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清纯总裁爱上我 > 99.第99章 算你牛

99.第99章 算你牛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清纯总裁爱上我最新章节!

    刘迁的身手,让那虬髯大汉胆战心惊,本来他打算仗着自己牛高马大,给对方一顿狠揍,却没有想到,眼前这个保安的实力,居然如此牛逼,简直超出想象之外。

    “英雄,英雄饶命啊,我,我,我现在马上就滚,不用十秒钟。”那大汉慌忙说道。

    经过刚才那一个回合的较量,他已经看得出来,自己完全不是刘迁的对手,要真打起来的话,估计对方一个回合就能弄死他。

    虽然说,虬髯大汉是青凤堂的人,十五岁就开始在道上混,那么多年来,也打过无数次架,但是他自己也知道,以他的这一点微末道行,要是跟刘迁斗的话,简直就是自找死路。

    “我呸,你还说自己是人见人怕的牛哥呢,被个保安吓到,你就那么点出息吗?”就在这个时候,里面那女人鄙夷说道。

    她之所以被牛哥给泡上,是因为对方跟她吹牛,说自己如何厉害厉害,几乎是天下第一人,可是现在牛哥的真实实力,却让她失望透顶,于是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你这个贱人懂什么!”牛哥喝道,然后立刻转变成一副奉承嘴脸,“英雄啊,我现在就滚出去,不劳烦您动手。”

    话虽然说得很恭敬,但是丫的心里想的却是,他奶奶的,你这个臭小子,连老子的野战都敢破坏,简直是不把我们青凤堂放在眼里,等到了晚上让你尝尝老子的厉害!

    刘迁冷冷瞥了这个蝼蚁一般的人物,他善于洞察人心,当然看得出来,牛哥的眼中可是很不服气,一定会找机会来报复自己。

    以他的实力,就算牛哥把青凤堂的人都叫来,那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更何况,这个青凤堂是一个无恶不作的社团,要是他们真的敢****来挑战的话,那再好不过了。

    牛哥说完,不等刘迁回答,立刻就迈步往外面走。

    “等等,我刚才是叫你滚出去,不是叫你走出去。”刘迁淡淡说道。

    出来混的人,当然要讲信用才行,说过要他滚,就一定要他滚,而不是说让人家走出去,这样一来的话,别人会觉得刘迁说话不守信用。

    “啊?英雄,你要不要玩得那么大?”牛哥转头过来说道。

    他的脸色非常难看,而且也涨得通红,就跟猪肝似的。

    毕竟他可是第一次被人怎样侮辱。

    要是对方是哪一个门派的大佬人物就算了,可偏偏只是个臭保安而已!

    “不滚是吗?”刘迁淡淡说道。

    他的语气虽然很平淡,但是其中的杀机,却是一览无遗。

    对付这种偷情的小混混,根本没有什么必要手下留情。

    要是牛哥不识相的话,刘迁觉得有必要让对方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恐惧!

    “别,别,别英雄你别生气,我滚,我现在滚就是了!”牛哥咬牙切齿,然后直接扑通在地上,直接滚了出去。

    这家属厂区早就是破旧不堪,并且灰尘众多,牛哥这一滚,顿时身上的衣服就沾满了灰尘跟泥土,看起来脏得不行。

    而牛哥的心里,也是欲哭无泪,叫苦不迭。

    他奶奶的,这可是老子刚买的貂皮大衣啊,价值三万多呢,第一天穿出来泡妞,就给弄成怎样,简直是惨绝人寰!

    同时,他的心里也腾升出一股恨意。

    他奶奶的,这个臭保安连老子也敢惹,回头让他看看我们青凤堂的厉害!

    “哈哈哈,你还自称牛哥呢,我看你不如叫牛屎算啦!”那妇女看见了,忍不住大笑起来。

    这样的场面确实太滑稽了,她也没有想到,堂堂的青凤堂牛哥,竟然会沦落到,对一个保安摇尾乞怜的程度。

    牛哥又是愤怒,又是难堪,滚到了走廊外面,立刻一咕噜爬起来,然后叫道:“小子你有种,算你狠,咱们后会有期!”

    放完几句狠话之后,牛哥生怕对方追来,脚底板抹油立刻开溜,转眼间就跑了个无影无踪。

    “这孙子倒是跑得快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短跑冠军呢?”刘迁心中哭笑不得。

    “小帅哥,你是哪里混的呀,姐姐好喜欢你哦,以后你就做姐姐的男人好不好?”看见牛哥离开后,里面那妇女竟然****起来,对刘迁放着电。

    对这种货色,刘迁一直没有什么好感。

    “我不喜欢上公车。”刘迁淡淡说道。

    “你,你,你说谁是公车呢?”那女人勃然大怒。

    “你也快滚吧,我不想跟你多说,十秒钟还不滚的话,下场你自己脑补。”刘迁觉得,对这种****完全没有什么怜香惜玉的必要。

    “你,你,算你牛!”那妇女面红耳赤,立刻飞奔离开。

    将这对狗男女赶走之后,刘迁这才走出了房间,往四处扫视一眼,忽然发现在走廊尽头那边,有一间亮着灯的房子,跟周围的昏暗形成鲜明对比。

    在一片破败当中,看见一盏灯在闪亮,那就跟在黑暗中看见光明一样。

    “不知道易叔叔和小馨在不在家?”刘迁脸上泛出一丝温馨的笑容,而后径直走上前去。

    他迈开步伐,就前往走廊尽头的房子。

    来到了破旧的房子面前,他发现房门大开着。

    往里面一看,刘迁发现,有个老人正在熬药,佝偻着身子,看起来那般沧桑。

    “易叔叔,我回来了!”刘迁忍不住叫了一声。

    那稍微有些驼背,身穿灰色旧衬衣的易正信一愣,随后回过头来。

    当他看到来人是刘迁之后,脸上顿时充满了溺爱:

    “你这个臭小子,好几天不见人,跑哪去了?”

