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清纯总裁爱上我 > 第1839章 暂时的休战

第1839章 暂时的休战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清纯总裁爱上我最新章节!

    夏成国言语之中显然是知道这个东西的来历的,刘迁好奇心顿时就来了,他看到这个黑隐杀的威力确实十分强大,那种奇怪的黑色力量很是霸道,就算是他自己,对上这个力量也没有太多的办法,以他现在圣人的境界,如果被白冲哪一剑给刺中,他也只是能大帝之力慢慢地把那股力量给消磨掉。

    韩中可没有大帝之力,所以只能依靠夏成国的力量来驱赶。

    “前辈,这个东西是什么来头。似乎很是厉害的样子。”

    刘迁看韩中的状况已经稳定下来,忍不住问道。

    夏成国长长吁了一口气,听到刘迁这个问题之后,脸色也凝重了很多,皱起眉头道:“这门功夫,本来是妖族之中一位大人物的得意绝招,这个人的修为,现在已经深不可测了,起码是天行者以上的,他也已经很多年没有出手,当年他凭着这一招,在战场上面不知道造成了多少伤亡,那个时候,我还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呢。”

    黑隐杀确实十分厉害,而且刘迁能够感觉到,他似乎对人族的杀伤力特别大,就像是翠雀弓会针对妖族一样,黑隐杀的力量,似乎也是专门来对付人族的,人族的真元在遇上他的时候,先天就会被克制,也不知道创出这一招的人到底是怎么想到的。居然能够想出这么阴毒的东西.

    夏成国看着外面缓缓撤退的妖族大军,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事情,突然轻声一叹道:“黑隐杀又出现了,怕是又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这个白冲,绝对不能小觑。”

    韩中也开口道:“这个东西的属性非常诡异,我的真元拿这个东西根本就没有办法,如果不是刘迁兄弟出手帮助我,我这一次恐怕要难啊,就算夏老你出手相助与我,我应该也会有很长一段时间陷入了虚弱期。”

    夏成国哈哈一笑,看着刘迁两人道:“虽然他们现在出了一个白冲,但是我们这里也有你们,嘿嘿,他一个白冲,也翻不起多大的风浪。”

    他知道,这个世界终究是年轻人的世界,后辈的成长至关重要,只是他遗憾的是,刘迁和袁守城对于殷商似乎都没有那么强的归属感,他们现在会站在这个地方,都是因为殷风眠和殷离天的关系,他们很有可能打完这一场战争就要走了。

    如果这两个人可以留在殷商,十年之后,殷商多出了两名这么前途无量的天阶者,对于战事也会起到一个十分关键性的作用。

    十年的时间,对于这种天才人物来说,能够发生很多改变。

    刘迁正要说话,却突然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刚刚那一道指极剑抽空了他全身的力量,现在也没有回复过来,袁守城扶住刘迁,皱眉问道:“怎么回事?”

    以前虽然刘迁射出指极剑也会虚弱一下,但是完全不像现在这样,好像被全身掏空了。

    刘迁摇摇头头道:“翠雀弓的威力又上一层楼,自然消耗也变得更大了,没事的,休息几天就好了。”

    韩中刚刚也是感觉到刘迁哪一箭的威力的,由衷的点点头道:“哪一箭确实十分厉害,要是射在靑杀身上,一定能够取他的性命。”

    他知道刘迁之所以没有这样做,也是为了保自己的命,当时的情况,如果他射向靑杀,固然可以杀死靑杀,但是自己应该也会被白冲杀死。

    只不过是被切开了一个小伤口,自己就已经这样了,如果那柄剑完全刺进自己的身体里面,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韩中连想都不敢想。

    “好了,都回去休息吧,今天的战事应该就这样结束了。”

    夏成国拿出一颗丹药,袁守城看了看,是一种回气的丹药,品质极高,连忙给刘迁服下,刘迁吃下去之后,脸色果然好看了很多,点点头,站起身回自己的营帐了。

    韩中也在自己手下的搀扶下离开了这个地方。

    城墙上面是各种各样的尸体,人族和妖族的人都有,夏成国轻轻一叹。

    这一个月以来,妖族在第一次扣关的时候用了全力来攻打,那也是最危险的一次,雁门关是好不容易才撑下来的。

    这一次进攻之后,妖族应该也知道,想要在雁门关这里打开局面可能不是太现实的事情了,于是拉长了战线,这一场战役已经变成了真正的全面战争,在其他很多地方,现在也在战斗,殷商的军队现在分布在各处,和妖族交战,就目前来说,双方各有胜负,尤其是这样小规模的接触。

