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清纯总裁爱上我 > 23.第23章 我出三千!

23.第23章 我出三千!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清纯总裁爱上我最新章节!

    褶皱男暴怒之下,便想抬掌教训一下醉酒女人,只是没想到,自己竟被貌不惊人的刘迁给抓住了手腕,动弹不得。

    “妈的,老子现在火气大得很,劝你这个乡巴佬不要逞英雄多管闲事,不然老子保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褶皱男看了一眼刘迁身上那寒酸的着装,鄙夷道:“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鸟样,就敢学人家玩英雄救美,给老子乖乖的把手松开,不然老子不但让你做不成英雄,还要把你打成狗熊!”

    周围旁观的众人一阵窃窃私语,似乎都在好奇要扮相没扮相要气势没气势的刘迁会如何应对。

    “不好意思,我这人有一个社会败类最讨厌的臭毛病,那就是爱多管闲事。跟我做朋友的人,现在都活的很好,而选择站在我的对立面的人,都已经付出了代价。”

    刘迁露出玩味的笑容,手下却没有丝毫要松开的意思。

    “说的比唱的好听,真他妈做作,你以为这是拍电影吗?真他妈可笑,去死吧臭乡巴佬!”

    褶皱男眼看围观的众人都直勾勾地盯着自己,便抬起拳头朝刘迁的眼眶轰去,想要给这个不识时务满口跑火车的臭小子一点颜色看看!也好顺便在酒吧的美女们面前长长威风!

    刘迁暗叹一声,现在的人怎么都这么死心眼呢?明知是螳臂当车,还要奋不顾身,这也就怪不得自己了。

    咔!

    随着一声清晰可闻的脆响,褶皱男被刘迁捏住的那只手,便传来了一阵剧痛!

    “啊……疼,好疼!”褶皱男疼的满脸是汗,低头一看,手腕赫然已经被刘迁生生捏出了两个清晰可见的淤青指痕!

    褶皱男惊骇地望着刘迁那张平庸的笑脸,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这个身材并不算魁梧的臭穷鬼,手劲怎么比螃蟹还要大!

    自己的手骨,都快被他生生捏碎了!

    “如果你自信你的拳头比我还硬的话,你可以继续。”刘迁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看着脸色苍白的褶皱男。

    “算你狠,妈的,你厉害,快放开我吧!”

    褶皱男脸色阴郁,但也心知自己这次是碰到棘手的人物了,于是变相的认了个怂。

    “滚吧!”

    刘迁松开了褶皱男的那只手臂,然后顺势一脚踹在他的屁股上,把他踹得脚下一个踉跄就以一个狗吃,屎的姿态跌倒在舞池中央,引得围观的众人哈哈大笑。

    一些身材火辣的艳丽女郎,更是朝着刘迁大胆地吹起了口哨。

    “帅哥,打的好!来跟人家喝杯酒吧~”

    “好身手,要来一起跳舞吗?姐姐可是很会扭的哦!”

    “晚上有空吗?妹妹要跟你到酒店专门开间房谈谈心~”

    没有理会众人的叫好声,刘迁像是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般,静静地坐回了高脚椅上,拿起那瓶还剩下三分之一不到的卡尔巴非红虎,仰头就灌。

    刘迁的主要目的还是喝酒,刚才的事情只不过是一个无关痛痒的小插曲而已。

    不过某些人的想法就跟刘迁截然相反,在常驻酒吧出了一个大丑的褶皱男,在远处揉着酸疼无比的手臂,目光怨毒而嫉妒地盯着刘迁的背影,仿佛要把刘迁一口吞掉一般。

    不过想起刘迁的狠戾手法,褶皱男还是打碎牙往回咽,不敢胡来。

    醉酒女人依然趴在吧台处,胸前规模壮观的峰峦挤压在吧台的边沿上,挤出诱人至极的丰满。

    她四处摸索了一阵,然后劈手夺过刘迁手里的赤红酒瓶,咕噜咕噜地灌了一大口之后,便盯着刘迁口齿不清地说道:

    “你……你也想泡我吗?没门儿!你们这些臭男人,一个个都想灌醉我,一个个都想千方百计地得到我的身体,我才不会让你们如愿以偿呢!”

