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清纯总裁爱上我 > 262.第262章 囚龙

262.第262章 囚龙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清纯总裁爱上我最新章节!

    市中心的警局总部里,刘迁被关押在了一间密封的十分严实的牢房里。

    这是一个单间,面积很大,起码近百平方的样子。

    据说当年这所牢房是专门看守一位非常危险的人物,据说那人的手上有尽一百六十条的人命,据说那人危险到了极致,长得很无辜的一张脸,几乎能麻痹很多人的神经。

    此时,在这间牢房里的是刘迁,手镣脚镣不时的会随着他的走动,发出哒哒的声响,回荡在整间牢房里。

    “慕容家,我们的帐,我会一点一点跟你们清算的,不着急,不着急——”

    刘迁静静的站在牢房里,一张脸上浮现出淡淡的恨意。

    嘎吱一声轻响传来,牢房紧闭的房门被缓缓打开了来。

    只看到这时候,有十几个神色狰狞的囚犯,连手铐都没有带,就被放了进来,而在其中,还有一位带着白手套,穿着一身最新球服的男人,甚至在他的腰间都鼓鼓的,似乎藏了什么东西一样。

    刘迁静静的站在窗口,望着这间屋子里除了门之外,唯一能和外界有所联系的地方,看着那天空中的白月光,刘迁轻轻的笑着。

    至于屋子里来了多少人,他甚至连转过头看一眼的心思都没有。

    “咳咳,还是这地好啊,这地方多敞亮!”

    这帮走进来的人,一个个走到了屋子里,而警察也顺手将房门反锁上了。

    “是啊,这地方多敞亮,要是给一个人住的话,那多可惜,这里可是市中心啊,那放假可老贵了,是吧。”

    “那可不是,一个人住这就******跟住别墅似的。”

    进来的一群犯人,嘀嘀咕咕着,说的话更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监狱咋就和别墅能联系到一起了,这帮家伙的想象力还真是挺丰富的。

    “刘迁是吧?”

    就在一群犯人渐渐的朝着刘迁走过去的时候,那穿着一套新囚服的男人,一步步的朝着刘迁走来,悠悠的他从兜里掏出了一把匕首来,呵呵一笑,道:“说实话,我就喜欢带种的男人,你就很带种,明明知道慕容昌那么狂,有那么大的背景,你依旧敢把他的蛋蛋踩碎,让他绝后,就冲这一点,我该给你竖个大拇指!”

    “慕容昌派你来的?”

    刘迁斜了一眼这人,嘴角渐渐的呈现出一抹冰冷的笑来。

    “不,他还没那个资格使唤我,我是慕容奇老爷子派来的,不过托你的福,慕容昌或许废掉了,这辈子算是断子绝孙了,不过,我家老爷也正好能在要一个小子,反正怎么说呢,从小吧,慕容昌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

    “只是这家伙吧,太不让人省心了,仗着有钱有势,他葬良心的事可没少干,本来我都想把这小子解决掉的,奈何,慕容奇老爷子对我有恩,所以我才一直忍着,直到你出现了。”

    “干的好,干的漂亮,但你也要知道,人各有志,各为其主,要动你的话,我也没办法,这是老爷的意思,你不能活到明天天亮!”

    这人又道:“对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阿飞,慕容奇的贴身保镖之一!”

    “说完了?”

    刘迁白了他一眼,道:“废话真多。”

    “哈哈——我就喜欢你这么有种的男人,只是可惜啊,你注定过不了今晚,哦对了,我会把你的尸体保存起来的,毕竟你长得也不赖,至少可以成为我的一个不错的藏品,以后我也有资本,和别人炫耀一下不是。”

    阿飞冷冷的笑了一声,朝着刘迁一步步走来,没有丝毫的停顿,此时他已经走到了刘迁三米左右的位置。

    “你想杀我?”

    刘迁定定的看着阿飞,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

    “你说的——嗯?”

    阿飞皱了下眉头,缓缓的将匕首收了起来,这时候,原本紧闭的牢门再度打开了来。

    只看到两个女人出现在了牢房的门前,她们两个一出现,整个牢房里的男人,眼睛都亮了起来,碧绿碧绿的。

    “刘迁,不,不好了,我姐,我姐被慕容家的人抓走了——”

    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江秋叶和李小萌,说话的是已经哭成了泪人儿的李小萌,此时忧伤如她,在说出这些话来的时候,险些晕倒过去。

    本来,她从小就和韩子欣一起长大,青梅竹马,可谓是彼此依靠着长大的,现如今韩子欣被掳走,没有谁比她更担心的。

    而她同样也知道,能救韩子欣的人,只有刘迁了,所以她不顾一切的找到了江秋叶,求她将自己带进来,把这个事传递给刘迁。

    “你说韩子欣被慕容家的人抓走了?”

    “什么!”

    刘迁眼睛一瞪,脸上闪过一丝杀气!