    今天的这一场战斗,就是他们占据到了一点优势,白冲在一开始隐而不发,刘迁和袁守城一波爆发杀死了不少的人,不过战斗持续的时间并不长,最后因为白冲和刘迁两败俱伤,双方退走了。

    一场战争的胜负,很多时候就是依靠这样的小优势,慢慢积累起来,直到成为最后的胜势

    而此刻白冲却是步履蹒跚地走在妖族的营地当中,嘴角还有一丝鲜血,靑杀就在白冲的边上,他看着白冲,眼中意味难明,道:“没想到,那位大人居然把黑隐杀教给了你。”

    白冲脸色冷淡,也看不出喜怒,淡淡道:“我运气好,得到了那位大人的垂青而已。”

    靑杀干笑一声,他们两个人其实算是一个年代的人,很早的时候,靑杀就已经知道白冲的名头的,那个时候白冲在妖族里面也算是赫赫有名的天才了,只是后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在闭关修炼,最后名头慢慢被人忘记,仲山后来居上,但是他却一直没有忘记白冲这个人。

    因为当初年轻的时候,自己可是被白冲当成踏脚石一样踩过的,他怎么可能忘记。

    “我听说了你的事情,你答应了破军,要在十天的时间里面杀死一个天阶者是吗?”

    靑杀饶有兴致地问道。

    白冲点点头,他心中烦闷,也不想说话,他和靑杀本来就没有什么交情,也不知道靑杀现在说起这件事情是什么用意。

    他也感觉到了身上的压力有点大,他没想到刘迁和袁守城也出现在雁门关了,只要自己在这个地方一天,这两个人就绝对不会离开。

    靑杀眼中露出一丝戏谑,笑道:“我听说,最后射箭的那个小子,曾经击败过你?”

    白冲目光一凛,停下了脚步,盯着靑杀,靑杀也感觉到一股寒意,但是仍然笑道:“别生气啊,我也只是从别人那里听说的而已。”

    他自然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弱了面子,其实他成为天阶者的时间还要比白冲早,年轻的时候,白冲确实踩在他的头上,但是现在大家都是天阶者了,他也不觉得自己就弱于白冲了。

    不过对于刘迁,他还是有一定的认识的,这个人确实十分厉害,而且只是一个圣人。

    白冲眼神从一开始的锐利慢慢消失,最后又归于平淡,道:“那个人手上有些特殊的手段,可以在短时间内把自己的力量提升一大个档次,你面对的,只是他的普通状态,他还没有用出全力。”

    靑杀的第一个想法是不相信,一个圣人,已经有了和天阶者交锋的实力了,而且这还不是他的全力,他是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的。

    白冲自然也看出了这一点,冷笑道:“你不相信就算了,言尽于此。”

    说完之后,他就一个人先离开了这里,靑杀站在原地思考了一下,他想起了刘迁的那只箭,现在仔细想来,如果那一只剪没有去阻拦白冲,而是射到了自己的身上,情况会怎么?

    白冲回到自己的帐篷之后,直接扶住了桌子,一口黑血喷在地上,随后就坐上了自己的床开始调息了。

    过了片刻,他张开双眼,自语道:“真是可恶,这两个人居然也在这个地方,我差一点点就能够得手了,刘迁这个混蛋,又坏我的好事。”

    当时的情况,他的长剑只要再深入三分,就可以把黑隐杀的力量送进去一半,这样自然是能够杀死韩中的,但是他也不可避免的重伤。

    他能够感觉到,刘迁的指极剑威力更上一层楼。

    “只是这么短的时间,这个小子的实力又有了进步,难道这个人是怪物不成,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

    白冲郁闷的不行,他知道,自己要是继续留在这个战场上面,是不会有任何成果的,刘迁会一直防着他,虽然这样刘迁在战场上面也做不了什么事情,但是他还是有一个天阶者的指标在的。

    如果没有达成这个目标,破军一定会借机发难的,而自己虎族的高层,看到自己如此无能,恐怕也不会继续出手保住自己了,如此一来,他很有可能就要去面壁了,在那种地方待上十年,他这一生基本上也就毁掉了。

    “不行,必须要换一个战场。”

    他没有时间和刘迁耗下去,他需要战功,需要杀死一个天阶者,这就要换一个战场