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清纯总裁爱上我 > 624.第624章 七煞第一战

624.第624章 七煞第一战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清纯总裁爱上我最新章节!

    嘶——

    围观的群众,一时间也是倒吸着凉气。

    起初,石伟被打脸,已经让很多人不能直视了,现在这厮更是失去了做男人的能力,不少人真的是感觉看着他的样子,都会不由自主的朝着自己的裤裆上瞄一眼过去。

    不为别的,就这一幕,但凡是个爷们,看着都疼啊。

    不过,并没有多少人会选择同情此时的石伟。

    谁让他刚刚说话说的那么嚣张呢,还当着人家的面睡人家的女人。

    但凡是个有血性的男人,怎么可能会忍呢。

    这就叫现世报来的快,石伟在没有实现他设想出来的那曼妙一幕来的时候,已经是承受了应有的后果。

    不过,更多的人,在看向刘迁的时候,也是隐隐的多了些后怕。

    虽说这家伙笑起来的时候很邪行,但多少还是能给人一种好感的,只不过此时在看他现在做的这一切,真的是让人有点忌惮。

    徐素青正想走过来,不过眼尖的她,第一眼就看到了人群里挤进来的几个小美女,首当其冲的自然是李小萌。

    轻轻一笑的徐素青,到底是个聪明的女人,她只个给刘迁发了条短信后,便已是悄无声息的走出了人群,渐行渐远。

    “我走了,老公,李小萌来了,我可不想给你惹麻烦,嘻嘻——”

    刘迁看了一眼手机上的短信,在抬头,哪里还有徐素青的影子。

    他不由轻笑一声,转而也是看到了一侧的李小萌,见她鼓着嘴看过来,刘迁不由耸了耸肩,给她递了一个待会聊的眼神后,这才将视线放在了此时的石伟身上。

    当石伟从极尽的疼痛中回过神来的时候,他神色极其怨毒的看着刘迁,那眼神,就像是和刘迁有着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一般。

    毕竟,刘迁直接剥夺了他成为一个男人的尊严,剥夺了他作为一个男人的本能。

    仅仅只是这一点,就足以让石伟和刘迁拼命了!

    可以说现在两个人的关系,已经达到了一众不死不休的地步。

    这眼神有点可怕啊!

    刘迁轻蔑一笑,他已经不准备再将他留下来了,或许以前刘迁是一个人的时候,对于这些所谓的阴险阴谋,他根本就不在乎。

    不过现在,他的身边终究是有着让人心疼的羁绊,刘迁怎么可能让她们陷入到无尽的阴谋之中呢。

    抱着这个想法的刘迁,缓缓的朝着人群中走了出去,不过临走的时候,刘迁掏出了手机来,给七煞天打了个电话过去。

    “石伟,青东省首富大亨石泽的儿子,做掉吧,这个人,不能留!”

    “那石泽呢?”

    “看看他的态度如何,若是还行的话,留着吧,没必要赶尽杀绝。”

    “好的,裁决,我会去做的。”

    “嗯。”

    挂断了电话后,刘迁已经是走出了人群,毕竟他走出去的时候,可没谁敢拦着,很轻易的就走出人群。

    不过没人拦着,不代表不会有人找上他。

    “喂,这就走了,刚刚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家伙就给你这么废了?”

    有些不明真相的李小萌,好奇的走了过来,在她的身后,几个小姐妹也是笑嘻嘻的跟着,反正彼此都认识,除了这几个女人,对刘迁的印象不太好而已。

    毕竟当初,这坏蛋可是在那饭店里,用一个小小的魔术,让她们一个个乖乖的撅起了腚来,将颜色各异的小可爱呈现在了这坏蛋的面前。

    一想起这事来,几个妹子还有点脸红红的,好羞人哦。

    “他说他想当着我的面,玩弄我的女人,我要是不废了他,你说我还是个男人吗?”

    刘迁另有所指的看着面前的李小萌,那眼神只个看的李小萌心头一颤。

    但旋即,李小萌也是回过神来,诧异道:“等等,他说他要玩你的女人?”

    “对啊!”

    刘迁耸了耸肩,道:“作为一个纯爷们,我怎么忍得了呢!”

    “不行,我也要去踹一脚,丫的也不看看江海市是谁的地盘,这家伙真的是厕所点灯了他!”

    说着话的李小萌,当真是血性起来,就要钻进人群里去,来一次落井下石,不过她的举动,还是被她的几个好姐妹给拦住了。

    就连刘迁看到这一幕都一怔一怔的,不过随后他也轻笑起来,也是啊,李小萌不也是他的女人吗!

    “好了,别闹了,走吧,正好我也有点饿了,要不,我们一起去吃个饭怎么样,我请客!”

