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清纯总裁爱上我 > 第1972章 血战(六)

第1972章 血战(六)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清纯总裁爱上我最新章节!

    2052 血战(六)

    而那一抹红很快就像是毒素一样,蔓延了整个剑刃,苏澜的长剑变得血红一片,呕人的血腥味瞬间遍布整个场地,所有人都闻到了那一股令人作呕的味道。

    就算是刘迁也皱起了眉头,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招数,但是能够有这样的血腥味,不知道已经杀掉了很多人了。

    看来苏澜手底下的人命也是不小的。

    苏澜的长剑血光大盛,在剑尖触碰到齐市气盾的时候,就像是刺到了一面纸似的,直接刺穿了齐市的气盾,朝着他的咽喉刺去,刺客知道,讲究的就是一击必杀,既然出手了,也是朝着对方最致命的要害而去的。

    齐市自问这是他这一辈子注意力最集中的时候,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死在这个地方,他瞪大了眼睛,看着就在面前的长剑。

    他这辈子也算是戎马一生了,早早出来的时候就参军了,本来就是从死人堆里面爬出来的人,后来得到了候通天的赏识,他的天赋得以展现出来,这么多年的修炼都算是突飞猛进了,又因为总是游走在生死边缘,战斗经验是十分丰富。

    不过这一次到底还是突然之间遭到了袭击,他虽然反应也算是很快了,但是种种不利的条件依然让他身处危机当中。

    即便是到了这个时候,他身边的黑暗依然没有退去,他猜测这应该是苏澜的领域能力,他想要与之抗衡,所以也尽全力张开了自己的领域,但是似乎并没有什么效果。

    在空中他的领域扩展并没有收到任何的影响,这从侧面证明了苏澜其实没有张开属于自己的领域,如果苏澜也张开了自己的领域,两个领域碰撞,难免会产生摩擦,但是齐市根本没有感觉到有什么碰撞,他的领域没有受到任何的限制。

    但是身边的黑暗也始终没有褪去,在他张开眼睛的时候,他还是能够看到一些东西的,就是一抹红,一抹极其艳丽的红,他看了一眼,心中就生出凉意。

    这一抹红色里面不知道凝聚了多少条的人民,多少人在死之前的怨气。

    这个女人手底下居然已经有了这么多的人命

    这血气自然不是用气味来恶心人的,那股血腥味固然是令人作呕,但是他不是它真正厉害的地方。

    苏澜的长剑受到了这个血气的影响之后,变得更加锐利了,而且在长剑的剑尖位子,出现了一尺剑芒,吞吐布丁,看上去好像随时会消失一样,但是就在齐市以为这个东西会消失的时候,他又会突然出现,就像是一条蛰伏的毒蛇一样,齐市是怎么样都放不下心的。

    他知道这一尺剑芒才是最厉害的东西,到底有多锋利,他不想拿自己的肉身去尝试。

    总算还是有一些反应的时间,虽然黑暗大幅度地削弱了他的感知,但是在领域完全张开之后,也总算是有了一些效果了。

    那种削弱已经没有一开始那么强。

    齐市挥出自己的剑,打在了苏澜长剑中段的位子,这个地方是最容易受到影响的,苏澜的长剑剑气密布,但是只有在这个地方会有一些薄弱,他的眼光毕竟还是在的,希望能够以此来阻挡苏澜的攻势。

    但是长剑磕上去之后,齐市感觉到自己撞到的就是一块坚不可摧的石头,居然没有办法撼动,反而是传来了一股极为强大的反震之力。

    眼前的女子看上去十分瘦弱,但是纤瘦的身体里面蕴藏着不可思议的力量,而他的这一下试探似乎是激起了长剑上面血色物资的反弹。

    哪一些血色好像是被激怒了,从长剑上面暴起,居然反手卷上了齐市的长剑。

    齐市的长剑上面转眼之间也染上了一层血色。

    齐市脸色一变,他突然发现自己和长剑之间的联系变的淡薄了很多。

    这柄长剑材质不菲,是他花了很大的代价制造出来的,一直以来都是以心血浇灌,当做本命法器来温养的东西。

    他和长剑之间算得上是心意相通了,虽然长剑还没有生出灵智,但是自己只要一个念头,长剑立刻就能够执行下去,已经不是以气御剑这样的水准,更深一层到了以心御剑。

    如果他日能够得到一些机缘,让他的长剑生出灵智,他就能够更上一层楼,在剑道上面在前进一步。

    事实上现在自己佩剑的发展越来越好,似乎就要生出灵智了。

    但是现在被这种古怪的血色一染,长剑似乎变成了一个死人,再也没有给他任何的回馈。

    而且原本他的长剑造价不菲,宝光内敛,引人注目。

    但是此刻的长剑失去了所有的光泽,剑刃上面看上去黯淡无光,好像是废铁一样。

    长剑的灵性居然都在慢慢流失了。

    “好歹毒的东西。”

