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清纯总裁爱上我 > 625.第625章 断桥上的枪声

625.第625章 断桥上的枪声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清纯总裁爱上我最新章节!

    “刘迁,我要宰了你,宰了你,现在,就现在,我要杀了你——”

    低吼声从石泽的身上爆发出来,陡然听到这吼声的一群群保镖,此时已经冲进了别墅里面。

    但当他们惊愕的看到,别墅内除了石泽之外,却传来了一阵阵的血腥气,一时间,他们的视线,也是落在了卧室门前。

    这一看,一群保镖也是忍不住吞了口唾沫。

    既然是出来给人做保镖的,就没一个傻子,他们面带愧色,望着那石泽,道:“抱歉,老板,对方太强了,我们,我们根本就没发现——”

    面色阴沉沉的石泽,此时可没心思搭理这帮人,他只个深深的吸了口气后,随意的挥了挥手,将这帮人都驱散了出去。

    保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脸的头疼,但最终还是从别墅内走了出去,不过临走的时候,他们还是看到了缓缓的从卧室里流淌出来的鲜血,触目惊心。

    当这群保镖离开后,石泽这才走到了一侧,点了一根烟,缓缓的抽了起来。

    不过,随着抽烟的举动开始,他的脸色越来越阴沉,也越来越难看。

    表面上作为青东省的首富,可是涉足的层面越高,知道的越多,石泽就越害怕。

    平日里,他就管教石伟,让他不要惹是生非,因为往往很多事,根本就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

    好在,石伟除了色一些之外,也没给他引来什么大的祸事,都能轻易摆平,根本就不用放在心上。

    可是这一次,石伟连自己都葬送了进去,石泽也是身不由己的吞了口唾沫,这个刘迁,到底是什么来头,一时间,他也是头疼了起来。

    不过,杀子之仇不得不报,就看要付出什么代价了。

    “刘迁啊刘迁,你做事真的是太狠了,一点希望都不给我留啊,好,好的很,既然你都如此绝情了,那么,咱们就来看看,到底谁玩的更绝!”

    石泽狞笑一声,缓缓的拿起了一侧的座机来,拨通了一个神秘的号码。

    ……

    当神煞坐上了赶回江海市的车子后,他给刘迁去了个电话。

    “裁决,事办成了,那老东西是个聪明人,应该不会做什么太过激的举动。”

    “嗯,好!谢了,神煞。”

    “跟我你还客气,能帮你办事,那可是我神煞的荣幸啊,要知道就为这差事,我们三兄弟险些打起来。”

    “呃——呵呵——哈哈——”

    “嘿嘿——”

    当刘迁在轻笑中挂断了电话后,还未熟睡的韩子欣,忍不住睁开了有些朦胧的眼睛,望着他,道:“笑什么呢老公,什么事这么好玩,跟我说说呗。”

    “也没什么,就是听到了个笑话,对了,老婆,那什么,怎么我越看你,越感觉你好看呢?”

    刘迁眯着眼睛,看着此时流露出光洁如玉的脊背,趴在床上不着片缕,为他呈现出了好一幕春光的韩子欣,一时间,心头也是急跳起来。

    刘迁也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和韩子欣在一起,他总是有一众奇特的冲动,就好像她,深深的吸引着她一般,就好像他们是磁铁的两级一样,很奇妙的一众感觉。

    但也正是这样一众感觉,让两个人的关系,越来越近,永不会生疏。

    “贫嘴!”

    韩子欣咯咯一笑,哪里有女孩子不喜欢自己心爱的男人夸自己漂亮的。

    不过,刘迁这厮可不是贫嘴那么简单了,见她完美光洁的背影,某人早已是迫不及待的趴在了她的身上,在她的耳畔哈着热气,道:“宝宝,老公想要!”

    “讨厌,不是刚刚来过么——呜呜——你坏——”

    伴随着一声嘤咛,屋内,又是满室皆春。

    对此,住在隔壁的李小萌表示非常的不能忍,以至于恶狠狠的踹了几下墙角,气的啊啊怪叫道:“你们两个够了!”

    次日清晨。

    刘迁起的很早,今天他还有点事要和三煞说说,正好,顺路送韩子欣一起去上班。

    “小萌,我还要送你回去吗?”

    刘迁见李小萌气呼呼的出了门,尤其是她还顶着两个大大的熊猫眼,刘迁就有点怪异,难不成这丫头昨天晚上没睡好吗?

    还是说,昨天晚上,他感觉墙角好像被人踹了几下的事,不是错觉!?

    见刘迁看过来,李小萌的心头也是一颤,面色微微一红,她不由白了刘迁一眼后,道:“不用,我自己有车!”

    “那好吧。”

    刘迁也是有些无奈,望着李小萌驱动着那辆彪悍的悍马,飞速的离开了别墅,也是吁了口气,这丫头,又吃哪门子醋了。

    “小萌呢?”

    韩子欣这时候已经打扮的轻尘脱俗,拎着一个香包从别墅里走了出来。

    “她啊,我哪里知道,一个人生闷气走了。”

    “生闷气?”