    刘迁笑眯眯的瞄着面前的这几位神色动人的妹子,不过某人的心里,现在似乎只能装下那几个风情万种的女孩子,在多的话,他可不想去担那么多的责任。

    毕竟有些事还是少招惹点的好,如果只是单纯的玩一玩,刘迁也不介意,可要是真的谈婚论嫁,那最好还是免了的好。

    何况,一般的女人,也入不了他的法眼,就像是李小萌身边的这几个,各个也都是极品,不是系花就是班花,说实话,对于一般人,这样的女人,着实是有不少的杀伤力,可说句实在的,刘迁对她们,真的没多少的兴趣。

    “好耶,今天,我们可要吃顿狠得!”

    “嗯嗯,有道理——”

    李小萌好气又好笑的望着自己的这几个闺蜜,见刘迁看过来,她则是鼓了鼓嘴哼了一声,看到她的模样,刘迁也是忍不住莞尔一笑。

    ……

    是夜。

    青东省,省城二环路上,一家占地面积在六百多平方的奢华四层别墅内,灯火通明,一队又一队的保镖,来回巡视着。

    小小的别墅内,戒备森严,甚至比之某些公干级的大员的保卫等级,来的还要周全。

    可以说,这一座别墅,密不透风,是真正的一座堡垒,又是在青东省省城寸土寸金的地方上修建,可见石泽的家产雄厚,当之无愧青东省首富的名头。

    毕竟,今天晚上,作为这家价值数亿宅子的主人,石泽的愤怒,可想而知。

    他的儿子,就在今天上午,在江海市,被人一脚碎了子孙根。

    也就是说,他这辈子,很有可能会断子绝孙!

    传统观念极强的石伟,怎么可能会让这种事发生在脸前,所以,他在儿子出事后,就已经做好了非常圆满的报复计划。

    刘迁,他势在必得,这个混账,竟然让他断子绝孙,这笔帐他早已记下,这几天,他就要刘迁偿还,不仅是他,还有他的那些所谓的女人,一个都别想跑!

    恶狠狠的石泽深深的吸了口气,望着此时别墅内,几个私人医生满头大汗一次又一次的从石伟的卧室里进进出出的,他的心,早已是冷透了。

    “你就是石泽,石家的家主,青东省的首富?”

    就在石泽恨不能现在就将刘迁抓来,当着他儿子的面,把仇报了的时候。

    陡然间,一声有些阴冷的声音,赫然在他的身后传来,他猛地站起来,愕然的回过头时,却看到一把锋锐的匕首,已经抵在了他的脖子下面。

    咕嘟咕嘟——

    吞了口唾沫的石泽,惊慌食醋的看着面前的这个年轻人,一脸的惶恐。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面前这个年轻人到底是怎么进到这里的。

    外面,可是有三队保镖来回巡逻,别说是个人了,就是个苍蝇都休想飞进来。

    他能进来,不仅说明了他的本事,更说明了他的诡异,石泽不是傻瓜,不是认不清现状。

    “我来的目的很简单,宰了你的儿子,反正他现在已经没什么用了,留着,也是个祸害而已。”

    “其实,你现在还年轻,在找个年轻点的婆娘,生一个就是了,又不是真的会断子绝孙。”

    “怎么样,我的这个提议,如何?”

    年轻人一字一句的说着,口气平淡,就像是在诉说着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

    好,好你麻痹!

    石泽真的很想大骂一声,但他同样知道,如果自己那么做了,那么他脖子上的匕首,许是下一秒就会隔断他的喉咙。

    他没有说话,更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愤怒,有的只是温怒,是不甘,是叹息。

    “你的态度不错,至少没有跟我大吼大叫,我就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哦对了,你儿子应该在里面吧,我去去就回。”

    混蛋!

    这一刻,当这个年轻人从他的身边走开的时候,石泽的拳头已经死死的捏在了一起,他咬着牙,几乎把牙都快给崩碎了。

    他恨,这个人为什么要来动他的孩子,为什么为什么——

    但无奈,对方的手段太过诡异,尤其是来到他这里,悄无声息。

    也就是说,这样的人根本就不能得罪,因为你根本就不知道,在你熟睡的时候,脖子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架一把能见血的刀。

    忍,忍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忍,一定要忍!

    到底是商场上纵横不败的石泽,心性之坚定,比之常人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的目光一眨不眨的盯着卧室,不多时,卧室的门开了,那年轻人从里面走了出来,手中捏着一把染血的刀。

    他轻轻的擦了下手中的匕首,抬起头来瞄了一眼石泽,笑道:“哦了,对了,学聪明点,在生孩子的时候,叫他别太嚣张,因为这个世界上,很多人并不是你能惹得起的,呵呵,一个小小的省城首富,白痴而已。”

    神煞轻轻的拍了拍石泽的脸颊后,这才旁若无人的大步走出了别墅,渐行渐远,消失在暮色之中。

    啊——

    待到神煞离开后许久,石泽这才愤怒的咆哮起来,整个人脸孔都扭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