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清纯总裁爱上我 > 574.第574章 修成正果的爱

574.第574章 修成正果的爱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清纯总裁爱上我最新章节!

    温馨的烛火燃烧着,淼淼青烟徐徐升腾着。

    一抹泪水,在阿银睁开眼睛的那一刻,萦绕在了她的眼眶里,转瞬间夺眶而出,汹涌的流淌了出来。

    她扑在了他的怀中,他紧紧的抱住了她。

    “你我本就是孤儿,没有父亲,也没有母亲,自然就没了双亲,我不知道,我这么做对不对,但我想让你,做我的新娘!”

    “嗯嗯,我愿意,我愿意——”

    阿银死死的抱住刘迁,这一刻她浑然没有别的心思,在去关注自己穿上了火红色的新娘妆,到底有多美,又有多么的清新脱俗。

    现在的她,只想做他的新娘,这一刻,她等的太久了。

    从十二岁时的第一次相遇,她因采药被困狼群,他从天而降,浑身浴血,独自一人用一双铁拳轰碎所有恶狼的脑袋,将她从狼群之中狼了出来。

    从那一刻起,她的心里就有了他的身影,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全部都被他的身影占据着。

    可她,是一个古色古香的女孩子,所有的一切都非常的保守,以至于就连对情之一字的时候,也是极尽的矜持。

    这些年来,她随着他一起成长,一起从籍籍无名的小人物渐渐走上了世界的大舞台之上,一起面对生死,一起走向辉煌。

    这些年来,他身边的女人一波接一波的换,但她对他的情却没有任何的改变。

    她只怪自己,没有勇气将自己藏匿在心底里的爱意说出口,她只怪自己太懦弱。

    直到一年前他的突然退休,宣布回归,让她的心里感到空落落的,直到他的又一次出现,直到他的那一声呼唤在她的心湖里荡漾起了犹如惊涛骇浪一般的涟漪来。

    门开了,天怒和呆呆好似是商量好了一样,两个人穿着那执事的装扮,分别站在了烛火的两侧。

    阿银在看到两个人的装扮后,面色窘迫,但她还是坦然面对,笑对二人。

    曾经的压抑,在此时尽数爆发出来,她要真正的去结婚,和他完成这一场婚礼,做他的新娘。

    “一拜天地!”

    天怒忽然一嗓子喊出来,只是声音并不是很大,反倒是在这声音中隐隐的还有一抹圣洁的味道。

    刘迁感激的看了一眼两个过命的好哥们,对阿银点了点头,相视一笑,齐齐跪在了地上,拜了那天地!

    嘭——

    一声轻轻的碰触,两个人的额头缓缓碰在一起。

    他笑了,她却哭了。

    “二拜高堂!”

    喊出这话来的天怒,声音中隐隐的有些哭腔,一侧的呆呆,早已是满脸泪水。

    没有谁比他们更清楚,这一份感情真的修成了正果到底有多么的不容易,没有谁比他们更清楚其中的一些不为人知的故事了。

    刘迁看着阿银,点了点头,缓缓站起来,再度跪下去,祭拜那亡去或不知所踪的父母。

    嘭——

    刘迁叩的很重,地面都传来重重的回声闷响,阿银亦是如此,额头都叩红了。

    无怨无悔是两个人心里最真实的写照,看到彼此红起来的额头,两个人会心一笑。

    “******妈的,夫妻对拜,哭死老子了——”

    天怒抹了一把泪水,当他和呆呆得知刘迁在香火店里买的什么东西后,两个人当时都愣在了那里,直到回来后,见证到了这一幕!

    兄弟,这世界上,又有谁比兄弟更懂兄弟呢!

    呆呆泪眼朦胧的看着这一幕,不断的擦拭着泪水,可那代表了祝福,代表了开心的泪水,就是止不住。

    不过,呆呆还没有忘记自己带来的东西,他将两个六钱的酒中拿出来,分别倒上了两杯白酒来,端在了手中。

    刘迁和阿银,跪在了彼此的面前,一脸真诚的跪拜了下来。

    他望着她如仙子一般,穿着那火红色的长裙。

    她看着他如王子一般,穿着那火红色的冠衣。

    噗!

    一声轻轻的撞击,好似两颗心在这一刻,修成了正果,融入到了一起,再不分彼此。

    他扶着她站了起来,她的眼角流着泪,他的眼眶里,也蓄满了泪珠。

    不过这原本该是伤心的泪,却在此时,浮现出了无尽的幸福味道。

    “交杯酒!”

    呆呆哭着,将两杯酒递给了此时的刘迁和阿银,一脸的祝福!

    刘迁和阿银,分别接过一杯酒来,相视一笑,可是笑着笑着,泪水就止不住的落了下来,落入了彼此的酒杯里,荡起了点点涟漪。

    交杯酒伴随着两个人相互纠缠在一起的双手,缓缓入腹。

    本该有些火辣辣的酒水,喝在嘴里,却是酸甜苦辣咸,各种味道融入其中,就好似两个人这些年一起走过的日子。

    “送入洞房,你麻痹,感动死我了——”

    天怒又是大吼一嗓子,险些把呆呆吓了一跳,他骂道:“去你的,这就是人家的洞房,出去出去——”

    “妈的,哭死我了,真尼玛的,刘迁和阿银,你们两个混蛋,草草草——”

    “我也是一样,这俩混蛋,就******会骗人眼泪!”

