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清纯总裁爱上我 > 611.第611章 圣火令

611.第611章 圣火令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清纯总裁爱上我最新章节!

    父子情深!

    刘迁不是无情人,相反,他对情更加的看重。

    他也知道,当年真的是自己不懂事,他更清楚,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面对易正信的时候,他总会刻意的去躲开这份情感。

    他不敢去正视,因为只要一正视这份感情的话,那么他就会不由自主的联想到当年的事,联想到自己亡故的父母。

    但他更清楚,他亏欠易正信的太多太多,他的突然离开,当年的他,必定也心急如焚吧。

    好一会,易正信才擦去了眼泪,和刘迁一起坐在了木板床上,听着他诉说着自己的故事,易正信没有打断。

    但从刘迁的只言片语里他也是听到了他这些年的遭遇,但他也庆幸,不管曾经如何,至少现在他没有任何的事,就坐在他的身边,他真的已经知足了。

    “这些年,你受苦了。”

    易正信苦笑一声,坐在一侧的刘迁,讪讪一笑,道:“哪里有什么苦不苦的,爸,你刚刚说这块令牌是我父亲临死前死死抓住的东西?”

    “对,就是这个,你好好看看,我总感觉,你父亲的死,绝对不是意外!”

    易正信一边欣慰的将另外递给刘迁,一边感慨着说道。

    接过了令牌的刘迁,深深的吸了口气,望着这令牌,刘迁的眸子微微一凝!

    只看到这是一枚漆黑如墨的令牌,但在令牌的夹层中,又能清晰的看到一团炙热燃烧,好似能让人感受到那炙热温度的火焰。

    这是!?

    刘迁轻轻的皱了下眉头,但还是将这令牌死死的抓在手中,一时间,他也是闭上了眼睛。

    脑海里回忆着父母的音容笑貌,但想了许久,刘迁却发现,父母的容颜早已模糊不堪,在这些年来,变得越来越不清晰,怕不是在过不久,他甚至都可能遗忘掉。

    毕竟,那些年,他还很小很小。

    “我知道了,爸,这事,我会去查的。”

    刘迁点了点头,将这块巴掌大的牌子,贴身放好。

    “嗯,你有心就成了,结果不重要,都这么些年过去了,想来也查不出什么来吧。”

    苦笑着的易正信,又和刘迁聊了许久,哪怕是易可馨不停的来叫刘迁过去陪她玩耍,刘迁也没有理会,现在他只想好好陪陪这位已经不在年轻的男人。

    虽说惹得易可馨不高兴了,但当刘迁将一些土特产拿来后,年纪毕竟不是特别大的易可馨,还是很快就流露出了笑脸。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傍晚时分,刘迁这才有些恋恋不舍的从易正信的家里走了出来。

    看似叫出了一声爸,但刘迁却感觉,像是完成了一桩心事一样,整个人都轻松了很多。

    “喂,素青,帮我查一下这个地址,在十六年前的那一场车祸,嗯,我知道,时间很久远了,但这毕竟事关我自己的事,我希望你能帮我好好查查,好,小傻瓜,嗯,好!”

    看着挂断了的手机,刘迁轻轻的呢喃一声,又从胸口将那枚奇怪的令牌抓在了手中,一时间,刘迁也是久久不语。

    失去了,意味着彻底失去了。

    所以,他更要将现在所拥有的紧紧抓在手中。

    至于那些,想要祸害他家人他想守护之人的存在,刘迁必然要让他们见鬼去!

    这些年来,刘迁一直秉承着,别人对我好一倍,我还别人千百倍的信念做人,也让他交到了很多很多可以交心甚至是换命的朋友。

    但,若是谁想去破坏他心底里的这一份美好,刘迁对敌人的手段,向来不懂得什么叫仁慈,他也会让众人领略一些,暴走的血狼,坚定着正义的裁决,到底有多可怕!

    驱动着车子,电话悠然响起,刘迁看了一眼,是呆呆的。

    “怎么了,呆呆!”

    “死神这帮家伙就像是销声匿迹了一样,我们发动了所有的体系,都没找到,这事,有点难啊,毕竟咱们没有特别可靠的情报网。”

    “我知道了,慢慢找吧,不过,就算不找也没关系,我想这混蛋,迟早会来找我的。”

    “嗯,对了,阿银姐这几天茶不思饭不想的,你待会给她打个电话,好好聊会吧。”

    “呃——好。”

    刘迁轻轻的拍了拍额头,这才挂断了呆呆的电话。

    “债多不愁,能不愁吗!”

