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清纯总裁爱上我 > 第1880章 你们欺人太甚

第1880章 你们欺人太甚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清纯总裁爱上我最新章节!

    两个妖族天阶气的嘴巴都哆嗦起来,指着刘迁道:“你..你们欺人太甚。”

    “哇,他居然还说我欺负他,我看到他都要逃跑了,怎么欺负他,这个人一张嘴颠倒黑白,实在是厉害厉害。”

    袁守城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反唇相讥。

    这两个妖族天阶者感觉肺都要气炸了,怎么就遇上了这么两个泼皮,自己从头到尾一直都是有理有据,一句重话都没有说过,两个人才是真正的含血喷人,完全误解两个人的意思,这种讽刺反而让人更加难受。

    两人心头都升起一股火气,他们什么时候这样低声下气地跟人说话过,自问已经足够低的姿态了,这两个人却是这样的态度。

    但是真的动起手来,两人心中也有顾虑,生怕对方同伴就在边上,万一打起来,被他们给暗算,那就不好了。

    思来想去,还是退走比较妥当,虽然面子上面不大好看,但是关系到性命,面子这个东西,也是可以丢的。

    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都明白了对方的心意,其中一人开口道:“胡搅蛮缠,我不与你们计较。”

    说完之后两个人转身就要离开这里,但是就在两人飞天的时候,袁守城突然抬手,一道白色匹练划破长空,直刺过去,锋芒毕露,飞在半空中的两人脸色骤变,同时转过身,四只手同时往前面一推,仿佛有一道无形的墙壁,挡住了这一道攻击,被气墙消磨的干干净净。

    两人都不再示弱,脸上露出了一丝杀气。

    这两个人,如此肆无忌惮的出手,还真的以为我们是没有脾气的泥人吗。

    其中一个妖族天阶阴测测地道:“两位难道真的以为我们好欺负不成,大家都是天阶者,你们真要动手,那就动手好了。”

    这两个妖族天阶者,一个叫做赤阮,一个叫做紫琼,这一批进来的妖族天阶者里面,都算是实力比较普通的那种,不算是很厉害。

    刘迁还击道:“我们要动手,难道不是你们要动手吗,我们两个人在里面安静修炼,但是你们两人不有分手,直接大打出手,差点害得我们两个人走火入魔,呵呵呵,现在看我们没事,就想要一走了之,我们两个人有手有脚,可不是鹌鹑,吃了这样的亏,还当做没发生过不成。”

    眼见情势已经剑拔弩张,只要稍微再刺激一点点,就会爆发战斗了。

    赤阮和紫琼都知道自己理亏,但是刚刚自己也解释了,只是对方实在是有些盛气凌人,让人好生火大。

    而袁守城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对刘迁道:“这两个人如此欺辱我们,实在是欺人太甚,不能让他们小瞧了,今天就算是把这条性命交代在这个地方,也一定要杀死他们。”

    刘迁重重一点头,两人直接扑了上去。

    而赤阮和紫琼则是完全愣住了,这叫什么话啊,怎么一言不合就动起手来了。

    情势急转而下,刘迁和袁守城二人出手的速度更快,他们两人现在的身份是袁阀的人,在动手的时候,袁守城也已经把王五王六两个人战斗的风格特点告诉了刘迁。

    王五王六都是用剑的人,他们两人都是自由人,这一次是因为受到了袁阀的雇佣,才会前来这个地方。

    他们的实力在大夏也不算多厉害,但是在殷商也算是一名好手,就算真身在这个地方,对付赤阮和紫琼也是没什么问题的。

    “不要把两个人都杀了,留下一个人,重伤即可,让他过去通风报信,挑起两人之前的矛盾,然后再传一个假消息,就说你刘迁已经被我们两个人给杀死了,这样一来他们压力会变得很轻,万杀也是心高气傲之辈,而且妖族遇到这样的事情,决定不可能心平气和,到时候必然是大部队跑过来对付袁阀的人,我们这驱狼吞虎之计,也就算是真正完成。”

    出手之前,刘迁传音对袁守城道。

    袁守城有些古怪地看了刘迁一眼,道:“你这个家伙肚子里面的坏水也不算比我少啊,谋划的比我还要仔细。”

    这些他心里面也想到了,只是刘迁先说出而已,他感觉和刘迁之间的默契越来越高,两个人的想法很多时候不需要多做交流。就可以统一。

    如果他们用出本来的实力,击败赤阮和紫琼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的,但是现在变成了王五王六,反而有些束手束脚起来。