    “老婆子,你,你快出来看,小迁来看我们来啦!”易正信似乎极为高兴,此刻对着里屋兴奋叫道。

    而刘迁一怔,老婆子,难道是婶婶?

    刘迁知道易正信夫妻二人离婚多年,却没想到二人会破镜重圆。

    很快,就从里屋蹒跚走出来一名一瘸一拐,一脸沧桑的妇人,她就是刘迁的婶婶,易可馨的母亲。

    “婶婶,你,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刘迁差点都没认出这个妇人!

    岁月的变迁,让原本健朗的易叔叔和婶婶,成了这样的模样,难怪都说岁月是一把******啊。

    “小迁,你回来了就好!”一看到刘迁,婶婶李梅也极为高兴,满脸温和笑容。

    易正信和他老婆李梅,以前都是水厂里的职工,坚守在水厂的岗位上,已经有数十年,即便是中间离了婚,但是依旧没有离开水厂。

    前年水厂倒闭,很多员工都离开了水厂,各自寻找出路。

    但是易正信跟李梅却没有舍得离开自己奉献了数十年青春的水厂,所以偌大的水厂家属区,只有他们一家人在。

    本来他们一家人在这里住得也挺好,但是去年这一块地被开发商惦记之后,日子就变得不太平起来。

    经常断水断电不说,还隔三差五就有一批小混混冲进来,进行各种恐吓威胁,殴打谩骂。

    李梅的脚就是在冲突中,被对方打断的,现在还在敷药。

    而这样的事情,也让他们原本就很贫穷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

    听到婶婶跟易叔叔的叙述,刘迁顿时就是愤怒不已。

    他奶奶的,朗朗乾坤,当当神明,怎么说现在也是法制社会,但是这些无良开发商竟然还采取这样的手段逼迫别人搬迁出去,并且无所不用其极,简直是卑鄙到了极点!

    本来,这样的事情在华夏国随处可见,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刘迁的性格一向是嫉恶如仇,这事情既然让他碰上了,自然不能不管,更何况,受害者还是自己的易叔叔跟婶婶!

    要知道,他们小时候可是对自己有养育之恩,要是现在自己坐视不管的话,那岂不是猪狗不如?

    “是什么人干的?”刘迁捏着拳头问道。

    “听说是青凤堂的人干的,唉,他们都是道上混的,出手非常狠辣!”易正信说道,“不过,我可不会对他们屈服,小迁你瞧。”

    顺着易叔叔的手势,刘迁发现在墙角那边,有十几个******,而且还有弓弩跟标枪跟东西。

    “易叔叔,你就用这些跟他们对着干?”刘迁惊奇不已。

    他的心里,立刻腾升出一股敬意。

    毕竟易叔叔一家人的力量那么单薄,根本就不是实力庞大的青凤堂的对手,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居然还可以在这里坚守那么久,简直就是天大的奇迹!

    这样的勇气,在现在社会来说,那可是非常罕有。

    “对啊,反正我也一把年纪,早就活够了,我有什么好怕的?”易正信充满自豪说道。

    “行了老头子,你别光顾着跟小迁聊天啊,你快给他倒杯茶吧。”李梅催促说道。

    “对对对,我怎么忘记了这个事情呢!”易正信一拍脑袋,赶紧去泡茶。

    就在这个时候,刘迁的手机忽然响起来,拿出来一看,却是王飞打来的。

    “怎么回事?”刘迁当下问道。

    “不好了,刘兄弟,我看见青凤堂好多人进去了呢!”王飞的声音之中充满了焦急。

    “有多少人?”

    “三四十个吧,都拿着钢管跟砍刀呢,我们该怎么办?”

    “你们找地方藏起来,不要管那么多,其他的事情交给我。”

    挂断电话之后,刘迁的嘴角泛出一丝冰寒的弧度。

    而因为刚才刘迁接电话的是免提,易正信也将电话里声音听得一清二楚,当下异常愤怒,立刻拍案而起:

    “他奶奶的,这些王八蛋又来了,小迁你坐着喝茶,看易叔叔的手段!”

    说完,易正信立刻拿了放在墙角的弓弩,然后又拿着两瓶燃烧弹,直接冲出了房门。

    刘迁看见易叔叔年纪大了,生怕他有闪失,立刻追了出去。

    两个人来到了走廊上,果然看见下面缓缓走过来三十几个小混混,清一色的黑色制服,手里都拿着凶器,并且一个个都是一脸的暴戾气息,一看就是来者不善。

    “死老头,你今天不搬出去的话,我们就弄死你!”为首一个黄头发的家伙叫道。

    这人叫做李名,是青凤堂的一个小队长,负责这一次的拆迁事情。

    他三番四次带人进来捣乱,本来以为凭借青凤堂的名头,可以把易正信一家人轰出去。

    但是他没有想到,易正信一家人那么顽强,竟然利用各种道具跟他抗衡,硬是坚持了好多天,都没有屈服。

    与此同时,青凤堂给李名的压力越来越大,要求他必须在一个星期之内解决问题。

    所以,李名今天把所有能打的手下都带来了,就是希望一鼓作气,直接搞定易正信,好让青凤堂顺利拿下这一块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