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清纯总裁爱上我 > 465.第465章 得来全不费工夫

465.第465章 得来全不费工夫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清纯总裁爱上我最新章节!

    刘迁也是有些无奈,原本以为要收拾这妹子,需要动用一些暧昧的手段呢。

    谁知道一叠小红鱼就摆平了,显然,这妹子对于自己‘挣到’的钱,是很在乎的,不管是偷还是别人给的,只要不是她自己本身的钱,那她就很在乎。

    这也让刘迁对她好奇起来,看样子这妹子也是挺奇葩的啊。

    都说钱是王八蛋,没了还能赚,都说钱不是万能的,但在刘迁看来,其实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至少此时他有了钱,这妹子就可以领他去见按理说还需要在调查很久后,才能得知具体位置的鼠眼。

    虽说这巧合来的有点太快,但刘迁巴不得天天都能碰上这样的巧合,至少,这样可以让他节省很多的时间,也能够让他快一点的回到韩子欣的身边去。

    抱着这个想法的刘迁,不多时,已经跟着张雅来到了附近不远处的一座高层居民楼附近。

    十楼!

    当张雅轻轻的叩开了102的房门后,门过了好一会才开,开门的是个小太妹,耳钉鼻钉,整个一非主流扮相,尤其是那蓬松的离子烫,更是把看到了她的刘迁雷了一下。

    好好的妹子,何必整成这幅模样,尤其是那烟熏妆,实在是有些太过浓郁了些。

    若她不是披着人皮,刘迁还以为这是国宝熊猫呢。

    “这谁啊,小雅!”

    烟熏妆的非主流妹子指了刘迁一下,张雅只个哼哼一声,道:“同道中人,慕名而来的,想拜拜咱们的鼠爷!”

    烟熏妆的非主流妹子,又打量了一下刘迁后,尤其是刘迁大晚上的戴墨镜,这有些特立独行的一面,更是让她奇怪,但最后还是点了点头,道:“成,进来吧。”

    刘迁笑眯眯的跟着走了进去,刚刚进门,就看到屋子里有些奇怪。

    只看到原本应该是极其现代化的屋子里,竟然连一件家用电器都没有,当然,灯泡除外,其他的基本上都是古色古香的用具,不管是家具还是一些日常用品。

    连很多应该是三只手的人,他们随身携带的手机,也都全部关机,被放在了一侧,没有一个是开机的。

    刘迁的眼角微微一跳,这鼠眼还真不是一般人啊,在这样的现代化社会里,能这样过活,若是通过呆呆找他的话,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鼠爷!”

    就在刘迁怔神的这一刻,张雅冲着不远处一个正背对着他们,看着面前盗圣的牌匾的男人,恭敬的弯了弯腰。

    “嗯,来了啊。”

    被唤作鼠爷的鼠眼,微微的点了点头后,这才转过了头来,等他看到面前戴着墨镜的刘迁后,微微一怔,道:“大晚上的还戴着墨镜,你也见不得光吗?”

    “你不认识我了?”

    刘迁缓缓的摘下了墨镜来,那一双漆黑的眼眸下,两朵倒三角一样的血色泪痕,触目惊心!

    鼠眼一怔,他一瞬间想到了傍晚发生的事,在那里,就是刘迁叫住了他,更是掀翻了一辆装满了渣土的自卸王!

    “是你!”

    鼠眼的眼睛一跳,转身就想跑,但刘迁已经将门口堵住了,他哪里跑?

    有些慌张的鼠眼,心惊肉跳的看着面前的刘迁,眼皮子一跳一跳的,但毕竟是盗贼中的佼佼者,也算是见识过不少的大风大浪了,鼠眼的心思也是细腻的很,一时间也是镇定了下来,望着面前的刘迁道:

    “兄弟,你找我到底是为了何事,好像你我之间似乎没什么仇隙吧!”

    张雅怔了,连在场的不少小偷,都不怀好意的看向了此时的刘迁,神色变得愈发狰狞起来,就是张雅也有些古怪,不是吧,领了个对手进来,这下完蛋了!

    只是就在他们不怀好意的看着刘迁的时候,鼠眼此时也是紧张不已的看着刘迁,这家伙可是个真正难缠的对手啊。

    能将自卸王掀翻的男人,想一想就可怕,何况是真的对上了!

    “四面佛!”

    刘迁没有多说,直截了当的将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

    四面佛?

    鼠眼一瞬间就知道刘迁是要干嘛来的了,他惊讶的看着刘迁,道:“不是吧,你是从千里之外的江海市来的!?”

    “你说呢?”

    刘迁微微的眯了下眼睛,道:“拿来吧!”

    “东西,东西可以给你,不过——”

    一边说一边朝着窗口退去的鼠眼,神色看起来越发的紧张起来。

    刘迁可不怕这厮敢从十楼上跳下去,就算是他刘迁,也不干轻易的跳下去,不过刚刚他也看到过,这从十楼到下面,全部都是空调外机,若从那上面跳下楼的话,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来到了窗口的鼠眼,忽然看向了刘迁,神色一瞬间变得狰狞起来,道:

    知道吗,我鼠眼这辈子最大的乐趣,就是挑战那些所谓的严防死守的地方,从中盗取走最珍贵的东西,而这四面佛的佛珠就在我手上,不过,你想不劳而获,可能吗!?”