    愤怒的火焰在刘迁的心底里开始疯狂的积蓄起来,他是血狼,是无所顾忌的孤狼,是一头可以无休止杀戮下去的机器!

    但,他最在意的逆鳞,此时正被人缓缓的拨去,那是一种怎样的疼,在刺激着他的心脏!

    他的拳头在此时,死死的捏在了一起,血管如虬龙一般狰狞。

    “是,是的,你快去吧,快去救救我姐!”

    李小萌哽咽着,说出这话来的时候,似乎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一样,几乎是喊出来的。

    “好,我这就去,我这就去!”

    刘迁低吼着,望着自己手中的手镣,和困住了他的脚镣,刘迁忽然一声怒吼,道:“给我破!”

    嗯?

    那可是精钢做成的脚镣手镣,别说是人了,就算用机器想把其斩断也要废不少的力气。

    阿飞不屑一笑,他已经等不急了,手中的匕首,再度探出来,朝着刘迁的心口,狠狠的扎了过来。

    “记住了,我叫阿飞,见了阎王爷可别说自己连被谁杀的都不知道!”

    阿飞扑了过来,一脸的阴毒之色,只是不等他的匕首刺到刘迁的心口,他就听到了一声钢铁破碎的声音来,紧跟着他的视野里呈现出了一个砂锅大的拳头。

    怎么可能!

    别说是阿飞了,在场的不少囚徒都懵逼了,那可是精钢做成的脚铐手镣,人的力量怎么可能把它给挣脱了,这简直就跟做梦一样!

    “我叫刘迁,死了别忘记跟阎王说,你是被我刘迁一拳打死的!”

    目光变得猩红的刘迁,只是一拳,狠狠的砸在了阿飞的脸上,这一拳的力量大到超乎了常人的想象,阿飞的那张脸,一瞬间在接触到了刘迁拳头的时候,被瞬间砸进了他的脑门里,整张脸都陷下去了。

    噗通!

    伴随着匕首落在了地面上,阿飞的脸也在瞬间,被砸成了一滩肉泥!

    呃——

    吓!???

    很多囚犯,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已经彻底的懵逼了!

    这怎么可能,人的拳头力量怎么可能这么大,刘迁难不成是传说中的贺力王吗?

    “动他!”

    看到阿飞被刘迁一拳打到在地后,本来就是被安排进来做掉刘迁的这帮囚徒,此时犹如疯了一样,不顾一切的朝着刘迁扑了过去。

    甚至还有几个囚犯,一脸狞笑着的朝着门口的江秋叶和李小萌扑了过去。

    看到这里的刘迁,微微的歪了下头,缓缓的蹲下去,将地上的匕首捡了起来,自顾自的说着,道:“匕首是把好匕首,可惜跟错了主人,你,是用来杀戮的,不是用来当摆设的。”

    阿飞的身体一抽一抽的,显然早已死去多时了,只是此时看起来,极其的凄惨而已,那张脸,简直可以直接拿去打马赛克了。

    血在烧,怒火在咆哮,心头燃起的火焰,几可焚天!

    刘迁望着手中冷冰冰的匕首,耳畔传来了江秋叶的怒吼,和李小萌惊慌失措的大叫,他微微的歪着头,目光冰冷的斜视着这一帮冲来的囚徒,嘴角渐渐的勾勒出了一抹冰冷的笑来。

    没有任何的言语,刘迁动了,同时动作的还有他手中的匕首。

    这一把匕首,在刘迁的手中,放佛被注入了生命一样,好似是一只翩飞的蝴蝶,只是这是一只染了血的彩蝶,每当它落在某个囚徒的身上时,它总会不顾一切的将对方体内的鲜血都给抽干。

    这根本就不是一把匕首,此时的它放佛化身成了午夜里的吸血鬼,肆意的展开了他的屠杀之旅。

    啊——

    不要——

    该死的,我错了,我错了,别杀我,别——

    呃——

    凄厉的惨叫声,不断的从囚牢里传出来,而外面,此时也冲进来了不少持枪的警察,只是当他们看到囚牢里,犹如在雕刻着一座座艺术品的刘迁,那行云流水的动作后,眼睛瞪得滚圆滚圆起来。

    这哪里还是杀戮,这简直就是一场艺术秀,这简直就是暴力美学最好的诠释。

    鲜血犹如翩飞的蝴蝶般,在刘迁的身边肆意的挥舞着它们的羽翼,刻画出了一副又一副凄美的画面来,呈现出一道又一道血色的盛宴。

    一个又一个囚徒的身体倒了下去,致死他们都不明白,刘迁为什么可以如此冷厉,视人命如草芥般。

    只是他们更不知道,刘迁只有对普通人,和他在意的人时,才会流露出发自内心的微笑,才会表现出他善的一面来。

    但是,面对这帮恶人的时候,他从不知什么是怜悯,更不知道什么叫手下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