    刘迁苦笑一声,还是给阿银去了个电话,聊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缓解了一下小夫妻恩爱间的离别相思苦后,这才开车回到了公司。

    不过,挂断了电话后,在公司的门口等着韩子欣下班时的刘迁,还在想着一件很重要的事。

    曾经,他不管做什么,即便是组建血狼,他也很少和团队协同作战,独来独往向来居多。

    不过现在,已经有了羁绊的刘迁,却准备转换一下现有的思路了。

    有时候,料敌先机,往往要比敌人悄无声息摸到身边,才做准备,要好上千百倍。

    情报,成了一个必然,而想要建立一个完善的情报网,固然艰难,但刘迁不介意将他作出来。

    世界第一,刘迁又不是没做过,那又是何其的艰难,但也没能难住他,他不是照样登顶了。

    一个情报网,需要做的就是砸钱,对于钱,不仅是刘迁,就连他身边的七煞天,同样都有一众感觉,钱,不过就是一串数字而已,并没有什么卵用。

    在强大的实力面前,一切的小手段,不过就是被碾压的局面,形不成分毫的威胁。

    收起了电话的刘迁,见韩子欣在几个小秘书的陪伴下,渐渐行来,刘迁笑眯眯的拉下了车窗,对韩子欣,道:“辛苦了,老婆!”

    哎呦呦!

    几个小秘书在一侧怪叫着,酸酸的味道,惹得韩子欣也是笑骂着,道:“去死了,快走快走。”

    “嘻嘻,咱们的冰山美女总裁也害羞了,嘻嘻嘻——”

    “既然总裁大人有令,叫我们走了,那我们也别留了,小别胜新婚么,嘻嘻嘻——”

    几个白领丽人,韩子欣的贴身小秘书只个咯咯笑着的,调笑了一番此时已经是面红耳赤的韩子欣,这才离开。

    有些脸红红的韩子欣坐上了特斯拉,忍不住白了刘迁一眼,道:“坏蛋,想我没!”

    “你说呢!?”

    刘迁坏笑一声,这才驱动着车子,回了别墅。

    一路上,刘迁没有说太多的话,但他总是出神的去想着什么事情。

    善解人意的韩子欣,也是注意到了这一点,总是将刘迁的一举一动都关切的放在了心底里,只个等回到家好好的问问。

    在别墅外的饭店吃了点饭菜后,刘迁这才有些心不在焉的回到了别墅里。

    “怎么了,老公,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韩子欣静静的依偎在刘迁的怀抱里,嘘寒问暖的说着。

    “有点事。”

    刘迁轻轻的点了点头,缓缓的将韩子欣抱在怀中,道:“你不是一直都很想知道我小时候的事么,今天我告诉你。”

    韩子欣一怔,正想说点什么,但一看到刘迁那充斥着惆怅的面容后,原本想说的话,此时也是张不开嘴来。

    她此时,只能做一个倾听者,默默的听着他,讲起自己儿时的事。

    尤其是当韩子欣听到刘迁在诉说到他的父母双亡的那一刻,韩子欣紧紧的抱住了他,她这一刻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言语来劝说他,或许,一个拥抱足以。

    这一夜,两个人没有回床上,就这样坐在别墅的大厅里,坐在沙发上,相拥一整夜。

    她看着他如孩子一样熟睡着,她轻轻的为他擦去眼角还残留的泪水,紧紧的拥抱着他。

    韩子欣很清楚,刘迁是个重情重义的男人,对情谊,有时候他看的比谁都重!

    要不然也不会一次又一次甘愿冒着生命危险去抗争了,尤其是对她的时候,更是用情至深!

    她清楚,所以她珍惜这份得来不易的爱。

    次日,刘迁醒来的时候,韩子欣已经去上班了,他不由轻笑一声,正起身的时候,陡然看到桌面上的一张字条,和一份爱心早餐,会心一笑的刘迁,耸了耸肩去洗漱了。

    正吃饭的时候,徐素青来了电话。

    “老公,那个,你托我办的事,因为时间太久了,现在还不能得到确切的消息,不过你放心,这事我肯定会跟到底的。”

    “行,没事的,宝贝,这事我知道不容易查,慢慢来,我也不急。”

    “那就好,不过,老公,你没事吧。”

    电话来,传来了徐素青的浓浓担忧之情,毕竟她很清楚,这次的事,事关刘迁父母的死因,因此,徐素青也很在乎刘迁的感受。

    “当然没事咯,放心吧,对这事我也算是看淡了,不过,如果真的有线索的话,哼哼——”

    说到这里的刘迁,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的眼睛已经变得血红血红。

    表面上看似不在乎,但他的心底里,却比谁都在意。

    血浓于水的情分,天大的仇隙,谁会不在乎?

    “没事就好,吓坏我了。”

    徐素青呢喃一声,道:“那好,我就先挂了,有消息我第一时间通知你。”

    “嗯,谢了,老婆。”

    刘迁轻轻一笑,这才挂断了手中的电话,一双赤红色的眸子,望着窗外的景色,越陷越深。

    悠悠的,他将怀中贴身放好的那枚令牌抓在了手中,神色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