    赤阮和紫琼不知情,还以为两人本来就是这样的实力,赤阮狂笑一声道:“原来大夏来人也就是这样的实力,实在是让人失望啊,你们两个人本事小,口气大,今天这里就是你们的葬身之地了。”

    但是说完之后,突然感觉面前寒光大涨,雪花一般的剑光好像被狂风驱赶着,朝着自己而来,力量一下子就大了很多,赤阮一个措手不及,被打得有些狼狈,心中奇怪这个人怎么突然就厉害起来了。

    他心中再也不敢有一丝小觑之心了,他从手上拿出一面盾牌,这面盾牌差不多有一人等高。

    看来此人还是一个擅长防御的天阶者,他顶着盾牌冲了上去,刘迁的长剑挥砍在盾牌上面,但是这面盾牌牢不可破。就算他全力出手,也没击破这面盾牌。

    他的长剑固然只是普通的兵器,但是他一声修为就算只用长剑发挥出来,也不应该这么轻易地就被人阻挡啊。

    而赤阮突然长啸一声,他的速度突然快了很多,盾牌顶在最前面,就这样撞了过来,刘迁愣了一下,自己本来就不擅长用剑,正在犯难呢,没想到赤阮用出了自己最喜欢用的打法,这样算是弄巧成拙吧。

    刘迁直接把长剑丢掉,面对面冲了过去。

    赤阮看到刘迁的做法,心中冷笑,根据情报,王六只是擅长剑术,现在对方居然放弃自己的长处,和自己这样来对拼,实在是有些白痴。

    只是这样正和他意,赤阮把自己的力量催动到了极限,他的身后阴影出现了一座大山的影子,用出了自己的领域能力,他的领域能力应该也是和山这种东西有关系的。

    而刘迁没有其他花哨的动作,只是简简单单地伸出一个拳头冲了过去,然后两者撞在了一起,并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遭遇,刘迁一只拳头直接打破了盾牌,拳头钻了进去,去势不减一拳打在赤阮的小腹上面,陷了进去,鲜血立刻流了出来,刘迁的手立马变得鲜红。

    赤阮瞪大了眼睛,眼中露出一丝茫然,似乎是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王六明明就不是那种对拼强悍的人啊,为什么他会这么厉害。

    突然,赤阮的瞳孔放大,张嘴道:“你不是...”

    只是他的话还没有说话,刘迁又是一个拳头过来,甚至没有让他完全展开领域,直接一拳把赤阮的头颅给打得粉碎,一个天阶者就这样陨落。

    刘迁杀死赤阮之后按例先是拿走对方的储物装备,搜刮一下战利品,对于赤阮的尸体,他想了一下,还是决定毁尸灭迹。

    毕竟自己是用拳头把赤阮给打死了,在情报里面自己可是用剑的,刚刚用剑实在是太不顺手,看到赤阮冲过来,终究还是没有控制住自己,用了自己本来的手段。

    现在想要弥补,把赤阮的尸体毁掉是最好的办法。

    至于紫琼已经和袁守城打到另外一个地方去了,但是没有人注意到他和赤阮的交手。

    刘迁看了看赤阮的尸体,一掌打出,空气被极限压缩,赤阮的尸体解除到了一圈无形的空气波纹,顿时就碎掉了,像是一块石头被捏的粉碎,然后风一吹,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点痕迹也荡然无存。

    处理完赤阮之后,刘迁也伪装了一下自己,在自己身上补了一下伤口,也不能让自己看起来太轻松了。

    随后刘迁往袁守城那边赶过去,王五一样也是用剑的,袁守城是用枪的高手,剑与枪这两样兵器之间还是有很多共同之处,再说他有分光化影剑,用起剑来十分犀利,打得紫琼完全没有还手的余地,刘迁看得出来袁守城只是不想杀死紫琼,如果真的要取走紫琼的性命,也不过是眨眼之间的事情。

    “赤阮已经被我杀死了,毁尸灭迹,没有人知道细节。”

    刘迁更袁守城说完自己的情况,就站在了边上。

    而紫琼看到刘迁回来,更是头破发麻,自己已经打不过袁守城了,好几次险象环生,差点就要死掉,现在刘迁回来了,那么只有一个解释,赤阮已经被刘迁给杀死了,自己再也没有援助了。

    这让他继续战斗下去的心思全部都灭了,自己已经不是对手了,和王五完全没有抗衡的可能,现在唯一的希望也已经被刘迁给毁灭了,继续打下去,也是死路一条,只是现在想要走也很难,刘迁在一旁压阵,有一种戏谑的眼神看着自己,让他心中生出一丝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