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清纯总裁爱上我 > 376.第376章 不作不死

376.第376章 不作不死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清纯总裁爱上我最新章节!

    香波也被泰清那有点粗鲁的气势吓到了,说实话,泰清这个样子她还真的是第一次看到,就像是面前的泰清很陌生一般,往日里对自己一向是礼遇有加的他,本性好似就该如此一般,香波微微的皱起了秀眉来。

    殊不知,此时的泰清昨天晚上可是钻研了一夜华夏网络流行的小说,当然是盗版的,在泰国可别想看正版。

    某人看的还是一些都市非常YY的篇章,里面的主角和他差不多,也是喜欢一个女神,主角起初的表现也和现在的泰清一样,但最后终究还是发飙了,最后那女主角就死心塌地的跟着主角了,一时间,泰清心里也有些YY,会不会一会这香波妹子,对自己刮目相看呢?

    要知道他现在可是在用自己的命,去维护泰国的尊严啊,往小点说,那叫维护律法,维护警察的尊严,要是往大了说,那他就是民族英雄,是人民的楷模!

    想想多少还有点小激动呢,正YY着的泰清,可没有忘记要把刘迁缉捕住的事,虽说刘迁是个刺头,但他还不相信,刘迁敢袭警!

    “我说你玩够了吗?”

    刘迁看着泰清掏出手铐来,想制服他,一时间心头也是憋着一股火气,一个小小的警察敢对他血狼动铐子,刘迁感觉这世界似乎都有点疯狂了!

    “你要干什么,我们可是正经人,根本就不会在这里去做那些龌龊事!”

    韩子欣见自己的男人要受辱,她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只看到她向前一迈,站在了刘迁的面前,对那泰清理直气壮的说道:“如果你在敢对我男人做出这样的举动,我我要告你,我会告到你家破人亡!”

    韩子欣也是下了狠心了,但她不清楚的是,泰清压根就听不懂华夏语,可以说她这一番话,是白说了。

    “哼——”

    那泰清可不管韩子欣是谁,虽说这女人长得比香波还要漂亮,甚至于还有一股难言的清纯在其中,但泰清就是看刘迁不顺眼,一定要制服他!

    “让开!”

    说着话的泰清,伸手就要将韩子欣推开来,只是可惜,刘迁的手忽然抓住了他握着的手铐,狞笑,道:“你想对我的女人怎么样!?”

    “嗯?你还想袭警不成!”

    泰清瞪着刘迁,道:“这里可是曼谷,是泰国,不是你华夏!”

    “弹丸之地的弹丸之人也敢对我说这样的话?”

    若不是刚刚泰清有意要做对韩子欣有威胁的举动,刘迁也不会压不住心头的怒火,要怪,只怪韩子欣在他心里的地位实在是太重要了!

    “你说什么?”

    泰清皱着眉头,想要挣脱刘迁抓着他的手铐,就要把刘迁给拷上,但他挣脱了好一会,也不见手铐松动,他感觉此时自己的手,就像是被一副铁钳箍住了一样,动弹不得!

    “你真的是给脸不要脸!”

    啪!

    一个响亮的巴掌,陡然响起!

    韩子欣也是一怔,这就打上了,刘迁这坏蛋怎么又冲动了,这里可是人家的地盘啊,韩子欣担心的想着。

    李小萌哼了一声,说实话,刘迁不动手,她都想扇这警察一巴掌了,什么东西,明显就是偏袒这些小日本吗!

    但,这帮小日本此时是兴奋的,是高兴的,刘迁动手了,打了这警察泰清,也就证明这里的场面一会肯定会闹的很大很乱,一时间几个小日本的心里,也是激动的不行!

    但激动归激动,刚刚被刘迁揍的地方,还真的是火辣辣的疼啊。

    泰清瞪大了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面前的刘迁,愕然道:“你,你打我?”

    听到泰清的话,刘迁想都没想,又是一个响亮的耳光甩了过去,泰清整个人都是懵逼的,还真的打了!

    “袭警,你敢袭警!”

    泰清惊恐的大叫着,说实话,做了这么久的警察,除了他动手打人,还真没谁敢动他一根汗毛,此时骤然挨打,泰清就像是个平日里受尽了宠溺的孩子忽然被人揍了一顿似的,怪叫了起来,说实话,就他这样子,着实是有点丢人啊。

    香波皱起了秀眉,一时间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过去,将袭警的刘迁绳之以法了,还是看着泰清继续挨打!

    不过,在香波的心里看来,此时的泰清真的是无理取闹,现在好了,被揍了,多少有些活该啊,尤其是泰清挨打后的表现,真的很丢人啊,泰国警察的脸,估计都被他给丢光了吧。

    “滚边啦去,狗东西!”

