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清纯总裁爱上我 > 第1912章 心态转变

第1912章 心态转变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清纯总裁爱上我最新章节!

    这种伤势也根本不是几天时间就能够养好他,他索性也放平了自己的心态,就待在这个地方开始慢慢养伤,刘迁现在也确定了。他们两人在这个地方是没有人会注意到的。

    袁守城听到刘迁讲话的声音,心中松了一口气,让刘迁陪着自己涉险他已经十分过意不去了,如果刘迁还出了什么事情的话,他这辈子恐怕都会被内疚给折磨。

    不过在他心里,已经大概有了估计,刘迁是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在最后关头,他启动了历泉枪,挡住了爆炸大部分的威力,他明白以刘迁的身体素质,面对剩下的一点余波,是不会有什么问题。

    而且看现在这个情况,他似乎比自己要早清醒很多。

    “我们在这个地方已经昏迷了多少时间了?”

    袁守城问道,昏迷当中他是完全没有意识的,不过从自己身体的状态上他能够大致估计出来,自己昏迷的时间是绝对不少的。

    因为伤势实在是太严重了,不恢复到一定程度,他是不会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的,现在看看自己的伤势,已经清醒过来,但是依然如此严重,在昏迷其中伤势的情况,他已经不敢想象。

    “我也不知道具体是多少时间过去了,我想七八天应该是有了的吧,我醒来的时间比较早,还好在最后的时间,你激活了历泉枪,不然这一次我们恐怕要交代在这里。”

    让历泉枪出手,等于是少了一个寻找天行者帮助的机会。

    南怀风当时虽然之后天阶二重的修为,但是这个自爆的威力实在是匪夷所思,就算是在历泉枪的保护下,他们也就是堪堪保住了性命,依然身受重伤。

    “那个老东西在没有死之前不知道是什么境界的强者,后来虽然肉身毁灭了,但是神魂依然存在,哪怕经过了这么多年,自爆的威力也不是我们挡得住的,那种程度的力量,怎么也是天行者级别的强者自爆。”

    “这么古怪的地方,殷发怎么可能没有察觉到呢,要是他几千年来这里一趟,不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刘迁想起殷商的王者,不由有些郁闷,当初殷发强势崛起,殷发率领着那一块地方的人族奋起抗击,几乎把殷商边上所有的威胁全部都扫掉了。

    只剩下了妖族这么一块,要知道当时在殷发崛起的时候,妖族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可以说是被殷发一个人给打下去的。

    除此之外,殷发还不知道做了多少事情,最近的一次,比如说燕山哪里的事情,要不是他们最后发现了那个地方,他们也不知道殷发还做了这种事情。

    星华绝地和殷商的距离也不远,按照道理,这个地方如此古怪,殷发是没有理由找不到的啊。

    “那个时候他忙的很,在他的那个时代,这个地方可没有多少人族,那个时候可以说是人族最黑暗的时候了,基本上就是别族的口粮这样的地位。他为了人族的生存四处奔波,星华绝地里面虽然有些古怪,但是毕竟不会直接威胁到人族,这样的地方,就算殷发感觉到了一点不对劲,应该也不会直接出手的。”

    袁守城慢慢道。

    当年殷发的一生,可以说是一直都在战斗,根本就没有停下来过,星华绝地在那个时候或许确实是不算一个比较大的威胁,被殷发放到了后面也十分正常。

    有时候两件看上去完全不相干的事情,就是有着某种联系,如果当年殷发发现了南怀峰的秘密。

    以殷发那样的性格,他是绝对不会放过南怀峰的,直接出手镇压南怀峰之后,他的这些布置也就全部落空了,如此一来,后面袁阀的袁征也就不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袁征不来这里,袁阀就不会少掉一个天才弟子,也不会失去一件地神兵,他们也不会这么快速地衰弱下去。

    “不过,当时殷发要是出手的话,你现在也拿不到历泉枪了,这些事情环环相扣,还真的说不清楚,什么样的结果更好。”