    说着话的鼠眼,一瞬间就将手向窗外伸了过去,在他的手中,正是那四面佛的佛珠,一串看起来好似琉璃般璀璨的珠子。

    看到这佛珠的刘迁,眼睛一瞬间就亮了起来。

    “想要的话,下去拿吧!”

    说着话的鼠眼,真的将这珠子,从窗口随意的丢了下去。

    “滚蛋!”

    唉!?

    只是珠子刚刚丢下去的那一刻,刘迁人就已经扑了过来,一把就将鼠眼推翻在地,而他更是顺着窗口跳了下去。

    我草——

    我草我草我草——

    至于吗,一个破珠子!

    这也要拼命?

    在场的不少人心里简直有一百万头草尼玛扑腾过去,不少人更是齐刷刷的挤到了窗口的附近,想看看这刘迁到底是不是真的跳下去了。

    但当他们来到窗口的时候,哪里还有刘迁的影子,哪里还有那四面佛佛珠的影子。

    这两件东西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连此时的鼠眼也爬起来,朝着窗口看了下去,但哪里看的到刘迁的身影,他不由摸了一把胸口,道:“哎呦我去,好险好险——”

    显然被刚刚刘迁的表现,弄的有点惊吓过度的鼠眼,一时间也没心思去处置张雅带来了一个强劲的对头,何况真的要处置张雅他也不敢啊,真当这个笨贼没背景么!

    他也不是傻子,反正东西丢出去了,他也没什么负担了,只是刘迁真的是说跳楼就跳楼,这着实是把他和身边的同伴们都吓尿了。

    这世界上还真的有这种人,鸟为食亡人为财死,这刘迁也真的是太拼了点!

    “鼠爷,刚刚那家伙是个疯子吧!”

    “是啊,这可是十楼啊,说跳就跳,哎呦我去,这简直也是没谁了,那珠子难不成比他的命还重要?”

    “这从十楼跳下去,估计是没命了,唉,不过他那眼睛挺有魅力的,至少比我这烟熏妆好看多了。”

    “得了吧你,非主流——”

    就在一群人唏嘘不已的时候,鼠眼也是心惊肉跳的,只希望警察不要查过来吧,毕竟他这里可是贼窝,老鼠怕猫,这可是天性啊。

    正当所有人唏嘘不已的时候,忽然有人好似见了鬼一样,指着此时的窗户口。

    在那里,一串琉璃佛珠正静静的躺在那里,而且,最重要的还有一只手已经抓住了窗沿。

    看到这一幕的人,张大了嘴巴,一双眼睛里流露出不可思议之色来。

    唉!?

    有第一个人看到,紧跟着就有更多的人注意到了窗口处的一幕,连鼠眼都惊愕不已的看着,他们一个个眼巴巴的看着刘迁一步步的从窗口上爬了下来,顺带着将那串佛珠收到了自己的怀中。

    只是,此时刘迁的脸色看起来非常的难看,不,说难看似乎有些不太确切,应该说他此时很愤怒吧。

    这时候的刘迁,整个人犹如一头野兽一般,死死的盯着面前的鼠眼,道:“偷了我的东西,现在还要把它丢出去,鼠眼,你真的很有种!”

    咕嘟一声,鼠眼吞了口唾沫,撒丫子就想跑!

    只不过在他动的那一刻,刘迁已经抓住了他的衣领子,一把就将鼠眼整个人摔在了他身后不远处的一个红木衣柜上。

    啪嚓一声巨响,那看起来极其结实的红木衣柜,似乎根本就承受不住这样的重力,被瞬间砸成了粉碎。

    哎呦——

    疼啊!

    鼠眼感觉整个人的身子骨都散架了,尤其是背后传来的疼痛感觉,锥心刺骨,使得他流露出了一股杀猪一样的惨叫声,有些凄厉。

    太疼了!

    这家伙,太狠了吧!

    什么叫他的东西,那明明是泰国当局的,怎么又和他扯上了关系,刘迁不管怎么看,都是个华夏人,根本就不可能是泰国人,这东西怎么可能是他的!

    鼠眼怎么知道,刘迁这个人一向很霸道,只要是他看准了的东西,尤其是对他有很大涌出的东西,那么这东西,就必然是他的。

    他倒好,将刘迁的东西甩出去不说,还肆无忌惮的嘲笑刘迁,刘迁这么对他,似乎已经是很仁慈了。

    至少此时的鼠眼,和所谓的无敌神教比起来,他幸运的太多太多。

    但,鼠眼自己可不这么认为,他现在甚至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整个人都浑身发酸,疼的难以自拔。

    只是,不等他说什么,刘迁已经一步步走过来,到了他的身边,戏谑的看着他,道:“你很瞧不起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