    刘迁越看泰清这窝囊的样子就越来气,一脚恶狠狠的揣在了泰清的肚皮上,只是一脚,就将泰清直接踹飞了出去,整个人趴在地上,冲着周围那几个看戏的警察,大叫道:“他在袭警,给我抓他,抓住他!”

    那几个看戏的警察,起初也是有点懵逼,这游客袭警的事,说实话,泰国开放这么多年,今天还是头一遭碰到啊!

    “举起手来,把你的手举起来!”

    有警察激动的掏出了枪来,指着刘迁,一副一枪在手天下我有的模样,不过说话的时候,多多少少有些激动,毕竟刘迁可是袭警啊,是在打他们警察的脸!

    “香波妹子,能不能让你的伙计把枪放下,我怕我会做出一些不太友好的事来!”

    香波陡然听到刘迁的话,怔了一下,不好的事情,什么不好的事情!

    “跪下,双手抱头,听到没有!快跪下,双手抱头!”

    几个警察压根就没给香波回答刘迁问题的时间,此时已经冲到了刘迁的面前,举起枪不仅要威胁刘迁跪下,连带着刘迁身边的韩子欣和李小萌也被枪指着。

    面色一瞬间变得极其难看起来的刘迁,深深的吸了口气,道:“我们华夏,有句话就做,不做不会死,既然你们想死,那么也别怪我刘迁下手太黑了!”

    什么——

    在所有泰国惊愕愕然的目光下,刘迁动了,他犹如一头挣脱了牢笼的猛龙,又犹如冲破了枷锁的恶魔,两只手呈抓状,只是轻轻的朝着那几个握枪的警察手上一抓,就听咔嚓一声脆响,手断枪落,同事还有凄惨惨的叫声传来,听的人头皮都发麻起来。

    何止是头发发麻啊,简直就是丧心病狂,那叫声凄厉无比,毕竟十指连心,刘迁断的不仅是手,连这帮警察的手指头,他都掰断了不少!

    敢用枪指着他,刘迁没有暴走已经很给面子了,断掉这帮警察的手,而不是用随身携带的匕首直接砍掉,刘迁已经非常的忍让了!

    若是让他在忍,怎么可能!

    袭警又如何,在刘迁的眼里看来,这样的事,压根就不叫事,尤其是在泰国这样的国度里,表面上或许说不出什么来,但在刘迁的认知里,这就是个钱可以摆平一切的世界,他的黑金百夫长只要一出手,估计就是泰国国王见了他,也要客客气气的称兄道弟,只是打了几个警察,这对刘迁来说,还真不叫个事。

    啊——

    我的手啊——

    该死的,求援快求援——

    一帮泰国警察,转瞬间被刘迁统统废掉,至少在这一段时间里,这帮警察不会在拿起枪来,威胁他和他身边的人了。

    “这——”

    看到这一幕的香波,也没有料到刘迁竟然这么能打,她的心里也在迷惑,这就是功夫吗,看起来似乎比泰拳还要强大啊!

    就连那几个小日本也是彻底的懵逼了,这尼玛什么情况,我了个去,一个人瞬间摆平了十几个带枪的警察,还是在那帮警察随时可以开枪的情况下,这尼玛还是人吗,假的吧!

    小日本非常的不想承认这件事,但此时也是一个个脸色发懵,惊的说不出话来。

    连那帮拿着棍棒,守在寺庙出出口处的一群小沙弥,也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不由自主的吞了一口唾沫,好似看怪物一样的看着刘迁,毕竟在刚刚那一刻,刘迁就如神明一般,轻易的将所有的警察都摆平,那犀利的手段,真的是见过之后,就难以忘怀啊。

    “施主,息怒息怒!”

    就在刘迁还要继续的时候,从寺院里走出来一位看起来德高望重的老僧来,他也是精通华夏语,张口就是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尤其是那慈眉善目的样子,会让人在不自觉间感到一抹难以言喻的亲切感。

    “大师!”

    不管这人是不是真的高僧,就他这卖相,也当的上大师一说了。

    “这事并不是我们的错,我们可没盗取你们的东西,你们拦我们,我们已经很配合没有出去了,可这群日本来诬陷我们,你们当地的警察又偏袒这些日本人,就像是觉得我们华夏人好欺负似的。”

    说出这话来的韩子欣,也是有些气不打一处来的感觉,闷哼着跺了跺脚,对那大师诉说着。

    “没事,没事,我都看到了,这位女施主也请息怒,息怒。”

    大师对韩子欣善意的点了点头,那慈眉善目的模样好似是一位老爷爷般,真的是让人生不起气来。

    韩子欣轻轻的点了点头,只听那老和尚,道:“让诸位受委屈了,但请诸位勿怪勿怪,主要是庙里丢的宝贝,对我们实在是太过重要了,希望各位不要见怪,千万不要见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