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清纯总裁爱上我 > 649.第649章 二师兄变成了猴子

649.第649章 二师兄变成了猴子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清纯总裁爱上我最新章节!

    “哈哈哈哈——”

    看着屏幕上的光头,刘迁整个人十分反常的抱着肚皮大笑着,甚至于他都险些乐的在地上打滚儿去了。

    为啥?

    还不是因为当年他在做杀手的时候,和这假和尚贼秃驴有着不小的纠集吗,以至于刘迁可以说对他是十分的熟悉。

    “笑,笑什么笑,有这么好笑吗!?”

    光头天眼一脸愤恨的盯着此时在他那间屋子里显示器上的刘迁,尤其是看到他肆无忌惮大笑的样子,他甚至隐隐的想到了当年的他,对他流露出的嘲讽和不屑一顾,一时间他的心头,也是格外的愤怒和恼恨。

    以至于,现在的光头天眼,都恨不能现在就冲过去,和刘迁扭打在一起,将他活活的撕碎了!

    毕竟,现在的刘迁这笑起来的样子,真的是太欺负人了,一点面子都不留啊。

    虽说很多事情都没说开,但是作为当事人的两个家伙,对这事却是在熟悉不过,想一想脸上都躁得慌。

    “你说我笑什么笑,还不是当年的那些事吗,不过你这个挺喜欢臭美的家伙,什么时候想起来把自己剃成一个秃驴了,还信佛了?”

    “我想我的记忆力应该不会出错,我记得当年的你,可是最讨厌秃驴的啊,这一点,我没说错吧,这,似乎也就是我笑的原因,但这,似乎只是其中之一!”

    “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你这家伙,着实是个逗比,你丫的躲在我对面有什么用,一堵墙而已,你以为我过不去?”

    刘迁轻蔑一笑,道:“你的智商,依旧和曾经一样,真心的,也就比猪强上那么一丁点而已。”

    说着话的刘迁,还不忘冲着显示器上的摄像头,竖起了一根代表了鄙夷态度的中指来。

    呀呀呀——

    光头天眼,此时只个咬牙切齿,恨不能现在就将刘迁给生吞活剥了!

    这尼玛,能不能不翻旧账!

    要知道,当年的刘迁,为了完成一幢任务,掩盖去曾经所有的名头,改头换面来到国外一个小镇上。

    恰好的是,那些年,他天眼也是个杀手,所以,两个人很自然的撞车了。

    原本,刘迁还想好心的把任务让给这家伙呢,谁知道这逗比反倒是将所有的目标和重心都放在了他的身上,以至于最后任务险些失败了,好在最后刘迁将任务成功完成,才没让自己的名声受损。

    但也因此,刘迁被这个家伙愚蠢一样的姿态给惊到了,若是一次两次还好,紧跟着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刘迁总是喜欢接取一些奇形古怪的任务,但是,好巧不巧的是,这家伙也是一样。

    每次都撞车,每次这家伙都是死脑筋的以为刘迁要闹事,愚蠢如他,逗比如他,在刘迁的面前,一次又一次的上演出了一出出别样精彩的蠢比大戏。

    “别不服气,就现在的你,一如我当年说的话一样,你永远都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

    “虽说这些年我不知道你遭遇了什么,又是怎么做上天眼这个位置的,但显然,即便是你成了天眼,说实话,你的智商依旧,我真的是为天眼这样一个优秀的组织,感到悲哀啊。”

    “对了,逗比,现在是不是很想咬我?来,我就在这,过来咬吧!”

    刘迁戏谑的看着显示器中的天眼,不怪他如此瞧不起这家伙。

    人与人之间,第一印象非常的重要,甚至于有时候,第一印象往往会改变一个人对另一个人一生的看法。

    很明显,刘迁面前的天眼,就是这样一个人。

    一个人若是蠢的话,他可以蠢一时,同样,他也可以蠢一世。

    曾经天眼的表现,一如既往,哪怕就是现在,天眼给刘迁的印象,依旧是蠢的想猪一样,似乎和曾经没有分毫的改变,即便是他,现在做上了天眼的位置。

    从他的表情和眼神里可以看的出来,现在的天眼恨不能生吞刘迁的血肉,就是这样一个眼神,已经让刘迁知道这家伙想干嘛了。

    但是,有一点比较让刘迁意外。

    他都这样挑衅了,可是天眼却像是个没事人一样,忽然抿嘴一笑,冲着刘迁宣了一声佛号,道:“裁决,你可知道什么是天眼,真正的天眼又代表着什么吗?”

    “天眼?”

    刘迁轻轻的皱了下眉头,仔细的盯着荧屏里的那个假和尚,舔了舔唇角。

    转变的倒是挺快哈!

    按照原本刘迁的意思来看,他是想用言语上的刺激,来激怒面前这个家伙,让他直接来到他这里,和他拼命!