    刘迁安慰了一句,反正现在的也不算太差,他们虽然重伤了,但是总算还是保住性命了,接下来的时间就是慢慢养伤了,只要有足够的时间,这种伤势也是可以复原的。

    他转过头看了看袁守城,谈到袁征的时候,他的脸色很明显的又了一些变化,刘迁自然不可避免地想到了两人在最后的约定,当时袁征似乎是把复兴袁阀的希望放在了袁守城身上。

    袁守城本来对于袁阀已经没有什么感情了,只剩下最后一点原则,这一点原则也就是在遇到袁阀的直系血亲的时候不下死手。

    这些东西他是没有办法理解的,因为他一直以来都是孤家寡人,没有什么亲族血缘来牵绊自己。

    不过刘迁自问,如果是自己的堂弟或者表哥这样的人想要杀死自己,他应该也是不会留情的,他的性格如此,以牙还牙,况且袁守城和袁和平和真的没有什么交情,要是自己上去,必然是下死手的。

    “这里的事情结束之后,你要回袁阀吗?”

    刘迁问道。

    袁守城皱起了眉头,似乎是在考虑这件事情,过了良久,他才开口道:“本来我是不打算回去袁阀了,就在太乙仙门里面待着就好了,但是现在一来,我也只能去袁阀了,袁征他说的没有错,既然我现在拿到了历泉枪,自然应该负担起一份责任来,就算袁阀在不堪,我也应该尽我所能,现在想来,爷爷应该也是对我抱有这样的期望的。”

    他因为杰出的才能,反而受到袁阀一干懦弱无能之辈的嫉恨,像是袁和平这样的人,袁阀里面不知道有多少个,他也已经习惯了,所以他一直以来都避免回去袁阀。

    而这些人的父辈,因为自己子女的关系,对袁守城自然也是喜爱不起来的,毕竟谁都有私心的,按照袁守城的才能,以后袁阀落到了他的手上,他们的这些子女恐怕是一点汤都喝不到的。

    其中有些人就算有心为袁阀做一些事情,但是在自己的子女和整个家族里面,最后还是选择了子女。

    人之常情,也是没什么好说的,袁守城最大的问题就是他的父母都去世的太早了,他在袁阀里面没有什么根基。

    如果他的父亲可以晚一些时间过世,有了父亲的保驾护航,他们家在一开始的资源不会在袁守城出生的时候就被瓜分干净。

    这些人脉资源还在的话,袁守城现在的地位应该和当年的袁征是一样的。

    “好吧,我就知道,这个叫什么,拿人手短,不过你说的也对,既然拿了人家的东西,总得帮人家做点事情,而且,你的那个爷爷,应该也对你还抱有期望,其实我绝对袁征说的倒是挺对的,如果一棵大树的主干真的已经无可救药了,那就放弃主干,留下一段强壮的枝桠,让这段枝桠重新成长为大树。”

    当时袁征的话已经十分明显了,他的意思就是让袁守城分家,他自己创立一个袁家,然后让这个袁家再度成为门阀。

    这种事情难度,不知道有多大,一个门阀的诞生,是好几代人共同的努力,在这些人当中,不知道有多少天才人物,但是为了让自己的家族成为门阀,也花出了一生的心血才做到。

    现在袁征似乎想让袁守城一个人做到这件事情。对于袁守城的信心,不可谓不足。

    “我没想那么多的事情,其实我也不是一个有什么雄心壮志的人,这一次回去,我会看看状况,努力争取一些东西,如果还是和以前一样的话,那就算了呗,大不了以后为袁阀做点事情就是了。”

    袁守城现在倒是一脸的轻松。

    在以往,因为他自己也不想和袁阀有什么瓜葛了,对于家族内部的资源,他并没有争取多少,大多数时候都是以一个局外人的态度去看,但是现在既然答应了袁征,那么自己也应该要做一点努力。

    对于袁阀的事情,不能够继续置之度外了,当然,如果袁阀还是和以前一样,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不管是离开袁阀,还是自立门户,那都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这一次我放跑了袁和平,回去之后肯定有很多人要针对我,这么长时间了,我都没有理会过他们,他们可能真的以为我是好欺负的,这一次回去,就让他们一次性明白过来,欺负我,也是要代价的。”

    他对于袁阀人一向的态度就是不闻不问,小时候,这些人欺负到他的头上,他最多也就是避开,不理会这些人,长大了一点,他加入了太乙仙门,更是避免和袁守城的人碰面,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这使得袁阀的很多人甚至认为这位传说中的天才是很好欺负的,袁和平现在这样的态度,其实跟这个关系还是很大的。

    这一次袁守城下定决心,要让袁阀的人看看自己的锋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