    天怒和呆呆骂骂咧咧的走了出去,但谁都能看到,这二人在走出去的时候,脸上绽放出来的笑容,和那止不住的泪水混在一起。

    虽说有些矛盾,但却写满了他们发自内心的祝福。

    咣当一声,门被关上了。

    昏暗摇曳的烛火下,他将酒杯接过来,放在了一侧的桌面上,他对她笑着,一脸的纯真无邪,就像是两个人第一次见面一样。

    她趴在他的胸口,脸上有一抹羞涩,好似是第一次见面时,受尽了惊吓时的小女儿姿态。

    “娘子,洞房吧!”

    “嗯,不过,待会你慢点,我,我怕疼——”

    “嘿嘿——”

    这一夜,呆呆和天怒一直守在房门外,若是给佣兵界的其他人看到,天怒和呆呆亲自守护,必然会惊一跳吧,必然会猜想这房间里的人物,到底是哪国的元首。

    只是他们永远不会知道,其实里面哪里是元首,分明是一对苦命鸳鸯,终于在这一刻,修成了正果。

    “这帮黑鬼做出来的东西就是不咋样!”

    “凑合着吃吧,反正这三天里,这帮黑鬼不是变着花样的给我们做吗!”

    “也是啊,不过你说一头恶狼和一个会自愈的妹子在一起,这都三天了,还不出房门啊?”

    “丫的,你的黑眼圈怎么这么重!”

    “你的不也是,不过,貌似我们也在这里守了三天了吧。”

    “哈哈哈——”

    “嘿嘿——”

    为了兄弟,两个人无怨无悔,不过好在房间的隔音效果好,要不然,当兄弟的听床,那这事就有点变味了。

    就在两个人大口大口的塞着食物的时候,房门缓缓的打开了来。

    刘迁一脸精神焕发的推门走了出来,屋外的两个家伙忍不住白了这家伙一眼,道:“舒服不?”

    唉!?

    刘迁怔了一下,但看到两个人眼角上顶着的黑眼眶,和门口的一地狼藉,刘迁的心里也是隐隐有些发堵,眼泪险些又要夺眶而出。

    “谢谢!”

    深深的吸了口气,刘迁缓缓的抬起头,他怕自己的眼泪不经意间会落下来。

    但最终,他还是没能成功,眼泪还是顺着那四十五度角扬起的脸颊流淌了下来。

    “客气啥,那什么,既然你们出来了,我和呆呆先去睡一觉了,至于那什么死神的事,等我们睡饱了在说!”

    “嗯!”

    谢谢,好兄弟!

    看着两个家伙没个正经的往屋子里瞄了急眼后,嘻嘻哈哈的去隔壁房间休息去了,刘迁这才莞尔一笑。

    “都走了?”

    “嗯!出来吧,老婆!”

    “你讨厌!”

    “怎么又赖我了,分明是你要不够么!”

    “别说!”

    “嘿嘿——”

    刘迁怀抱着阿银一起,走出了房门。

    说实话,三天没吃饭了,就算是铁打的汉子也受不了啊。

    不过,两个人对于天怒和呆呆的事,也是心有感触,这辈子能有这样的红颜,有这样的知己,和这样的兄弟,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在酒楼里吃了点饭,刘迁揽着娇美如花的阿银一起,漫步在街头。

    “说实话,以前我也想过,被世人畏如猛虎一样的罪恶之都,也会有这样的夜景。”

    阿银依偎在刘迁的怀中,幸福甜蜜的说着。

    “有你在,处处是风景。”

    刘迁揽着她,认真的说着。

    “就你嘴甜!”

    “才知道吗?”

    “贫嘴!”

    “哈哈——”

    “别笑了,你看那里!”

    “嗯?”

    就在刘迁和阿银打情骂俏的时候,细心的阿银忽然指着不远处,刘迁好奇的抬起头来看了过去。

    几个看起来瘦弱但却很高的黑人男子,此时正一脸坏笑的将一个黑人少女,朝着不远处的一个巷子里抓了过去。

    “多管闲事?”

    刘迁瞄了一眼阿银,这样的事,在整个罪恶之都里随处可见。

    既然来到了这座城市,只要是个女人,没有实力的话,就要有着被人鱼肉的心里准备。

    若是连这样的准备都没有,那么来到这里,无疑是等同于作死!

    “你说呢,好了,就帮这一次。”

    阿银放开了原有的矜持后,在他的怀里撒娇着,娇艳如花的她,抬起头,看了一眼这索要好处的坏蛋,羞涩的递给了他一吻。

    “得了,走!”

    刘迁一把拉着阿银的手,既然她喜欢,他就会去做,没有什么理由,本就该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