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清纯总裁爱上我 > 第2028章 归途

第2028章 归途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清纯总裁爱上我最新章节!

    众人都是会心一笑,也是,殷飞流他的打算很少会告诉别人知道,固然是为了让事情变得机密,但是到后面就算是自己人也是云里雾里,就不知道他自己有没有想到这一点了。

    “想来是一场大战之后,是有什么事情要交代把,这一场打下来之后,我们的收获还是十分丰厚的,最关键的是,把殷仁丰给拔起来了,他虽然已经退出了朝堂,但是在朝中依然还是有些人的,这一次回去,可能也是要把这些人给抓出来。”

    殷离天笑着道。

    殷仁丰在殷商的朝堂中经营了这么多年,他暗地里到底有多少人,谁都不知道,但是这个数量是一定不会少的,殷仁丰的背叛算是有预谋的了,但是也没有带走朝廷里面所有人,还是有很多人潜伏在朝堂里面的。

    这些人伺机而动,只要有合适的机会,自然就会在朝堂里面发挥自己的力量,给殷飞流这一派造成一些影响,这些人隐藏的很深,或许他们自己人都不知道朝堂里面的那些人是站在自己这里的。

    不过他们恐怕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这一边居然如此轻而易举地输掉了,简直就像是儿戏一样。

    “这些人自己恐怕也是傻掉了,原本还打算在朝堂里面搞风搞雨,恐怕是踌躇满志的,但是没想到殷仁丰就这么简单的被击败了,照我看,现在朝堂里面绝对已经乱成一团了,不知道有多少人要投诚我们。”

    殷风眠语气里面带着一点幸灾乐祸。

    他一向不喜欢这些墙头草,这些人因为手里面有把柄在殷仁丰手中,或许是因为受过殷仁丰的恩惠,所有他们投入的殷仁丰的门下,表明上装出一副忠于殷飞流的样子,但是暗地里一直和殷仁丰有来往,只要有机会,自然就会把一些秘密告诉殷仁丰。

    但是现在殷仁丰落败了,这些人心中自然也十分惶恐,反正殷仁丰已经完蛋了,也不怕这些把柄被说出来了,所以现在应该有很多人投诚了,到了自己这一边。

    对于这部分人,他虽然十分不屑,但是也没有办法,是没有办法拒绝这些人的投诚的,因为这些人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他们只能够挑选一些情节比较严重的人进行处罚,不可能吧整个团体都处罚了,这样的话,殷商的行政系统就会直接崩溃了。

    不过他也没有打算这样放过他们,不管怎么说,以后这个殷商都会是他们这一辈的人。

    “这些墙头草现在必然也已经背叛殷仁丰到我们这里了,我可不打算这样放过他们,现在虽然做不到,但是总是要秋后算账的,放着他们不管,不知道什么又在背地里面给我们一刀。”

    两头摇摆的人不管在什么地方都是让人不齿的,他们两个人一个是太子,一个是楚王,用不了多久就会成为这个帝国最高层的人物,只要他们心里面惦记着这些人,这些人的下场也就绝对不会好过。

    殷离天淡淡一笑道:“自然是不会轻易放过他们的。”

    只是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但是也表达了他的决心。

    一路上袁守诚和刘迁倒是显得有些沉默,袁守诚没有说话,是因为现在说的事情,说到底算是一种家事,他自然是没有资格参与到里面去的。

    至于刘迁,则是因为他心中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他总是感觉出了大事,但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地方出现了变化。

    三人沿着官道前进,一路上还是能够看到很多殷商的士兵来来往往的。

    有的是运送物资的,有的是把伤兵运回去的。

    需要护送的伤兵,大多数都是比较严重的,很多都是残疾了,根本没有办法一个人回去,所以需要人护送。

    这些伤兵的情绪倒是十分稳定的,殷商抚恤系统还是十分完善的,当兵的人报酬丰厚,万一战死在战场之上,家人会受到极大的优待,就算是他们这样变成残疾了,朝廷也会好好对对待,每年会有专门的钱粮送上,伤兵也不用担心自己在家里面无所事事,如果不能务农了,朝廷会另外安排一下差事。

    而且现在前线的战事已经稳定下来了,更不要说,在长水城的大捷现在已经慢慢在前先传开,现在的士兵受到极大的鼓舞,各方面的军队士气都出现了大幅度的提升,现在所有人都相信,自己是可以赢得这一场战争的。

