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清纯总裁爱上我 > 224.第224章 打的就是影帝

224.第224章 打的就是影帝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清纯总裁爱上我最新章节!

    骤然看到智障少年走进来,易可馨吓了一跳,手中的冰淇淋都丢到了地上,连忙跑着躲到刘迁身后去了。

    “小妹妹别怕哦,哥哥给你买糖吃,好多好多糖——”

    智障少年抹了一把嘴角积蓄太多的哈喇子,眼神看起来有些空洞,可他那别有用心的眼睛,在刘迁看来,早就暴露了这家伙****狂的本质。

    看样子哥们起初真的没猜错啊!

    想到这里的刘迁,邪魅一笑,道:“小朋友,那里有屎啊,屎很好吃的,你要不要吃啊?”

    唉?

    智障少年古怪的看着刘迁,眸子里浮现出一抹怨毒,一闪而逝。

    “爸爸说了,屎不可以吃的,不能吃,臭臭。”

    智障少年咬着手指,理直气壮的回着刘迁的问题。

    “不,你不知道,屎真的很甜的,你尝尝就知道了,那可是巧克力味的哦!”

    刘迁依旧邪魅的笑着,丫的,装,继续装,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巧克力味?”

    智障少年反复咀嚼着这句话,看起来像是真的心动了一样。

    这简直就是影帝级的演绎吗,这家伙要是不去当演员,真的是白瞎了。

    刘迁微微的吸了口气,不过在能装,狐狸尾巴都露出来了,看看你还能演到什么时候。

    一侧的老板娘古怪的看过来,虽说她是知道这智障少年本质的,但他也很好气,这个敢调戏他的年轻人,一会到底会怎么对付这小流氓。

    索性,她默默站在一侧,定定的看着。

    “知道吗,巧克力味的屎,其实就是巧克力变得,只不过经过了一些特别的加工哦,别看它臭,可吃起来香啊,你一定吃过臭豆腐吧,就是那个味,咬在嘴里,绝对是嘎嘣脆的!”

    刘迁又说了一句,这智障少年白了刘迁一眼,尼玛,真当老子智障啊,可表面上依旧傻乎乎的说着道:“好好,我想吃,我想吃。”

    刘迁实在是想不明白,这家伙要是真的碰上巧克力味的屎,是不是真的想吃啊。

    要说巧,也真巧,这时候从门口路过一遛狗的女士,她的那只比熊犬,刚刚来到店门口,噶擦拉下了一陀热翔后,傲气冲天的跟着它的女主人离开了。

    就好像这陀热翔,是专门为智障少年准备的一样。

    “吓,你看,那里,巧克力味的屎,还热乎着呢,专门为你现做的,快去尝尝吧。”

    刘迁忽然指向外面,智障少年一脸黑线,尼玛,还现做呢,给你现做的吧!

    “你骗人,那明明是****,怎么可能是巧克力味的屎呢,我不吃,不吃——”

    智障少年连忙摇头,他感觉自己现在距离刘迁的位置还有点远,因此说话的时候,刻意朝着刘迁靠近了两步。

    近些,在近些,在近些我就能给这王八蛋放血了!

    反正老子有智障证明,出了事也不怕,只要干掉这家伙,在把这美女掳走,到时候还不是想怎么耍,就怎么耍!

    越想越得意的智障少年,到底还是太年轻,心里的想法悠悠的都呈现在了那张看起来就让人有些厌恶的脸上。

    易可馨一看到他那古怪甚至是具有侵略性的眼神后,吓得一哆嗦,显然,起初被这小流氓招惹,吓得易可馨对他都有阴影了。

    “不吃?那看样子你还是很聪明的吗,但我很好气,你一个好好的人,为什么要装成一个智障呢,好靠近我,你难道不知道自己的狐狸尾巴已经露出来了吗!”

    刘迁邪魅的笑着,这智障少年到底是城里人,城会玩啊,手死死的捂在衣服下面,傻子都知道里面肯定藏东西了,从一开始就不断想要接近刘迁,为的是什么,刘迁要是在猜不透,他还是不要出来混了。

    “狐狸尾巴,我没有尾巴啊。”

    智障少年心想着被戳穿了吗,不过即便是这样又如何,他已经站在了刘迁的面前,故意说了一句话分散刘迁的注意力后,智障少年猛地从怀里掏出一把尖刀来,狠狠的刺向了刘迁的心口。

    “我******弄死你,让你个瘪犊子坏老子好事!”

    智障少年的脸上流露出一抹和智障根本不沾边的凶恶狰狞,手中的尖刀都闪烁着褶褶寒芒来。

    在他看来,下一秒刘迁势必要成为一个死人,他甚至听到了刘迁身后易可馨这甜美小萝莉的尖叫声,呜呜——来的在刺激一点,听这声音就让人兴奋啊!

