁陡然发现,这金书的其中一页的厚度,比之其他的要厚上那么少许。

    或许平常人根本就不会在意这个,不过刘迁在意啊。

    四十二章经一把火变成了藏宝图,难不成这金书里面,也是暗藏玄机不成?

    好奇之下,刘迁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两把火红色匕首找了出来,轻轻的挑开了这一页纸张,挑开之后刘迁发现,里面果然暗藏玄机。

    在这纸张之中有个细小的夹层,夹层内竟藏着一张巴掌大小的丝绸,而在丝绸之上,更是以金丝刺绣刻画出了一些字迹来,字迹看起来一点都不清秀,压根就想不到这是女人刺上去的。

    反倒是每一个字都刚劲有力,力透纸背,似是能在这丝绸之上活跃起来,化作一团团金色火焰一般,只是看一眼,就给人一种炙热般的感觉。

    “好奇怪的感觉。”

    刘迁咬了咬牙,叼了支烟在嘴里后,拽出放大镜来,细细看了过去。

    只看到这金色字体中蕴含的意思,乃是一位上古名唤‘火德真君’的男人,遗留下来的一些秘闻。

    秘闻讲的很简单,说的乃是人体自身,为什么人类会是万物之灵长,那是因为每个人的体内,都蕴含着一个小宇宙,为什么往往说修道修仙的都是人,即便是妖族等物,最终所化形的依旧是人身。

    乃是因为人的体内,充斥着无穷奥秘,以自身小宇宙,沟通天地间之大宇宙,彼此交相呼应,而在这样的情景下,自然是能做出一些非常规的举动来。

    一如飞檐走壁,腾挪梯纵,强身健体,力破山河!

    当然,这丝绸上的字迹上也表明,什么修仙之类的全部都是扯淡,话说那火德真君自己也是修炼到了人体的极致,更是自封为那武道之中的火之大帝,但他也只不过活了六百余年,比那传说中的彭祖还少二百余年。

    他修炼到人体极致后,并没有发现什么传说中的修仙,更没发现有什么更高的层次,因此一个人寂寥无奈,亲眼目睹着亲人一个个死去,最终一个人孤独终老。

    “呃——”

    看到这里的刘迁,眼角一跳,我尼玛,这不是逼着老子不要去练武吗?

    看着自己的亲人一个个死去,哎呦我去,看起来就好可怕,为什么不让自己的亲人也跟着一起修炼,最终有情人终成眷属多好。

    但这里面,又讲究资质一说,若无好的资质,想要修炼,纯属扯淡。

    资质是什么,讲的就是能够挖掘自身小宇宙多少一说,有的人,修炼到极致,可以体生异香,活个两百来岁不成问题,有的人看似平庸,甚至和普通人没有丝毫差异,而这样的人,往往也是最妖孽的。

    像是当初的火德真君就是如此,这也是为什么会有大隐隐于市一说,个中自有其道理存在。

    “异香,体生异香,难不成那两个白衣女子——”

    想到这里,刘迁微微的眯起了眼睛来,复又低头看了过去。

    不过毕竟这丝绸太小,能描述的东西也少,最后只是说了一下那火德真君遗留下了一些秘宝,其中有丹药、兵器护甲一类,又有武技传承等物,分别藏在几个不同的宝藏之内,有缘可得知。

    只是看到这里的刘迁,不由咧嘴邪笑一声,道:“还有缘可得知,这难道不是你火德真君的恶趣味?”

    不过想想也是,一个活了六百来年的老头子,等等,上面还说有驻颜功效,咳咳,就算你火德真君是个活了六百多年的小青年,话说,孤独终老,孤苦无依的情况下,要是不做点什么事,给后人寻觅,倒也不正常。

    若是换了刘迁这样做的话,或许会做的比火德真君还要决绝一点,宝藏里各种神秘机关打造出来,保准叫人进来,十死无生,那样不是更有趣。

    咳咳,似乎这样更恶趣味了点,刘迁也是忍不住假咳一声。

    不过,说实话,对于火德真君描述的人体极致,刘迁还是非常向往的,若能多活一天,那就绝对不会有人愿意早死一秒。

    人性本就贪婪,谁不渴望活他个几百年,看那历史化作沧海桑田呢。

    刘迁也一样,甚至于有些贪心的刘迁,在看到火德真君留下的丹药字眼以后,一双眼睛都亮了起来。

    “也不知道子欣能不能修炼,若她的资质一般的话,有丹药相助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想了想之后,刘迁将金书收好,带走那地图,朝着门外就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