    只要抓住了天眼,刘迁就不想信,他想要的情报得不到。

    但关键是,这家伙不好抓啊,现在他学精了,都说吃一堑长一智,这家伙不知道欠了多少次,终于变成猴儿了。

    从二师兄变成大师兄,假和尚天眼终究还是完成了隶属于他的蜕变啊。

    “对,就是天眼,天眼乃是上天之眼,代表的是天意!”

    假和尚天眼神色凝重的说着,甚至在他的神色变化之中,可以清晰的看到,他起初从凝重,渐渐的转变成了一种难以言喻的虔诚,就好似一个最衷心的狂教徒一般。

    不仅是他,就连他身后的分部长,此时面色同样是如此,甚至于他的虔诚比之天眼来的还要更重。

    到底是怎样的力量,可以让一个人的信仰转变成如此地步,一时间刘迁也是忍不住吁了口气,看样子这事真的是越来越令人好奇了。

    若是不把这事查出个所以然来,刘迁也不会善罢甘休的,何况,看今天这天眼和分部长的意思,明显,就是约他赴那鸿门宴,想活活将他裁决,扼杀在这里的。

    就在刘迁刚刚有这样想法的时候,忽然间,在他身后,一道钢铁大门瞬间呈现,顷刻间将整个房间彻底的困住。

    嗯?

    刘迁皱了下眉头,但这似乎还没完,紧跟着,就看到在屋子的四周,忽然打开了几个事先就已经预备好的洞口,紧跟着就看到,有绿色的毒烟,从中缓缓的飘散出来。

    这是!

    毒烟!

    刘迁咬了咬牙,大口吸了一口没被荼毒的空气后,这才进入到了龟息的状态中。

    不然,刘迁也不敢保证,他是不是能撑得住这毒烟的倾袭。

    “裁决,刘迁,血狼,你倒是会演戏啊,怎么样,我为你准备的这份厚礼如何?哈哈哈哈——”

    一时间,裁决在看到那绿色的毒烟渐渐的开始充斥在刘迁所在的房间里后,原本他脸上的凝重和虔诚,几乎是在瞬间消失不见了踪迹,换回了起初的那一抹让刘迁看到后,忍不住捧腹的张狂模样来。

    就在他大笑的那一刻,刘迁死死的盯着显示器,因为他发现,分部长朝着他眨了下眼睛,而后,他就惊讶的看到,分部长走到了一侧的密道里去了。

    是的,在另外一间房子里,还有密道!

    什么意思?

    难道是想和我合作?

    刘迁也是有些诧异,不过,望着面前显示器里呈现出来的假和尚天眼,刘迁冷笑一声,道:“呵——你真的以为,这里可以困住我吗?”

    “那你可以试试啊!”

    收了笑容的假和尚天眼,脸上依旧笑眯眯的,若他在胖些,说不定都能和弥勒佛一比了。

    “呵呵,试试就试试!”

    刘迁也是隐隐的感觉不对,难不成这间房子,不是专门用来对付自己的,又或是要对付其他人,总之不管是对付谁的,刘迁现在必须从这里出去。

    因为他自己也不敢保证,在他龟息的过程中,他是不是会不小心吸入到这些毒气。

    但凡是和毒气沾上边的东西,对于神经的杀伤力极大,刘迁可不想自身的神经被麻痹,从而成为别人栈板上的鱼肉。

    走到一侧的墙壁面前,刘迁凝神静气,缓缓的抬起了右拳。

    嘭!

    一拳重重的砸了下去,但是让刘迁意外的是,墙壁是破碎了不假,可是墙壁后面,伴随着碎石纷飞中,流露出了一抹钢铁般的狰狞。

    那是厚度近半米有余的钢板墙壁,莫说是刘迁了,就算是一般的坦克想用导弹将它破碎,可能性都是微乎其微。

    皱起了眉头来的刘迁,又是一拳重重的砸在了钢板上!

    嘭!

    一声巨响袭来,刘迁甚至都能清晰的感受到房间的晃动,但旋即,刘迁苦笑了起来,这尼玛哪里是建造起来的房子,这钢板明明就是一体的,用的还是无缝焊接,结实的很,堪比一体。

    嘭!

    又是一拳落下,厚重的墙壁上,一个拳头的浅痕浮现,一时间,看到了这一幕的假和尚天眼也是眼睛一跳。

    这尼玛,他还是这么强!

    但转念他又一想,这里可是一体化的房间,全部都是厚度达到六十公分的钢板房间,别说是个人了,就算是个铁人,他也冲不出来。

    心中一安的假和尚天眼那肆无忌惮的嘲笑声,顷刻间从刘迁一侧的显示器里传了过来,那充满了讥讽韵味的笑声,听在刘迁的耳朵里,隐隐有些刺心!

    这混蛋,终究还是逆袭了一次啊。

    就在刘迁还在范畴,到底该怎么出去的时候,悠然间,在显示器的一侧,一扇密道的门户缓缓的打开了来。

    明亮的同道,似乎隐隐的通向了此时天眼所在的方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