    店里老板娘的脸色也是一变,完了,他这里要成凶杀现场了,咋办?以后房子还租不租了!

    外面的那个鞋拔子脸店老板,有些兴奋的攥紧了拳头,干,干死他!

    可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刘迁要完蛋的时候,一把手捏住了智障骚年手腕的刘迁,邪魅一笑,道:“我都明说了你还不听啊,真当别人是傻子了?不给你点教训的话,看样子你是不懂如何做人了!”

    啪啪啪——

    刘迁一把夺过了智障少年手里的匕首,如此神转折让几个观看者都有点目瞪口呆,这手速也太快了吧!

    紧跟着,他们就惊愕的看到,这智障骚年的一张脸都被刘迁打成了猪头,红肿的好似卤过的猪头肉似的,七窍都流血。

    “你不是很会演吗?是不是感觉扮演一个智障骚年很有前途!”

    啪啪啪——

    打脸,刘迁毫无顾忌的将耳光子狠狠的甩在了智障骚年的脸上,可以想见,要不是他来了,指不定这混蛋东西,要糟蹋多少清纯的妹子。

    要知道即便是他做出在过分的事情来,一个智障证明就能全部解决,最多是交给父母好好管教,其他的能有什么事。

    所以这也养成了这智障少年多年来嚣张跋扈的心性,对于这样的毒瘤,刘迁可不打算客气,打都打了,那就打个狠得,让他知道知道做人的道理。

    不过,刘迁也注意到了易可馨的状态,似乎这妮子对这小流氓是有了心理阴影了,不然不可能一看到他就心里慌慌的。

    想到这,刘迁邪魅一笑,调戏哥的女人,哥自然会教你好好做人!

    “别打了——”

    “麻痹的我要弄死你——”

    “我还要玩坏你的妹妹——麻痹的别打了——我草你大爷——”

    “****的你还打——草草草——”

    智障骚年已经被刘迁前前后后甩了几十个巴掌,牙齿都被打落了十几颗,满脸都是血,那模样看着极惨,在配上那猪头一样的脸,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午夜里的可怕凶灵一样。

    一侧的老板娘心里也奇怪,为什么他现在看着智障骚年一点都不觉得他惨呢,反倒是还想上去给几巴掌,毕竟现在的智障骚年看起来很欠揍啊。

    别说是老板娘了,估计是附近这几条街的人都知道智障骚年是个什么德行。

    以至于此时的智障骚年被打,按照一般常理来说,肯定会有人来劝架,但此时即便是看的人不少,却没一个愿意进来帮忙的。

    甚至连智障骚年的父亲都不敢进来,不为别的,就怕挨打啊,他还在心里默默祈祷着,就挨一顿打吧,总比死了好,而且他知道刘迁是不敢杀人的,所以他才选择了止步。

    也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父亲,智障骚年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何况本身挨打的智障骚年骂人的那些话,也真的是自己作死啊,尤其是在其侮辱易可馨的时候,小妹妹真的吓了一跳,看的刘迁心里也是一阵心疼。

    刘迁自然不可能天天守在易可馨的身边,既如此,那么——

    啪!

    刘迁的一只手猛地转变方向,扇在了智障骚年的脑袋上,但力气看起来并不是特别大,反倒是他只扇了一下就收回了手,至于智障骚年的脑袋上,在此时多了一根极其细腻的冰魄银针!

    又是一巴掌扇过去,这一次可就狠了,智障骚年直接被扇飞了出去!

    同时,刘迁也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冰魄银针收了回来。

    “以后在敢胡言乱语,当心我打断你的狗腿!”

    刘迁冷冰冰的看着地上趴着,在不敢乱说,真的已经被刘迁用一根冰魄银针弄成了纯智障的智障骚年,对身后的易可馨笑了笑,道:“好了不怕,一切有哥哥在,不过哥哥也不可能常年待在这里守着你,所以,哥哥就帮你把危险都排除了!”

    当着很多人的面,刘迁给徐素青去了一个电话,让徐素青将这学校附近的头头找来,帮着照看一下易可馨未来的花店。

    对此,徐素青是满口答应,要知道刘迁上次几乎是救了她的命,甚至为了她得罪了省城的狂狮帮。

    徐素青正想着还欠刘迁一个天大的人情呢,既然刘迁有事要她帮忙,徐素青自然是义不容辞。

    “哎呦,我的儿啊——他,他是一个智障,你怎么能下如此狠手,我要报警,我要报警!”

    鞋拔子脸的店老板,可怜兮兮的从外面小跑了进来,趴在此时倒在地上装死的智障少年身边,声泪俱下的控诉着面前的刘迁,一副极其委屈的样子,想要博取路人的同情,来共同声讨刘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