    “嗯啊,可能是昨天晚上我们弄的动静有点大了!”

    “唉!?讨厌了你,还不是你,好了,坏蛋快去开车吧,该走了。”

    韩子欣面色一红,冲着站在她面前坏笑的刘迁娇嗔一声,这坏蛋才哈哈一笑,走到车库取车去了。

    驱动着一辆特斯拉,刘迁载着韩子欣一道,不多时已经是上了从别墅到公司的立交桥。

    这里,也是避免拥堵的最佳去处,同时也是别墅园林到韩氏集团的必经之地。

    正驱动着车子的刘迁,陡然间似乎隐隐的感受到了一抹危机袭来,那感觉,没由来的,总之就是很危险!

    嘎吱一声!

    猛地将车子停在了立交桥上的刘迁,此时可没心思去关注身后那些被这突如其来的刹车弄的有些不知所措的司机叫骂,见韩子欣奇怪的看过来,刘迁皱着眉头,道:“跟我一起下车,等等,我先下车,你跟在我旁边!”

    韩子欣一怔,但旋即还是认真的点了点头。

    从车子里下来的刘迁,一步步的朝着韩子欣的方向挪了过去。

    在他刚刚将车门打开的那一刻,陡然间,一阵山崩地裂的感觉袭来,紧跟着就是一阵嗡鸣声,震耳欲聋。

    轰隆隆——

    原本坚挺的立交桥,在此时忽然崩塌开来。

    “我靠!”

    “什么情况,快跑!”

    “****的,又是他喵的豆腐渣!”

    “别******挡我路,我草你大爷的,这边也要塌了!”

    “下面是水泊,你怕个鸡毛!”

    “麻痹的,我能跑,为什么要当落汤鸡——”

    一时间,整个立交桥上都炸锅了,坍塌的面积很大,以刘迁停车的位置为中心,波及了近百米的距离,桥面基本上整个都坍塌下去。

    好在,下方是一片水泊,要不然,这车子要是落下去,必然是有死无生。

    这里是立交桥,从上往下的高度起码有三十几米,别说是车子了,就算是人,摔下去也是必死的。

    “老公——”

    一声惊叫,韩子欣扑到了刘迁的怀中,这时,只个将韩子欣抱在怀中的刘迁,紧紧的咬了下牙,混蛋,这他喵的肯定是阴谋,针对他的阴谋!

    怀抱着韩子欣从高空中坠落下去的刘迁,脑海里想的最多的就是死神。

    毕竟,也只有死神敢玩这么大的手笔,毕竟这里是华夏,雇佣兵的禁地。

    只是,此时压根就不容他多想,他紧紧的抱着韩子欣,从半空中坠落下去。

    在他的身边,相继有几辆轿车也跟着坠落下来。

    耳畔传来了呼啸的风声,三十几米的高空,看似很高,但坠落下来的速度,不过只是瞬间。

    就听噗通噗通几声响声传来,不多时,刘迁已经是抱着韩子欣跌落进了这为了绿化用的水泊中。

    水泊有四米多深,足以承受住这下落的压力,并不会给刘迁造成多大的伤害。

    “没事的,没事!”

    刚刚从水泊中扑腾上来的刘迁,看着此时整个人都湿透了,面色隐隐还有些惊魂未定的韩子欣,刘迁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但就在这时候,危机再度来袭!

    只是一种感觉,刘迁猛地转过头来,朝着不远处的一片绿化带里看了过去。

    嘭!

    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声瞬间响起,惊动了不少在水泊旁生存的鸟儿,扑棱着翅膀尖叫飞起。

    水泊中刚刚爬上来的不少跟着刘迁一起跌落水泊的倒霉鬼,此时也是一个个吓得尖叫起来。

    “妈呀,救命啊——”

    “我草,还开枪,这尼玛拍电影呢!我草,哥,快跑!”

    “****的——这都什么情况——”

    身边传来了一声又一声惊慌失措的尖叫声,显然,起初只是感觉这立交桥坍塌是豆腐渣工程的人,现在却深深的开始怀疑了人生来,这哪里是一场意外就能决定的。

    那枪声又不是假的!

    老公!

    韩子欣惊叫一声,只个愕然的看到,在刘迁的嘴里,咬着一枚小指粗细的金色子弹。

    她的心里满满的都是担忧,更是不由自主的抱紧了身边的刘迁。

    呸!

    一口将嘴里的子弹吐出去的刘迁,紧了紧身边的韩子欣,一双目光死死的盯着那绿化带的方向。

    而此时,绿化带内,一个浑身披满了树叶,抱着一把大炮狙击的男人,愕然的看着这一幕,整个人都尼玛懵逼了!

    不是,用牙齿将有着大炮之称的狙击步枪的子弹直接咬住,这,这是变魔术吗?

    他吞了口唾沫,有些骇然,尤其是此时刘迁的目光,更是死死的锁定住了他,这更是让他万分的被动,甚至于此时落在扳机上的手指,都不知道该不该继续按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