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清纯总裁爱上我 > 39.第39章 怎么痛快怎么砸!

39.第39章 怎么痛快怎么砸!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清纯总裁爱上我最新章节!

    “你确定要跟我动手?”刘迁饶有兴趣地盯着这个所谓的纨绔子弟,别说只是********的儿子,就算是更高层,他揍起来也不会有多少顾忌。

    反正这些年得罪的人足足有一个加强连,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可惜这个时候的苍天似乎疼得说不出话,只见他死死咬住牙关,脸色也慢慢涨红起来,显然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好不容易蹦出几个字:“你,你……我的手指要断了……”

    看到他这么不堪一击,刘迁没有兴趣再玩下去,狠狠一脚踹在他的小腹,直接踢飞出去。

    “啪!”

    一声闷响。苍天平时只有他欺负人,哪里试过挨打,疼得捂住小腹跪在地上,连眼泪都流出来了。

    刘迁不紧不慢地走过去,捡起掉在地上的法拉利钥匙,在他面前扬了扬,笑着说道:“既然你都下跪了,那十声哥就免了吧,有你这样的小弟我真觉得丢人。愿赌服输,这辆法拉利我就收下了,有空再见……”

    说完,刘迁完全不理会围观众人呆滞的目光,冲着张颖点头告别之后便往大门方向走去。

    毕竟他还要去韩庆集团上班呢,那可是正儿八经的工作,耽误不得。

    谁知道看热闹的不嫌事儿大,教室里面这群家伙竟然也跟在刘迁的身后走了出去,似乎想看一下他是不是真的敢开走苍天的法拉利,那可是********儿子的车啊!

    转过拐角,刘迁很快就看到了停在路边的那辆法拉利California2014,骚气的红色相当抢眼。

    突然,刘迁的嘴角诡异地笑了笑,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要打开车门坐进去的时候,他却从地上捡起一块板砖,在手里掂了掂重量,猛地往挡风玻璃砸了过去……

    “啪!”

    挡风玻璃当场被砸出了一个巨大的凹痕,围观众人也随即发出一声惊呼,那可是将近400万的法拉利!

    难道这家伙打算就这样用板砖砸了?

    没错!

    刘迁确实打算把它砸了,而且是怎么痛快怎么砸!乒呤乓啷一通乱响,他手中的板砖简直就是破坏神器,直接将一辆好端端的法拉利跑车砸得体无完肤,让人看了连修理的心思都没有。

    完事之后,刘迁扔掉板砖,似乎对自己的杰作很满意,吹着口哨扬长而去。

    刚刚被人扶着走出来的苍天看到这一幕,怒火攻心,差点被气得晕过去,咬牙切齿地说道:“如果不弄死你,我苍天的名字就倒过来写!”

    ……

    没过多久,刘迁便坐着出租车来到了韩庆大厦,他并没有直接去找韩子欣,而是先去了安保部报到。

    庆国华估计是被打怕了,没有再出来纠缠,倒省了不少麻烦。

    经过昨天的事情之后,几乎整个安保部的人都知道刘迁是韩总经理钦点的员工,因此所谓的报到也就是走个过场,鬼画符般签上两个大名就搞定了。

    韩庆集团是零售业巨头,跟那些科技公司不一样,并没有多少核心机密,所以他们的安保部只是负责普通的安保工作,主要包括门岗值勤,停车场和楼道巡逻之类的,相当轻松。

    等到刘迁走进办公室的时候,里面一群精壮汉子穿着笔挺的保安制服,正在列队分配任务。

    他才刚进门,站在队伍前面的一名中年汉子随即转过头,目光锐利地打量了他一眼,问道:“你找谁的?”

    “我叫刘迁,是新来的保安,请多多关照。”刘迁笑眯眯地把手伸过去,想跟他打个招呼。

    不过那个中年汉子绷着脸,并没有任何动作,只是直直地盯着刘迁。

    没想到冷场了,刘迁只能尴尬地把手缩了回来,勉强笑道:“咳咳……大家来得真早啊,正在分配工作?”

    “你还知道工作?看看现在几点了,第一天上班就迟到,而且足足迟到了一个小时!听说你昨天还在公司把庆经理和几十个来应聘的人打趴了,你觉得自己很能打是吧?”那个中年汉子沉声说道。

    刘迁眼中的精光一闪而过,不动声色地扫了他一眼,继续笑道:“能打倒不敢说,只是那家伙实在欠揍,我只是满足他的愿望而已,嘿嘿……”

    “严肃点,站好!”

    杨展鸿突然一巴掌拍在旁边的桌子上,神色冷峻地说道:“我不管你以前是地痞流氓还是当兵的,只要进了这个安保部就都归我管!如果我发现你以后还有违反公司规定的行为,就算是韩总的亲戚我也会一脚把你踢走,明白吗?”

    刘迁不可置否地撇了撇嘴,看来自己昨天的光荣战绩落到这个保安队长杨展鸿的眼里,就是打架斗殴,他估计是把自己当成刺头了,所以才会刚见面就先给一个下马威。

    看到刘迁收敛了笑容,一脸正经地听自己训话,杨展鸿颇为满意地点点头,语气稍微缓和了几分:“我们的值班时间排得很紧,你现在马上跟周鹏去把制服换上。记住,要对得起公司发给你的工资。”

    说完,他直接转身走回了队长办公室,刚刚关上房门,口袋里的手机便响了。他拿起手机看了看,脸色微微一变,对着电话那头的人恭恭敬敬地说道:“庆总,您找我有事?”

    “那个叫刘迁的家伙来报到了吗?”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浑厚低沉的声音。

    杨展鸿眼中闪过一丝疑惑的神色,但还是恭恭敬敬地回答道:“已经来了,我准备一会就安排他去看守大门口。”

    “我要你想办法整死他!”这把浑厚低沉的声音很强势,让人根本不能拒绝。

    杨展鸿算是明白了,自己又要当一回恶人。

    不过这个刘迁的背景好像也不简单,一旦处理不好,恐怕自己会两头都吃不了兜着走,于是他硬着头皮说道:“庆总,这个刘迁是韩总亲自招进来的,万一弄出点什么事,韩总那边不好交待……”

    电话那头的声音骤然变得冰冷起来:“不好交待?这家伙打伤了我弟,难道不是打在我的脸上?你不要忘了,如果不是我,你现在还在老家一把屎一把汗的种地!”

    杨展鸿的脸色瞬间涨红一片,只见他用力咬了咬牙,说道:“我明白了,庆总……您放心,我一定会帮您出了这口恶气的。”

    听到杨展鸿答应了,电话那头的声音也缓和了一些:“这就对了,你尽管放开手脚去做。有我在,姓韩那丫头动不了你,去吧……”

    “再见,庆总!”杨展鸿心情复杂地挂了电话,靠着椅背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陷入了沉思之中。没过多久,他脸上为难的神色渐渐消散,多了几分狠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