    齐市心中惊叫一声,这种古怪的血色物质居然能够侵蚀掉兵器上面的灵性,而且对兵器的品质也会造成极大程度的破坏。

    这柄长剑和他是性命交修的东西,他自然无法就这样看着自己的长剑被苏澜给毁掉,他真元快速流转,全部向着自己的长剑而去,想要把这些血气给逼走。

    但是固然有些效果,血气也是说不出的顽强,已经造成的伤害是没有办法弥补的,想要弥补回来,未来还要寻找很多珍贵的矿物把这些东西给补回来。

    齐市心中肉疼的不行。

    而这个时候,苏澜的剑终于真正到了他的面前,看着那一尺红色,齐市感觉自己的眼睛都要流下泪来。

    他回剑之后整个人往后面退去,但是速度和苏澜相比并没有快上多少,苏澜的剑紧紧地盯着他。

    齐市不断用长剑击打苏澜的长剑,但是始终没有效果,他也想要近身苏澜,改变苏澜的剑路。

    但是他一直都没有找到什么好的机会,他知道只要自己改变了位子,下一秒苏澜的剑或许就会刺穿自己的喉咙。

    巨大的压力在他的身上,让齐市迟迟不能坐下决定。

    他已经退了很多,最后齐市终于发现,自己已经不能够退下去了。

    他没退一点,他的气势就要弱一点,而苏澜的气势就会变强一点,他的剑一直就停在自己面前一尺的地方,为的就是让他一直后退,让他相信继续拖一下是能够找到解决的方法的。

    退了很多之后齐市终于意识到,对于这一点他是没有其他的办法的,只能够使用硬碰硬这样一个方法

    他本来也是一个果断的人,意识到这一点之后,他的速度突然快上了一截,整个人在天空中一个翻滚,在翻滚的同时长剑落下,针尖对麦芒,在这个时候齐市终于幡然醒悟,在最后关头选择了正确的做法。

    两者毫无花哨地撞在一起,明明就是两柄细长的长剑,但是在这个时候却有两座大山相撞的气势。

    苏澜剑尖那一尺长的血色剑芒几乎是没有能够在第一时间突破齐市的应对。

    两者僵持在一起,但是僵持的时间并不长,齐市的长剑突然开始剧烈颤抖起来,然后就在齐市惊讶的眼神中四分五裂,碎裂的十分彻底,变成了粉末状。

    齐市张大了嘴巴,而失去了最后的阻挡,苏澜的剑也终于刺了过来。

    齐市背后的星空光明更盛,几乎盖过了血光,然后点点星光落到了齐市的身上,星空慢慢黯淡下来,不过齐市的身上却是越来越亮了。

    等到光芒散去之后,齐市上身出现了一副胸甲,白色胸甲,苏澜这一剑因为齐市的阻挡也才出现了一些变化,最后这一剑是刺在了齐市的心口上面。

    然而依然不能直接刺进去,其实这一件星甲才是齐市最厉害的手段,依靠着这个东西,不知道躲过了多少次必杀的死局。

    打在现在,齐市的双眼也已经通红了,他看着近在咫尺的苏澜,狂吼道:“你杀不死我的。”

    他看出来,苏澜的这一剑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刺不穿自己的星甲的,但是即便如此,他这一次也是吃亏吃大了,佩剑已经完蛋了,因为是性命交修的法器,现在他自己也已经有了伤势。

    星甲想要发动,也需要抽干领域里面所有的力量,在一段时间里面,他都不可能再使用领域了。

    不过总算还是档下了这一击,接下来就是自己还手的时候。

    苏澜没有说话,只是抬起头淡淡地看了齐市一眼,那种眼神平淡,但是十分坚定,有一股不容动摇的感觉。

    随后苏澜突然张开自己的小嘴,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这个时候漫天都已经是血色了,一口鲜血突然出来,就像是水滴回到了大海。

    原本应该是不引人注目的,但是这一口精血融入了血气当中之后。

    齐市很明显的感觉到,周围的血气似乎全部都沸腾了,最明显的就是现在卡在星甲上面的那柄长剑,长剑刺进去了一点,但是只有一点点,想要完全贯穿是不可能的,即便是那一尺锐利的剑芒也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