    要不是这些人现在全部受伤了,他们恨不得现在就赶回战场上面。

    刘迁一行四人虽然十分低调,但是从穿着和举止上面都不像是普通人,和这些人走在一起,这些士兵倒是也不敢上前搭话。

    只是自顾自地说着。

    这是一个断腿的伤兵道:“唉,你们知不道,白虎军现在已经吧长水城里面的叛军给全部搞定了,我听说殷仁丰已经跑了,后面妖族的军队还支援过来,但是没有用啊,白虎军气势正宏,顺便把妖族的这些人也给收拾了,啧啧啧,白虎军可真是厉害啊,现在应该没有哪个军团比得过白虎军了。”

    前线的消息虽然已经传开来了,但是也不是所有人都知道的,部分消息灵通一些的知道这个事情。

    这人说完之后自然引来了一连串的赞叹,军队里面是最佩服强者的,白虎军连番强势的战绩,自然也赢得了所有人内心的尊重。

    不过一个人连忙道:“哪里有这么简单,白虎军固然是作战勇猛,但是这一场,真正的胜负手却不是在他们身上。”

    众人闻言望去,也是一个伤病,浑身都绑着绷带,看上去好像是一个军官,一开始说话的那个人倒也不敢怠慢,拱拱手道:“我也是道听途说,不知道大哥还有什么消息没。”

    这个人摆摆手,脸上露出一丝苦笑道:“不用这么客气,我就是一个戴罪之身。”

    他指了指自己道:“我是原本殷仁丰叛军里面的一个,后面因为在阵前幡然醒悟,加入了白虎军这一边,跟着他们打了一场。”

    众人恍然大悟,有人顿时道:“原来是打过长水城一战的好汉,失礼失礼了。”

    至于他原本是叛军一份子的这一节,当然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提出来。

    那人脸色凝重道:“白虎军作战勇猛是一回事情,但是最关键的,还是那个叫做战舰的东西。”

    众人都是一头雾水,这个人也没有详细说,因为就连他自己对战舰也不是很清楚,这个时候自然不可能多说,反而显得有些高深莫测。

    刘迁四人就在边上,听到普通士兵对这一场战争的议论,也觉得挺有意思的。

    他们也清楚,正面大军之所以能够这么快的获得胜利,战舰实在是功不可没。

    四人正打算要快步前行的时候,一个人突然骂骂咧咧地回来了。

    “妈的,这些狗官真不是东西,居然连这么一点钱都要克扣,真不是人,我们在战场上面拼命,最后还是要受这些狗官的气。”

    四人听到这话,都站住了脚,看了过去,最关心这件事情的自然还是殷离天和殷风眠。

    他们沿着管道前进,本来就是为了看看现在伤病的一些情况,现在似乎被找到了一些事情。

    这个看上去是一个低级军官的大汉阴沉着脸走到了一个年轻士兵的身边,这个士兵的样子就十分凄惨了,整条右腿,基本上是连根而断。

    这个军官脸上露出一丝愧疚道:“老弟,是我无能,只能给你要到这些钱了,一共是八十两银子。”

    场上的气氛突然变得凝重了很多,躺在车上的那个残疾年轻人倒是笑了笑道:“没关系的,洪大哥,麻烦你了,要是没有你,说不定连这八十两都没有。”

    姓洪的低级军官却依然不能释怀,咬牙道:“那个姓侯的简直不是个东西,明明就是一百五十两,他居然能够硬生生吃掉一半,回去之后,我一定要上上面汇报。”

    边上一个老兵苦笑道:“洪大哥,那家伙上头可是为大人物啊,我们惹不起的,你要是说上去,恐怕还会牵连到自己啊,至于小五,我们几个人再凑点钱给他就是了。”

    躺着的名叫小五的年轻士兵闻言连忙扬起身子道:“使不得啊,这点钱已经够我用了,反正上面的人也说了,回去之后会给我安排一份文书的工作,以后总算是能够过活的。”

    洪姓军官也只能轻声一叹,他刚刚也就是一个气话,他是不可能真的找到上面去的,他和小五虽然是一个地方出来的,在战场上面为对方付出性命,他不会皱一下眉头,但是下了战场,很多事情就不是这么单纯的了。

    他家里面毕竟还是有很多人的,这个时候是不能站出去,万一牵扯到自己,就不是自己一个人完蛋这么简单的,还会连累到自己的家人,这是他不想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