    刘迁一阵无语,我好好的在这喝酒,一没搭讪你,二没调戏你,虽然对你的身体有那么一丁点的念想,但也仅仅是念想而已!

    “喂,明明是你自己灌醉自己的好嘛……”刘迁抚了抚额头,无奈地辩驳道。

    醉酒女人却仿佛没有听到刘迁说的话一般,站起身摇摇晃晃地向酒吧的金属栅栏大门外走去。

    刘迁看了眼醉酒女人步履维艰跌跌撞撞的身影,摇了摇头,正想继续喝酒,只是当他的目光不经意间地扫过酒吧的一个角落时,便不由皱起了眉头。

    在舞池后面的一个卡座上,褶皱男看到站立都有些不稳的醉酒女人形单影只地离开了酒吧之后,脸上便浮现起一抹炽热的兴奋神色。

    他舔了舔嘴唇,邪笑着跑去跟四五个小黄毛嘀嘀咕咕了半天,不时还往刘迁这边投来一束不怀好意的戏谑目光。

    刘迁分明看到那个褶皱男将一叠厚厚的百元大钞塞到了一个头头作派的小黄毛手里,而后才穿过舞池,一脸得意地昂头走出了酒吧,就好像即将要大仇得报,奔向幸福彼岸一般。

    褶皱男前脚刚走,五个黄毛青年便一踢一踢步子,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缓缓走到了刘迁身前。

    刘迁就知道那个满脸褶子的混蛋,没那么容易善罢甘休,早知道刘迁先前就把他的手臂直接给拧下来了!

    刘迁心中涌现出一股无名业火,本来自己不想出手伤人,只想好好喝酒,没想到那个褶皱男踢到铁板了,还不知收敛,现在居然不惜花钱请人来找自己的麻烦!

    真是不知死活!

    “小子,喝完了没有?”

    为首的一个打着黑漆耳钉的黄毛,居高临下,看着刘迁,似乎想先在气势上给刘迁一些压迫,免得待会儿动手的时候遭到太大的反弹。

    “那个满脸褶子的二逼给了你们多少钱?”刘迁淡淡一笑道。

    几个黄毛都有些惊异,势单力薄的寻常人被他们几个这么一恐吓之后,往往连说话都会打颤。

    可这个貌不惊人的小子却没有表露出丝毫的惊慌,反而一副淡然自若的模样!

    难道他是有什么依仗?

    为首的黄毛心中一紧,不过箭在弦上,哪有不射的道理,他挥了挥手,身后两个小弟便一把架起了刘迁。

    “没想到你这乡巴佬,眼睛还挺好使,那个家伙给了我们两千,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乖乖跟我们走一趟吧!”

    为首的黄毛冷冷一笑:“放心,我们下手有分寸,不会把你打得太伤的。”

    两个小弟对望了一眼,便架起刘迁,走出了酒吧。

    刘迁全程都没有反抗,只是一脸悠闲地喝着手中的酒,连为首的黄毛都在诧异……这个乡巴佬怎么死到临头了,还这么淡定!

    酒吧旁边有一个幽深阴暗的小巷,不少酒鬼靠在墙角呕吐,更里面一些的地方更是有几对玉火焚身的野鸳鸯在交欢。

    “卧槽尼玛,都他妈给老子滚!”为首的黄毛骂骂咧咧地把巷子清空:“一个个的都滚,别耽误兄弟们干正事!”

    ……

    “兄弟,咱也是拿钱办事,这次就对不住了,还请见谅!”

    不知不觉间,几个黄毛就被刘迁那处变不惊的气质给感染了,说话也不由下意识的客气了许多。

    为首的黄毛说完,五个人就想闪身冲上来教训刘迁一顿。

    “等等!”刘迁伸出一只手掌,制止了五个黄毛下一步的动作。

    “怎么了?”

    五个黄毛都面面相觑,那眼神仿佛在说:这小子挨个打,怎么还这么多鸟事啊!

    “那个满脸褶子的二逼给了你们两千,让你们教训我,对吧?”刘迁灌了一口酒,淡淡道。

    为首的黄毛点了点头,挑眉道:“你想怎样?”

    刘迁从牛仔裤兜里取出了一沓钞票,清一色的都是百元大钞,他甩了甩那叠红晃晃的钞票,狞笑道:

    “两千?我出三千,你们给我狠狠干,他,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